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彌

人物簡介  李彌是國民黨陸軍中將,曾任十三兵團司令官、重編第八軍軍長等,參加過昆侖關戰役、棗宜會戰、松山戰役、國共內戰等。淮海戰役中,李彌的第十三兵團全軍覆沒,他化裝逃走,後於1950年撤往緬甸、老撾、泰國交界地,在金三角地區當起瞭毒梟。1954年,李彌撤往臺灣,先後充任國民黨國民大會代表、中央評議委員和 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 委員等職。1973年,李彌在臺灣去世。

人物生平
  李彌(1902年 1973年),字炳仁,號文卿,黃埔四期,國民黨軍陸軍中將(病逝後追晉二級上將)。
  1902年生於雲南省盈江縣太平街(時為騰沖縣太平街),其父為珠寶商人,弟兄八人,李彌排行第六。他小學畢業後,轉去騰沖升學,就讀於清末舉人王承漠的私館。
  畢業後任國民黨軍第二十軍團長、江西瑞昌縣縣長、寧都保安副司令等職。
  1940年任國民黨軍第八軍榮譽第一師少將師長。
  1941年4月1日軍進攻湖北,他奉命增援宜昌,以炮兵猛轟宜昌機場,燒毀日軍飛機21架,受到輿論的廣泛贊揚。
  1942年6月遠征軍反攻滇西在松山受阻,他時任國民黨軍第八軍副軍長兼榮一師師長,奉命以戰地總指揮身份率部接替國民黨第七十軍主攻松山。
  1945年6月28日晉升少將,此時擔任國民黨軍第八軍軍長已將近半年。
  此間,他註重吸取以往攻山失敗的教訓,通過步炮空協調攻擊、組織敢死隊沖鋒和工兵掘壕爆破等手段,按規定於9月7日將松山這個被日軍稱為 東方馬其諾 的堅固防線全部攻破,打開瞭大反攻的前進通道。
  戰鬥結束,李彌立功受獎,被提升為國民黨第八軍中將軍長。
  1946年(中華民國三十五年)6月3日中午,蔣介石夫婦由北平飛抵濟南。在空軍第九戰區司令部設行轅,召見山東國民黨軍政首腦王耀武、丁治磐(第二綏靖區副司令長官)、李仙洲(第二綏靖區副司令長官)、夏楚中、何思源、龐鏡塘、臧元駿(三青團山東省支團部主任)、裴鳴宇、賀執圭(第二綏靖區司令部參謀長)、李彌(第八軍軍長)、霍守義(第十二軍軍長)、陳金城(第九十六軍軍長)、陳寶倉(國防部第四兵站總監)、楊寶琳(山東省婦女會主任)等人。
  1947年11月任國民黨軍整編第八軍中將軍長。
  1948年春,升任國民黨軍第13兵團中將兵團司令官。
  1948年9月22日正式晉升為國民黨軍陸軍中將。
  1949年12月任雲南政府主席。
  1950年兵敗退到緬甸金三角地區。
  1954年率大部分部隊撤退臺灣。
  1964年以國民黨軍陸軍中將銜退役。
  1973年12月7日病逝於臺北。
  投奔滇軍
  據曾任李彌副官處長的丁光仁回憶,他曾聽李彌說過,李彌讀書時,因父親經營珠寶有翡翠西瓜,被騰沖官府勒索而不肯交出,官府陷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關押。 李彌為營救其父,設法打破獄墻,要其父逃走。其父怕逃瞭反成真,不肯逃走。李彌說: 你不走,我可要走瞭。 於是便離開傢鄉,跑到滇軍第三軍朱培德部第七師師部當差,任勤務兵。該師師長李根雲是時任廣東韶關督辦李根源的胞弟,見李彌有一定的文化,好學上進,勤奮肯幹,甚為喜愛,不久提拔他為副官。韶關督辦公署顧問袁恩錫,與李根雲過從甚密,知李彌是雲南同鄉,頗為賞識,便收為義子。
