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泌

人物簡介  李泌別稱李鄴侯,是南北朝西魏時 八柱國 李弼的六世孫,他本人為唐朝中期著名道傢學者、政治傢、謀臣。李泌歷經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朝,深受唐玄宗、唐代宗等君王賞識,參與平定安史之亂,輔佐德宗,頗有政治功勞,但屢遭排擠,終於789年,時年68歲。李泌博涉經史,善屬文,尤工詩,代表作有《養和篇》《明心論》等。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李泌幼年便有神童的稱譽,幼時就已粗通黃老列莊學說。在唐玄宗(明皇)政治最清明的開元時期,他隻有七歲,已經受到玄宗與名相張說、張九齡的欣賞和獎愛。有一次,張九齡準備拔用一位才能不高,個性比較軟弱,而且肯聽話的高級巨僚,李泌雖然年少,跟在張九齡身邊,便很率直地對張九齡說: 相公你自己也是平民出身,處理國傢大事,素來便有正直無私的清譽,難道你也喜歡低聲下氣而缺乏節操和能力的軟性人才嗎? 張九齡聽瞭他的話,非常驚訝,馬上很慎重地認錯,改口叫他小友。
  李泌成年後,非常博學,而且對《易經》的學問,更有心得。他經常尋訪嵩山、華山、終南等名山之間,希望求得神仙長生不死的方術。
  到瞭天寶時期,玄宗記起他的幼年早慧,特別召他來講《老子》,任命他待詔翰林,供奉東宮,因而與皇太子兄弟等非常要好。在這個時候,他已經鉆研於道傢方術的修煉,很少吃煙火食物。
  出謀劃策
  到瞭安祿山起兵造反時,玄宗倉皇出走,皇太子李亨在靈武即位,是為肅宗,到處尋找李泌,恰好李泌也到瞭靈武。肅宗立刻和他商討當前的局面,他便分析當時天下大勢和成敗的關鍵所在。肅宗要李泌在朝中任職,他懇辭不幹,隻願以客位的身份出力。肅宗也隻好由他,碰到疑難的問題,常常和他商量,叫他先生而不名。
  此時,李泌已少吃煙火食。肅宗有一天夜裡,高興起來,找來兄弟三王和李泌就地爐吃火鍋,因李泌不吃葷,便親自燒梨二顆請他,三王爭取,也不肯賜予。外出的時候,陪著肅宗一起坐車。大傢都知道車上坐著那位穿黃袍的,便是皇帝,旁邊那位穿白衣的,便是山人李泌。肅宗聽到瞭大傢對李泌的稱號,覺得不是辦法,就特別賜金紫,拜他為廣平王(皇太子李豫)的行軍司馬。並且對他說: 先生曾經侍從過上皇(玄宗),中間又作過我的師傅,要請你幫助我兒子作行軍司馬,我父子三代,都要借重你的幫忙瞭。 李泌看到肅宗當時對政略上的人事安排,將來可能影響太子的繼位問題,便秘密建議肅宗使太子做元帥,把軍政大權付托給他。他與肅宗爭論瞭半天,結果肅宗接受瞭他的意見。 肅宗對玄宗時期的宰相李林甫非常不滿,認為天下大亂,都是這個奸臣所造成,要挖他的墳墓,燒他的屍骨。李泌力諫不可,肅宗氣得問李泌,你難道忘瞭李林甫當時的情形嗎?李泌卻認為不管怎樣,當年用錯瞭人,是上皇(玄宗)的過失。但上皇治天下五十年,難免會有過錯。你現在追究李林甫的罪行,加以嚴厲處分,間接地是給上皇極大的難堪,是揭玄宗的瘡疤。你父親年紀大瞭,又奔波出走,聽到你這樣作,他一定受不瞭,老年人感慨傷心,一旦病倒,別人會認為你身為天子,以天下之大,反不能安養老父。這樣一來,父子之間就很難辦瞭。肅宗經過他的勸說,不但不意氣用事,反而抱著李泌的脖子,痛哭著說: 我實在沒有細想其中的利害。 這就是李泌 沖而用之或不盈 的大手筆。玄宗後來能夠自蜀中還都,全靠他的周旋彌縫。
