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甫仁

人物簡介  譚甫仁別名譚正古,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參加過南昌起義、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擔任過昆明軍區政治委員、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九屆中央委員等職位。譚甫仁將軍一生戎馬,沒想到最終於1970年被反革命分子槍殺,實在令人扼腕。譚甫仁和夫人被槍殺並非個人恩怨而是階級矛盾,是在讓人嘆息。

人物生平
  譚甫仁,廣東韶關仁化人。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1910年4月1日生於廣東仁化城口。1927年參加農民協會,隨廣東農民自衛軍參加南昌起義部隊。1928年1月參加工農革命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紅4軍士兵委員會幹事、紅12軍36師108團政治委員,紅1軍團1師政治部組織科科長,參加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鬥爭和中央蘇區歷次反 圍剿 。1933年入紅軍大學學習。1934年任紅軍總政治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參加長征。後任紅軍陜甘支隊第2縱隊12大隊政治處主任。到陜北後任紅15軍團75師225團政治處主任,第75師、78師政治部主任,參加東征、西征戰役。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15師343旅687團政治處主任,參加平型關戰鬥。後任第344旅政治部副主任,八路軍野戰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晉冀豫軍區獨立遊擊支隊政治委員。1940年隨部隊挺進冀魯豫邊區,任新編3旅政治委員、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1941年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抗日戰爭勝利後赴東北,任東北民主聯軍吉林軍區舒蘭分區政治委員、第23旅政治委員、東滿軍區政治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第7縱隊副政治委員。參加瞭遼沈、平津、廣東等戰役。1950年4月起任第四野戰軍44軍政治委員,廣西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三政治委員,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二政治委員,人民解放軍工程兵政治委員,昆明軍區政治委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是中共第九屆中央委員。1970年12月17日在昆明遭反革命分子槍殺,享年60歲。
  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
  1928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第十二軍團政委。
  1929年任紅四軍第三十一團一營黨委幹事。
  1930年任紅十二軍一O三團連政治委員,同年冬任第三十六師第一O八團政治委員。
  1933年入瑞金紅軍大學學習。後任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組織科科長、第十五軍團師政委部主任。參加瞭中央蘇區反 圍剿 和長征。後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團政治處主任、旅遊政治部副主任,第二縱隊旅政委,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參加瞭平型關戰鬥。
  1934年9月任軍委總政治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10月參加中央紅軍二萬五千裡長征。
  1935年9月任紅軍陜甘支隊第二縱隊第十二大隊政治處主任。
  1936年春任紅十五軍團第七十八師政治部主任,不久改任第七十五師政治部主任,參加瞭東征、西征戰役。
  1937年初任紅十五軍團第七十三師政治部主任。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六八七團政治處主任兼靈邱縣縣長、第六八七團政治委員、旅政治部副主任,第三四四旅政治部主任、八路軍野戰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部長,晉東南遊擊支隊政治委員、一一五師三四三旅政治委員,八路軍一二九師第二縱隊新編第三旅政治委員,一一五師教導第七旅政治委員。