  1922年滇軍伐粵,李彌隨第三軍來到廣州,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編入步科第一團第五連為入伍生,與林彪同班。一九二六年在黃埔軍校結業後,分配回第三軍教導團(時團長為朱德),任中尉排長。
  參與 剿共
  1927年 四一二 反革命政變後,在朱德的軍官教導團裡任排長的李彌,面臨著進步與倒退的兩種抉擇。 八一 南昌起義前,朱德以軍官教導團團長的身份,對李彌做過不少工作,勸其認清形勢,選擇有利於人民的道路。但李彌別有所圖,拒不參加起義,由江西跑到上海去謀職。後又轉去南京,在南京總司令部警衛團任連長。這時,一些地方軍閥為瞭取悅蔣介石,紛紛要求派黃埔軍校的畢業學生去。李彌被派往四川,在川軍第二十二軍賴心輝部先後任營的特派員,營長和副團長等職。後來,該部參謀長張英將賴趕走,部隊改為五十一師,張英任師長。1930年,李彌隨張部開赴鄂西,江西,聽從陳誠調譴,參與 剿共 ,打賀龍所率的部隊,曾臉部負傷。
  對抗陳誠
  1932年秋,李彌所在師駐防江西永豐。陳誠為瞭擴張實力,吞並異己,奉蔣介石之命,借口該師紀律太壞,將永豐包圍。該師不敵,大部繳械。李彌當時正在 打擺子 ,頭上包著白手巾,他集合部隊講話,問官兵說: 我們是國傢的部隊有什麼罪,為什麼繳我們的械? 你們願不願意繳械? 官兵都說: 我們沒有罪,死也不繳械! 李彌見士氣可用,隨把頭上手巾一抹,說: 好!你們不願繳,我也不願。死,我也同你們死在一起。有種的跟我來,我們沖出去! 於是李彌率領全團沖出陳誠所設置的包圍圈。陳誠派部隊追趕,李彌每天貼 歡迎陳軍長! 的標語,始終沒有被追上,陳誠氣得暴跳如雷。李彌最後把部隊帶到國民黨南昌行營去見何應欽和熊式輝。何應欽因為對張英做過保證不會把他的部隊吃掉,而陳誠竟然把他的部隊吃掉瞭,一氣之下,總司令也不幹瞭,把李彌和他的部隊交給瞭熊式輝。陳誠卻打電報給蔣介石,要求槍斃李彌。為此蔣介石親自召見李彌,申斥: 為什麼不服陳軍長的命令繳械?陳軍長打電報要求槍斃你! 李彌回答說: 過去校長在黃埔軍校時,隻教過學生如何打仗,未曾教過繳械。因此將部隊帶來交還校長。 蔣介石一聽亦言之成理,反而覺得他忠貞勇敢,從此有瞭很好的印象。接著即將李彌撥歸熊式輝部,並升為第三十六軍一六七師五七三團團長。
  取得信任
  1936年,蔣介石在南昌開辦瞭江西省縣政人員訓練班,為推行反共政策培訓幹部。李彌奉派前往受訓一個月,期滿調任江西瑞昌縣縣長。沒過多久,又調寧都任保安副司令兼保安十六團團長(後改為保安十團)。李彌在這段時間裡,頗為忠實地貫徹瞭國民黨的反共政策,逐步取得蔣介石的信任,為日後的晉升榮遷創造瞭條件。
  晉升榮遷
  抗日戰爭爆發後,李彌由保安團調回正規軍。1938年,先後任第三十六軍九十六師二六八旅副旅長、旅長。次年,升為該軍五師副師長,駐防重慶。蔣介石召見該軍軍長姚純,問道: 李彌這個人怎麼樣?可靠嗎?據報他有些活動。 姚聽後誓死力保,斷言李彌是可靠的。事後李彌多次對人講: 危險啊,要不是軍座(指姚純),頭掉瞭還不知為什麼。