  肅宗問李泌剿賊的戰略,他就當時的情勢,定出一套圍剿的計劃。首先他斷定安祿山、史思明等的黨羽,是一群沒有宗旨的烏合之眾,目的隻在搶劫, 天下大計,非所知也。不出二年,無寇矣。陛下無欲速,夫王者之師,當務萬全,圖久安,使無後害。 因此,他擬定戰略,使李光弼守太原,出井陘。郭子儀取馮詡,入河東,隔斷盜魁四將,不敢南移一步。又密令郭子儀開放華陰一角,讓盜眾能通關中,使他們北守范陽,西救長安,奔命數千裡,其精粹勁騎,不逾年而蔽。我常以逸待勞,來避其鋒,去翦其疲。以所征各路之兵,會扶風,與太原朔方軍互擊之,並命建寧王李倓為范陽節度大使,北並塞,與李光弼相犄角以取范陽。賊失巢窟,當死河南諸將手。肅宗統統照他的計劃行事,後來都不出其所料。這便是李泌的 挫其銳,解其紛 的戰略運用。 後來最可惜的,是肅宗急功近利,沒有聽信李泌的建議,致使河北沒有徹底肅清,仍然淪陷於盜賊之手,便自粉飾太平,因此而造成歷史上晚唐與五代之際華夷戰亂的後遺癥。
  肅宗為瞭盡快收復都城長安,等到郭子儀籌借到西北軍大集合的時候,便對李泌說: 今戰必勝,攻必取,何暇千裡先事范陽乎! 李泌就說: 如果動用大軍,一定想要速得兩京,那麼賊勢一定會重新強盛,我們日後會再受到困擾。我們有恃無恐的強大兵力,全靠磧西突騎(騎兵)、西北諸戎。假如一定要先取京師,大概在明年的春天,就可成功。但是關東的地理環境,與氣候等情況,春天來得較早,氣候容易悶熱,騎兵的戰馬也容易生病,戰士們思春。也會想早點回傢,便不願再來輾轉作戰瞭。那麼,淪陷中的敵人,又可休養士卒,整軍經武以後,必復再度南來,這是很危險的辦法。 但肅宗卻堅決地不聽李泌的戰略意見,急於收復兩京,可以稱帝坐朝,由此便有郭子儀借來回紇外兵,從元帥廣平王等收復兩京的一幕出現。 兩京收復,玄宗還都做太上皇,肅宗重用奸臣李輔國。李泌一看政局不對,怕有禍害,忽然又變得庸庸碌碌,請求隱退,遁避到衡山去修道。大概肅宗也認為天下已定,就準他退休,賞賜他隱士的服裝和住宅,頒予三品祿位。
  另有一說,李泌見到懶殘禪師的一段因緣,是在他避隱衡山的時期。總之, 天道遠而人道邇 ,仙佛遇緣的傳說,事近渺茫,也無法確切地考據,存疑可也。
  李泌在衡山的隱士生活過不瞭多久,玄宗去世,肅宗跟著也死瞭,繼位當皇帝的,便是李泌當年特別加以保存的廣平王李豫(即唐代宗)。代宗登上帝位,馬上就召李泌回來,起先讓他住在宮內蓬萊殿書閣,跟著就賜他府第,又強迫他不可素食,硬要他娶妻吃肉,這個時候,李泌卻奉命照做瞭。但是宰相元載非常忌妒他的不合作,找機會硬是外放他去做地方官。代宗暗地對他說: 先生將就一點,外出走走也好。 不久後,元載犯罪伏誅,代宗立即召他還京,準備重用。但又為奸臣常衰所忌,怕他在皇帝身邊對自己不利,又再三設法外放他出任澧郎峽團練使,後再遷任杭州刺史。他雖貶任地方行政長官,到處仍有很好的政績,蘇轍在《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中稱 杭本江海之地,水泉咸苦,居民稀少。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井,民足於水,故井邑日富。 這便是李泌的 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 的自處之道。
  皇太子李適(即後來的唐德宗)也曾與李泌交遊。對於軍國大事,李泌仍然不遠千裡地向代宗提出建議,代宗也必定采用照辦。
