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必成

人物簡介  王必成自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以來,參加過反 圍剿 鬥爭、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役等,且參加創建蘇南、蘇北、蘇中、蘇浙皖等根據地,可以說是戰功卓越的將領,他於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革命歲月中擔任過縱隊司令、軍長、兵團副司令等職位,建國後又任上海警備區司令員、南京軍區副司令員、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等職位,最終於1989年病逝。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912年(中華民國元年)2月29日,王必成生於湖北省麻城市乘馬崗鎮小寨村。
  1923年(中華民國十二年),讀私塾。
  1925年(中華民國十四年),輟學。
  1926年(中華民國十五年),參加農民運動。
  1927年(中華民國十六年),參加農民義勇隊。
  土地革命
  1928年(中華民國十七年),在傢鄉參加少先隊、赤衛隊。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1929年(中華民國十八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歷任紅4方面軍第1軍第1師2大隊大隊部勤務員、傳令兵,紅4方面軍第10師3團交通隊通訊班長、隊長。
  1930年(中華民國十九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1年(中華民國二十年)冬,任紅4方面軍第10師3團3營8連副連長、連長。
  1932年(中華民國二十一年)春,任紅4方面軍第10師3團3營9連指導員,同年9月起任3營營長。參加鄂豫皖革命根據地中共五次反 圍剿 作戰。同年10月隨軍西征入川。
  1933年(中華民國二十二年)2月,在川陜蘇區反 三路圍攻 作戰中負傷,7月傷愈歸隊改任第30軍88師263團1營政治委員。
  1934年(中華民國二十三年)9月,升任紅30軍第89師265團副團長。率部參加創建川陜革命根據地的鬥爭和川陜蘇區反 六路圍攻 。
  1935年(中華民國二十四年)1月18日,率部參加瞭廣昭戰役,2月3日 2月22日率部參加瞭陜南戰役,3月至4月參加瞭嘉陵江戰役,5月任紅30軍89師267團團長。參加瞭長征。同年11月起改任紅30軍89師267團政治委員,奉命南下轉戰川康邊。
  1936年(中華民國二十五年)春,任紅30軍89師副師長。同年7月入紅4方面軍紅軍大學(陜北紅軍大學)學習,為1大隊1中隊學員。同年10月隨紅2、4方面軍長征到達甘肅會寧會師,11月起為延安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三期三隊學員。
  抗日戰爭
  抗日戰爭時期,王必成調任新四軍第1支隊參謀長、團長,期間,參與指揮瞭夜襲新豐車站、句容戰鬥和東灣戰鬥、延陵戰鬥、陳港橋戰鬥等200餘次,連戰皆捷,威名遠揚,曾被茅山根據地群眾譽稱為 王老虎 ,所率第2團被稱為 老虎團 。
  1938年(中華民國二十七年)1月,王必成調任新四軍第1支隊2團參謀長,隨部到蘇南敵後開展遊擊戰爭,參加創建以茅山為中心的蘇南抗日根據地。6月,初入蘇南,王必成率領部隊先後取得瞭竹子崗伏擊戰、夜襲新豐車站、突襲高資車站等戰鬥的勝利,大挫瞭日軍的銳氣,鼓舞瞭江南人民的抗日鬥志。6月28日,王必成率二團主力在江蘇省鎮江西南(今丹徒縣境內)竹子崗、孔傢邊進行伏擊戰,斃傷日軍20餘人,俘日軍特務機關經理官明弦政南,擊毀汽車6輛。7月1日,王必成率2團第1營及8個鄉的自衛團在江蘇省丹陽縣新豐火車站進行夜襲新豐車站,殲日軍40餘人。7月10日,王必成率新四軍第1支隊第2團第2營在江蘇省句容縣新塘鎮附近進行新塘戰鬥,斃傷日軍40餘人,擊毀汽車2輛,王必成部無一傷亡。8月12日深夜至13日凌晨,王必成率二團主力襲取江蘇省句容縣城,句容戰鬥斃傷日軍40餘人,繳獲步槍2支、手榴彈2箱、子彈5000餘發,其他軍用品若幹。9月,王必成率二團一營由茅山出發,挺進寧滬鐵路以東作戰略偵察,為新四軍大踏步東進抗日開辟瞭前哨陣地。是年冬,王必成接任第二團團長。
  1939年(中華民國二十八年)2月8日,王必成采用圍點打援戰術,率部攻打日軍在溧武公路上的重要據點東灣,東灣戰鬥斃傷日、偽軍110餘人,粉碎日軍封鎖、分割根據地的企圖。2月17日(農歷除夕)深夜至18日拂曉,王必成率部長途奔襲延陵,擊斃日軍小隊長留木等20餘人,傷8人,俘1人;繳獲步槍10餘支、輕機槍1挺、小鋼炮兩門、手槍1支。延陵戰鬥新四軍亡士兵7人,傷士兵16人。3月7日,王必成率新四軍第1支隊第2團在江蘇省丹徒縣進行上下會戰鬥,突出重圍,擊斃日軍官兵56人,傷43人。8月10日,王必成率部在江蘇省揚中縣老郎街進行揚中戰鬥,擊落日機1架,擊斃日軍飛行員2人,王必成部無一傷亡。9月8日晚,王必成率新四軍第1支隊第2團在江蘇省丹陽縣進行陳巷橋戰鬥,斃日軍大隊長以下180餘人,毀汽車7輛,繳獲槍20餘支。
  1940年(中華民國二十九年)7月,王必成率部北渡長江,參加創建蘇北抗日根據地鬥爭,任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第2縱隊司令員,指揮瞭營溪戰鬥、薑堰戰鬥等戰鬥,率部參加瞭著名的黃橋戰役。