  1940年,李彌調任第八軍榮譽第一師師長。次年4月,他率部增援宜昌。宜昌是湖北西部的重鎮,又是四川東部的進出通道,敵我雙方爭奪激烈。李彌采納參謀人員的建議,利用占據的山地有利優勢,在天皇寺、雨臺山一線與日軍對峙,多次擊退日軍的進攻。他們以山炮直接瞄準,擊中日軍宜昌機場的油庫,燒毀敵機二十一架。戰地記者報道瞭該師作戰英勇,頑強抗日的事跡。秋天,該師撤到湖南澧縣。
  1942年初,經軍長鄭洞國的保薦,李彌升為第八軍副軍長兼湖南芷(江)綏(寧)師管區司令。他對此不甚滿意,認為是明升暗降。不久,該軍開往雲南的河口、馬關一帶,以阻止日軍經由越南向雲南的進犯。李彌留在芷綏師管區。1943年底,他返歸第八軍,在馬關的古木,主持該軍的幹部訓練班,曾在石壁上刻下 還我河山 四字,借此激勵官兵們的愛國熱情。
  松山獲勝
  1944年5月,駐印度的國民黨軍和滇西遠征軍經過整訓後,同時向緬北和怒江以西的日軍發起攻擊。第八軍奉命從保山開赴龍陵,增援滇西遠征軍左翼軍,擔負攻打松山高地的任務。松山地處怒江西岸,山巒疊嶂,地勢高聳,是經惠通橋到龍陵的交通要道。1942年日軍侵占此地後,多次加修工事,易守難攻。7月,第八軍軍長何紹周指揮部隊與固守松山高地的日軍五十六師團二三聯隊反復爭奪,兩月餘未能攻下。李彌接替指揮,李彌觀察地形後決定改變戰術,先集中一切力量毀壞敵軍工事。為掩護工兵在地下打地道至日本工事下方,他繼續命令部隊攻打日軍松山高地的工事,並由由美軍飛機配合,低空投彈,以佯攻日軍堅固工事。地道打通後,用3噸當時最先進的TNT炸藥從地下一舉將敵人工事摧毀。9月,克復松山,全殲守敵。在這次艱苦、激烈的反攻戰中,該軍一師三團傷亡三千多人,整編時僅存一連人,全軍犧牲七千人。為此,惠通橋邊和昆明的圓通山曾建立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松山戰役後來被編入西點軍校經典戰例。
  松山作戰獲勝後,何應欽調第八軍軍長何紹周任昆明警備司令部副總司令,擬由中央軍校高等教育訓練班主任劉伯龍接任軍長。陳誠力持異議,駐第八軍的美國顧問組組長認為李彌有戰功,也向蔣介石推薦他任軍長,李彌因而晉升為軍長。隨後,他率部隊前往雲南的陸良,路南、師宗等地整補訓練。
  1945年6月28日授少將軍銜。
  內戰前線
  1945年夏天,蔣介石派昆明防守司令杜聿明到第八軍軍部所在地路甫,名義上是檢閱部隊,實際是召李彌和參謀長陳冰秘密開會,佈置在適當時機武力解決雲南省主席龍雲。當時第八軍的任務是,以一個師的兵力切斷滇越鐵路,阻止開至越南北部接受日軍投降的滇軍盧漢部回援昆明,一個師監視並解決駐守在曲靖、沾益的部分滇軍,軍部領一個師直進昆明,配合杜聿明指揮的駐昆明第五軍迫龍雲下臺。8月,蔣介石變更部署,調第八軍入兩廣。在南寧和九龍,李彌派人與美軍聯系,美軍也出於拉攏李彌的需要,曾給第八軍很多汽油、被服、汽車和通訊器材。
  1945年11月,蔣介石將第八軍調往 剿共 的內戰前線。李彌即率部由香港九龍出發,乘美軍第七艦隊船隻開往青島。在膠東一帶,他借受降之名,私自接收日軍漁船數十隻,大量收編偽軍和地主武裝,對已控制膠濟線的八路軍進行多次進攻。
