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階平

人物簡介  吳階平是我國著名醫學科學傢、醫學教育傢、社會活動傢,是泌尿外科奠基人、九三學社的領導人之一。吳階平被譽為中國泌尿外科開拓者及重大貢獻者,他還致力於青少年性教育和成人性健康以及計劃生育知識的宣傳和普及,在泌尿外科、男性計劃生育等方面有突出貢獻。吳階平曾擔任過中國醫學科學院名譽院長、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名譽校長等職位,於2011年3月2日去世,享年94歲。

人物生平
  1917年(中華民國六年)1月22日,吳階平出生於江蘇省常州市,幼年吳階平在江南水鄉那所鬧中取靜的大宅院裡度過瞭最初的時光,4歲那年,父親吳敬儀由人介紹來到上海寶成紡紗廠,小階平也跟隨父母告別瞭常州老宅,5歲那年,小階平因父創辦天津寶成紡紗廠而北上,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教他認字,6歲時就能閱讀《史記 項羽本紀》、《三國演義》等。10歲之前在私塾讀《四書》、《五經》,打下較好的古文功底。同時也學習數學和英語,吳階平的父親是個經營企業很有辦法的企業傢,思想開明務實,主張子婿和親戚們學醫。醫生能治病救人,又不會失業,還特別強調要做一個好醫生,一定要到協和醫學院學習。
  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吳階平從天津匯文中學畢業時,步其姐夫、長兄之後,選學瞭醫學,由匯文中學保送進入北平燕京大學醫預科。
  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畢業於北平燕京大學,獲理學士學位。同年,考取北平協和醫學院。在學期間由於患腎結核癥,切除右腎,休學瞭一段時間。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畢業於北平協和醫學院,獲醫學博士學位。吳階平在學校期間,特別受到泌尿科專傢謝元甫教授的栽培與賞識。他在中央醫院任住院醫師,以縝密的臨床思維,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對他所經管的病人的病史、病情的發展和變化瞭如指掌。
  1943年(民國三十二年),淪陷期間吳階平最初接觸地下黨。抗日戰爭勝利,他曾經高興過,不久幻想就破滅瞭。這時他又接觸瞭幾位中共地下黨員,為他們治病,同時從他們那裡接受瞭一些革命道理,開始認識瞭共產黨。當時,中國傑出的外科專傢、腦外科專傢關頌韜到北大醫學院主持外科。他要吳階平幫助他去建立外科,一方面任外科講師,一方面又兼任中和醫院的住院總醫生。吳階平欣然接受瞭。
  1944年(民國三十三年),吳階平提升為外科住院總醫師,翌年又升為外科主治醫師。抗日戰爭勝利後,1946年 1947年他在北京大學醫學院以講師身份開始踏上講臺,同時兼任外科主治醫師。
  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吳階平經著名泌尿科專傢謝元甫教授推薦,赴美國芝加哥大學進修,師從現代腫瘤內分泌奠基人哈金斯教授。哈金斯非常喜歡這個年輕、勤奮的中國學生,有時看見吳階平幹脆利落地做實驗、做手術,感慨地說: 你有幾隻手啊! 由於手術技術不一般,吳階平在美國落下瞭一個 三隻手 的榮譽稱號。吳階平坦言自己手藝非常好,由於自己的手可能比一般人的小些,特別適合做外科醫生, 開個小口就進去瞭 。
  1948年,在進修即將結束時,哈金斯非常希望吳階平能留下為自己主持臨床工作。哈金斯在學生面前鋪開瞭芝加哥大學醫院開始興建的科研大樓藍圖: 這是你將來的實驗室,這是辦公室。我可以把你的傢眷都接來。 然而,吳階平卻婉言謝絕瞭。於1948年12月回到中國。
  1949年,吳階平在北京大學醫學院任外科副教授,即籌劃建立泌尿外科。
  1951年,當中國人民志願軍在三八線上浴血奮戰時,他作為北京市抗美援朝志願軍手術隊隊長,率領一支精幹隊伍奔赴長春,在後方醫院工作,榮立瞭大功。
  1956年 1957年間采取瞭改進措施,即在用手術切斷輸精管尚未結紮之前,向遠段精道(即輸精管、精囊、後尿道)註入少量殺滅精子的藥物(如醋酸苯汞溶液)。此法簡便可靠,1958年發表後,已在全國推廣使用,對計劃生育工作做出重大貢獻。
  1959年,吳階平還設計瞭利用回盲腸進行膀胱擴大術,成功地應用於臨床上膀胱攣縮的患者。該手術在70年代甚至80年代歐美書籍和雜志上才作為最新的手術方法介紹給讀者。
  1957年,首創輸精管結紮時向精囊灌註醋酸苯汞以殺死殘存的精子,使術後立即達到絕育效果(過去一般手術後都須經兩三個月才成)。報告後立即在全國推廣,有力地促進瞭計劃生育工作。
  1960年,吳階平遇到一例臨床診斷為 嗜鉻細胞瘤 ,而手術表明並無腫瘤,隻發現髓質增生。他查遍內分泌學專著,或否認有這種疾病存在,或根本忽略這一情況,在文獻資料中他查到4篇報告,其中提到6例與他所見的類似。他認為此癥雖屬罕見,但不容忽視。
  1960年 1976年的16年中,他收集到17個病例。在經歷3個病例之後,他已能做到手術前即診斷為髓質增生。當時的化驗條件不夠完善,而且多數病例是 文革 期間收集的,但足以證明有這種疾病存在。醫生在臨床工作中能夠確定某一種疾病的存在則屬於重大貢獻。衛生部授予他科技成果甲等獎。
