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碧

人物簡介  張文碧於1930年參加革命,次年成為共產黨員,曾在南方進行三年遊擊戰爭,經歷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新中國成立後,張文碧擔任過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政治部主任、南京軍區裝甲兵政治委員、浙江省軍區司令員等職位,於2008年去世,享年97歲。很多人對張文碧感興趣的一個原因是他和粟裕的矛盾,那麼兩個人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

人物生平
  一批地圖結緣平陽
   紅軍挺進師轉戰浙江時,我在浙西南一帶活動。部隊改編後,我擔任挺進師二縱隊政委,到平陽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機會。 張老將軍語速緩慢,中間夾雜著一股濃濃的江西腔。
  1937年2月,張文碧帶領一支小分隊,在龍泉到雲和的公路上伏擊瞭敵人的一輛軍用車,還繳獲瞭一批軍用地圖,這些正是挺進師急需的軍用品。
   當時我們很高興,決定帶領部隊到平陽尋找粟裕、劉英兩位首長,但是找瞭很久都沒有找到。後來我們又到泰順和福建的邊界去找,還是沒有結果。這時,敵人發現瞭我們,大舉圍剿搜山,情況非常危急。幸好我們及時得到瞭平陽地下黨和老區人民的掩護,才得以順利脫險。 提起這些,老將軍還是心存感激, 如果沒有老區人民,我張文碧就算有三頭六臂也會沒命的!
  當地群眾為瞭掩護部隊,采取瞭很多對策。 有個小孩很聰明,他經常利用上山放羊的機會為我們站崗放哨。 老將軍笑著說, 如果發現有敵軍搜山,這個小孩就大聲地叫起來: 媽媽,我看到山腳下有幾隻羊上來瞭! 如果敵人要上另外一個山頭搜,他就會喊: 媽媽,有幾隻羊朝對面山上跑去瞭。 一聽到喊叫聲,我們就知道敵情,及時轉移,讓敵人的每次搜山都撲瞭個空。
  大約一個月後,張文碧終於在瑞安土井東坑村(今屬文成縣)找到瞭劉英同志。此時,閩浙邊臨時省委正在爭取和國民黨浙江當局進行合作抗戰事宜的談判。劉英見到張文碧很高興,當即把省委機關僅有的10多個人都交給他指揮,要他繼續尋找粟裕,以共同商議國共合作抗戰的大事。
  敵軍操練一清二楚
   在尋找粟裕部隊的過程中,為躲避敵人的搜捕,我們經常要餓肚子,還曾經幾十天沒吃過一頓熱食。情況緊張時,有時候一夜要轉移好幾次。 由於山路崎嶇,張文碧一行每人帶上一根木棍以方便行軍。通過敵人封鎖線時,為瞭避免木棍在地面上敲出響聲,大傢在木棍的底端紮上好幾層破佈。而且互相之間說話很小聲,有時遇到突發情況,大傢幹脆不說話,彼此像啞巴似的打手勢。為瞭不留下行軍痕跡,他們還經常要把踩倒的青草扶起來 但由於敵人崗哨密佈,盤查得很嚴,張文碧一行隻好折回平陽,在地下黨的掩護下開展隱蔽鬥爭。
  為避免目標暴露,張文碧的部隊分散到平陽縣鳳臥、山門等地可靠的群眾傢裡。 當時我住在離山門街很近的西山,離敵人駐地隻隔幾座房子,連他們的操練都看得見,喊口令也聽得清楚。我有點擔心。房東卻胸有成竹地說這個地方非常安全,叫我放心好瞭!
  在那裡居住期間,張文碧還教瞭房東幾招日後對付敵軍盤查的辦法,沒想到還真派上瞭用場。
  有一次,一個叛徒向敵人告密,說有遊擊隊駐紮在附近村民傢中。國民黨馬上派出一個連隊的兵力將村民全部集中起來,逐個加以查問。那個叛徒指著一位村民說: 你傢裡藏有遊擊隊,我也曾經在你傢住過,趕快把遊擊隊交出來! 這位村民不慌不忙地反問道: 既然你在我傢住過,那我問你,我傢的房子是朝東還是朝西,傢裡有幾口人,我老婆長什麼模樣? 叛徒一時語塞,答不出來。國民黨連長見狀,狠狠扇瞭那個叛徒兩個巴掌,領著部隊灰溜溜地走瞭。回憶起這些細節,張老將軍發出瞭一陣爽朗的笑聲。
  抗日幹校人才輩出
  抗戰全面爆發後,全國各地掀起瞭抗日救亡高潮。1938年1月15日,為瞭培養抗日救亡青年幹部,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借用原平陽山門疇溪小學校舍,創辦瞭閩浙邊抗日救亡幹部學校,這是當年南方八省14個革命根據地唯一的延安抗日大學式的幹部學校。張文碧時任閩浙邊臨時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有時候也會給學員們上幾堂課。
  一天夜裡,學員們睡得正酣,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哨子聲,把大傢驚醒瞭。學員們摸黑整裝趕赴操場集合,他們有的隻穿一件內褲、上身光溜溜的,有的連襪子也來不及穿。隊長宣佈:有緊急情況,日寇已在鰲江口 登陸 ,願隨紅軍走的立即出發,不願意的我們設法送你回傢。大傢當即表示願跟紅軍走,約莫走瞭兩三個小時,天才蒙蒙亮。 啊,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大傢突然發覺,原來走瞭一大圈,又回到瞭幹校附近。隊長這才說出瞭真相:其實並沒有什麼敵情,而是對大傢進行一次演習。 這些小鬼洋相出得真不少。 張老將軍幽默地邊說邊打手勢, 我們把在操場集合時落下的衣服、鞋襪收拾起來,叫他們來認領,還狠狠地批評瞭一頓。