  1946年
  1月,第八軍侵占濰縣、昌樂等地。1月10日,國共兩黨公佈瞭停戰協定。解放軍膠東軍區的代表在會見李彌時義正詞嚴地指出,膠東是八路軍從日寇手中奪回的,國民黨軍無權進入。但李彌秉承蔣介石的旨意,堅持與膠東軍區的代表對抗。事後,李彌向部下示意: 打打再說吧。 該軍第一O三師立即以一個加強連,向八路軍控制區進犯,結果全部被殲。李彌十分震怒,諉過於人,將指揮該連的副營長和連長槍決。
  同年7月,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發動瞭全面內戰。7至10月間,李彌指揮第八軍,先後向淄博、益都、平度、掖縣等地進犯。該軍第一O三師第三O九團在乎度、掖縣被解放軍包圍,被殲滅兩個營。12月,第八軍奉命回守濰縣。李彌不願放棄已經搶占的地盤,將所屬三個師配置在沙河、昌邑、濰縣。結果第一六六師在沙河被圍,一個團被殲,團長被俘。
  南麻戰役
  1947年5月,第八軍改為整編第八師,李彌任師長,他為瞭擴充實力,將初到山東時收編的偽軍和地主武裝改編為獨立旅、獨立團。7月,國民黨軍發動瞭 南麻戰役 ,李彌率該部六個團在臨朐阻擊解放軍時被包圍。陳毅代表解放軍三次派人送去勸告信,促李彌認清形勢,棄暗投明,他拒不作答。這次戰役,整編第八師傷亡五千餘人。蔣介石為瞭嘉獎李彌和整編第八師的忠誠,派國民黨政府國防部新聞局局長鄧文儀到山東慰勞,授李彌青天白日勛章。李彌被蔣介石召見後滿意地說: 這回算是通瞭天瞭。 解放軍由戰略防禦轉為戰略進攻後,蔣介石被迫改為重點進攻,把主力部隊集中於陜北和山東兩個戰場。9月,整編第八師配合第二十五師、第五十四師從煙臺、濰縣再犯膠東。李彌沿線設防,兵力分散,在昌邑、掖縣又被解放軍消滅兩個團。 11月,整編第八師擴編為整編第八軍(兵團級),李彌任軍長。
  淮海戰役
  1948年,解放軍粉碎瞭國民黨軍的重點進攻,蔣介石不得不調整部署。7月,整編第八軍開往徐州,李彌升為第十三兵團司令。同年秋,解放戰爭進入瞭戰略決戰階段。11月6日,淮海戰役開始。這天,解放軍在徐州以東的新安鎮、碾莊地區,將黃百韜的第七兵團包圍。邱清泉兵團和李彌兵團奉命從徐州向東,分別沿隴海鐵路南北側推進,前往解圍,企圖掩護黃百韜兵團向徐州靠攏。
  李彌指揮第八,第九兩軍在太平莊、麻谷子和大廟山、石灰窯等地,與解放軍的阻援部隊展開激戰。他以第八軍一個師的兵力,在飛機、大炮、戰車的配合下,向麻谷子連續沖擊三天,該村成為一片火海。李彌以為解放軍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燒死,對部屬說: 隻要搜索一下就可占領瞭。 可是當李部向村莊接近時,又為解放軍的火力所阻。李彌大惑不解地說: 他們是人不是神,鋼鐵都要溶化,為什麼能這樣頑強呢? 由於解放軍英勇的阻擊,邱、李兩兵團進展相當遲緩。李彌對掩護黃兵團突圍失去信心,經常大叫: 該死,該死! 完瞭,完瞭! 黃百韜兵團待援落空,全軍覆沒,淮海戰役第一階段即告結束。黃百韜兵團覆沒,隴海鐵路被切斷,解放軍逼近徐州。11月下旬,淮海戰役第二階段開始瞭。李彌兵團留守徐州,邱清泉兵團和孫元良的第十六兵團向南推進,企圖與在宿縣等地的李延年的第六兵團,黃維的第十二兵團南北夾擊解放軍,打通退路。此著失敗後,徐州 剿總 副總司令杜聿明奉命放棄徐州,率領邱,李,孫三兵團西逃,然後向南於渦陽、蒙城集結。擔負斷後的李兵團為擺脫解放軍的打擊,放棄掩護任務,不與杜聿明聯系,搶先趕至渦陽、蒙城。12月初,邱,李兩兵團被圍於永城東北。孫兵團於突圍中全部被殲。同月中旬,黃兵團在宿縣雙堆集覆滅。
