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斯詠

人物簡介  陶斯詠是20世紀20年代初是長沙學界的風雲人物,與向警予、蔡暢合稱為 周南三傑 ,同時還是毛澤東的初戀情人。當時陶斯詠有著 長江以南第一才女 之稱,是長沙著名美女,但性格很強,所以最終因政見不合等原因與毛澤東分手。陶斯詠後來一直在周南教書,培養出瞭丁玲等著名女學生,最終在35歲那年病逝。

人物生平
  陶斯詠(1896 1931),字斯詠,名毅。湖南省湘潭人,後舉傢遷至長沙,出身富商之傢,於1916年考入朱劍凡先生創辦的周南女子中學師范二班,與著名的女革命傢向警予同窗。在周南女校,陶毅與向警予、蔡暢被稱為 周南三傑 。畢業後,陶斯詠留校工作。向警予回傢鄉溆浦辦學,但她經常與周南女校保持密切聯系。她有事來長沙時,即住已在周南女校任女生舍監的陶斯詠處。1918年9月,蔡暢去信邀向警予來長沙組織女子留法勤工儉學,向警予欣然答應,旋即離開溆浦來到瞭長沙。不久,陶斯詠由楊昌濟先生推薦,與向警予一道加入新民學會,成為該會最早一批女會員。她有膽識,敢於拋頭露面,做事幹脆利落。
  陶斯詠是毛澤東的初戀女友。在新民學會的活動中,毛澤東當時並不富有,一身粗佈麻衣,穿著邋遢不堪,同為湘潭的同鄉,陶毅更是對他傾慕不已。在新民學會的活動中,她常常有意地接近毛澤東,並且開始追求他,於是,密切的交往使他們之間產生瞭愛慕之情。
  毛陶分手後,雖然戀情中斷,但友情尚存。1920年7月,毛澤東創造文化書社,陶斯詠是主要投資人之一;同年10月毛澤東建議由湖南革命政府召集湖南人民憲法會議制定湖南憲法,陶斯詠是附議人之一。毛澤東發起驅張運動,也多次與陶斯詠、易禮容等通信。
  1921年 一大 結束後,代表們每人領到五十銀元做回鄉的川資。毛於是去遊覽瞭杭州、南京,與他遷居南京的女友陶斯詠重敘舊情。
  陶斯詠後來一直在周南教書。毛陶分手後,當時同樣是文化書社重要成員、湖南省學生聯合會主席彭璜曾熱烈追求陶斯詠,但遭拒絕。陶斯詠終生未嫁,後來去瞭上海,致力於女性教育,在上海、南京、長沙等地辦女學,培養瞭丁玲等一批女弟子出來。約於1931年底至1932年初病逝於長沙,年僅35歲。大概由於她始終是個 教書匠 ,故留下的資料不多。
陶斯詠與毛澤東
  陶斯詠是毛澤東的初戀女友。在新民學會的活動中,毛澤東當時並不富有,一身粗佈麻衣,穿著邋遢不堪,同為湘潭的同鄉,陶毅更是對他傾慕不已。在新民學會的活動中,她常常有意地接近毛澤東,並且開始追求他,於是,密切的交往使他們之間產生瞭愛慕之情。
  毛澤東與陶斯詠不僅同為湖南湘潭人,而且志向形同,但是傢境卻相差懸殊。陶傢是湘潭一帶有名的富戶,陶斯詠與毛澤東的交往立即遭到瞭父兄的強烈反對。結果,由於女方傢庭的反對,毛澤東和陶斯詠初萌的愛慕關系很快便戛然而止,沒有延續下去。
  毛陶分手後,雖然戀情中斷,但友情尚存。1920年7月,毛澤東創造文化書社,陶斯詠是主要投資人之一;同年10月毛澤東建議由湖南革命政府召集湖南人民憲法會議制定湖南憲法,陶斯詠是附議人之一。毛澤東發起驅張運動,也多次與陶斯詠、易禮容等通信。
  那時,陶斯詠和向警予一樣,是一位思想十分開放激進的女性,也是新民學會中的一員出色的女將,與毛澤東過從甚密。毛氏創辦文化書社時,她是三個拿出十塊銀元的資助者中的一個(易禮容隻拿瞭一塊銀元)。在新民學會初期的多次討論中,她是主張 教育救國 的。後來,她也支持毛澤東 改造中國與世界 的口號。文化書社成立後,他們在1921年元旦有一次難忘的集會,她和毛澤東等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冒著漫天風雪,在周南的院子裡攝影留念。這張珍貴的照片,如今還陳列在長沙市周南中學。在1918和1919年毛兩次離開長沙的時間,毛給陶寫過一些信,能查到的就有五件(內容當然隻是片斷)。向警予赴法勤工儉學後,也給陶斯詠寫過信,勸她力促北大開女禁,到那裡去深造。但陶其時已經在周南留校任教,隻在1921年去南京金陵女大進修過一次。毛澤東在上海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後返長途中,還曾經專程到南京停留,探望斯詠,情誼之深可見。此後,毛澤東走上瞭專職革命傢的道路,而陶斯詠則仍回周南任教,兩人從此便聚少離多。
  1921年 一大 結束後,代表們每人領到五十銀元做回鄉的川資。毛於是去遊覽瞭杭州、南京,與他遷居南京的女友陶斯詠重敘舊情。
  毛澤東早期,對陶斯詠這段戀情是很珍視的,有許多人相關的回憶都證明瞭這一點。有傳聞說,那首《賀新郎 別友》就是1922年寫給陶斯詠的情詞 不過一般認為,《賀新郎 別友》是毛澤東送給楊開慧的情詞 當時他已與楊開慧結婚一年多,為此楊還與他鬧過一場大矛盾,但估計毛陶這次的舊情復燃並未真的變成行動,因為楊後來留有文字,說她與毛 消除瞭誤會 ,既然當事人都自稱是誤會,想必沒有真的越軌行為吧。
陶斯詠為什麼終生不嫁
  陶斯詠被年輕時的毛澤東英姿煥發的風采和辦事細心果斷的氣質所折服,對他傾慕不已。後因政見不同、傢庭幹預而分手。她斷續有過戀情,後來終生未再戀愛,也未結婚,大概也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吧,沒有遇見再讓她傾心,比毛更優秀的男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