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定均

人物簡介  皮定均將軍曾參加過太行山抗日遊擊戰並開辟瞭豫西抗日根據地、指揮中原突圍、參加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為中國革命、新中國成立做出瞭巨大貢獻,其戰功顯赫有目共睹,於1955年授予中將軍銜。建國後皮定均擔任福建、福州軍區副司令員、解放軍第24軍軍長兼政委等重要職務。1976年7月7日,皮定均在軍事演習中因飛機失事而死亡。

人物生平
  皮定鈞(1914 1976),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人。1928年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任英山縣童子團團長。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瞭長征。抗日戰爭爆發後,任一二九師特務團團長,率團隨師部轉戰於太行抗日前線,運用遊擊戰中的靈活多變的戰略戰術,取得瞭節節勝利。1944年,日軍集結重兵,開始向正面戰場河南進攻,皮定均組織豫西遊擊支隊,強渡黃河,開辟豫西抗日根據地。經過半年的努力,建立瞭兩個專署、10個縣級政權和10個抗日獨立團5000多人。
  解放戰爭時期,1945年10月,豫西支隊開赴中原軍區,被編為一縱一旅,皮定均任旅長。他帶領部隊粉碎瞭10倍於己的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到達蘇皖解放區,勝利地完成黨中央賦予的掩護全軍區向西突圍光榮任務。參加瞭孟良崮戰役、萊蕪戰役、豫東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
  建國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4軍軍長兼政委。1952年9月中旬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任志願軍第九兵團第二十四軍軍長兼政委。回國後,歷任福建軍區副司令員、福州軍區副司令員、蘭州軍區司令員、福州軍區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第三屆和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共第九屆和第十屆中央委員。1976年7月7日,親臨福建沿海前線視察指揮軍事演習,因直升飛機失事以身殉職,終年62歲。
  開辟根據地
  皮定均在鄂豫皖蘇區第一、二、三、四次反 圍剿 鬥爭和創建川陜根據地及長征途中,英勇頑強,多次立功,迅速成長為一名紅軍指揮員。
  1939年,皮定均任八路軍一二九師特務團團長,率部到潞城、黎城、涉縣、武安等縣發動群眾,組織抗日武裝。運用麻雀戰、破擊戰、地雷戰等,打得日、偽軍心驚肉跳。在邯(鄲)長(治)路襲擊、伏擊敵人,破壞敵之交通,迫使敵人不得不全線退出邯長大道保衛瞭八路軍總部和一二九師師部東南側安全,配合瞭太行軍民粉碎日軍 分區清剿 的陰謀計劃。1941年任太行軍區第五軍分區司令員,向冀南和豫北發展抗日遊擊戰爭。1943年8月,參與指揮瞭林(縣)南戰役,消滅偽軍孫殿英、龐炳勛部7000餘人,攻克日偽據點八十餘處。隨後調任新建立的第七軍分區司令員。1944年4月,指揮第七軍分區軍民,解放瞭林縣全境。同年9月,率部南渡黃河,任河南人民抗日軍第一支隊司令員,協助王樹聲開辟瞭豫西抗日根據地。
  中原突圍
