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護

人物簡介  宇文護,鮮卑族人,南北朝時期北周權臣,北周文帝宇文泰的侄兒。宇文護早年曾跟隨宇文泰征戰四方,頗有戰功,宇文泰死後他擁立宇文覺建立北周。然而宇文護卻在三年內連殺宇文覺、拓跋廓、宇文毓三位皇帝,又殺瞭趙貴、獨孤信等名臣,權傾朝野。宇文邕登基後,於公元572年殺死宇文護及其子嗣、黨羽,追謚為蕩。

人物生平
  管理傢務
  宇文護,字薩保,是北周文帝宇文泰長兄邵惠公宇文顥第三子。年幼時端莊正直,又有志向和氣度,被祖父宇文肱所喜愛,有別於他的各位兄長。十二歲時,父親宇文顥去世,他隨同父輩在葛榮軍中。葛榮失敗以後,遷居晉陽。宇文泰入關之時,宇文護因為年幼而未隨從。普泰元年(531年),宇文護從晉陽來到平涼,時年十九歲。當時宇文泰的兒子們都還年幼,就委托宇文護管理傢務。他雖不施威,而將內外治理得森然有序。宇文泰曾感嘆說,宇文護的志向氣度很像他。
  罷免官職
  太昌元年(532年),宇文泰出鎮夏州,留下宇文護隨侍賀拔嶽。永熙三年(534年),賀拔嶽被殺害,宇文泰前往平涼,封宇文護為都督,隨宇文泰征討侯莫陳悅,將其擊敗。大統元年(535年),因迎接西魏文帝元寶炬有功,被封為水池縣伯,食邑五百戶。大統(535年 551年)初年,加授通直散騎常侍、征虜將軍。又以參預定典樂之功,晉封公爵,食邑增至一千戶。曾隨從宇文泰活捉竇泰,收復弘農,攻克沙苑,大戰河橋,每次均立下戰功,升為鎮東將軍、大都督。大統八年(542年),晉升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在邙山戰役中,宇文護率領先鋒諸將被敵軍包圍,都督侯伏侯龍恩挺身抵禦,才幸免於難。當時,趙貴等軍也已退卻,宇文泰於是撤軍。宇文護因此而被免官,但很快又恢復原職。大統十二年(546年),加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晉封中山公,食邑增加四百戶。大統十五年(549年),出鎮河東,升大將軍。
  攻占江陵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九月,宇文護與於謹南征南梁江陵。宇文護率領輕裝騎兵為先鋒,日夜兼程,又派裨將進攻南梁邊境城鎮,逐一占領,並活捉南梁巡邏偵察的騎兵,軍隊一直進逼江陵城下。城中守軍沒有料到大軍來得如此之快,紛紛驚惶失措。宇文護又派兩千騎兵切斷長江渡口,征集船隻以待後援。大軍開到之後,包圍瞭江陵,並將其攻占。宇文護因此戰立功,其子宇文會被封為江陵公。當初,襄陽蠻族統帥向天保等萬餘人憑恃險要作亂。大軍回師時,宇文護率軍將其蕩平。
  建立北周