  1961年9月,在19屆國際外科學會上,吳階平明確指出皮質醇癥 (即柯興式綜合癥)的病狀在多毛的同時常合並脫發,他的報告為皮質醇癥的診斷增添瞭新內容。
  1962年,周恩來總理派他率領中國醫療組去印度尼西亞為蘇加諾總統治療由於腎結石而使機能遭到阻障的左腎,經過4個月的努力,取得瞭十分完滿的結果。總統的私人醫生、商業部長蘇哈托專門把各國記者請到總統別墅,發表聲明表示感謝,並介紹以吳階平為首的中國醫學專傢們同記者見面(新華社於1962年5月7日發瞭消息)。聲明說,為總統進行治療的維也納醫療組曾經認為,總統的腎臟如果在三個月內或者最遲六個月內不能恢復機能,那麼就必須動手術。由於中國醫療組的治療,蘇加諾總統的健康情況極為良好,特別是他的左腎已恢復功能。出此總統可以避免動手術瞭。蘇加諾總統和夫人設宴歡送中國專傢。吳階平為此被授予印尼國傢二級勛章。從此後,蘇加諾有個傷風感冒的,也要把吳階平請去。
  1968年開始,曾擔任中央多位高級領導人的醫療小組組長。60年代,受周總理的委托,曾先後11次為5個國傢元首進行治療。僅為印尼總統蘇加諾就治療過5次。
  1977年,他在《中華醫學雜志》上發表瞭有關這17個病例的報告。其中隻有一例是錯誤診斷;其他16例病例或者治愈,或者治療效果較好,病情有顯著改善。這16例均有病理資料。16例中有一部分曾先在其他醫院診治,均被診斷為 嗜鉻細胞瘤 。
  1978年,他又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發表瞭他的專題報告。1979年美國《泌尿外科年鑒》選入瞭這篇英文報告,摘要刊出,給予很高評價,國際醫學界正式承認吳階平的這項創見。
  1983年9月,他參加在聯邦德國舉行的國際外科學會第30屆大會,並擔任大會副主席,在會上作瞭 腎上腺髓質增生15例長期隨診 報告。此項隨診復查工作一直延續到1985年,無一例演變為嗜鉻細胞瘤。
  2001年,獲香港大學榮譽科學博士。
  2011年3月2日21時1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吳階平夫人高睿
  高睿女士在中國性學會常務理事、《中國性學》雜志編委會編委華杏娥教授和我院車慧副院長的熱情陪同下,興致勃勃的參觀瞭燕達醫院的各項功能設施。
  高睿女士對燕達醫院一流的軟硬件設施進行瞭高度贊揚,並對醫院為中國醫療衛生事業做出的貢獻給予充分的肯定,高睿女士最後說 我相信不久的將來,通過大傢的共同努力,燕達醫院的明天一定會更美好!
吳階平與周恩來
  1972年5月19日,經過專傢會診,周恩來被診斷患瞭膀胱癌。吳階平是周恩來醫療工作組的組長,醫療小組成員一致認為,為控制周恩來的病情,需要動手術,於是給中央領導小組成員打瞭報告,但報告遲遲未能批轉下來。
  1973年1月13日,總理出現肉眼可見的血尿。醫生們拿著化驗單直奔葉劍英住處。葉劍英趕緊報告瞭毛澤東。於是,中央終於批準瞭醫療組為周恩來手術治療的報告。
  在對周恩來進行膀胱鏡檢查的前一天,醫療組接到指示,大意是為瞭慎重起見,做檢查、觀察和治療要分 兩步走 。吳階平認為,真要分 兩步走 ,很可能就永遠沒有第二步瞭。這時,吳階平靈機一動,對鄧穎超大姐說: 如果我在檢查的時候看見有一塊小石頭,順便拿出來就不用再走第二步瞭。是否還要留著等著走第二步? 當然就順便拿出來瞭。 鄧穎超說。
  這是吳階平第一次為瞭敬愛的周總理鬥膽冒險。手術時,當通過膀胱鏡確診為膀胱癌腫塊出血時,醫生們便對病灶認真地做瞭電燒灼,緩解瞭周恩來的病情。很快,電話裡傳來瞭毛澤東的原話: 醫生們兩步並一步做得好,感謝他們。
人物評價
  吳老的生命歷程遠遠超出瞭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所追求的獨善其身的范疇,而是與黨的事業、與國傢的事業、與社會和科學的進步緊密相連,他的人生軌跡始終貫穿著熱愛祖國、追求真理、服務人民的紅線,吳老的一生都在書寫6個大字:愛國、民主、科學,他是中國知識分子心中的一面旗幟,是12萬1千多名九三學社社員心中的一面旗幟。吳老是深受大傢愛戴的著名醫學傢,很多疑難病人由於他的精湛醫術,挽回瞭生命,得到康復。他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之後,仍堅持每月到醫院參加臨床大查房。我有幸在幾年前跟隨吳老在北京大學泌尿研究所參加一次大查房。(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韓啟德評)
  吳老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肝膽相照的光輝事跡,樹立瞭多黨合作事業的旗幟(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尤蘭田評)
  吳老 一切為瞭病人, 為瞭病人一切, 為瞭一切病人 。(中華學會楊明副秘書長評)
  吳老擁有大醫、大師、大愛的博大情懷,為我們鐘愛的泌尿外科和需要我的患者一生努力(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泌尿研究所名譽所長、泌尿外科培訓中心主任的郭應祿院士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