  抗戰勝利後,皮定均率兵5000進入桐柏山區,編為中原軍區第一縱隊第一旅,任旅長,人稱 皮旅 。1945年蔣介石以30萬兵力包圍6萬中原人民解放軍,並大肆築碉堡,工事縱深達10多公裡。妄圖在7月1日前夕發動總攻。中原軍區黨委根據黨中央抓緊時間,迅速突圍的指示,由皮定均指揮一旅擔任掩護全軍區部隊向西突圍的任務。皮定均率部奮力拼殺,掩護主力突圍。接著長驅千餘公裡,擊退數倍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勝利到達蘇皖解放區,編為華東野戰軍獨立師,任師長,後任縱隊司令員。美國新聞記者史沫特萊驚奇的說: 你們的奇跡,我一定要告訴全世界人民! 蔣介石對中原地區 圍剿 未能得逞又以50萬兵力進攻華中解放區。 皮旅 又立即投入瞭華中保衛戰,在漣水、萊蕪、孟良崮以及以後的淮海、渡江等戰役中,都立有卓著戰功。
  抗美援朝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軍長兼政委的皮定均奉命率二十四軍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經20天徒步行軍,到達指定的朝鮮蜂腰部戰略要地 元山。當時二十四軍處於朝鮮中線門戶,五聖山、西方山是敵我必爭的戰略要點。當面之敵為美三師、美獨立第五團、韓國九師、韓國首都師及比利時營、希臘營、盧森堡排。敵人從數量上和裝備上都占優勢。雙方相距多則一兩公裡,少則十幾米,都靠陣地工事對峙。為瞭持久作戰,部隊開展瞭廣泛的 以陣地為傢 和 人在陣地在 的宣傳教育,把陣地建設成戰場上的 傢 。皮定均親自帶領幹部戰士挖地道。由於皮定均經常工作在前沿陣地,所以他對陣地上每個工事及其兵力部署、火力配備都很熟悉;各師、團、營指揮員也都以他為楷模,天天生活在前沿陣地和戰士們打成一片,全軍凝成一體。全軍前5個月出擊150餘次,殲敵2000人,占領瞭敵人很多前沿據點,鞏固的志願軍陣地,為開展夏季攻勢創造瞭有利條件。1953年7月,志願軍總部和朝鮮人民軍發起夏季總攻戰役,當戰鬥進行到第三階段,皮定均接到回國命令,調任福建軍區副司令員。但他十分關註抗美的戰事發展,與新任軍長張震共同研究制定第三階段的作戰方案,協同指揮作戰,直到第三階段全勝,才離開朝鮮回國。皮定均榮獲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頒發的一級國旗勛章。
  威鎮邊疆
  朝鮮戰爭剛停,皮定均即奉命回國到福建前線,負責東南沿海的防務。196 9年 三北 邊防緊張,皮定均又奉命調往西北前線,任蘭州軍區司令員;1974年又調往東南沿海前線,任福州軍區司令員。無論是在東南海防,還是在西北邊疆,他總是一心放在戰備上,為東南沿海和西北邊防建設作出瞭重要貢獻。
  1975年6月,葉劍英、鄧小平主持召開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提出整頓部隊紀律和作風任務。皮定均主持團以上各級主管幹部訓練,不論職務高低,都當普通兵,過連隊戰士生活。當時雖然 四人幫 不斷幹擾,但在皮定均堅持下,如期完成瞭任務。
  曹村伏擊戰1944年夏,日本為挽回太平洋戰場失利的局面,決定打通中國內地的南北交通線,以數萬兵力向豫北大舉進攻。40萬國民黨軍潰敗,37天丟掉38座城鎮,豫西大部淪入敵手。此時,黨中央決定從太行軍區抽調部隊,組成八路軍豫西抗日獨立支隊,任命皮定均為司令員。
  30歲的皮定均臨危受命。他15歲參加紅軍,不到20歲就升任團長,屢建戰功。他與政委徐子榮率部迅速搶渡黃河,開辟敵後抗日根據地。沿途張貼以皮定均司令員的名義書寫的佈告,內容是 約法五章 :一、掃除敵偽收復國土;二、取締一切敵偽漢奸組織;三、組織人民武裝,開展遊擊戰爭;四、實行民主政府制;五、廢除一切苛捐雜稅。
  皮定均依托層巒疊嶂的嵩嶽山區,痛擊日偽有生力量。惱羞成怒的日軍發動瞭大規模 掃蕩 ,皮定均聲東擊西,與敵周旋。
  一天傍晚,部隊突破包圍圈,路過一個名叫曹村的小山村,皮定均命部隊在此住 宿。大傢正在吃晚飯,特務連連長急匆匆地跑來報告,哨兵發現,這個村的偽保長悄悄溜出村瞭,很可能向日本人告密!
