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同龢

人物簡介  翁同龢是晚清著名政治傢、書法傢,曾擔任過同治皇帝和光緒皇帝的老師,歷任戶部、工部尚書、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等職位。翁同龢代表作有《瓶廬詩稿》《翁文恭公日記》等,他工詩,間作畫,尤以書法名世,博采眾長形成自己的獨特書風,成為晚清頗具影響的書法傢。甲午戰敗後,翁同龢被革職,於1904年去世,追謚文恭。

人物生平
  學優則仕
  清道光十年四月二十七日(1830年5月19日),翁同龢出生在北京城內石駙馬大街羅圈胡同寓所。四歲時隨祖母張太夫人及母親許氏由京師回到故鄉常熟。翁同龢自幼稟性好學,通讀《四書》《五經》,並以優異成績考入常熟縣學遊文書院。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應院試考中秀才。
  咸豐二年(1852年),應順天鄉試中。
  咸豐六年(1856年),殿試一甲一名,考中狀元,授修撰。
  咸豐七年(1857年),被授予修撰,供職翰林院。以後被咸豐帝破格擢為鄉試副考官,先後典試陜西、山西。
  咸豐八年(1858年),典試陜甘,旋授陜西學政,後因病請回京城。
  咸豐九年(1859年)一月,返京調養。二月,翁同龢從陜西起程回京。三月底,回到瞭北京。
  同治元年(1862年),擢升為贊善。典試山西。父去世回去守孝,期滿,轉任中允。授命在弘德殿行走,五日一進講,於簾前說《治平寶鑒》,得到兩宮皇太後嘉獎。累遷任內閣學士。母去世後,守孝期滿,繼續擔任以往官職。同龢居講席,每以憂勤惕厲,啟沃聖心。當八年武英殿之災也,恭錄康熙、嘉慶兩次遇災修省聖訓進禦,疏言: 變不虛生,遇災而懼。宜停不急之工,惜無名之費。開直臣忠諫之路,杜小人幸進之門。 上覽奏動容。又圓明園方興工,商人李光昭蒙報木價,為李鴻章所劾論罪。廷臣多執此入諫,恭親王等尤力諍,上不懌。同龢面陳江南輿論,中外人心惶惑,請聖意先定,待時興修。乃議定停園工,並有停工程、罷浮費、求直言之諭。
  兩朝帝師
  同治四年(1865年),翁同龢奉旨在弘德殿行走,授讀同治帝。
  光緒元年(1875年),任刑部右侍郎。
  光緒二年(1876年)四月,皇上在毓慶宮致力於學,命授讀,再辭,不允。隨即遷任戶部,充經筵講官,晉都察院左都禦史。遷刑部尚書,調工部。
  光緒五年(1879年),雲南巡撫杜瑞聯就雲南非法軍費報銷一事,派崔尊彝和潘英章二人攜巨款赴京打通關節。崔、潘二人進京後在軍機處、戶部四處活動,最後以向軍機大臣周瑞清、王文韶、景廉和戶部經辦司員、書吏行賄8萬兩為條件,瞭結此項報銷。
  光緒六年(1880年),廷臣爭俄約久不決,懿旨派惇親王、醇親王及同龢與潘祖廕每日在南書房看摺件電報,擬片進呈取進止,至俄約改定始止。
  任軍機大臣
  光緒八年(1882)十月,廷命翁同龢在軍機大臣上行走,翁同龢第一次出任軍機大臣。翁同龢此次出任軍機大臣,主要參與瞭兩項重大政治活動。一是參與處理雲南軍費報銷舞弊案;二是參與中法越南交涉事宜。翁同龢因曾國藩及李鴻章曾經檢舉其兄,因而終身與李鴻章有私怨。任戶部尚書期間,處處刁難北洋水師。