  初次設置六官時,授小司空。宇文泰西行巡視,到牽屯山的時候患病,派人駕驛站車馬傳見宇文護。宇文護到涇州見瞭宇文泰,而宇文泰已經病危。宇文泰對宇文護說: 我病成這樣,一定是無法治好。兒子們都還年幼,敵寇尚未平定,天下大事都托付給你,希望你勉力從事,完成我的志願。 宇文護淚流滿面,接受瞭命令。行至雲陽,宇文泰去世。宇文護秘而不宣,到長安才將喪事公佈。當時宇文泰嫡長子年紀尚幼,強敵在側,人心不安。宇文護治理內外大事,安撫文武百官,人心才逐漸安定下來。從前,宇文泰常說 我得胡人之力 ,當時人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到瞭這時,人們才明白是指宇文護。宇文泰安葬完畢,宇文護借口天命當有歸屬,派人婉言勸說西魏恭帝,使西魏恭帝讓位。西魏恭帝三年(556年),迫使西魏恭帝禪位於宇文泰第三子宇文覺。次年(557年),宇文覺(孝閔帝)稱周天王,建立北周。拜宇文護為大司馬,封晉國公,食邑一萬戶。
  初廢孝閔
  誅殺趙貴、獨孤信
  同年(557年),大將軍趙貴、獨孤信等人策劃襲殺宇文護。宇文護乘趙貴入朝之機將其捉拿,凡參與者一律處死。不久,宇文護升為大塚宰。當時,司會李植、軍司馬孫恒等人在宇文泰之時就是朝廷重臣,見宇文護執政,擔心受到排擠,就秘密邀集宮伯乙弗鳳、張光洛、賀拔提、元進等人為親信,規勸孝閔帝道: 處死趙貴以來,宇文護的威望愈高,權力愈大,謀臣宿將爭著依附於他,大小政事都由宇文護決斷。以臣下看來,宇文護將不會遵守臣子之道,他的勢力恐怕要進一步擴大,希望陛下早作打算。 孝閔帝認為此話有理。乙弗鳳等人又說: 以先王那樣的聖明之君,尚且委托李植、孫恒處理朝政,今日如果互相扶持,事情何愁不成?況且宇文護常說如今輔佐陛下,想效法周公之事。臣聽說周公代君王處理朝政七年,然後還政於周成王。如今陛下還能設想宇文護七年之後會像周公那樣嗎?懇切希望陛下不要再遲疑瞭。 孝閔帝更加相信,多次率領武士在後園講習擒拿動作。
  排除異己 調任外職
  宇文護暗中得到消息,就派李植出任梁州刺史,孫恒出任潼州刺史,想遏止他們的計劃。但此後孝閔帝思念李植等人,每每想召他們回來。宇文護勸說道: 天下最親近的人,超不過兄弟。如果兄弟之間自相矛盾,對其他人就更難以親近。太祖(宇文泰)以陛下年輕,臨終時把後事托付給臣下。臣下既然兼領傢族與國傢的重任,就竭誠輔佐陛下。如果能使陛下親理朝政,威震四海,則臣下雖死猶生。隻擔心一旦將臣廢除之後,小人得以逞其私欲,不僅不利於陛下,也擔憂國傢的危亡。臣下勤勤懇懇、進逆耳之言的原因,就是隻想著不辜負太祖的遺托,維護國運的長久。沒想到陛下不體察臣下的忠誠,忽然產生猜疑。況且臣下既為天子兄長,又擔任國傢宰輔,還能有其他什麼奢望嗎?希望陛下明察臣心,不要被小人之言所迷惑。 說著就痛哭流涕,過瞭很久才停下來。孝閔帝仍然對他有所猜忌。
  廢黜孝閔 擁立明帝
  乙弗鳳等人更加恐懼,加緊密謀,準備約定日期召集各位公爵會宴,乘機抓住宇文護,將其殺掉。張光洛把他們前前後後的密謀全部告訴宇文護,宇文護於是召見柱國賀蘭祥、小司馬尉遲綱等人,對他們講瞭乙弗鳳的陰謀。賀蘭祥等人都勸宇文護廢黜孝閔帝。當時尉遲綱統率禁兵,宇文護就派尉遲綱入宮,召見乙弗鳳等人議事,等到他們出來時,便一個一個抓起來押送到宇文護府第。宇文護乘機遣散宿營兵,派賀蘭祥逼迫孝閔帝退位,把孝閔帝幽禁在他從前的府邸裡。於是召集全部公卿,宇文護哭著對大傢說: 太祖出身平民,三十多年來親臨戰陣勵精圖治,可惜寇賊未平,忽然去世。我是太祖的侄子,親受遺命。由於略陽公宇文覺是太祖正室的嫡子,所以我和各位奉立他為皇帝,滅魏興周,為四海之君主。