  定均微微一笑,順手攤開地圖,琢磨瞭片刻,叫人讓35團團長王誠漢和其他幾個團領導佈陣。日軍中隊長掘江得情報後,親自帶領登封、盧店、唐莊三百多名日、偽軍,向曹村撲來。臨近曹村瞭,掘江拿望遠鏡觀察,發現村頭有八路軍的身影,有的擦槍擦炮,有的洗衣曬被褥,還有幾個農民放羊、挑水。再往曹村北嶺上看,連個人影也沒有。掘江命偽軍進攻曹村,他帶著日軍直取曹村東北無名高地,企圖合圍八路軍。
  按照皮定均的部署,在村外擔任佯動任務的35團的小分隊,假作恐慌,邊打槍邊向村中間跑。得意的偽軍哪裡想到,進村就落入瞭陷阱。樹下掩埋瞭地雷,墻壁上、拐角處還掏有槍眼,子彈從四面八方射來,偽軍亂瞭陣腳,死傷大半 日軍中隊長掘江聽到村裡的槍炮聲,正帶著70餘名日軍,往曹村東北無名高地上爬。
  此時無名高地一片寂靜。當日軍大搖大擺登上高地後,高地一線的特務連驟然開火,步槍、機槍、手榴彈打得鬼子暈頭轉向。掘江揮舞指揮刀,威逼十幾名日軍又頑強沖鋒,但再一次被八路軍擊潰。掘江眼見進攻曹村的偽軍慘敗逃竄,無名高地久攻不下,隻得下令撤退。來時趾高氣揚的日軍如 喪傢之犬,跟著偽軍後面往西跑。潰敗的日軍一口氣爬上西嶺,氣喘籲籲的掘江以為逃離險境。沒想到,皮定均早已派兵在此 迎候 瞭。
  原來,遵照皮定均之命,35團團長王誠漢早已派一個連潛伏於西嶺,截殺逃跑的日軍。他們放過瞭偽軍,隻等日軍的殘兵敗將 上鉤 。掘江等日軍驚魂未定,槍彈一齊射來,日軍倒下一片
  曹村伏擊仗,除十多名日軍向登封逃竄,其餘全部被殲。皮定均指揮若定,有勇有謀,八路軍在豫西數十縣威名遠揚。敢打敢拼、不畏強敵的精神,使豫西敵後抗日根據地成為全國十九塊敵後抗日根據地之一。皮定均被豫西民眾尊為 戰神 ,這支八路軍也被稱之為 皮旅 。
  千裡突圍
  1946年6月下旬,國民黨重兵圍攻中原解放區,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原軍區 決定丟卒保車。這個卒就是皮旅。
  根據大將王樹聲的要求,皮旅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把自己變成敵人眼中的主力,將敵人拖三天,掩護主力突破平漢鐵路。當談到3天後的行動方向和方案時,王樹聲大將語氣很沉重。他也不知道3天後還有沒有皮旅,當年掩護中央紅軍長征突破湘江封鎖線的紅34師就是以全軍覆沒結束瞭自己的悲壯軍史。
  在領受任務時,皮定均已經做好瞭犧牲的準備。中央和中原軍區將這項任務交給皮定均也明顯帶有深刻的理性考慮。抗戰期間,在劉伯承的點撥下,皮定均已經成為一名優秀的指揮員。1944年9月,中共中央派皮定均率豫西抗日獨立支隊跨過黃河天險,深入豫西山區。不到三個月,皮定均硬是以千餘人的部隊在民風強悍、地方武裝林立的豫西站穩瞭腳跟。抗戰勝利後,皮定均的隊伍已經壯大到一旅之眾,後編為中原野戰軍第1旅。
  為掩護主力安全向西突圍,從1946年6月24日開始,皮旅7千官兵沿著根據地中心區白雀園向東一字擺開,在20多公裡的寬大正面上頑強抗擊國民黨4個軍10萬餘人的攻擊。
  對於完成3天阻擊任務,皮定均很有信心。但是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3天後的行動方向和方案上。在中原軍區剛領受任務回到旅部時,他就派作戰科長帶精幹分隊向東偵察敵情和行軍路線。在旅黨委會議上,他否決瞭向南跨過長江突圍、向西尾隨主力、向東分散突圍等各種提議。熟悉他的旅領導都說: 皮猴子想走一步險棋!