  光緒十年(1884年),法越事起,翁同龢主張一面進兵,一面與議,庶有所備。又言劉永福不足恃,非增重兵出關不可。旋與軍機王大臣同罷,仍直毓慶宮。前後充會試總裁、順天鄉試考官,兩蒙賜 壽 ,加太子太保,賜雙眼花翎、紫韁。嘗請假修墓,傳旨海上風險,命馳驛回京,恩眷甚篤。
  光緒十六年(1890年),戶部上奏,以海軍規模已具和國傢度支艱難為由,請求暫停海軍向國外購買軍火,致使北洋海軍的發展就此停滯,落於世界之後。當時有一副譏諷對聯描寫二人: 宰相合肥天下瘦,司農常熟世間荒。 上聯 合肥 指安徽合肥的李鴻章,下聯 常熟 即江蘇常熟的翁同龢。李翁二人的恩怨直接導致日後中日甲午戰爭北洋艦隊的失利,當時英國人建議中國: 必添購快船兩艘,方能備日制勝 ,未料翁同龢不斷拖延,兩艘快船為日本購去,新日艦速度快、炮門多,其中一艘日艦 吉野號 成為甲午戰爭中擊沉中國艦隊最多的船艦。
  光緒二十年(1894年),翁同龢再任軍機大臣,深得光緒帝信任。在甲午戰爭中,堅決主戰。次年,清軍戰敗,中日和議期間,翁同龢與李鴻藻極力反對割地,指出: 寧增賠款,必不可割地。 又聯合俄、英、德三國謀阻割地,最終情勢無法挽回。次年,兼任總理各國事務大臣。
  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以協辦大學士,兼任戶部尚書。
  革職去世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皇上開始召用主事康有為,議行新政。四月,朱諭且每於召對時諮詢事件,任意可否,喜怒見於詞色, 八月,發動政變,太後復訓政。十月,又奉朱諭,革職,永不敘用。
  光緒三十年(1904年),卒於傢,年享七十有五。宣統元年(1909年),詔復原官,後追謚文恭。
光緒為什麼恨翁同龢
  甲午戰前,翁某居然是堅定的主戰派,為的卻是報私仇。翁同龢的哥哥曾經被李鴻章彈劾罷官,翁父一氣去世,父兄之仇翁同龢一直記著。明知勝率甚小,非要讓李去打。清人王伯恭筆記記錄拜訪翁的情景, 翁同龢說: 我正想讓他到戰場上試一試,看他到底是騾子還是馬,將來就有整頓他的餘地瞭! (《蜷廬隨筆》)光緒二十年,甲午,李的海陸軍相繼戰敗後,翁同龢還在那裡清談,一會促成光緒責罰李氏,一會說不能讓李聯俄抗日,一會拒絕英法調停,一會說要 調東三省兵,建大糧臺,派大員大將 ,一會說這個和約不能簽,一會說不能割地。完全空談!是誰劃掉瞭北洋的開花炮彈、速射炮、高速艦?是誰幹掉瞭帝國最精銳的北洋?是誰幹掉瞭大清最優秀的海陸軍將領?又是誰去簽瞭馬關條約?可憐,大清的股肱之臣以及臺灣就這樣被忽悠沒有瞭。
  四年之後,光緒二十四年,歷史終於還李鴻章一個公道。戊戌變法前,雖然康有為系翁保薦而來,但光緒仍親自下旨讓翁開缺回籍(攆滾蛋)。百日維新失敗後,光緒帝(慈禧)下旨 翁同龢授讀以來,輔導無方,往往巧藉事端,刺探朕意。至甲午年中東之役,信口侈陳,任意慫恿。辦理諸務,種種乖謬,以致不可收拾。今春力陳變法,濫保非人,罪無可逭。事後追維,深堪痛恨!前令其開缺回籍,實不足以蔽辜,翁同龢著革職,永不敘用,交地方官嚴加管束。
  光緒和慈禧終於看清瞭翁就是一個沽名釣譽的偽君子,隻謀私利的專權者,厭惡極瞭他。這樣的人今天仍很常見:表面大義凜然,口若懸河,以正義的名義以愛國的冠冕四處攻訐。實則攪局,一切以私利為出發點,而又無半點真實之本領。無怪,翁為官四十年幾乎沒有一個朋友!