他從登基以來,荒淫而無節制,親近小人,猜忌骨肉,想把文臣武將一一殺掉。倘若這種計謀得逞,國傢必定滅亡。我死之後,有何面目去見太祖?今日寧肯對不起略陽公,也不敢對不起國傢。寧都公宇文毓年輕而有德操,仁慈孝悌,為天下人所仰慕。今天想廢去昏君,奉立明主,各位意見如何? 群臣都說: 這是您的傢事,聽從您的安排。 於是在門外處斬乙弗鳳等人,還處死瞭李植、孫恒等人。不久,把孝閔帝也殺瞭。宇文護到岐州迎立宇文毓為帝,是為北周明帝。
  再廢明帝
  毒死明帝 另立武帝
  第二年(558年),宇文護被任命為太師,賞賜輅車、冕服,其子宇文至被封為崇業郡公。後改雍州刺史為牧,讓宇文護擔任,並賞賜他鐘磬類樂器。武成元年(559年),宇文護上表請求把朝政大權還給明帝,明帝答應瞭他的請求,但軍國大事仍然委托於宇文護。明帝性格聰慧,有識見膽量,宇文護很懼怕他。有一個叫李安的人,當初以廚藝得寵於宇文護,被提升為膳部下大夫。武成二年(560年),宇文護悄悄命令李安,乘明帝進食之機在食物中下毒,於是明帝臥病而死。宇文護奉立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為帝,是為北周武帝,百官各統領己職,聽命於宇文護。
  手握重兵 決斷朝政
  從宇文泰擔任丞相時起,就設立瞭左右十二軍,由丞相府統管。宇文泰去世後,左右十二軍都受宇文護節制,凡是軍隊的征調,沒有宇文護的手令就不能行動。宇文護在自己的府邸屯兵防衛,比皇宮防范得還要嚴密。無論大事小事,宇文護都是先行決斷再上報皇帝。保定元年(561年),任命宇文護為都督中外諸軍事,令五府受天官統領。有人為瞭迎合宇文護的心意,便說周公德高望重,魯國建立文王之廟,宇文護的功勞可比美周公,應當沿用魯國之禮。於是詔令在同州晉國公府邸建立德皇帝宇文肱的別廟,讓宇文護祭祀。保定三年(563年),下詔說: 大塚宰晉國公宇文護助朕完成帝業,安養天下百姓,功勛無比。從今以後,詔誥及官方文書一律不準直稱他的名字。 宇文護上表,一再謙讓。
  東征北齊
  突厥赴會 無奈伐齊
  保定三年(563年),突厥率軍來赴約會。宇文護鑒於北齊才送還母親,不想立即對它用兵,又擔心對蕃邦不講信用,以後邊境上將有禍患。無可奈何之下,隻得請求東征。同年九月,詔令宇文護率領大軍伐齊。於是征調二十四軍、京城左右的兵戶以及秦、隴、巴蜀等地的軍隊,還有各蕃國的兵力,總計二十萬人。十月,宇文邕在皇宮授給宇文護斧鉞。大軍出發,到瞭潼關,宇文護派柱國尉遲迥率精兵十萬擔任先鋒,大將軍權景宣率華山以南之兵出擊豫州,少師楊扌剽從軹關出兵。宇文護將各營相連,緩緩推進,重兵駐紮在弘農。尉遲迥圍攻洛陽。柱國齊國公宇文憲、鄭國公達奚武等人在邙山紮營。
  無帥之才 撤軍而返
  宇文護本來就沒有軍事才能,這次東征又不是出自本心,所以出兵雖久,卻沒有什麼戰果。宇文護原曾下令挖斷河陽道路,以阻止北齊援軍,然後集中兵力進攻洛陽,使北齊內外隔絕。而將領們以為齊軍一定不敢來援,隻在河陽路上派出巡邏兵。當時連日天陰大霧,北齊騎兵向前直沖,圍攻洛陽的軍隊迅速潰散。隻有尉遲迥率數十騎抵抗,齊國公宇文憲又督率邙山諸將抵抗,全軍才得以返回。權景宣已經攻占豫州,隨即因洛陽解圍,也領軍撤退。楊扌剽在軹關陣亡。宇文護於是率軍撤回。由於無功,宇文護與諸將叩首請罪,宇文邕沒有責怪他們。
