李天霞

人物簡介  李天霞,國民黨陸軍中將,畢業於黃埔軍校三期,曾任74軍師長和副軍長、國民革命軍第100軍軍長、國民政府第一綏靖區副司令官等職位;抗日時期率部參加徐州會戰、武漢會戰、上高會戰、長衡會戰等。國共內戰時因福建戰場失守而被蔣介石以 擅自撤退有虧職守 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從此結束軍旅生涯。去臺灣之後,李天霞開始經商,於1967年2月10日病逝,享年60歲。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李天霞,1907年12月23日出生在江蘇省寶山縣縣城(今上海寶山區)一個殷實商人傢裡。其父李靄亭在傢排行老四,原先在吳淞鎮經營米業,後來在上海四川北路海寧路西端開設 慎大米行 和南市三牌樓 宏大米行 。其母劉氏是吳淞鎮大米商劉傢的獨生女,李5歲隨母移居上海(住慎大米行樓上),因米行地處鬧市,雇員們投其所好經常帶李出入各種娛樂場所,自封孩子王。童年好勝逞強的習氣,使其後來在戎馬生涯中專橫剽悍。李先後就讀於周傢宅私塾、中西公學、市北公學、江南大學。李敬慕市北公學裡的3位老師,教歷史和數學的朱劍蘭老師,其文筆犀利,經常在報上發表文章。李最喜歡聽他講每個歷史時期的治亂之策。語文老師李肖白,一手好字,好文章,朗讀時聲情並茂,像個話劇演員。英文老師潘公展(後為政壇風雲人物),英語純正,讀寫俱佳,他經常增加同學們的作業,李天霞常為英文造句開夜車,受益匪淺。
  李讀小學、中學期間都由他的表姐俞玉佩接送。她比李大十幾歲,其外祖父是個武師,父親是個武秀才。因從小耳濡目染,有些功夫。但個性溫柔賢淑,對李體貼入微,飲食起居定時定量,每晚替李洗浴後還要進行按摩。李的身體在表姐細心照顧之下逐日健壯,以致在軍旅生涯中健步如飛,甚至數日不眠仍精神十足。
  李的母親患腸癌而死,留下一對兒女 李天霞和李惜陰(兄妹相差6歲),不久父親續弦,娶的是黃舉人傢的老小姐。1922年6月,上海地區發生鼠疫,李的父親和繼母雙雙病故。其父享年未滿五十歲,可是留下的遺產令李的大伯、二伯垂涎,幸虧忠誠老實的大管傢朱表叔和準嶽父徐盛江出面幹涉才免遭瓜分。徐盛江是縣城的土豪,數代是鹽商。民國後,鹽商的黃金時代已過去,傢業日漸敗落。他早就想高攀李傢,雖說親傢亡故,但大筆的遺產仍像磁鐵般吸引他,經他與李傢族長遺老們頻繁接洽,總算替李天霞保住瞭大部分的財產,當然,也使他如願以償。1922年農歷10月,李天霞和徐盛江的女兒徐文娟(岫芬)結為伉儷,婚後李仍回上海讀書,每周回傢一次。上海是個燈紅酒綠的大都市,李不甘寂寞經常和童年的夥伴,大學的同窗好友周大偉出入賭場和色情場所,李從小有沐浴的習慣,更喜歡去虯江路17號日本按摩院消遣。
  1923年秋 日本天勝娘魔術團 在上海北四川路52號 愛普盧戲院 公演。李為此著魔,每晚必看,尤其欣賞 催眠術 表演,拜魔術團的田巖夫為師。每天中午田巖夫和幾位日本少女來李傢傳授技藝,直到一個月後她們演畢回國,學費交瞭200元,可是招待吃飯送禮卻花費2000元。 催眠術 學會瞭,為日後研究運用高級心理學奠定瞭基礎。李天霞對九流中的陰陽學說,即麻衣相術生辰八字及奇門遁甲頗感興趣,限於隻知熟背而不能運用。直至從軍後,部隊駐紮松潘,在深山古廟裡遇一老僧開解,才將這些學術研究入門。
