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映霞

人物簡介  當年的 杭州第一美人 曾是大才子鬱達夫的夫人,後與軍統大特務戴笠有染而離婚,後來又嫁給瞭鐘賢道,兩次婚姻都轟動全城。對王映霞來說,鬱達夫和鐘賢道是她生命中兩個重要的男人,前者讓她眾人皆知,後者給她帶來後半生安寧。2000年,王映霞逝世,享年92歲,與鐘賢道合葬南山公墓。

生平經歷
  1942年,在重慶百齡餐廳,王映霞與時任重慶華中航運局經理的鐘賢道結為連理。婚禮極為排場,賀客盈門,宴賓三日,王瑩、胡蝶、金山這些當時的大明星也前去赴宴。章克標所著《文苑草木》說: 他們的婚禮是十分體面富麗的。據說重慶的中央電影制片廠還為他們拍攝瞭新聞紀錄片。他們在上海、杭州各報上登載瞭大幅的結婚廣告,而且介紹人還是著名外交界名人王正廷,可見這個結婚的規格之高,怎樣闊綽。 山城重慶為之轟動,有說法稱: 鐘賢道拐瞭個大美人!
  在她之前,她生命中至關重要的這兩個男人都早已逝去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時,鬱達夫在蘇門答臘島被日本憲兵殺害,終年49歲。
  1980年,與王映霞過瞭38年平靜婚姻生活後,鐘賢道病逝於上海,終年72歲。
  2000年,王映霞病逝於杭州,終年92歲。與鐘賢道合葬於杭州南山公墓。
  1923年考入浙江女子師范學校。杭州女師人才輩出,王映霞是她們中的一位佼佼者。王映霞始知魯迅、郭沫若,後來才知道鬱達夫,對鬱的文才十分傾倒。一次偶識,鬱達夫深深迷戀瞭這位青春美麗的才女。經不住他的苦苦追求,於1928年兩人結為伉儷,歷12年風雨,最終於1940 年正式離婚。從相識相愛,到最終分手,王映霞與鬱達夫的這段愛情糾葛曾在文壇上紛紛揚揚掀起過不小的風波,因而他們之間的這段交往,這段生活歷程和情感歷程也就是當時社會生活的一種真實而細致的再現瞭。
  面對追求
  王映霞是有猶豫的。面對他一封封密集的情書,她想和旁的男人結婚。他的狀況
  畢竟十分復雜。鬱達夫的文字在這一時,頗為魅力光彩。他寫給她的信中竟如此說: 我也不願意打散這件喜事。可是王女士,人生隻有一次婚姻,結婚與情愛,有微妙的關系,但你須想想當你結婚年餘之後,就不得不日日作傢庭的主婦,或拖瞭小孩,袒胸露乳等情形,我想你必能決定你現在所考慮的路。你情願做傢庭的奴隸嗎?還是情願做一個自由的女王?你的生活盡可以獨立,你的自由,絕不應該就這樣的輕輕放棄… …
  鬱達夫的這封信,明眼人一看就有很多處不成立。誰說人生隻有一次婚姻呢,他想和王映霞在一起,不就預謀著第二次婚姻?哪個女人遲早不都要結婚?結婚後誰又能保證自己沒有婦人相,一輩子不拖兒滿臉炊煙?