  1941年(中華民國三十年)1月,皖南事變爆發後,王必成任新四軍第一師第二旅旅長,率部在蘇中二分區以及鹽城、建陽等地開展抗日遊擊戰。
  1942年(中華民國三十一年)底,新四軍第二旅主力與江南的第十六旅合編,王必成改任新四軍第六師第十六旅旅長。重新回到蘇南抗日前線的王必成,與第十六旅政委江渭清等一起領導瞭蘇南艱苦卓絕的反 清鄉 鬥爭,粉碎瞭日、偽的軍事 圍剿 和經濟封鎖,保衛、發展和壯大瞭蘇南抗日根據地。
  1943年4月,王必成與第十六旅政委江渭清共同領導瞭 兩溧 (溧水、溧陽)反頑戰役,粉碎瞭國民黨頑固派在蘇南發動的反共高潮。11月初,王必成率部經高淳進抵郎溪地區,接著向東插至廣德、長興地區,連戰連捷,給日、偽軍以沉重打擊。
  1944年8月23日至25日,王必成指揮部隊發起長興戰役,攻克日、偽軍據點13處,摧毀碉堡60餘座,重創偽軍第一方面軍第一師第三團,俘其副團長以下官兵420餘人。王必成乘勝追擊,至12月先後收復溧陽、郎溪、廣德、長興間的大部分地區。
  1945年(中華民國三十四年)2月5日,新四軍蘇浙軍區成立,十六旅改編為第一縱隊,王必成任蘇浙軍區第一縱隊司令員,參與創建和發展蘇中、蘇浙皖抗日根據地,並率部參加瞭天目山三次反頑戰役。8月7日,王必成指揮第一縱隊在蘇南第一軍分區的配合下,取得瞭東壩反攻戰役的勝利。此戰,歷時3天,摧毀日、偽軍據點50餘處,殲滅日、偽軍1800餘人。8月19日,王必成指揮部隊對盤踞在金壇、溧陽拒絕投降的日、偽軍分別實施包圍,激戰一晝夜,收復瞭金壇和溧陽縣城。接著,王必成指揮部隊又先後攻克溧水、長興等地。
  解放戰爭
  1945年(中華民國三十四年)11月10日,王必成任華中野戰軍第六縱隊司令員。
  1946年(中華民國三十五年)3月,第六縱隊改為第六師,王必成任副師長。同年7月13日至8月27日,在聞名遐邇的蘇中七戰七捷中,王必成率第六師參加瞭五戰,仗仗皆勝,殲敵1.6萬餘人。
  1947年(中華民國三十六年)1月,王必成任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司令員。參加瞭解放長興、金壇、溧陽、溧水、高淳等戰鬥、戰役。2月,王必成率華野六縱參加萊蕪戰役,創造瞭一個縱隊在一次戰役中殲敵2.4萬餘名的輝煌戰績。5月,他又率部參加瞭著名的孟良崮戰役。此役,華野六縱遇到瞭老冤傢、死對頭――張靈甫的整編第七十四師。結果,他指揮所部勇登孟良崮峰頂,擊斃國民黨軍第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孟良崮戰役基本上粉碎瞭敵人對山東解放區的重點進攻。以此戰役為素材,當時六縱的宣傳部部長吳強創作瞭著名小說《紅日》。
  1949年(中華民國三十八年)2月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24軍軍長。
  1949年9月至1951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7兵團副司令員兼浙江軍區副司令員。參加瞭泰興、漣水、萊蕪、孟良崮、南麻、沙土集、豫東、淮海、渡江等戰鬥、戰役。
  建國以後
  1951年1月至1952年7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高級系學習。
  1952年7月至1953年4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浙江軍區司令員,曾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
  1953年,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司令員王建安因病回國,王必成入朝作戰。
  1953年4月起,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副司令員、代司令員、兵團黨委常委,參加瞭朝鮮東海岸1953年春反登陸作戰準備和1953年夏季戰役。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自由獨立勛章。
  1954年,在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高級系學習。
  1955年9月2日至1960年5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警備區司令員、中共上海市委常委(1956年7月起)。
  1960年5月至1969年12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軍區黨委常委(1961年6月起)、副書記。5月至11月兼任上海警備區司令員。5月至12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在上海期間,精心培植和扶持瞭 南京路上好八連 這一典型。
  1969年12月至1971年6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昆明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軍區黨委常委。
  1970年,昆明軍區政委譚甫仁被害,周恩來指示剛剛做完腹部大手術在北京療養的王必成返回昆明主持軍區工作。
  1971年6月至1979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昆明軍區司令員、軍區黨委第二書記(1971年8月起)。