  李天霞在17歲時,交往的朋友甚多,不乏三教九流。因為他有錢,別人向他開口,從不打回票。當時,在北四川路海寧路一帶已小有名氣。這引起瞭幫會的註意,有人引薦他拜老頭子,因幫規繁瑣被謝絕。雖說李沒有參加幫會,但仍與 青幫 洪幫 的朋友保持密切的關系。1924年春天來到瞭,李天霞18歲,身強力壯,眉宇間顯露出軍人的氣質。身為中國國民黨黨員的體育老師顧名世很器重他,經常和他談論中國歷史,指出隻有從事革命運動,才能打倒禍國殃民的軍閥,並且送瞭幾本有關 三民主義 的書給他。李似乎從書本中找到瞭人生價值和奮鬥目標。顧老師創辦 新江蘇周刊 ,李捐贈500元,並用 天涯 筆名寫瞭幾篇大罵軍閥的文章,雖說作品幼稚,但經顧老師潤色後仍刊載出來,李受到很大鼓舞,逐漸充實瞭革命知識,堅定瞭打倒軍閥的決心。同年10月15日李由顧先生介紹,在上海環龍路44號(今南昌路)中國國民黨上海黨部辦瞭入黨手續。11月中旬,孫中山發表 北上宣言 召開國民會議,17日抵達上海,李隨顧老師參加瞭盛大的歡迎儀式。李回來後熱血沸騰,決心投考黃埔軍校報效祖國。1925年3月,李接到組織通知;4月19日乘太古公司的 廣肇輪 去廣州。李唯恐妻子反對,欲借去香港讀書為名離開上海。4月19日晚,李由朱表叔送上船。同去廣州的有幾十個青年人,其中除顧老師外還有毛邦初(蔣介石元配夫人毛福梅侄子,後任國民政府空軍副總司令),方先覺(後任國民革命軍第六兵團副司令官),錢東亮(後任國民政府國防部中將部員)等。幾天後,轉乘小火輪到達黃埔,隨即進入黃埔軍校招待所。那是一排排瓦房式的茅草房,已經住瞭許多人,北方口音居多。經過文化考試和體格檢查後,李脫穎而出,在1225名錄取者中名列17,編入黃埔軍校第三期入伍生團第七連,從此開始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
  1927年8月,李隨北伐軍南下廣東,阻截南昌起義部隊,於會昌之役負傷。後隨軍由粵經閩浙至松江。1928年,李任整編3師15團3營營長,部隊駐上海曹傢渡,經常回老傢寶山探親。翌年,其妻分娩,三天後患產後熱身亡。尚在襁褓中的男嬰取名李塞安,暫由外婆扶養。這時李傢傢產己被嗜好鴉片的嶽父揮霍殆盡。1930年,李擔任教導第3師2團2營營長轉戰湘鄂,在瀏陽娶盧淡蓮為妻,後任80團中校團副,因團長夏楚中升旅長,而自己未能轉正,托病辭職,回到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第八期任第九隊隊長。
  1932年,李調任 南昌行營 第一廳中校參謀。1933年,李任保定編練處第6團中校團副。1934年,調江西撫州任補充第一旅3團上校團長。參加對中共蘇區第五次圍剿,與方志敏領導的 北上抗日先遣隊 作戰,使紅軍7軍團和紅軍10軍團在江西譚傢橋玉環山遭到慘敗。補充第一旅受到 南昌行營 嘉獎。此後該部開赴川陜邊境阻截長征中的紅軍於藏臘。
  1936年秋,回師漢中,補充第一旅擴編為51師(師長王耀武),李任少將副師長,此時恰逢西安事變,51師被編入 討逆軍 第10縱隊。該師從漢中經子午谷進出於西安以西地區,與其它國民革命軍形成對西安的合圍之勢,最終因西安事變和平解決,51師奉命折回。
