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玉章

人物簡介   延安五老 之一的吳玉章是我國著名革命傢、教育傢,他的一生歷經戊戌變法、辛亥革命、討袁戰爭、北伐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為國傢和民族奉獻一生。吳玉章還是新中國教育的開拓者,他是中國人民大學創始人,他擔任人民大學校長十七年,桃李滿天下,為新中國培養瞭最早的一批政治、經濟、文化建設的人才。

人物生平
  學習成長
  吳玉章,1878年12月30日,出生於四川省自貢市榮縣雙石橋蔡傢堰。自小忠厚篤誠,堅韌沉毅,喜讀史書,學識淵博,有 金玉文章 之譽。清末,1903年東渡日本,入東京成城學校,謀強國之策。接受民主革命思想。
  推翻帝制
  1906年加入同盟會,任評議部評議員。在日八年,革命活動不斷。
  1911年4月革命黨人在廣州黃花崗起義,奉令購運軍火。起義失敗,返川領導保路運動。9月到榮縣,助龍鳴劍、王天傑組織民軍北上會攻成都,親自訓練民團,籌措糧餉,支援前線。民軍揮師回榮,吳玉章不失時機,趙藝西、龍鳴劍等人積極配合,於9月25日宣佈榮縣獨立,在全國率先脫離清王朝建立軍政府。又赴內江,聯絡鄂軍中黨人處死清廷大臣端方,11月26日領導內江獨立。後乘夜赴渝,清除內亂,鞏固瞭蜀軍政府。
  民國初建,代表蜀軍政府赴南京,出任參議院議員、大總統府秘書,助孫中山先生建政。袁世凱篡國,吳玉章參加二次革命,失敗後到法國,在法組建華法教育會,為國培養人才。
  培養人才
  1917年回國,在北京創辦留法儉學預備學校,選送留法學生近兩千人,周恩來、鄧小平、王若飛、陳毅、聶榮臻、趙世炎、蔡和森、張申府等留法學生,都成為中國革命的棟梁。
  五四運動時期,吳玉章接受科學社會主義思想。1922年到1924年任成都高等師范學校(四川大學前身)校長,傳播新文化新思想[2] ,組織馬克思主義團體。
  1923年秋冬,劉伯承一直在成都治傷。困擾著他的不僅是身體的創痛,更多的是對前途的憂慮。當時,吳玉章任成都高等師范學校校長,和惲代英、楊闇公等人創辦《星期日》等刊物,宣揚新文化、新思想,熱情介紹和宣傳馬克思主義,還派人深入到工人、農民中做宣傳和組織工作,在當地具有較大的影響。
  吳玉章深知劉伯承的為人,幾乎每隔三五日就要到他的住處,一面探視病情,一面介紹和宣傳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後來,通過吳玉章的介紹,劉伯承結識瞭楊闇公。在吳玉章、楊闇公二人的影響下,他的思想發生瞭深刻的變化。
  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任南充高中首任校長。奉黨之命從事統戰工作並參加北伐。後參加南昌起義,任革命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大革命失敗,遵黨指示赴蘇聯,在蘇聯東方大學等校學習、任教,出席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世界和平會議。
  抗日戰爭
  1938年回國參加民族抗戰,被選為第一屆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出任延安憲政促進會會長、魯迅藝術學院院長、延安大學校長、邊區政府文化委員會主任,以花甲之齡為國培養各類人才,被尊為延安五老之一。
  1945年抗戰勝利後,任中共代表赴渝出席政協會議。次年兼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為反對內戰、爭取和平民主建國,同反動勢力作堅決鬥爭。
  1948年任華北大學(今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1949年到北京,開國大典。
  1903年吳玉章赴日本留學,進成城學校、岡山第六高等學校,參與同盟會創始活動。 二次革命 失敗後,赴法國進巴黎法科大學學習。與蔡元培、李石曾等建立華法教育會。吳玉章
  1916年吳玉章回國,推動青年留法勤工儉學。
  五四運動時期,吳玉章接受科學社會主義思想。
  1922年到1924年任成都高等師范學校校長。
  1923年秋冬,吳玉章和惲代英、楊闇公等人創辦《星期日》等刊物,宣傳新文化、新思想。
  吳玉章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創辦重慶中法大學。後奉黨之命從事統戰工作參加北伐。南昌起義任革命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大革命失敗,赴蘇聯東方大學等校學習、任教,出席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
  1927年參加八一南昌起義,任革命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後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0年畢業後,曾在海參威遠東工人列寧主義學校、蘇聯科學研究院遠東分院和莫斯科東方大學中國部任職,研究中國文字拼音化方案,一度被派到巴黎主辦《救國時報》。
  1938年吳玉章回國參加民族抗戰,任第一屆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延安憲政促進會會長、魯迅藝術學院院長和延安大學校長、陜甘邊區政府文化委員會主任。