  李泌對內政的處理,外交的策略,軍事的部署,財經的籌劃,都做到瞭安和的績效。 他勤修內政,充裕軍政費用。保全功臣李晟、馬燧,以調和將相。外結回紇、大食,達成 貞元之盟 ,從而遏制吐蕃以安定邊陲。李泌常有與德宗政見不同之處,反復申辯上奏達十五次之多。德宗曾對他說: 朕要和你約法在先,因你歷年來所受的委屈太多瞭,不要一旦當權,就記恨報仇,如對你有恩的,朕會代你還報。 李泌說: 臣素奉道,不與人為仇。害臣的李輔國、元載他們,都自斃瞭。過去與臣要好的,但凡有才能的,也自然顯達瞭。其餘的,也都零落死亡瞭。臣實在沒什麼恩怨可報的。但是如陛下方才所說,臣可與陛下有所約言嗎? 德宗就說: 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李泌便進言,希望德宗不要殺害功臣,認為 李晟、馬燧有大功於國,聞有讒言之者。陛下萬一害之,則宿衛之士,方鎮之臣,無不憤怒反厭,恐中外之變復生也。陛下誠不以二巨功大而忌之,二臣不以位高而自疑,則天下永無事矣。 德宗聽瞭認為很對,接受瞭李泌的建議。李晟、馬燧在旁聽瞭,當著德宗感泣而謝。
  調和矛盾
  宮廷父子之間,又受人中傷而有極大的誤會,幾乎又與肅宗一樣造成錯誤,李泌為調和德宗和太子之間的誤會,觸怒瞭德宗說: 卿不愛傢族乎? 意思是說,我可以殺你全傢。李泌立刻就說: 臣惟愛傢族,故不敢不盡言,若畏陛下盛怒而曲從,陛下明日悔之,必尤臣曰:吾獨任汝為相,不諫使至此,必復殺臣子。臣老矣,餘年不足惜,若冤殺巨子,使臣以侄為嗣,臣未知得欲其祀乎! 因嗚咽流涕。上亦泣曰: 事已如此,奈何? 對曰: 此大事願陛下審圖之,自古父子相疑,未有不亡國者。
  接著李泌又提出唐肅宗與代宗父子恩怨之間的往事說: 且陛下不記建寧之事乎? (唐肅宗因受寵妃張良梯及奸臣李輔國的離間,殺瞭兒子建寧王李談)德宗說: 建寧叔實冤,肅宗性急故耳。 李泌說: 臣昔為此,故辭歸,誓不近天子左右,不幸今日復為陛下相,又觀茲事。且其時先帝(德宗的父親代宗)常懷畏懼。臣臨辭日,因誦《黃臺瓜辭》,肅宗乃悔而泣。 (《黃臺瓜辭》,唐高宗太子 李賢作。武則天篡位,殺太子賢等諸帝子,太子賢自恐不免故作: 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搞令瓜希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 ) 德宗聽到這裡,總算受到感動,但仍然說: 我的傢事,為什麼你要這樣極力參與? 李泌說: 臣今獨任宰相之重,四海之內,一物失所,責歸於臣,況坐視太子冤橫而不言,臣罪大矣。 甚至說到 臣敢以宗族保太子。 中間又往返辯論很多,並且還告訴德宗要極力保密,回到內宮,不要使左右知道如何處理此事。一面又安慰太子勿氣餒,不可自裁,他對太子說: 必無此慮,願太子起敬起孝,茍泌身不存,則事不可知耳! 最後總算解開德宗父子之間的死結。德宗特別開延英殿,獨召李泌,對他哭著說: 非卿切言,朕今日悔無及矣!太子仁孝,實無他也。自今軍國及朕傢事,皆當謀於卿矣。 李泌聽瞭,拜賀之外,便說: 臣報國畢矣,驚悸亡魂,不可復用,願乞骸骨。 德宗除瞭道歉安慰,硬不準他辭職。過瞭一年多,李泌果然去世。
  四朝元老
  李泌是玄、肅、代、德四朝元老,可他一生崇尚出世無為的老莊之道,視功名富貴如敝屣,所以在肅、代兩朝數度堅辭宰相之位,並且最終遠離朝堂,長年隱居於衡山。
  涇原兵變後,德宗避難於梁州,急詔征李泌至行在(行轅),授以左散騎常侍之職。德宗令李泌每天在中書省值班,以便等候德宗召對,受到朝野關註。