  李天霞多年未回故裡,思念傢鄉父老鄉親。1936年年底,他攜妻盧淡蓮和勤務兵搭機取道西安飛回上海。寶山縣縣長聞知,親自迎接設宴款待。李的元配夫人徐氏去世多年,其父與兩個配偶也蓋棺十餘年,四隻靈柩一直寄放在寶山城北偶的廟裡,李在眾多鄉親簇擁下前往祭掃。李說早應該讓他們入土為安,他花瞭100元在西北買瞭一小塊土地,為其先父母建造瞭一座水泥墓,前妻則葬在旁邊的土墓裡,同時擺瞭三天酒席招待親朋好友,並請和尚進行超度。春節過後,李一行人搭輪船經漢口回陜西,隨行的還有寄托在嶽父傢的兒子李塞安,時年已七歲。
  抗戰事跡
  1937年8月淞滬抗戰爆發,第51師和58師合並為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軍長俞濟時),51師師長王耀武,李天霞任51師副師長兼153旅旅長,下轄305團(團長張靈甫)、306團(團長邱維達),奉命扼守曹王廟、施相公廟以及羅店一帶,與日軍久留米師團激戰數月。11月中旬,李率部堅守望亭拒敵西進,曾於京滬鐵路137號大橋與敵血戰三天,完成掩護友軍撤退任務。同年12月參加 南京保衛戰 。4日,第51師在淳化鎮同2倍於己的日軍激戰五晝夜,並守住陣地。日軍攻擊受阻,不得不派飛機對51師陣地狂轟濫炸,再以炮兵和步兵聯合作戰。51師官兵傷亡慘重,終因寡不敵眾,淳化鎮失守。王耀武命令151旅周志道部退至水西門外繼續防守,153旅李天霞部把守城墻,李部與爬上城墻的日寇進行殊死搏鬥,反復較量達七、八小時,雙方成膠著狀態。這時王耀武接到命令: 日軍已進入中華門、通濟門,南京將失陷。51師馬上實施突圍。 王耀武率部突出重圍後,令151旅到八卦洲紮木排過江,153旅到下關找船過江。經過一夜接運和自行過江的51師官兵約5000人。12月13日南京失陷。
  1938年5月,七十四軍開赴江蘇封縣韓道口參加徐州會戰,7月間,又奉命轉移至江西馬回嶺防線參戰。武漢會戰期間,李天霞暫調任第二十九軍40師師長,在堅守廬山的戰鬥中,給予日軍以重創。同年底,李有病去桂林療養。
  1939年3月12日,李接到兩封急電:一封是軍長俞濟時囑其馬上回防,接任51師師長。另一封王耀武告訴他,連日來,其胃出血不止需醫治,急盼弟速回防,接任師長職。星夜,第七十四軍辦事處處長吳鳶風塵仆仆趕來接李,第二天一早,李一行人趕往51師駐地。
  1939年6月,李正式升任第七十四軍51師師長,奉命兼程馳援,攔截兩個師團的日軍,激戰於江西高安。8月,第七十四軍在江西分宜,宜春一帶整編,每個師由3個建制團1個野戰補充團組成。
  1941年3月,王耀武率七十四軍,下轄51師(師長李天霞)、57師(師長餘程萬)、58師(師長廖令奇)參加著名的江西上高會戰。1941年3月15日,北路日軍第33師團由安義向奉新、上高方向進犯,國軍第70軍在奉新城東西設防,憑借潦河兩側高地抵抗,在日軍飛機和炮兵的猛烈轟擊下,被迫撤守奉新。日軍攻陷奉新後,強渡錦江,續向上高進擊。南路日軍第20混成旅團,由贛江北岸發起攻擊,於夜間兩次強渡錦江,遂由獨城以北地區沿錦江南岸西犯,受到國民革命軍第70軍第107師和第74軍第51師的阻擊重創。
  3月16日,中路日軍第34師團沿錦江北岸向高安方向進犯,企圖協同北、南兩路擊破守軍第70軍,再以3路圍攻第74軍。第70軍第107師在日軍強烈攻勢面前丟城棄地,倉皇突圍。3月18日,第34師團侵占高安又西進龍團圩。第33師團進至上富、若竹坳附近,3月19日,日軍池田旅團8000餘人從義渡街出發,妄想渡過錦江,從後背打擊上高等地的中國軍隊。王耀武即令李天霞率部予以堅決堵截,在錦江南岸埋伏下來。池田所部2000餘人分乘四艘大船逐漸進入埋伏圈,李天霞一聲令下,山炮營和重機槍連大發虎威,四艘大船相繼被炸沉,敵人大多被消滅和淹死。