  26日晚,部隊主力已經突破平漢鐵路,恰逢天降暴雨,皮定均心中大喜: 天助我也 。在暴雨的掩護下,皮旅在20多公裡的寬大正面上全線出擊,然後突然收兵,7千大軍瞬間又變得無影無蹤。
  皮定均率領部隊時而向西,穿過森林;時而向南,翻過大山,最終在一個叫劉傢沖的小山村休整。劉傢沖位於敵軍主力的結合部,在敵軍運動的兩條公路之間,隻住有6戶人傢。別說敵人沒想到皮猴子這步險棋,就是旅以下的官兵也沒有想到旅長玩得如此心跳。次日晨,雨過天晴,劉傢沖兩邊公路上十幾萬敵軍頻繁運兵,可把新戰士嚇壞瞭,皮猴子卻靜靜地思考著下一步行動方案。
  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兩天後,皮猴子算好敵軍主力都向西北方向去瞭,部隊已經得到充分休整,突圍信心倍增,於是一聲令下,剛才還靜如處子的皮旅又動如脫兔,迅速通過潢(川)麻(城)公路,向東直插鄂豫皖邊界的大別山。當敵軍回頭時,皮旅已經消失在茫茫大山之中。
  7月初,部隊進入皮定均的傢鄉金寨(當時叫立煌縣)縣吳傢店休整。17年前,將軍就是在這裡由放牛娃變成瞭童子團團員,又加入瞭紅軍。17年後,將軍率勁旅回鄉,心中又是一番感慨。
  在吳傢店,皮定均沒見到一個親人,部隊卻雙喜臨門:一位幹部傢屬順利分娩,預示著將士們光明的前程;自主力西去後就和上級失去聯系的電臺此時突然接到延安的紅色電波:快走!快走!快走!快走!
  離開吳傢店,部隊向安徽挺進,於1946年7月11日兵臨淠河。在河邊的磨子潭,始終跟著前衛團前進的皮定均獲悉桂軍一個整編師正在舒城、潛山一線嚴陣以待,部分敵人已經向淠河開進。由於暴雨,淠河已經開始暴漲。皮定均當機立斷,命令先頭營乘船過河,占領河對岸制高點,掩護主力涉河搶渡。
  先頭營營長顯然沒有意識到形勢的嚴重性,過河之後隻派一個連占領山頭, 自己和兩個連在山下睡起大覺,幾乎給全旅造成滅頂之災。占領山頭的一連人馬由大別山子弟兵組成,因不願意離開傢鄉,集體開瞭小差,回到大別山打遊擊。在山下睡大覺的兩個連也幾乎被偷偷摸上山的敵軍包瞭餃子。
  河對岸山頂上響起瞭敵人的機槍聲,曳光彈在河面頻頻劃過,工兵架起的簡易浮橋一再被洪水沖散。皮定均冷靜地命令他的王牌皮旅的老底子 王誠漢的一團火速徒步涉河,協助對岸部隊保護渡口。怒火中燒的皮定均並沒有怒戰,他繼續沿河偵察,終於獲知上遊幾百米的地方水位比較淺,適合部隊徒涉。數千人手拉手走向混濁的淠河中央 部隊掌握的唯一小船分給瞭婦女、兩位新生兒和傷病員。最後,指揮部隊渡河的皮定均也被4個戰士強行抬起來扔到船上過瞭河。
  暴雨突然停止,水位突然下降,皮旅終於安全渡河。1946年7月13日,皮旅撇開糾纏不休的廣西軍隊急行軍到達大別山最後一個山坡 東山坡。看著眼前皖中平原上道路縱橫、電桿林立的異樣風景,許多皮旅指戰員產生瞭回師大別山的想法。
  然而回師談何容易!皮旅身後一直有幾個師的敵軍 護送 ,特別是在淠河邊沒有撈到大便宜的桂軍行動最積極。廣西猴子非常有戰鬥力,跑得快,他們一直想抓住皮定均這隻 紅猴子 。
  在東山坡,皮定均進行瞭突圍中最為艱苦的行軍動員:爭取在5天內飛躍皖中平原,突圍到華中根據地。隨後,7千個背包扔瞭整整一山溝,文件、檔案變成縷縷青煙,重傷員也忍痛撇下,從未當過前衛的主力一團開始充當開路先鋒。官兵們終於體味到瞭什麼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7千官兵像一股旋風在皖中平原上狂飆,不分晝夜。官兵實在太累,為爭取一天的休整時間,二團團長鐘發生氣得罵街,旅政委徐子榮親自說情,皮定均不為所動,一再重復著中央的指示:快走!快走!快走! 他把自己的部隊攆得 屁滾尿流 ,一路尾隨的敵軍也是叫苦不迭。有時候在 前面開路的偵察員甚至踩著睡得一塌糊塗的敵軍,踢都踢不醒。