  1971年6月至1979年1月,任中共雲南省委第二書記、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雲南省革命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副主任。
  1977年8月至1982年9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
  1979年1月至1980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武漢軍區司令員、軍區黨委第二書記。1980年1月至1987年6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正大軍區職)。1982年9月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任職至1985年9月中共全國代表會議)。
  1989年3月13日,王必成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77歲。
王必成鬧授軍銜
  《黨史博覽》2005年第9期刊載的《我軍首次授銜背後》(原文題目為《解放軍首次實行軍銜制全景式掃描(上)》)一文。文中有一段講到王必成同志對評為中將軍銜有意見,說 王必成因為是譚震林的老部下,就去找譚震林說。譚震林答應幫他反映,還真反映瞭,結果上邊一頓批評,王必成知道以後,還專門找譚震林道歉 這一段說得如此具體、確切、肯定,使不知情的人看瞭後一定會認為確有其事。不過也有人從這幾個方面分析王必成並未對中將軍銜不滿:
  一、中央軍委對軍銜評定是有嚴格標準的,是極其慎重的,是根據資歷、戰功、貢獻來評定的。無論從歷史任職,還是從現實職務,中央軍委對王必成的軍銜評定,都是完全合理的、正確的、公道的。
  二、王必成授銜後,回到上海警備區自己傢裡,高興地穿上新發的軍服,佩戴中將軍銜與妻子、子女以及身邊的工作人員合影留念,說明王必成對授予中將軍銜是滿意的。
  三、1955年9月,中央軍委對華東軍區高級幹部授銜時,譚震林在北京,王必成在上海,何以有王必成找譚震林提意見一事?
  四、老部下對王必成同志的為人及思想品德是瞭解的。他胸懷坦蕩,光明磊落,謙虛謹慎,嚴於律己,生活簡樸,作風正派;他忠誠老實,很守本分,從不給組織找麻煩;他組織紀律觀念強,工作分配到哪裡就到哪裡;他性情內向,平時少言寡語,非常嚴肅,從不議論他人是非。這樣一位思想品德高尚、黨性修養嚴謹的人,怎麼會向上級伸手、為軍銜去提意見呢?
王必成將軍的子女
  女兒:王蘇炎,副師職幹部,大校軍銜。
  王蘇炎,王必成之女。1942年7月15日出生於江蘇省東臺縣。1960年上海市上海中學畢業,考入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大學。1965年分配到第七械工業部第三研究院工作;1970年底調幹參軍至總參三部工作直至退體。
許世友和王必成
  軍事科學院軍史專傢康月田寫過一本《百戰將星 王必成中將》(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8年出版,歡迎購書網上訂購),其中一段就說瞭這件事:
  1980年初,年近七旬的王必成調軍事科學院工作。後來,王必成身體不好,病情加重,中央軍委關心他,於1981年12月批準他到南京休息治病。
  對南京,王必成有深沉的眷戀之情,從抗戰時期他就在華東作戰,建國後擔任過南京軍區副司令員。這裡有他戰鬥、工作的足跡,有眾多的老戰友,是他的第二故鄉。1982年初,王必成剛進住南京普陀路1號,得到消息的老戰友許世友便前來看望。
  春節這一天,王必成約請《人民前線》的攝影記者,前往中山陵8號看望許世友。
  融合著春節的歡慶氣氛,兩位老戰友的心情都很好,他們談瞭許多,談瞭許久。王必成感慨地對許世友說: 許司令,當年我們100多位赤衛隊員,現在隻剩下你一個隊長和我一個隊員瞭,我們都是幸存者。 攝影記者還為兩位老戰友拍攝瞭合影照片,氣氛十分融洽。
  然而,令王必成沒有想到的是,沒過多久, 文革 造成的同志之間誤解的風波又起。
  1984年1月10日,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華東組在南京舉行第一次會議,學習、貫徹中共第十二屆二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整黨的決定》。會上,許世友發言,講著講著,突然話鋒一轉: 軍區有三個老紅軍,他們都是過草地的,文化大革命中造反奪權,至今沒有交待。 一言既出,滿座皆驚。大傢一聽,即明白這指的是南京軍區原副司令員王必成、林維先和副政治委員鮑先志。
  王必成作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也是這次會議的與會者。聽瞭許世友的講話,一點兒思想準備也沒有的王必成,本想講話反駁幾句,一看時間已是下午4時多瞭,便寫瞭個條子給參加這次會議的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秘書長榮高棠,請他轉給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和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表明自己不同意許世友的發言,但因時間關系,為瞭顧全大局,保留個人意見,不作發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