  1940年7月擔任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率部參加開辟、發展冀魯豫邊抗日根據地,堅持艱苦的敵後遊擊戰爭。曾入延安中央黨校學習。解放戰爭時期,歷任吉林軍區舒蘭軍分區政治委員、右路總隊政治委員,東滿軍區政治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副政治委員,第四野戰軍第四十四軍副政治委員等職。率部參加解放東北和進軍中南的多次戰役戰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五兵團第四十四軍政治委員,廣西軍區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第三政治委員,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二政治委員,最高人民法院軍事審判庭庭長,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兵政治委員,昆明軍區政治委員兼雲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等職。
  1941年入延安中央黨校學習。
  1946年後,任東滿軍區政治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縱隊副政委。參加瞭遼沈、平津、廣東等戰役。建國後,歷任軍政委,廣西軍區副政委、政委,武漢軍區副政委、政委,工程兵政委,昆明軍區政委。是中共第九屆中央委員。
  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70年12月17日凌晨5時,譚甫仁夫婦在昆明軍區大院的居所內被軍區保衛部剛提拔不久的副科長王自正槍殺。
  1910年4月1日生於廣東省仁化縣城口鎮一個貧苦農民傢庭。6歲入私塾,9歲起就讀於仁化縣立第四高小。1926年高小畢業時正置國共合作的北伐戰爭開始,仁化地區工農運動蓬勃興起,遂投身傢鄉革命鬥爭,任區農民協會秘書,負責宣傳工作。同年11月,入廣東省農協在韶關創辦的江北農軍學校,畢業後返回傢鄉繼續從事農民運動。1927年四一二政變後,隨江北農軍北上武漢,7月移師南昌編入國民革命軍第20軍賀龍部,參加瞭八一南昌起義。起義軍南下時,他與主力部隊失掉聯系,在尋找部隊時誤入江西國民黨軍第27師,被編在該師第79團1營當兵。1928年1月,隨軍 進剿 井岡山,在新城戰鬥中被俘,參加工農革命軍第4軍(後改稱紅4軍)。同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任紅4軍士兵委員會幹事,紅12軍連政治指導員、第36師108團政治委員,紅1軍團第1師政治部組織科科長,參加瞭南雄水口等戰役和中央蘇區歷次反 圍剿 。1934年奉調紅軍總政治部組織部,任組織科科長。長征中任陜甘支隊第2縱隊12大隊政治處主任。到陜北後任紅15軍團225團政治處主任,第75、78師政治部主任,參加瞭東征、西征和山城堡戰役。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15師343旅687團政治處主任,參加平型關戰鬥後調任第344旅政治部副主任,八路軍野戰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1939年任晉冀豫軍區獨立遊擊支隊政治委員。翌年隨部隊挺進冀魯豫邊區,任新編3旅政治委員、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1941年赴延安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抗戰勝利後赴東北,任東北民主聯軍吉遼(東滿)軍區舒蘭分區政治委員、第23旅政治委員,與旅長賀慶積指揮部隊積極開展剿匪作戰和根據地建設,很快在舒蘭地區站穩腳跟。1946年4月,任吉遼軍區第3路東北縱隊政治委員,會同司令員曹裡懷統一指揮第23旅等部6000餘人在兄弟部隊配合下攻占長春,任長春衛戍部隊東分區政治委員。四平保衛戰後,奉命率部撤離長春,任吉林軍區政治部主任。1948年4月起調任東北野戰軍第7縱隊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參加遼沈戰役。同年11月,第7縱隊改稱人民解放軍第44軍,任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隨後參加瞭平津、湘贛、廣東等戰役。1950年4月升任第44軍政治委員,參與指揮解放萬山群島。1952年4月起任廣西軍區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第三政治委員,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二政治委員,人民解放軍軍事法院院長,工程兵政治委員,昆明軍區政治委員。
譚甫仁警衛與保姆處理
  凌晨5時許,軍區大院裡絕對安靜。這槍聲是驚天動地的。手槍既已摳動,兇手接下來顯然是準備逃走的。那一晚,譚甫仁住在旁邊另一間屋裡,聽見槍聲,便往外跑,急呼警衛員。事實上,槍聲已經響過,寧靜已經打破。如果譚甫仁當時閉門不出,對方是不會,也不可能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搜尋的。譚的自動現身,定然讓兇手喜出望外瞭。王自正立即跟上,在譚甫仁身後緊追不舍。出生入死的將軍在和平年代過得太久,已經忘記武器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已經沒有隨身佩槍的習慣,已經本能地把警衛員視為可靠的盾牌,所以他直奔附屬平房敲打警衛員的房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警衛員的門偏偏不開!
  譚甫仁的這兩個警衛員為何都不開門呢?這正如周總理所說,因為他們都是 建國以來最糟糕的警衛人員 。
  警衛員都是18歲的小夥子,莫非他們瞌睡太大?可問題是:槍聲已經響瞭,而且首長已把門敲得山響,瞌睡再大也不至不被吵醒吧?