  1940年1月15日,黨中央為瞭表彰吳玉章的革命功績,為他補行瞭六十壽辰(本是1938年12月30日)的慶祝大會。中共中央發瞭賀詞,毛澤東親臨致祝詞,稱贊他: 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一貫的有益於廣大群眾,一貫的有益於青年,一貫的有益於革命,艱苦奮鬥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呵 。
  1945年,任中共代表赴重慶出席政協會議,次年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
  1948年任華北大學校長。
  新中國
  1949年,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籌建,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出席開國大典。
  新中國成立後,為適應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對各種建設幹部的需要,黨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決定成立中國人民大學,《人民日報》稱中國人民大學為 新中國的第一個新型正規大學 。 鑒於中國人民大學擔負著極其重要的任務,經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名,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德高望重的吳玉章為第一任校長。吳玉章同志領導瞭中國人民大學的創建和發展工作,直至1966年12月12日去世。
  吳玉章擔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達17年之久,為中國人民大學的建設和發展作出瞭巨大的貢獻。他為中國人民大學確立瞭正確的辦學指導思想和方針,奠定瞭優良的傳統和獨特的校風;使中國人民大學成為新中國高等教育,特別是人文社會科學高等教育的一面旗幟。  吳玉章還曾兼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院長,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和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政務院文教委員會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主任,中國文字改革協會會長,中央推廣普通話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中蘇友好協會總會副會長,中國教育工會主席等職。
吳玉章的後代
  吳玉章有一女一子。兒子叫震寰,十七歲那年就被他的父親送往法國念書,電科畢業。先在德國任水電廠工程師,隨後前往蘇聯,五年後,又隨父至法國作國際宣傳工作。震寰早在1930年就在法國成為黨員,但由於他是技術人員,未過組織生活。
  解放戰爭前夕,震寰犧牲,當時他最大的孩子才隻有八歲,最小的孩子還在他妻子的肚中。吳玉章把孫子孫女兒媳接到北京一同生活。
  吳玉章的女兒早婚,生瞭六個孩子。吳玉章沒有陪伴在女兒身邊一起長大,在女兒童年的時候,他正在日本留學。吳玉章的妻子雖然是個農傢婦女,但是也受瞭丈夫的影響,思想開明。一次吳夫人寄信說女兒到瞭纏足的年齡,已經給她的腳給裹上瞭。吳玉章回信讓她解放女兒的腳,說這是新舊革命的鬥爭。吳夫人覺得自己的丈夫說得對,沒有給吳小姐纏足。吳小姐是當地第一個不纏足的女子。這樣的行為讓眾多鄉裡鄉親指指點點,但是吳夫人堅決不動搖。
  吳小姐是一個命運多舛的女人。在生下六個孩子後,丈夫就被發動派殺害瞭。那時吳夫人也正好去世瞭,壓在吳小姐身上的重擔可想而知。吳玉章曾為兩個孩子的命運痛哭,他作為父親對孩子的不幸卻無能為力。
吳玉章的名言
  青年人首先要樹雄心,立大志;其次要度衡量力,決心為國傢、人民作一個有用的人才;為此就要選擇一個奮鬥的目標來努力學習和實踐。 吳玉章
  能夠獻身於自己祖國的事業,為實現理想而鬥爭,這是最光榮不過的事情瞭。 吳玉章
  我並無過人的特長,隻是忠誠老實,不自欺欺人,想做一個 以身作則 來教育人的平常人。 吳玉章
  目標既定,在學習和實踐過程中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曲折都不灰心喪氣,不輕易改變自己決定的目標,而努力不懈地去學習和奮鬥,如此才會有所成就,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吳玉章
  人生有世,事業為重。一息尚存,絕不松勁。東風得勢,時代更新,趁此機,奮勇前進。 吳玉章
  春蠶到死絲方盡,人至期頤亦不休。一息尚存須努力,留作青年好范疇。 吳玉章
  人生在世,事業為重。一息尚存,絕不松勁。 吳玉章
人物評價
  毛澤東贊譽吳玉章:幾十年如一日,一貫的有益於廣大群眾,一貫的有益於青年,一貫的有益於革命。
  鄧小平高度評價吳玉章是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傢、教育傢、歷史學傢、語言文字學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