  戰場逃脫
  邱,李兩兵團在永城東北陳官莊等地被圍困後,企圖按照蔣介石的指令突圍。國民黨軍空軍為瞭配合地面部隊的行動,決定施放窒息性和催淚性毒氣彈。不料從12月中旬開始,大雪連降十天,突圍失去配合,空投軍糧被迫停止,士兵忍饑挨餓,饑寒交迫。李彌卻拒絕陳毅的書信勸降,追查並殺害瞭帶信的國民黨軍排長,槍斃丟失陣地的團長,下令射殺向解放軍投誠的官兵。1949月1月9日,第八軍的第四十一師,即原來的 榮譽第一師 投誠,這使李彌大失所望。然而就在這時,李彌仍鎮靜地說: 個人命運不好,我不相信國傢命運也不好。共軍有什麼瞭不起,美國開一個軍來就解決問題。 以此自我安慰。10日,邱、李兩兵團的陣地被解放軍全面突破,李彌躲在周樓的掩蔽部裡,示意所部第九軍第三師長周藩出去投降。解放軍要周樓的主要軍官出去報到,其餘官兵放下武器,集合投降。李彌不願出去,放聲大哭,對周藩等人邊哭邊說: 我不能死呀!我死不得呀!我若能回去,對你們的傢屬,我一定要照顧的。你們都可以放心! 李彌在周藩等人離開掩體後,換上負傷士兵衣服,乘混亂之機溜走瞭。
  李彌從淮海戰場逃脫後,自徐州、濟南,經青島南下。蔣介石在浙江奉化召見他,決定重建第十三兵團,仍任李彌為司令兼第八軍軍長。
  恢復建制
  李兵團雖恢復瞭建制,但實力大不如前,所轄八、九兩軍,每軍隻兩個師的編制,且武器破舊,人員不足。李彌獲準在閩西、江西補充兵員,然後開往湖南。入湘前,第九軍軍部和該軍的一師已調離該部。在衡陽,李兵團改稱第六編練司令部(預備兵團,兵員僅三個師),李為司令。不久該部奉命直開雲南。1949年6月,李彌經廣州到達昆明,雲南地方政府不歡迎,隻得改移重慶。蔣介石認為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漢非自己的嫡系,不聽招呼。為控制雲南,以便在大陸上作最後掙紮,遂令第六編練司令部及所屬第八軍開入雲南。9月,李彌率部經瀘州移駐雲南的沾益、曲靖等地,原駐滇東南餘程萬的第二十六軍,撥歸第六編練司令部指揮。
  李彌在奉化被蔣介石召見時,得到明確的密囑: 雲南政局不穩,盧漢不可靠。西南是反攻的最後根據地。雲南地位很重要,要保住通往緬甸的路線。你到雲南任職後,把第八軍帶回昆明,時機成熟就改組盧漢政府,給你當省主席。 該編練司令部副司令袁鴻逵(袁恩錫子、何應欽義子、李彌的幹哥)聽李彌轉述蔣介石的這番密囑後說:敗局已定,士無鬥志。西南抵不住,小小的一個雲南也不堪一擊,短命的省主席有何幹頭。又說: 在雲南隻能同盧漢合作,開誠相見,不要動幹戈,這是上策。 李彌點頭稱是,暫不作趕盧漢下臺的佈置,並通過安排盧漢的下屬為第六編練司令部的副司令、參謀長、副軍長的辦法取悅盧漢。對省參議會的議員們,李彌也頻繁接觸,盡力遊說,力圖取得支持。為貫徹蔣介石控制滇緬通道的口諭,李彌作瞭不少逃往滇西的準備。他公然宣稱自己同共產黨水火不相容, 就是打到野人山,也要與共產黨周旋到底。