  權臣末路
  兒子貪婪 部下放縱
  天和二年(567年),宇文護的母親去世,隨即下詔,令宇文護出來處理政事。天和四年(569年),宇文護巡視北部邊境城鎮,到靈州返回。宇文護性情寬和,然而不識大局。他依仗有功,久處要職。他所委任的人,沒有稱職的。他的兒子們也都個個貪婪,放縱部下,仗恃著宇文護的聲威權勢,沒有不敗壞政事、殘害百姓的。他們欺上蒙下,毫無顧忌。武帝宇文邕由於宇文護狂暴傲慢,秘密地與衛王宇文直策劃對付宇文護的辦法。
  武帝預謀 設計殺護
  天和七年(572年)三月十八日,宇文護從同州(今陜西大荔)回到長安。宇文邕駕臨文安殿,見過宇文護後,領他進入含仁殿拜見皇太後。從前,宇文邕在宮禁中見到宇文護,常行傢人之禮。宇文護拜見皇太後時,皇太後一定賜他坐下,宇文邕站在一邊侍候。宇文護將入含仁殿時,宇文邕對他說: 太後年事已高,很愛喝酒。不是親近的人,有時就不準拜見。時喜時怒,脾氣有點反常。過去雖然勸告過多次,但她聽不進去。今天既然是兄長拜見,希望您再勸勸太後。 宇文邕乘機從懷中拿出《酒誥》交給宇文護,宇文邕對他說: 拿這個來規勸太後。 宇文護入殿之後,按照宇文邕所言,向太後朗讀《酒誥》。還未等讀完,宇文邕用玉笏從後面打他,宇文護倒在地上。宇文邕又令太監何泉拿禦刀砍他。何泉害怕,砍下去後沒有傷著宇文護。當時衛王宇文直預先藏在室內,於是沖出來將宇文護殺死。
  滅黨誅嗣 恢復封爵
  當初,宇文邕想法設法對付宇文護,王軌、宇文神舉、宇文孝伯曾參與策劃。當日王軌等人都在外地,更是沒人知道此事。宇文護被殺後,宇文邕召見宮伯長孫覽等人,告訴他們這件事,立即下令逮捕宇文護之子柱國譚國公宇文會、大將軍莒國公宇文至、崇業公宇文靜、正平公宇文乾嘉,以及宇文乾基、宇文乾光、宇文乾蔚、宇文乾祖、宇文乾威等人,並逮捕柱國侯伏侯龍恩、龍恩之弟大將軍萬壽、大將軍劉勇、中外府司錄尹公正、袁傑、膳部下大夫李安等人,在殿中殺掉。
  建德三年(574年),宇文邕下詔恢復宇文護及其諸子原來封爵,追加宇文護謚號為 蕩 ,並將宇文護重新安葬。
宇文護怎麼死的
  天和七年(572年)三月十八日,宇文護從同州(今陜西大荔)回到長安。宇文邕駕臨文安殿,見過宇文護後,領他進入含仁殿拜見皇太後。從前,宇文邕在宮禁中見到宇文護,常行傢人之禮。宇文護拜見皇太後時,皇太後一定賜他坐下,宇文邕站在一邊侍候。宇文護將入含仁殿時,宇文邕對他說: 太後年事已高,很愛喝酒。不是親近的人,有時就不準拜見。時喜時怒,脾氣有點反常。過去雖然勸告過多次,但她聽不進去。今天既然是兄長拜見,希望您再勸勸太後。 宇文邕乘機從懷中拿出《酒誥》交給宇文護,宇文邕對他說: 拿這個來規勸太後。 宇文護入殿之後,按照宇文邕所言,向太後朗讀《酒誥》。還未等讀完,宇文邕用玉笏從後面打他,宇文護倒在地上。宇文邕又令太監何泉拿禦刀砍他。何泉害怕,砍下去後沒有傷著宇文護。當時衛王宇文直預先藏在室內,於是沖出來將宇文護殺死。
宇文護和宇文邕的關系
  宇文護是宇文泰的侄子,後來繼承瞭他的遺志改西魏建北周,成為一時權臣。而宇文邕是宇文泰第四個兒子,北周第三任皇帝。首先從輩分上,他倆是堂兄弟關系,宇文護年齡要大上30歲,不過宇文邕最後也沒隻比他多活瞭6年,屬於早亡。
