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夷

人物簡介  任仲夷於1936年加入共產黨,是優秀的共產黨員、革命傢、共產主義戰士,廣東改革開放的重要領導人之一。任仲夷曾參加過 一二 九 抗日救國學生運動、抗日戰爭等,建國後擔任黑龍江省委書記、中共遼寧省委第二書記等職位,改革開放中擔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兼省軍區第一政委等職務,為中國經濟建設付出貢獻。文革期間,任仲夷也遭到批鬥,在遼寧任職後他主持瞭張志新案的平反工作。

人物生平
  1914年9月出生河北省威縣西小莊人(西小莊在1940年前屬山東省)。
  1935年在北平市中國大學就讀期間參加 一二 九 抗日救國學生運動。
  1936年3月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5月轉中國共產黨。
  1936年任北平市中共中國大學黨支部書記。
  1937年任北平市中共西北區委書記。
  1937 1938年在濟南做平津流亡學生中黨的工作,後任山西友軍第六十六師政訓處組織科科長、政訓處中共黨總支組委,魯西北聊城政治幹部學校中共黨總支委員兼政治教官。魯西北抗日遊擊第三縱隊司令部秘書長、泰西八路軍六支隊軍政幹校校長、冀南行政公署教育處處長、中共冀南區黨委黨校總支書記、冀南政治學校校長、中共冀南五地委常委兼冀南五專署專員、中共冀南二地委常委兼冀南二專署專員、中共邢臺市委書記兼市長。
  1946 1952年任中共遼南三地委常委兼三專署副專員,中共大連市委書記兼副市長,中共旅大行政公署黨組副書記、行政公署秘書長,旅大市委常委兼秘書長。
  1952年任中共松江省委常委兼秘書長。
  1953年任中共哈爾濱(直屬市)市委第二書記。
  1954 1966年任中共哈爾濱市委第一書記兼市政協主席、市警備區第一政委,中共黑龍江省委常務書記。1966年秋開始被批鬥,後下放農村勞動。
  1972 1976年任中共黑龍江省委書記兼省革委會副主任。
  1977 1980年任中共遼寧省委第二書記兼省革委會第一副主任,中共遼寧省委第一書記兼省軍區第一政委。
  1980 1985年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兼省軍區第一政委。1985年後退出領導工作崗位,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2005年11月15日在廣州逝世。
  中共第八、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中共第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中共第十二、十三屆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第一、二、四、五、六、七屆全國人大代表。
  在遼寧任職期間,曾主持張志新案的平反工作,在廣東任職期間,大力開展市場經濟試點,使廣東走在全國的經濟前列,並推動瞭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中國的經濟改革之路。
任仲夷的子女
  任仲夷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任仲夷大兒子任念崎、次子任克寧、小兒子任克雷,任仲夷女兒任克英。
任學鋒和任仲夷關系
  任學鋒,男,漢族,1965年10月生,河北邢臺人,1988年12月參加工作,1985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學歷在職研究生(南開大學國際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管理學博士,教授,高級工程師。
  任仲夷(1914年9月-2005年11月15日),河北省邢臺市威縣西小莊人。
  兩人應該沒什麼關系。
社會評價
  任仲夷對改革的推動,終其一生,從未放棄,從未沉默。體制內的官員中,對改革的支持,像他這麼堅定一貫、不遺餘力的,不多;對改革(尤其是政治體制改革)的認識,像他這麼深刻中肯、不稍隱諱的,更少。
  改革開放的先驅,是各方對任仲夷的蓋棺之論。先驅,意指 在前面引導的人 ,用來評價任仲夷,再確切不過。