  行軍至第5天下午,大軍逼近津浦鐵路,華中根據地就在眼前。但是部隊已經累得睜不開眼睛。敵軍孫良誠部已經在鐵路沿線佈置好瞭口袋,準備收網。皮定均不得不命令在部隊後面扔手榴彈,免得睡過去的戰士被敵軍俘虜瞭。鐵路線周圍的敵人5路進逼,對皮旅形成鉗形攻勢。將軍一聲令下: 把炮彈、子彈全部打光,一發也不留! 被5天5夜急行軍憋瞭一肚子氣的指戰員們如同喝瞭興奮劑,向著鐵路沿線的碉堡、裝甲車發起沖鋒。
  狹路相逢勇者勝。夕陽西下,皮旅已經勝利突破津浦線。看著前來接應的兄弟部隊,皮旅沸騰瞭,旅長卻像癱瞭一樣一屁股坐在地下:他實在太累太餓瞭。
  殲滅王牌
  中原突圍,皮定均的部隊不僅在毛澤東心中留下瞭深刻的印象,也在國民黨統帥部掛上瞭號。雙方都習慣在電報中稱之為 皮旅 。
  皮旅到達華中後不久,奉命保衛華中根據地首府 淮陰。皮旅先頭團剛到達淮陰外圍,敵整編74師的先頭團已經渡過運河,奪取瞭渡口,占領瞭橋頭堡,淮陰危在旦夕。皮定均著急,下令三個團各拿出兩個營比賽,看誰先消滅占領渡口之敵。
  此前,皮定均還沒有指揮過象樣的正規戰,遊擊戰也是跟劉伯承學的,千裡突圍更多的是行軍藝術。而進攻淮陰的是國民黨悍將張靈甫,赫赫有名的黃埔軍校虎將,智勇雙全。皮猴子遇到真老虎,仍然猴性十足,根本不把號稱國民黨的五大王牌主力之首的整編74師放在眼裡。實戰結果可想而知 皮旅沒能奪取渡口,還傷亡600。將軍在日記裡的標題是《染紅瞭的運河》,傷心極瞭。初戰失利的棒頭頓喝讓將軍立刻認識到瞭自己在打正規戰方面的差距。他謙虛地在戰場上向張靈甫學習。
  接下來的兩天,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將領在淮陰城下接連交手。張靈甫硬攻,皮旅死守,雙方都有重大傷亡。張靈甫不愧是名將,很快將硬攻改為巧取,從皮旅和其他部隊的結合部楔入,占領淮陰東關。1946年9月19日,皮旅含淚撤離淮陰。但是皮定均在心裡發誓:一定要吃掉張靈甫。將軍身邊的許多人都知道,將軍有時很倔,認準瞭的事他一定要堅持到底。
  接下來的漣水保衛戰,皮定均看到漣水附近有一座古塔可以作為壓制敵人沖鋒的制高點,決定在塔上放一挺重機槍。塔上放機槍,視野開闊,但是也容易暴露。一些指戰員不以為然,放在塔上的機槍班也是氣得大罵 皮老驢 。皮定均聽見後,不以為意,反而親自為他們端茶送水。後來事實證明,正是在古塔機槍的配合下,解放軍把已經破城的74師硬是攆出城去,取得第一次漣水保衛戰的勝利。不久,張靈甫重新調整部署還是攻占瞭漣水,特意在古塔下面照瞭張相。古塔制高點的威力可見一斑。
  1947年1月,皮定均就任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副司令兼參謀長。自中原突圍後,躊躇滿志的將軍多瞭一句口頭禪: 老子就是皮定均。 口氣中帶著幾分虎氣,令人生畏。但是離開皮旅到華東部隊任職後,他的領導兼搭檔6縱司令王必成更是虎虎生威的名將。由於在華東戰場長期和張靈甫對陣,和王必成搭檔,皮定均不想成為老虎也不行。沒虎氣,壓不住74師的囂張氣焰;沒有虎氣,也沒辦法在6縱立足。皮猴子的虎性與日俱增。
  1947年4月,華東野戰軍與國民黨的重兵集團在蒙陰一帶周旋,部隊在向蒙陰公路以東運動過程中,6縱被敵軍隔斷,成為孤懸在40萬敵軍中的一粒孤子。6縱一不做、二不休,迅猛向敵後挺進,然後變得無影無蹤。這也是西遊記中孫悟空大戰巨靈神的方法,也是皮猴子的典型行軍作風,越是最危險的地方越是最安全。