  但鬱達夫的話真起瞭作用。與其說起瞭作用,不如說王映霞對他的愛,讓她相信瞭這些善意的假話。他離婚,她投於他的懷抱,兩人從熱戀到結婚,速度很快。
  美人才子的結合,在文壇上還是被傳成佳話的。孫荃變成一個恍惚的背景,一切都可忽略不計。王映霞對鬱達夫也無盡地滿意,甚至還在自傳裡寫:每月開支為銀洋200元,折合白米二十多石,可說是中等以上傢庭瞭。其中100元用之於吃。物價便宜,銀洋1元可以買一隻大甲魚,也可以買60個雞蛋,我傢比魯迅傢吃得好。
  情變
  溫飽之後,欲望便過盛起來。他們的情變,也是因為這個。鬱達夫懷疑王映霞與浙江省教育廳長許紹棣有染,而寫現代愛情詩的汪靜之則在遺作《王映霞的一個秘密》中,說鬱、王離婚的主要原因是王映霞與戴笠關系曖昧。總之是王映霞那邊出現火燒雲,鬱達夫不撲火,還拚命扇火。大吵之後,王映霞出走。他在《大公報》上登 尋人啟事 ,更讓王映霞下不瞭臺。後雖經朋友努力撮合,兩人勉強復合,但彼此心中都留下傷口。沒等復原,鬱達夫又在出版的《毀傢詩紀》中,自暴傢醜,包括談及王映霞的紅杏出墻。這之後,王映霞就再也不想維系本已平淡的婚姻。想鬱達夫費盡辛苦追得美人,還不一樣與他炊煙來去,帶著孩子。他也並沒有把她變成一個神話。婚姻在經過12年後,總會無比乏味。婚外的曖昧之情難免,關鍵是看你想要什麼。王映霞本不想放棄這段婚姻的,她也嘗試過努力去維系,跑到印尼的荒島上執教,終無法忍受那裡的貧瘠,隻待瞭一個學期。離婚後,王映霞已34歲。最好的年華都給瞭鬱達夫,如今又不願以 鬱達夫棄婦 的形象示眾,隻好用力打扮自己。竟也還是美的,交際場上左右逢源,出盡風頭。有戴笠撐腰,王映霞是沒人敢招惹的。她像是回到另一個自由王國,成為自己的主人。那邊的鬱達夫還是想念她的。後悔過,心疼過,給她寫信, 愁聽燈前兒輩語,阿娘真個幾時歸。 但這回,這個阿娘是鐵定心思不會回頭瞭,就是孩子的呼喚也不能。而且,她結瞭婚。在戴笠死後,她安於自己的丈夫,生下一子一女,與丈夫在蕪湖過起樸實無華的生活。這樣的生活她直到最後都是滿意的,稱之為這段婚姻讓她結束漂泊的生活。王映霞晚年回憶稱: 如果沒有前一個他(鬱達夫),也許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沒有人會對我的生活感興趣;如果沒有後一個他(鐘賢道),我的後半生也許仍漂泊不定。歷史長河的流逝,淌平瞭我心頭的愛和恨,留下的隻是深深的懷念。
王映霞生瞭多少孩子
  王映霞一生育子女較多。中國人傳統認為多子多福,王映霞不以為然,曾說: 養那麼多兒子有什麼用。 當然,這也許是句氣話。後半生她與兒子關系最緊密的數鐘嘉陵瞭。嘉陵常接老人去住,他的居住生活條件也較好。1996年,王映霞在深圳致筆者信中屢屢提及 此間生活與上海不可同日而語 , 兒子請個保姆專門照顧我的生活 , 天已入夏,我這裡有空調,不開,我不喜歡這個東西 , 給你看看我的這些照片,都是兒子為我拍的 。洋溢著幸福感。遠在美國的鬱飛,經常打電話問候老人,寄錢寄物;鬱荀父子也曾來看望。
  鐘嘉利是老巴子(最小的),她唯一的女兒,1968年復旦大學畢業後,一直當教師。她是母親晚年的一根拐杖,步移寸隨。暮年的王映霞訪臺,就是她陪伴的。她早就想與母親一道生活,陪她度過晚年。
王映霞的一個秘密
  1990年代初,鬱達夫的生前好友、著名詩人汪靜之撰文透露瞭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文中說王映霞曾經在武漢為戴笠打過胎。