  其次,宇文邕登基是宇文護擁立的。最早,宇文護先是扶持宇文泰的二兒子宇文覺為帝。不過宇文覺不滿宇文護把持朝政,預謀殺死他,事情敗露反被宇文護所殺。之後,宇文護又擁立瞭宇文泰的庶長子宇文毓為帝,可惜宇文毓因為過於聰明想從宇文護手中要回權力,所以不久也被宇文護毒殺。於是,宇文護才立瞭宇文邕。如此,宇文護也是殺死宇文邕兩個同父異母哥哥的仇人。
  另外,殺死三位皇帝的宇文護最後使被宇文邕誅殺的。宇文邕繼位後,吸取前任的教訓,表面服從宇文護,暗地裡一直積蓄力量,和忠於自己的大臣商議誅殺宇文護。他整整隱忍瞭12年使宇文護對其放松戒備,才正式動手。最後宇文護被宇文邕欺騙上當,死在他手裡。而宇文護的子嗣和亂黨也被宇文邕一並鏟除。
宇文護閻姬
  閻姬是宇文護的母親,北齊王聽聞宇文護至孝,便想送還閻姬,冀以母子之情打動四處征伐的宇文護,就請人先作《為閻姬與子宇文護書》一篇送至宇文護手中。
歷史評價
  《周書》: 護寡於學術,昵近群小,威福在己,征伐自出。有人臣無君之心,為人主不堪之事。忠孝大節也,違之而不疑;廢弒至逆也,行之而無悔。終於身首橫分,妻孥為戮,不亦宜乎。
  《北史》: 有周受命之始,宇文護實預艱難。及文後崩殂,諸子沖幼,群公懷等夷之士,天下有去就之心,卒能變魏為周,捍危獲義者,護之力也。向使加之以禮讓,經之以忠貞,桐宮有悔過之期,未央終天年之數,同前史所載,焉足道哉?然護寡於學術,昵近群小,威福在已,征伐自出,有人臣無君之心,為人主不堪之事,終於妻子為戮,身首橫分,蓋其宜也。
  《周書》、《北史》: 幼方正有志度 ; 護性至孝。
  宇文邕: 爰初草創,同濟艱難,遂任總朝權,寄深國命。不能竭其誠效,罄以心力,盡事君之節,申送往情。朕兄略陽公,英風秀遠,神機穎悟,地居聖胤,禮歸當璧。遺訓在耳,忍害先加。永尋摧割,貫切骨髓。世宗明皇帝聰明神武,惟幾藏智。護內懷兇悖,外托尊崇。凡厥臣民,誰亡怨憤。 護志在無君,義違臣節。懷茲蠆毒,逞彼狼心,任情誅暴,肆行威福,朋黨相扇,賄貨公行,所好加羽毛,所惡生瘡磐。
  盧思道: 於時大塚宰、晉公宇文護,太祖之猶子也,負圖作宰,親受顧命。國柄朝權,頓去王室。高祖高拱深視,彌歷歲年,談議儒玄,無所關預,祭則寡人,晉公不之忌也。但自下裁物,其主不堪。累世權強,一朝折首。其於黨與,咸見夷戮。惡禽臭物,埽地無馀。
  虞世南: 宇文護與晉裡克、宋謝晦無以異也。此三人者,並功藎一時,勢傾宇宙,若欲窺其神器,有馀力矣。其始實欲存國安身,從容沒齒,樹德後人,以贖前愆。 但三子才不逮於伊、霍,故不能克全厥美,原其本志,豈不然乎?
  呂思勉: 宇文護雖跋扈,亦不可謂無才,其居相位時,政事亦似未大壞。
  蔡東藩: 宇文氏之篡魏,非覺為之,護實使之然也,故覺可恕,護不可恕。護既導覺為惡,復弒魏主,彼猶得曰吾為宗族計,吾為昆弟計,不得不爾。即如殺趙貴,逼死獨孤信等,俱尚有詞可辯,覺負何罪,乃遽廢之,且並弒之?然則護之兇逆,一試再試,固不問為何氏子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