  3月20日,日軍池田旅團向錦江南岸第51師雞公嶺一線陣地發動猛攻,雙方展開血戰,李師樊逢春連長帶領士兵進行白刃格鬥,100多人壯烈犧牲。敵人在陣地上也丟下200多具屍體。日軍又組織近千人,在飛機掩護下,向雞公嶺猛撲,李天霞率一部迂回從側面襲擊,消滅日軍300餘人。
  3月21日,第74軍英勇抗擊日軍的進攻,固守上高外圍陣地。第49軍與第74軍之第51師將日軍第20混成旅團擊退至錦江以北;遂渡江向北,協同江北第70軍主力攻擊日軍第34師側背。3月22日至24日,日軍在數十架飛機掩護下,向上高以東第74軍陣地發動猛攻。國軍奮勇抗擊,主陣地失而復得3次,為實施兩翼對日軍包圍爭取瞭時間。國軍第70軍、第72軍和第49軍適時趕到主戰場,由南北兩面包圍日軍,形成瞭南北5公裡、東西15公裡的包圍圈。
  在此情況下,日軍第34師團長大賀茂中將一面向漢口日軍第11軍司令部急電求援,一面命令所部突圍撤退。第11軍司令部急令第33師團馳援解圍,並同第20混成旅團掩護第34師團撤退。
  3月25日,退至奉新之北路日軍第33師團一部向官橋街、棠浦急進,被圍第34師團亦向東方向突圍,兩路日軍得以會合。3月26日夜夜,第74軍攻克泗溪,並協同第72軍等部將日軍壓迫於官橋街、南茶羅一帶。3月27日,日軍向奉新、南昌方面突圍、狼狽潰逃。第49軍、第70軍分兩路對日軍實施側後追擊,予以重創。3月28日,國軍主力進攻官橋街,與日軍激戰至下午,將日守軍600餘人全部殲滅,並斃日軍第34師團少將指揮官巖永,收復官橋街。3月31日克復高安,截斷瞭日軍東逃歸路。
  4月1日,日軍以15架飛機掩護突圍,向斜橋方面逃竄。國軍乘勝追擊,收復瞭沿途城鎮。4月2日,國軍克復子西山、萬壽宮、奉新等地,4月8日和9日又克安義外圍的長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點。日軍受到重大傷亡後撤回原駐地。雙方恢復戰前態勢,會戰結束。
  何應欽(時任國民政府軍政部長)稱此役為抗戰以來最精彩之戰,七十四軍被譽為抗日鐵軍,授軍中第一面榮譽旗。李天霞51師獲第一號 陸海空軍武功狀 ,餘程萬57師獲第二號 陸海空軍武功狀 。
  由李天霞編劇,第七十四軍51師 新年代劇團 演出的戰地劇《上高會戰記》,在駐地巡演。有趣的是李的12歲兒子李塞安,在劇中飾演國軍 敢死隊員 一角。 陸軍第51師第一號武功狀歌 相繼問世。同年李妻盧氏患肺病不治而亡。
  1943年2月,李升任第七十四軍副軍長,兼貴州鎮遠師管區司令,負責為七十四軍訓練新兵。這年他與該軍政工隊員羅璐小姐結婚,並倡導 西南劇運 配合抗日宣傳政策。冬季,李兼任東南訓練團總隊長,接受美式訓練。
  1944年3月,李天霞晉升為國民革命軍第100軍中將軍長,軍序列為19師(師長唐伯寅)、63師(師長徐志勖)、75師(師長朱惠榮)。李到職後,基於軍隊以戰鬥為主的原則,鼓勵官兵奮勇殺敵,制定兩句口號 軍人的事業在戰場上,部隊的光榮是打勝仗 ,同年6月-9月,李率部參加 長衡會戰 、邵陽戰役 。
  1945年2月20日晉升陸軍少將。