  撤往臺灣
  12月9日,盧漢及其軍政人員率部起義,李彌等國民黨軍將領在昆明被扣。為瞭爭取在滇的國民黨軍參加起義,雲南人民臨時軍政委員會安排李彌等人為委員。蔣介石對雲南的和平起義非常氣憤,一面任命李彌為雲南省政府主席,餘程萬為雲南綏靖公署主任,一面命令第八軍,二十六軍圍攻昆明,並多次派飛機轟炸。為解除國民黨軍對昆明的圍困,盧漢擬將李彌、餘程萬放回。李、佘也表示出城後,願說服進攻昆明的國民黨軍向解放軍投誠。但李彌離昆後,即與陸軍副總司令兼參謀長湯堯商議,將部隊撒到滇南的開遠、蒙自一帶,準備重整軍隊,卷土重來。1950年1月,李彌奉召去臺灣。不久,李彌所指揮的第八軍,第二十六軍除少部分逃緬外,大部被殲於境內。
  9月,蔣介石派李彌等人到緬甸北部,糾集外逃殘部和部分土頑武裝,組成 反共抗俄救國軍滇南邊區第一縱隊。 12月,李彌被委為 雲南省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 , 雲南省政府主席兼雲南綏靖公署主任 。1951年5至7月,逃緬國民黨軍在美國的支持下,兩次竄擾雲南邊境,在耿馬、滄源、孟連等地均遭解放軍擊敗。1953年1月,在緬國民黨軍殘部改稱 雲南反共救國軍遊擊總部 。李彌為對抗緬甸政府可能的進攻,還與緬甸的反政府軍聯絡合作。緬甸政府忍無可忍,對李彌殘部進行軍事圍剿;同時向聯合國提出控訴。敗逃臺灣的蔣介石當局將李稱殘部改為 東南亞自由人民反共聯軍 。同年底至1954年,李彌殘部多數被迫陸續撤回臺灣。
  李彌到臺灣後,先後充任國民黨國民大會代表、中央評議委員和 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 委員等職。1973年在臺灣去世。
  敗逃緬甸的國民黨軍殘部
  緬甸政府不想接納他們,於是戰爭開始瞭。雖然國民黨軍李彌殘部在內戰中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但對付緬甸政府軍還是綽綽有餘的,終於在金三角站穩瞭腳跟。緬甸政府於是向聯合國投訴,這是後話瞭。李彌一看自己的殘兵居然在金三角站住瞭腳跟,並且打贏瞭緬甸政府軍,馬上跑出來說,我的軍隊在中國邊界取得瞭勝利,這裡是反攻大陸的基礎,然後四處找外援。可是,93師的弟兄們早已經不想再打瞭,長年的征戰,使得國民黨軍殘部隻想早點回到臺灣,但是李彌堅決不答應。李彌想在蔣介石那裡要資本,留駐雲南的第8軍殘部正好證明自己的作用。休整瞭一年之後,李彌要求93師278團團長反攻大陸。開始,93師攻勢迅猛,連奪4個縣城。但後來在3個解放軍師的包圍下,終於落敗,再次退回緬甸。此時的緬甸軍已經和印度達成瞭協議,決定由印度出兵協助緬甸軍趕走國民黨殘兵。這是一場惡戰,國民黨軍殘部雖然取勝,但也是慘勝。後聯合國決議,國民黨殘軍餘部撤往臺灣,李彌要求將老弱病殘撤走,主力留下。但也再沒有力量可以反攻大陸瞭,他們想回大陸,但政府不答應。就這樣,在金三角有瞭一支沒有國籍的軍隊 後來,為瞭生存,開始種植鴉片。這麼多年來,他們從來都沒有忘記自己是中國人!