  1947年5月12日,已經深入敵後240多裡的6縱收到華野電令:限14日夜間占領垛莊,斷敵退路,完成戰役合圍,掩護主力消滅貪功冒進的74師。
  2天時間、240裡路途難不倒皮定均,皮定均琢磨的是如何變助攻為主攻。將軍接到電報後,當即帶領先頭師急行軍,結果在14日凌晨就占領瞭垛莊。垛莊位於孟良崮腳下的蒙陰公路,是竄上山的74師向公路逃竄的後路。當時華野主力在蒙陰公路以東,還不足以將74師合圍,迫切需要在公路以西放上一支奇兵。深入敵後卻又絕處逢生的6縱成瞭置74師於死地的奇兵。張靈甫再神機妙算,也沒料到這步奇中之奇。6縱占領垛莊後,74師派一個團下山爭奪未果,頓時軍心大亂,張靈甫直接用明語向南京大本營求救。眼見74師已成甕中之鱉,皮定均和王必成一致要求參加會攻孟良崮。消滅74師,活捉張靈甫!這是中央軍委提出來的口號,更是所有參戰部隊都想爭取的殊榮。
  16日下午,華野對74師的網越拉越小,皮定均親自挑選瞭一條進攻路線,派上預備隊 縱隊特務團直插孟良崮74師老巢。
  6縱特務團最終攻破74師指揮所,張靈甫等自殺身亡之時,暴雨驟至。皮定均再次感嘆到:真是蒼天有眼!倘若雨早點下,不會斷水的74師不知還要頑抗到何時!
  張靈甫還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皮定均花瞭400塊的大價錢給他買瞭一口上好棺材,體面地安葬。張靈甫下葬時,他手下被俘的9個將校跪成一圈,嚎啕大哭。躊躇滿志的皮定均指著棺材裡的張靈甫問各位將校: 你們師長如此下場,是什麼原因? 你們應該記取,我們是代表人民的,你們與人民為敵。你們看,我們的民工有多少哇! 皮定均沒有從戰略戰術上分析張靈甫失敗的原因,他已經超越瞭張靈甫。
  中原突圍、大戰孟良崮,是皮定均戎馬生涯中兩大亮點。僅憑這兩大亮點,皮定均已步入名將之列。
  將星隕落
  文革末期,趕上 批鄧 和周恩來去世,政治空氣又緊張起來。最緊張的時候,皮定鈞告訴羅瑞卿,他準備拉著隊伍上山。1976年7月6日,敬愛的朱德元帥逝世,全國人民沉浸在悲痛中。作為朱德元帥的老部下,皮定均更是悲痛欲絕。
  他恨不得立刻飛到北京,到老首長的靈前哭祭。可第二天(7月7日)就是大規模合成軍事演習,命令已經發出,部隊正在調動之中,作為福州軍區司令員 這次演習的總指揮,在這節骨眼上,怎能擅自離開呢!皮定均決定,等指揮完這次演習後,晚上就趕往北京守靈。大兒子皮國宏為父親的安全擔心 皮定均剛剛做瞭幾次眼科手術(青光眼),視力還沒有恢復,所以他特意向領導請假,專程陪同父親前往演習地。
  可是誰也沒想到,就在皮定均乘飛機到演習地區視察的途中,因氣候惡劣,能見度低,轟隆一聲巨響,飛機不幸撞上山壁!馳騁疆場半個世紀的一代名將皮定均,就這樣永遠地離開瞭我們。
  同皮定均父子一起遇難的還有福州軍區司令部戰訓部部長、作戰部副部長、空軍第八軍副軍長、陸軍第31軍戰訓處長以及漳州機場作戰參謀、皮司令的保健護士和機組人員等,共14人。一次空難使這麼多將領和重要軍事人員喪生,所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美國將此次空難作為世界級大事而載入瞭當年的國際大事記。
皮定均將軍死亡真相
  文革末期,趕上 批鄧 和周恩來去世,政治空氣又緊張起來。最緊張的時候,皮定鈞告訴羅瑞卿,他準備拉著隊伍上山。1976年7月6日,敬愛的朱德元帥逝世,全國人民沉浸在悲痛中。作為朱德元帥的老部下,皮定均更是悲痛欲絕。