翁同龢和李鴻章
  在歷史上關於他們兩個人的恩怨有很多的說法,最多的就是在甲午中日戰爭爆發之前,他倆的對待戰爭的區別是:翁同龢表示主張預籌戰備,來預防不測;但是李鴻章則認為有萬國公法的制約,日本不敢輕易挑起戰端;戰爭初始,翁同龢傾向於主要戰鬥力,而李鴻章則希望通過調停的方式來平復戰亂;在黃海大戰後,李鴻章仍舊相信俄國能夠保護朝鮮,翁同龢卻持有懷疑的態度,認為而過恐怕不會那麼好心。由此可以看出,他們兩的政治意見不同後來在甲午中日戰爭結束後,有諸多的大臣上走彈劾李鴻章,翁同龢卻站出來幫他說話;後又有官員準備罷免瞭李鴻章的官職,翁同龢同樣站出來替他說好話,認為李鴻章在戰爭上的戰術是別人不能代替的。由此可見,他們的關系並非傳言上的水火不容,隻是部分意見不同罷瞭。
翁同龢墓
  西郊約7公裡之虞山鵓鴿峰山麓,與其父翁心存墓毗鄰。有羅城、墓塚、拜臺、墓道,塚後豎石灰石碑一通,高132.5厘米,寬48厘米,厚10.5厘米,鐫刻 乙山辛向兼卯酉三分 , 皇清誥授光祿大夫特謚文恭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曾祖考叔平公,誥封一品夫人曾祖妣湯夫人誥封淑人庶曾祖母陸淑人之墓 , 曾孫翁之廉、之循敬立。 1949年後屢修。其墓坐北面南,墓道曲折向南,長約65米,道口沿山前公路架1984年重建單間沖天式花崗石坊一座,額鐫 翁氏新阡 。墓城四周喬松檜柏挺秀,風景極佳,環山公路南側有翁氏祠堂。1982年3月公佈為江蘇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人物評價
  人民網(《翁同龢:一位清廉的政治傢》):翁同龢是江蘇常熟人,曾擔任晚清同治帝、光緒帝的師傅,主持宮廷教育長達40年,為培養同治、光緒兩帝付出瞭巨大辛勞。他曾兩次擔任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還長期擔任工部、刑部、戶部尚書和都察院左都禦史等重要職務,既管外事,又管內政,無疑是近代中國歷史上的一位權貴人物。但他還是一位清正廉潔、律己愛民、公忠體國的政治傢。無論是在晚清還是在今天,也無論是對他一生持肯定的人還是有所保留的人,對於他為官清廉這一點都是承認的。
  《清史稿 翁同龢傳》:自成一傢,尤為世所宗。
  晚清時期重要的政治傢康有為:中國維新第一導師。
  清末民初歷史地理學傢、金石文字學傢、目錄版本學傢、書法藝術傢、泉幣學傢、藏書傢楊守敬(《學書邇言》):松禪學顏平原(顏真卿),老蒼之至,無一雅筆。同治、光緒間推為第一,洵不誣也。
  晚清官員譚鐘麟:本朝諸名傢,直突平原(顏真卿)之上,與宋四傢馳騁者,南園(錢灃)、道州(何紹基)、常熟(翁同龢)而已。
  上海圖書館歷史文獻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先行:翁同龢是對晚清中國發生過重要影響的人物,長期以來,人們對他與戊戌維新關系的瞭解並不全面。清末從康有為開始就對翁氏早期活動評價不夠準確。其實,翁氏思想在甲午戰爭前後經歷瞭一個巨大的轉變過程。甲午戰爭後日益嚴重的民族危機,促使他走向更張舊制的道路,在戊戌變法中極力拔擢維新派人士。這一轉變,才是歷史的原貌。
  晚晴《外交報》《東方雜志》編輯、《清稗類鈔》作者徐珂:①叔平相國書法不拘一格,為乾嘉以後一人 晚年造詣實遠出覃溪(翁方綱)、南園(錢灃)之上。論國朝書傢,劉石庵(劉墉)外,當無其匹,非過論也。光緒戊戌以後,靜居禪悅,無意求工,而超逸更甚。②晚年造詣實遠出覃溪,南園之上,論國朝書傢劉石庵外,當無其匹,非過論也。
  書法傢沙孟海(《近三百年的書學》):他出世最晚,所以能夠兼收眾長–特別是錢灃的方法–有時還摻入些北碑的體勢。把顏字和北碑打通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