  所謂 滇緬邊區 的第一次反攻大陸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李彌在臺北卻興奮不已,說以自己殘兵不足3000餘眾,在一周內連克4縣,說明瞭 雲南反共復國軍 的戰力是強大的,雲雲。1950年代末,解放軍和緬甸政府達成協議,暗地出兵滇緬邊區,剿滅蔣匪,但此次出兵不是很順利。1、國民黨殘部已在滇緬邊境經營多年,又熟悉地形地況;2、解放軍出國作戰,氣候地理不明,補給不足。後來,李彌將老弱病殘的3300人撤回臺灣,但留下瞭約2500人,企圖作為反攻大陸的主力基礎。基本是以兩個團的編制,師部人員撤離瞭。
  1960年代以後共產黨已徹底在大陸站穩腳跟,但隨著1965年國民黨又一次的返攻大陸狂潮的臨近,李彌再次要求滇緬邊境國民黨軍殘部積極準備二次反攻大陸,但國民黨軍殘部清楚自己的實力,能老老實實呆著就不錯瞭,誰非要出去找死?於是,將士抗命,此事終於不瞭瞭之。
  1960年代,中國開始向周邊地區進行共產主義輸出,緬甸、老撾、越南、柬埔寨、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都先後爆發瞭共產主義革命運動。緬共和政府軍開始瞭連綿不斷的戰爭。現在緬甸的名人 昂山素姬的父親就是堅決反共、為當年的日本法西斯帶路的緬奸。這時候,93師殘部為獲得緬甸政府的居留承認,又不得不再次和緬共進行戰爭。後來,緬共無法取得勝利,93師殘部也傷亡慘重,最可怕的是根本沒有補給(自從李彌按照聯合國撤兵之後,93師經泰國的補給線也被凍結瞭。)所以,剩下的兵員越來越少瞭,在滇、泰、緬邊區,形成瞭大大小小幾十個武裝,緬甸政府是徹底的沒有辦法瞭,就想通過收編93師殘部提高自己的戰力,但是93師殘部不願放棄自己的祖國,拒絕加入緬甸籍。
  後來,連年的戰亂,沒有補給,93師殘部開始集體在金三角地區種植鴉片,形成瞭現在世界最大的毒品生產加工基地!進入19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之後,中美蜜月時期,93師殘部大多已經花甲之年。他們向中國政府提出,希望回國。但中國政府拒絕瞭他們的要求,他們隻有再次轉而請求留居緬甸,但緬甸以上次你們拒絕為由拒絕瞭他們的申請。
  終於,敗逃滇緬邊境近40年的93師殘部,成瞭一支群龍無首的軍隊。
  在異國他鄉,為瞭生存不得不和緬甸政府軍開戰、和印緬聯軍開展、為瞭某人的私利反攻大陸、他們和黑幫開戰、他們和緬共開戰。
  1992年,占據金三角的前國民黨殘軍餘部,終於向泰國政府交出瞭全部作戰武器。這一條新聞,占據瞭當天世界各大傳媒的顯著位置。至此,這個由李國輝兵敗大陸潰逃到金三角地區、由蔣介石派國民黨中將司令李彌指揮的、曾 反攻雲南 、並占領四個邊境縣城、創造瞭所謂金三角神話的國民黨殘軍,終於正式解體。
李彌金三角
  當時的李彌已經是蔣介石的嫡系,在淮海戰役打響的時,李彌成瞭第十三兵團的司令。這可是戰爭中的在主要力量。其實蔣介石開始有懷疑過李彌的忠心,但是在姚純的力保下打消瞭。其實李彌並非那麼的忠誠。李彌這個人非常的奸猾,無論到哪裡去幹什麼,李彌都會留好自己的退路。如果是打仗,他不但制定瞭詳細的作戰方針,還能充分發揮軍長的作用,然後他就會思考退路的問題。李彌的奸猾之處可見一般。
  淮海戰役第一階段失敗,黃百韜兵團覆滅,之後邱清泉和孫元良的部隊先後被殲滅。在陣地被解放軍全面突破的時候,李彌讓人出去投降,自己則趁亂逃走瞭。他收攏瞭自己的士兵,但是實力大不如從前。他就在雲南活動,但是好景不長,沒過多久解放軍就進軍解放雲南,這時候李彌隻好帶著部隊來到中緬邊境活動。之後更是被派到緬甸,後來因為沒有軍費,他們為瞭養活自己發現瞭一種新的生財方式,就是種植罌粟,生產毒品。久而久之,金三角就又多瞭一個毒梟 李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