  1945年4月,李率100軍會同18軍(胡璉)、73軍(韓浚)、74軍(施中誠,參加抗日戰爭最後一戰 雪峰山會戰 李率部佈防於雪峰山東麓之山門、隆回、淑浦一線。湘西三大土匪之一陳廣中遊擊隊歸其指揮。74軍佈防於武洞洞口地區。4月25日,日軍116師團3萬餘人向李師兩軍陣地發動進攻。我軍居高臨下又新裝備瞭美式武器,火力甚強,雙方殺得血肉橫飛屍陳遍野,100軍殺出瞭威名。18軍、73軍將士也奮勇殺敵,同樣的給予日軍重創。會戰為時兩個月,終以日軍潰退邵陽而告終。此役共擊斃日軍12498人,傷23307人。抗日戰爭中,李天霞戰功顯赫,除榮膺 陸海空武功狀 外,還獲得四等 雲麾 、 寶鼎 等勛章。
  1945年7月,李奉命赴重慶陸大甲級將官班第三期受訓。8月中旬,日軍無條件投降,李提前返回部隊駐地(湖南邵陽)。其妻羅璐於10月11日擅自駕駛美國吉普去慰問傷兵,不幸途中與壓路機相撞,車毀人亡,暫厝於美軍留下的救護車內。因受條件限制,李天霞在100軍軍部設置瞭一個靈堂,供友軍將領和地方政要悼念。
  屆時一批新入伍的女政工隊員充當招待,其中一位姑娘在李的視線中定格良久,此女芳名嶽景華,年齡18歲,原長沙周南女中學生。李令其就地休息待命,爾後讓她坐上吉普車隨浩浩蕩蕩的出殯隊伍去 卓刀泉 公墓。同年11月,第100軍奉命開往武漢整補。12月,抵達南京待命,即被派往鎮江和泰州,一方面協助第七十四軍57師鎮江之防務,另則占據泰州、泰興一帶,確保長江西岸之安全。未幾,第100軍奉命再次吹響集結號,調回駐鎮江之一部,接受日軍混成第90旅團投降及偽軍第26師之改編。
  臺灣逝世
  1967年2月10日(正月初二),黃埔驍將李天霞與世長辭,享年60歲。屆時以顧祝同、俞濟時、錢大鈞為首的治喪委員會宣告成立。嶽景華要求參加追悼會,被眾將軍拒之門外。蔣經國和時任 陸軍 總司令高魁元、 海軍 總司令馮啟聰、 空軍 總司令徐煥升、 聯合勤務 總司令賴名湯、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大慶、 憲兵 總司令吳輝生、總政戰部主任唐守治、 總統府 參軍長餘伯泉等均送禮敬挽。追悼會會場內白花幔簾,莊嚴肅穆。李天霞的長子塞安、次子力安、長孫寄臺均跪於一側,其胞妹李惜陰、妹夫呂發章在場外忙碌。李天霞將軍的骨灰安放於臺北縣中和市 圓通寺 內。
李天霞為什麼不救張靈甫
  有很多文章中都提到李天霞為何不救張靈甫的原因是因為張靈甫和李天霞有過節,他們的關系十分緊張,所以李天霞才會見死不救的,甚至是團長羅文浪也是持這種看法認為就是這樣的。
  但是還有另一種說法,就是按照當時的編制來講,整83師是比整74師的三旅六團還要多一個團。而當時張靈甫向李天霞求救的時候,李天霞手上隻有3個團能用,132團是屬於整44旅的,而整44旅被劃到整83師的時間也不長,李天霞還沒有將他們完成的歸為自己所用,所用當然就不能派132團去救張靈甫,如果當時132團去瞭,不幸還被損失瞭,那麼整44旅就隻剩下131團一個團瞭。而且即使李天霞當時想派132團,但能不能指揮的瞭還是一個問號,畢竟132團的上面還有一個旅長呢,這對李天霞來說也是一個難關。所以,這樣看來,能真正可以被李天霞所用的團就隻有56、57兩個團,但這兩個團中,57團又是一個比較弱的團。
李天霞將軍的結局
  李天霞是因為得瞭尿毒癥,由於病情惡化,不能治療,在1967年2月10日,李天霞與世長辭,享年60歲,在李天霞將軍死後,他的骨灰被安葬在臺北縣中和師的 圓通寺 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