  他恨不得立刻飛到北京,到老首長的靈前哭祭。可第二天(7月7日)就是大規模合成軍事演習,命令已經發出,部隊正在調動之中,作為福州軍區司令員 這次演習的總指揮,在這節骨眼上,怎能擅自離開呢!皮定均決定,等指揮完這次演習後,晚上就趕往北京守靈。大兒子皮國宏為父親的安全擔心 皮定均剛剛做瞭幾次眼科手術(青光眼),視力還沒有恢復,所以他特意向領導請假,專程陪同父親前往演習地。
  可是誰也沒想到,就在皮定均乘飛機到演習地區視察的途中,因氣候惡劣,能見度低,轟隆一聲巨響,飛機不幸撞上山壁!馳騁疆場半個世紀的一代名將皮定均,就這樣永遠地離開瞭我們。
  同皮定均父子一起遇難的還有福州軍區司令部戰訓部部長、作戰部副部長、空軍第八軍副軍長、陸軍第31軍戰訓處長以及漳州機場作戰參謀、皮司令的保健護士和機組人員等,共14人。一次空難使這麼多將領和重要軍事人員喪生,所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美國將此次空難作為世界級大事而載入瞭當年的國際大事記。
  事隔多年,張烽回憶起丈夫的死,說: 有一次,他到醫院探望一位患偏癱的戰友,回到傢時對我說: 我將來要是得瞭那種病,你給我點安眠藥。我可不那樣活著受罪。 我說, 你不會得那樣的病,你呀,要死,也就是一倒下就死瞭。 這話卻應驗瞭。
皮定均子女
  皮定均在結婚之後一共養育瞭五個子女,大兒子皮國宏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才,他在南昌步兵學院的時候就有著非常出色的表現,很快就成長為正營職的幹部,可以說有著非常好的潛力和發展前景。然而在1976年7月份的時候他的父親要到福建地區開展軍事演習的工作,而他也陪伴著父親一起乘坐飛機,可是在這次的工作中卻因為直升機發生事故造成瞭空難,皮國宏隨著父親一起遇難離世瞭。
  而皮定均的二兒子皮國勇也是非常出色的人物,他是在1951年的時候出生的,到瞭1968年成為一名海軍,曾經擔任過航海長和副艇長的職位,之後到瞭福建的軍訓處擔任參謀,到瞭2002年已經成為一名少將。
  另外皮定均子女中還有兒子皮效農和女兒皮衛平、皮衛華,關於這三個人資料上並沒有特別明確的記載,據說他們都是在政府機關工作,皮效農曾經在擔任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副會長的時候到基層視察過工作。而皮衛華曾經在福建地區的政府機關上班,在清明節的時候到豫西地區探訪過曾經幫助過她父親的人們。
皮定均是朱德的女婿
  皮定均不是朱德的女婿,皮定均是朱德的老部下,是朱德元帥手下的將領。
  朱德的女兒名字叫朱敏(賀治華所生),她的丈夫是劉錚。
人物評價
  皮定均雖然身為高級指揮員,但生活十分儉樸,始終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上級給配備有專用轎車,他極少使用。他說費油、招眼,外出總是坐吉普車。他到下面,不準事先打招呼,不準特殊優待。
  皮定均對黨、對人民、對軍隊、對革命事業忠貞不二。毛澤東主席給予皮定均很高的評價。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授銜時,曾被初評為少將,毛主席念及皮定均中原突圍有功,在授銜名單上批示: 皮有功,少晉中 ,授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銜。1976年炎夏,他不顧疲勞,不顧剛做瞭手術,即往前線指揮海防軍事演習,由於飛機失事,不幸殉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