  汪靜之與鬱達夫在1922年夏參加《女神》出版一周年紀念會上一見如故,其妻符竹因乃王映霞在杭州女子師范時的同學,兩傢由此來往密切相交甚篤。據汪靜之回憶,1938年春夏間他與傢人到武昌避難,當時達夫也全傢在武昌,兩傢是近鄰,常相往來。臺兒莊大捷後,鬱達夫隨政府慰勞團到前線勞軍,有一天王映霞對符竹因說: 我肚裡有瞭,抗戰逃難時期走動不便,我到醫院裡請醫生打掉。醫生說: 要你男人一起來,才能把他打掉。男人不同意,我們不能打。 達夫參加慰問團去瞭,要很多天才會回來,太大瞭打起來難些,不如小的時候早打。竹因姐,我要請靜之陪我到醫院去,裝做我的男人,醫生就會替我打掉。請你把男人借我一借。 符竹因聽瞭滿口應承,吩咐汪靜之陪王映霞過江到漢口一傢私人開的小醫院裡作瞭流產手術。過瞭一段時間汪靜之到鬱達夫傢看他回來沒有,王映霞的母親說: 沒有回來。 汪看見鬱達夫與王映霞的長子鬱飛滿臉愁容,就問他為什麼不高興?孩子說昨夜媽媽沒有回來,王映霞的母親也對汪靜之說王映霞昨夜被一輛小轎車接走後至今未回。第二天汪靜之再去探望,卻見王映霞一臉的興奮和幸福,對汪大談戴笠的花園洋房是如何富麗堂皇如何漂亮,流露出非常羨慕向往的神情,汪靜之馬上悟到昨天她夜不歸宿的原因瞭,也聯想到她為什麼要在鬱達夫外出時去打胎。汪靜之在《王映霞的一個秘密》中說: 我當時考慮要不要告訴達夫:照道理不應該隱瞞,應把真相告訴朋友,但又怕達夫一氣之下,聲張出去。戴笠是國民黨的特務頭子,人稱為殺人魔王。如果達夫聲張出去,戴笠決不饒他的命。太危險瞭!這樣考慮之後,我就決定不告訴達夫,也不告訴別人。
  後來汪靜之離開武漢赴廣州,不久鬱達夫也到南洋去瞭,此事便一直埋在汪靜之心底,直到汪偶然看到王映霞指責鬱達夫的兩篇回憶文章。出於替鬱達夫辯護的目的,汪靜之才撰文回顧瞭幾十年前的這段往事,該文現保存於上海魯迅博物館。汪靜之與鬱達夫夫婦同為好友且從無罅隙,兼之鬱達夫生前對戴笠的懷疑,汪的回憶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王映霞鬱達夫為什麼離婚
  他們之間感情的破口終於被一點點撕開。有一陣鬱達夫受邀請去福建教書,於是,王映霞與另外一個男人 浙江省的教育廳長許紹棣之間發生瞭曖昧。這個事情越傳越開,鬱達夫一開始不願相信,可當他拿到王與許之間的情書時,完全失態瞭,當著好朋友的面大喊大叫: 萬萬想不到她會這樣不要臉! 一邊喊一邊嚎啕大哭。最後鬱達夫讓王選擇,到底跟許走,還是跟他去南洋。這個時候,許紹棣可能不想攪進去太深,自己倒退縮瞭。
  可接下來的風波,將兩人的婚姻推向破滅。1939年3月間,鬱達夫把以往兩年所寫的詩詞加註編成《毀傢詩紀》,在《大風旬刊》30期周年紀念特大號上發表,寫的東西竟然把王映霞 背夫偷情 的種種事態,赤裸裸地公佈出來。王映霞立即以書信體裁寫給鬱達夫一封長信,在《大風旬刊》第34期發表,其中有雲: 為瞭孩子,為瞭12年前的諾言,為瞭不願使你聲名狼藉,才勉強維持這個傢的殘局,把你的一切醜行都淹沒下去,然而你卻是一個欺善怕惡、得寸進尺的人,在忍無可忍的狀況下,隻好把你那顆蒙瞭人皮的獸心揭穿瞭。
  他們結婚12年之後終於以離婚收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