  真相是:其中一個警衛員嚇得不敢出來。案發後對該警衛員進行瞭審查,他說他當時確實已經醒瞭,而且他確實也聽見瞭槍聲 正是因為聽見瞭槍響,他害怕瞭。他說,這些年沒仗打,當和平兵,聽見動瞭真傢夥就嚇得全身發抖,兩條腿直往一隻褲筒裡塞。另一個警衛員則是做瞭非常荒唐的事情:當時他正和一個比他大30歲的保姆在一間屋裡姘居。房門 砰砰 山響,他以為有人捉奸呢 那年月通奸的事,罪名可大著呢,他不敢開門。
譚甫仁死亡真相
  譚甫仁的死亡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第一位高級將領被殺害的事情,在譚甫仁死亡之後,開展瞭嚴密的偵破,誰都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一個身經百戰的高級將領會樹立起敵人,而且還竟讓自己付出瞭寶貴的生命,在時間逐漸推移,在經過瞭長久的偵破之後案情才慢慢浮現在瞭大傢的面前。
  在案件發生之後,周恩來第一站出來說話,說明案子很可能是內部人員做的的,並且展開瞭地毯式的搜查,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並且成立瞭專案小組。隨著調查的深入,最後發現,在軍區保衛處丟失瞭兩把槍,而接下來就是強制的清查,最後經過盤問發現,是一個可疑自由出入軍區大院的軍人,最終將目標選在瞭欠軍區保衛科的王自正。
  在找到嫌疑人之後,並沒有從嫌疑犯獲得蛛絲馬跡的信息,因為嫌疑人王自正當場自盡,從他的筆記本中可疑看出,他對軍區的隔離審查處理方式非常的不滿意。在筆記本中也標記出瞭幾個要暗殺的任務,但是最終選中譚甫仁是因為此人影響最大。從這些也可以知道,譚甫仁死亡真相,並不是因為個人之間的恩恩怨怨,而完全是因為階級上的恩怨造成的。
譚甫仁子女
  譚甫仁夫婦有一個兒子叫做譚一兵,譚一兵出生在1946年,是廣東韶關仁化城口鎮人。譚一兵在1968年加入人民解放軍,兩年後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擔任瞭陸軍14軍政治部保衛處幹事、武漢軍區司令部政治部保衛處幹事以及處長、廣州軍區政治部保衛處處長和動員部部長等職務。譚一兵在1988年被授予瞭上校軍銜,1992年又再次升為大校軍銜,如今譚一兵是湖南省軍區副司令員,並在2003年晉升為少將軍銜。
評價
  譚甫仁是仁化人民開展革命鬥爭以來資歷最深、軍銜最高的一位領導人。他參加 八一 南昌起義後,上井岡山一直跟隨毛澤東同志幹革命,先後參加過黃洋界保衛戰、一至五次反 圍剿 、二萬五千裡長征、東征和西征、平型關戰役、抗日戰爭、解放東北戰鬥、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及解放廣東、萬山群島等戰役。在錯綜復雜和極其艱難惡劣的環境中,奮不顧身,英勇善戰,屢立戰功。
  譚甫仁早年參加革命,長期、艱苦的革命鬥爭,培養瞭他許多優秀品質。在工作上,他認真負責,刻苦積極。經常是白天開會,晚上批閱文件,直至深夜,甚至通宵達旦。1967年,他任中央辦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辦公室主任期間,由於情況復雜,學習班駐地分散,他不分晝夜地奔走於各個駐地,工作非常勞累。在此期間,他做瞭大量的保護老同志的工作。
  譚甫仁艱苦樸素、廉潔奉公的思想品德,也給人留下瞭深刻的印象。1970年雲南生產瞭第一批黑白電視機,廠裡決定送給省核心小組成員每人1臺。譚傢那時也沒有電視機,但譚甫仁嚴令工作人員把已安裝好的電視機退回。 九大 期間,昆明煙廠向大會送瞭一箱特制的雲煙。中央不收,帶回昆明。有人主張將這箱分給一些領導同志,譚甫仁堅持把香煙退回煙廠。像這樣廉潔奉公的事例不勝枚舉。
  譚甫仁為人忠厚,胸懷寬廣,剛直不阿,光明磊落。他的一生是清白的一生,革命的一生。
  譚甫仁犯下的最大錯誤、甚至是罪行是昆明滇池的填湖造田運動,被填的面積達數十萬畝,既不能生長糧食,也斷瞭滇池的自身潔凈功能系統。為子孫後代所唾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