  1978年,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發表的第三天,任仲夷就撰文批判 兩個凡是 ,最早表態支持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1979年,在遼寧營口,他就有石破天驚之語: 由窮變富是革命的目的 ;1980年,他初到廣東,就提出 生產力標準 問題, 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相結合 的原則;主政廣東的1980到1985年間,他最早主持外貿改革、物價改革、投資體制改革,支持 蛇口工業區 政改。此間各種創舉,難計其數。這種改革最初的 敢為天下先 ,一直延續到他退出領導崗位後。用他一位老友的話,打仗要有先鋒,辦大事難事又何嘗不是如此。在中國改革特區中沖鋒,更是在禁區和雷區中沖鋒:任仲夷被稱 任胡來 ,被指要把廣東變成舊中國的租界,被質問 是否還是共產黨員 。
  1982年情勢最為嚴峻。因為改革剛啟,有人求富心切,不瞭解國傢政策,走私販私現象頻現。中央有人直指廣東領導 放羊 ,放言 再這樣下去,不出三個月廣東就要垮臺 ,提出要把對資產階級的鬥爭進行到底。為此,任仲夷連續兩次被召入京,寫瞭有生以來唯一的一份檢查。他後來回憶道,這份檢查,應當說是真心的,但也有違心的地方。比如,自己實在不同意 廣東不是 活 得不夠,而是 活 過瞭頭的觀點 , 實事求是講,廣東還有很多該活的沒有活起來 。
  這次 二進宮 最為外界所稱頌的,是任仲夷在重壓之下的擔當、對改革開放一如既往的堅持。在傳達中央精神的領導幹部會上,他開場就說:這不是一次殺氣騰騰的會,而是熱氣騰騰的會。廣東工作中出現的問題省委要承擔責任,自己作為第一書記,更要承擔領導責任。對下面的幹部,他沒有傳遞 壓力 ,反而強調,隻要不搞違法亂紀和犯罪活動,工作上還是允許犯錯誤的,對幹勁足、闖勁大的幹部應予鼓勵。
  廣東五年,是任仲夷事業達到頂峰的五年,更是他政治生命乃至人身安危 風雨飄搖 的五年。憑借 排污不排外 的睿智、 扶持不壓制 的開明、 明哲不保身 的擔當,任仲夷擊退瞭詆毀廣東改革的黑潮,使廣東成為改革開放政策成功的鐵證。他心秉真理的燭照,頂住種種強勢幹擾,穿越瞭改革開放最初的幽暗歲月。1979年,廣東省的經濟總量在全國排名23位,遠低於國內平均水平,當五年後任仲夷離任時,廣東省的經濟總量躍居全國第一。1980到1985年廣東發生的一切,已經將 任仲夷 三字深嵌中國改革開放史。
  有人說,廣東有今天,多虧瞭任仲夷。任仲夷說,不,廣東有今天,多虧瞭鄧小平。胡耀邦等人也功不可沒。他還說,這是歷史,歷史是誰也抹殺不瞭的。
  在歷史和真理面前,任仲夷是個忠誠的信徒。
  出生於 五四 運動前夜的任仲夷,因參加 一二 九 學生運動而走上革命道路。他說自己參加革命,就是為民主、自由和民族的復興。政治的舞臺風雲際會,對他來說,理想主義始終是風浪吹打不去的情懷。
  2000年的一天,他和幾個老幹部在一起吃飯,突然停下筷子,盯著大傢,問: 你們說說,年輕的時候,我們追隨共產黨究竟是為什麼? 見大傢面面相覷,他又自言自語地說: 還不是為瞭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富強的國傢嗎?
  十年 文革 的磨難,使他對革命的初衷愈加堅定。無論處於何種位置,他總能擺脫既得利益羈絆,耳辨 左 風、眼明 右 路。
  他堅持政治體制改革不能滯後於經濟改革;認同人類社會進步,必經民主、科學、法治之道;力促輿論開放,言論自由,反對種種無端幹預。
  對好友於光遠的短文 講道理 ,任仲夷點評道:世上總會有蠻不講理和用歪理、假理欺人、騙人、壓人、害人的人。對這種人,實難以理喻之,隻好置之不理。必要時,聯合志同道合者,堅決與之戰鬥,真理終將無堅不摧,戰勝一切邪惡。他愛真理,常常為志同道合者挺身而出:1979年,他大膽平反張志新案,上世紀80年代初期保護清華學生周為民,晚年鼎力支持開明報刊。他說,中國最大的資源是人力資源,但隻有解放思想,啟蒙而不是愚民,才能讓億萬人民的聰明才智競相迸發,人口包袱才能變為國力優勢。
  任仲夷本人就是啟蒙者。他抗言直論,批評臧否,純然表達內心之所感。他的文章和發言,總是流露出他的本性:亦莊亦諧,生動有力,真篤誠懇。慧解 和諧社會 便是絕妙一例: 和 左邊為 禾 ,右邊是 口 ,即人人有飯吃:要大力發展經濟; 諧 左邊為 言 ,右邊為 皆 ,即人人有言論自由。
  晚年時分,他仍體察時局、放談國是,為瞭政治民主化,不惜冒巨大的風險,大有赴湯蹈火之無畏。
  《政治體制改革更需要勇氣》這篇任仲夷留給中國的政治遺言,在紀念改革開放30年的今天讀來,如空谷足音,彌足珍貴。他常說,自己不悲觀,也不樂觀,而是達觀。好多事情他是看不到瞭,但他仍然相信那一天終究會到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