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玠

人物簡介  衛玠是我國晉朝玄學傢、官員,被稱為中國古代四大美男之一,衛玠是魏晉之際著名清談名士和玄學傢,官至太子洗馬。衛玠年僅27歲就死瞭,葬於國都建康南部的新亭,關於他的死因還有 看殺衛玠 的典故。

人物生平
  少有盛名
  衛玠五歲時神態異於常人,他的祖父衛瓘說衛玠與眾不同,隻是自己年紀大瞭,看不到他長大成人的那一天。衛玠年少時乘坐羊車到街市去,看到他的人都以為是玉人,人們都去觀看他。驃騎將軍王濟是衛玠的舅舅,英俊豪爽有風度姿容,每次見到衛玠,就嘆息說珠玉在身旁,就覺得自己形貌醜陋。又曾對別人說,與衛玠一同出遊,就像有光亮的珠子在旁邊,光彩照人。
  衛玠長大後,好談玄理。其後多病體弱,他的母親王氏常不讓他多說話。遇到有好日子,親友有時請他說幾句,沒有不贊嘆的,認為他說到瞭精微之處。瑯邪人王澄有名望,很少推崇別人,每當聽到衛玠的言論,就嘆息傾倒。為此當時的人說: 衛玠談道,王澄傾倒。 王澄與王玄、王濟都有盛名,都在衛玠之下,世人說: 王傢三子,不如衛傢一兒 。衛玠的嶽父樂廣全國聞名,評論的人認為 嶽父像冰一般清明,女婿像玉一樣光潤 。
  因亂遷居
  後來,朝廷多次征召衛玠入朝為官,征召的命令到來,衛玠都不赴任。很久以後,擔任太傅西閣祭酒、太子洗馬。衛玠的兄長衛璪擔任散騎侍郎,在宮內侍奉晉懷帝司馬熾。
  永嘉四年(310年),當時中原戰亂漸起,衛玠因天下大亂,打算搬傢到南方,他母親王氏說她不能舍下你哥哥衛璪離開。衛玠把道理講得深透,為瞭門戶大計,王氏流著淚答應瞭他。衛玠臨別前,對兄長衛璪說: 恭敬父、師、君的道義,是人們所看重的。如今可以說是獻身事君,哥哥自勉。 於是護送母親搬到江夏(今湖北武漢)居住。
  正始之音
  衛玠的妻子樂氏很早去世,征南將軍山簡見到衛玠,很是器重欽佩他。山簡說: 過去戴叔鸞嫁女,隻嫁給賢人,不問地位貴賤,何況衛氏是權貴門戶有名的人呢! 於是把女兒嫁給衛玠。接著衛玠進入豫章(今江西南昌)。當時大將軍王敦鎮守豫章,長史謝鯤先前就一直尊重衛玠,相見後很高興,交談瞭一整天。王敦對謝鯤說: 過去王弼在朝中的談吐像金聲,此人在江表的言論如玉振,精微言論,斷絕瞭又續接。沒想到永嘉末年,又聽到正始年間的聲音,何晏如果還在,一定傾倒。 衛玠經常認為人無完人,可以寬恕;不是故意冒犯,可以按情理處理,因而終身看不到他喜怒的容顏。
  受士器重
  衛玠因王敦豪爽不合群,好居人上,恐怕不是國傢的忠臣,於是謀求到建鄴(今江蘇南京)。京師的人聽說其姿容,看他的人擠成人墻。衛玠因勞累成疾而加重病情,於永嘉六年(312年)去世,時年二十七歲,當時的人都說衛玠是被看死的。衛玠死後葬在南昌。衛玠死時謝鯤哭他很悲痛,有人問他為何如此悲傷,謝鯤回答說棟梁斷瞭,因而悲哀。咸和年間(326年―334年),衛玠改葬於江寧(今南京)。丞相王導告論說: 衛洗馬確實該改葬。此人是風流名士,海內仰望,可以準備薄祭,來勉勵舊日好友。 後來劉惔、謝尚共同議論朝中人士,有人問杜乂可以和衛玠相比嗎?謝尚說他們二人怎能相比,他們之間的差距容得下幾個人。劉恢又說杜乂是貌清,衛玠是神清。衛玠就是這樣受到有識之士的器重。當時中興名士,隻有王承和衛玠為當時第一。
衛玠容貌復原圖
  衛玠最為古代的四大美男之一,司馬光《資治通鑒》: 美風神,善清談;常以為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幹,可以理遣,故終身不見喜慍之色。 足見衛玠的個人魅力。
  衛玠皮膚白皙,晶瑩剔透,如白玉雕的塑像。他和潘嶽一樣,坐著羊車到街市上去,路過的人都覺得他太帥瞭,以為是玉人,爭著擠著觀看他。衛玠五歲時神態異於常人,衛玠年少時乘坐羊車到街市去,看到他的人都以為是玉人,人們都去觀看他。驃騎將軍王濟是衛玠的舅舅,英俊豪爽有風度姿容,每次見到衛玠,就嘆息說珠玉在身旁,就覺得自己形貌醜陋。又曾對別人說,與衛玠一同出遊,就像有光亮的珠子在旁邊,光彩照人。於是,傢裡的人都願意帶著衛玠出去,因為衛玠實在是長得太美瞭,美得不可方物,高潔雅致,衛玠因為美貌而越來越為人所熟知。
衛玠是怎麼死的
  看殺衛玠
  衛玠從豫章郡到京都(今南京)時,人們早已聽到他的名聲,出來看他的人圍得像一堵墻。衛玠本來就有虛弱的病,身體受不瞭勞累,最終形成重病而死。當時的人說是看死瞭衛玠。此即成語 看殺衛玠 的典故出處。
  清談而死
  衛玠避亂渡江之初,去拜見大將軍王敦。由於夜坐清談,王敦便邀來謝幼輿。見到謝幼輿,非常喜歡他,再也不理會王敦,兩人便一直清談到第二天早晨,王敦整夜也插不上嘴,其向來體質虛弱,常常被他母親管束住,不讓他多談論;這一夜突然感到疲乏,從此病情加重,最終去世。
  思夢患病
  衛玠幼年時,詢問尚書令樂廣人為什麼會做夢,樂廣說是因為心有所想。衛玠說: 身體和精神都不曾接觸過的卻在夢裡出現,這哪裡是心有所想呢? 樂廣說: 是沿襲做過的事。人們不曾夢見坐車進老鼠洞,或者搗碎薑蒜去喂鐵杵,這都是因為沒有這些想法,沒有這些可模仿的先例。 衛玠便思索沿襲問題,成天思索也得不出答案,最終想得生瞭病。樂廣聽說後,特意坐車去給他分析這個問題。衛玠的病有瞭起色以後,樂廣感慨他說: 這孩子心裡一定不會得無法醫治的病!
歷史評價
  衛瓘: 此兒有異於眾,顧吾年老,不見其成長耳!
  樂廣: 此兒胸中當必無膏盲之疾!
  王濟:① 珠玉在側,覺我形穢。 ;② 與玠同遊,冏若明珠之在側,朗然照人。
  王敦: 此子復玉振於江表,微言之緒,絕而復續。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何平叔若在,當復絕倒。
  王導:① 居然有贏形,雖復終日調暢,若不堪羅綺。 ;② 此君風流名士,海內所瞻,可修薄祭,以敦舊好。
  謝尚: 安得相比,其間可容數人。
  劉惔: 杜乂膚清,叔寶神清。
  房玄齡等《晉書》: 風神秀異。
  司馬光《資治通鑒》: 美風神,善清談;常以為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幹,可以理遣,故終身不見喜慍之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