  貞元元年(785年)七月,陜虢(今河南陜縣、靈寶)都知兵馬使達奚抱暉鴆殺節度使張勸,代領軍務,邀求旌節,並密召李懷光將達奚小俊為援。德宗鑒於局勢危急,便於任李泌為陜虢都防禦水陸運使。李泌請求單騎前往,德宗初時雖有懷疑,但最終同意。李泌先見陜州進奏官及將吏在京城的人,欺騙他們說: 皇上因陜虢饑,所以讓我領運使,督江淮米以賑濟。陜州行營在夏縣,如果達奚抱暉可用,就讓他統軍;如果有功,就讓他出任節度使。 以此麻痹達奚抱暉。同月十七日,德宗加李泌為陜虢觀察使。李泌至陜州行營,讓達奚抱暉自領傢人亡命。李泌辭行時,德宗曾草擬參加叛亂的七十五人名單授李泌,命他誅殺。李泌遣走達奚抱暉後,朝廷所派的宣慰使要求李泌一定要誅殺叛亂者。李泌不得已,隻械送瞭兵馬使林滔等五人送至京。達奚小俊領兵入境,聽說李泌已入陜,隻得還軍。陜虢遂安。
  貞元三年(787年),參與防秋的淮西門槍兵馬使吳法超率步騎四千從鄜州(今陜西富縣)叛逃。渾瑊派部將阻攔未果。德宗急遣中使敕令李泌發兵攔阻,不得讓淮西軍渡河。李泌馬上派押牙唐英岸率軍至靈寶,但淮西軍已渡過黃河列陣。李泌於是令靈寶供給他們糧食,淮西軍也不敢剽掠。次日,淮西軍在陜州城西宿營,李泌不再向他們供給糧食,而派部將率精兵埋伏於太原倉隘道。一日後,淮西軍行入隘道,李泌所派的伏兵齊發,淮西軍大敗。殘軍從山路南逃,李泌又派大將燕子楚率軍四百至長水(今河南洛寧西)。唐英岸多次追敗叛軍,吳法超等至長水,被燕子楚伏殺。六月,李泌入朝,出任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宰相)。
  貞元五年(789年)三月二日(4月1日),李泌與世長辭,享年六十八歲。獲追贈為太子太傅。
  雖然執政的時間很短,可李泌在任期間卻做瞭許多意義重大的事,從而在相當程度上保證瞭貞元年間帝國總體形勢的和平與穩定。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李泌與歷代功臣四十人得以從祀歷代帝王廟。
人物評價
  總評
  李泌參與宮室大計,輔翼朝廷,運籌帷幄,對外策劃戰略,配合郭子儀等各個將領的步調,使其得致成功,也可以說是肅宗、代宗、德宗三朝天下的重要人物。隻是因他一生愛好神仙佛道,被歷來以儒傢出身、執筆寫歷史的大儒們主觀看法所摒棄。說到他的淡泊明志,寧靜致遠,善於運用黃老撥亂反正之道的作為,實在是望之猶如神仙中人。
  歷代評價
  明瓚:領取十年宰相。
  李隆基:是子精神,要大於身。
  李亨:卿當上皇天寶中,為朕師友,下判廣平行軍,朕父子三人,資卿道義。
  李適:①滉(韓滉)不惟安江東,又能安淮南,真大臣之器,卿(李泌)可謂知人!②山河粹氣,道德清英,蔚為禎祥,生我王國。夷簡不雜,高明有融,深厚以致誠,直方而可大。識窮化本,動會時中,讜正居心,謀猷允哲。自膺分陜,累洽嘉聞。宜其入掌中樞,內司闕袞,贊兩儀之化育,貞百度之經綸。協和神人,參總廊廟,咨爾才實,惠於邦傢。③惟卿則異彼三人(盧杞、崔祐甫、楊炎)者。朕言當,卿有喜色;不當,常有憂色。雖時有逆耳之言,如曏來紂及喪邦之類。朕細思之,皆卿先事而言,如此則理安,如彼則危亂,言雖深切而氣色和順,無楊炎之陵傲。朕問難往復,卿辭理不屈,又無好勝之志,直使朕中懷已盡屈服而不能不從,此朕新以私喜於得卿也。
  柳玭:兩京復,泌謀居多,其功乃大於魯連、范蠡。
  陽城:鄴侯經邦緯俗之謨,立言垂世之譽,獨善兼濟之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