  過瞭幾天,抗日救亡幹部學校開展軍事演習,張文碧帶領一支部隊扮演日寇,在山頭防守,粟裕則指揮學員進攻。在強占山頭陣地的時候,一位學員把泥塊當手榴彈向陣地扔去,不巧正好砸在瞭張文碧的額頭上,張文碧當場就頭破血流。 我馬上就火瞭,下令把那個學員捆起來,他被我嚇得臉都白瞭。粟裕同志瞭解情況後,當場就批評我說: 你捆他幹什麼,馬上把他放瞭。打仗就是這樣的,這還是一場演習呢,真的交上火你怎麼辦? 後來,幹校的這批學員南征北戰,大多成為黨政軍及各條戰線上的骨幹。邱清華成為樂清革命的領導人;林夫成瞭中國木刻運動先驅;林斤瀾成為著名作傢;陳急沖、莊鶴生、周亦航等捐軀在瞭抗日的戰場上,為民族解放事業獻出瞭年輕的生命。說到這裡,張老將軍有些唏噓。
  北上出征飲馬平川
  1937年9月的一天,正在浙西南山區一帶隱蔽戰鬥的張文碧,突然接到劉英派人送來的一封信。信上說,省委和國民黨浙江當局進行瞭國共合作談判,並已達成協議,南方各省的紅軍遊擊隊即將正式改編為新四軍,要求各部隊迅速趕到平陽山門街集中,聽候整編。 當時我們聽到這個消息,非常激動,立即飛快跑上山,在一棵不老松下,取出瞭已光榮犧牲的戰友們留下的8支長槍,擦幹凈槍上的泥土,扛在肩上,向住在山上的老鄉們挨傢挨戶辭行。 1938年3月18日,粟裕率領挺進師主力部隊從平陽縣山門街出發,與其他幾路部隊在鳳臥鎮吳潭橋水尾宮會合,一起開赴皖南抗日前線。
   當時街上人山人海,成群結隊的鄉親飽含深情夾道歡送,一直送到十裡外的梅嶺亭。那時候他們的生活雖然很苦,可還是給我們送來瞭很多地瓜絲等幹糧。 張老將軍還非常關心地問, 1975年,我特地去瞭一趟山門,那時他們吃的是地瓜絲加一點大米。現在他們的生活怎麼樣啊? 筆者連忙說: 山門鎮現在的生活好瞭很多,當地人還辦起瞭很多企業,人民生活開始富裕起來瞭。 張老聽瞭若有所思,頻頻點頭: 那就好,那就好!
  抗戰勝利
  經過一個月的艱苦行軍,改編為閩浙邊抗日遊擊總隊的挺進師到達皖南歙縣巖寺古鎮,編入新四軍第2支隊,張文碧任支隊政治部保衛科長。談起當年的北上抗日,張老將軍豪情依舊: 當時我們部隊的武器很落後,一個連隊僅有幾支步槍,大多數戰士都是拿著竹竿上前線的。但我們的部隊軍紀嚴明,士氣旺盛,與國民黨軍隊形成瞭鮮明的對比。
  隨後,張文碧等人率部在浙東創建瞭抗日根據地,高舉抗日大旗,直到抗戰勝利。1945年12月,新四軍華中野戰軍發起江蘇高郵戰役,挺進師的後續部隊擔任主攻,終於消滅瞭這支在日本宣佈投降後仍拒不繳械的日寇,使高郵成為全國最後收復的一座淪陷縣城,同時也標志著挺進師北上抗日歷史任務的完成。
  歷任職務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福建軍區建黎泰軍分區司令部特派員,獨立師連政治指導員,紅七軍團營,團特派員,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師特派員,挺進師第三縱隊副政治委員,第二縱隊政治委員。堅持瞭南方三年遊擊戰爭。抗日戰爭時期,任新四軍第二支隊四團政治處組織股副股長,江南指揮部蘇皖支隊政治部調查統計科科長,蘇北指揮部第三縱隊司令部軍法處主任,新四軍第一師南通警衛團政治委員,浙東縱隊政治部主任,蘇浙軍區第一縱隊三旅副政治委員。解放戰爭時期,任華東野戰軍第一縱隊二師政治委員,第三野戰軍二十軍五十九師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政治部主任,軍副政治委員,南京軍區裝甲兵政治委員,軍區工程兵政治委員,軍政治委員,浙江省軍區司令員,南京軍區司令部顧問。
  逝世訃告
  南京軍區司令部原顧問張文碧同志(正兵團職待遇),因病醫治無效,於10月4日在南京逝世,享年97歲。
張文碧粟裕
  劉英與粟裕因為葉飛南陽事件後,兩人互相防備,從不在一個房間住。後來,粟裕才知道身邊一部下為劉英的 暗探 ,奉命可隨時幹掉他。
  劉英1942年犧牲後,此人成為粟裕手下幹部,又成長為高級將領,但粟裕待之如初,從無穿小鞋之事。
  後來,《粟裕傳》傳記組到傢采訪此人,想瞭解劉英派他緊盯粟裕一事。此人幾個小時默默獨坐,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始終不發一言,任憑傳記組人員來去。因不能證實,《粟裕傳》隻得屏棄這一細節。
  文中的 此人 即張文碧。
  張文碧說(南京)軍區通知學習,不能給粟總送行瞭。
  王必成一聽,瞪著眼睛說: 你敢!你要去,你必須去!
  接著,王必成說,下次中顧委華東組分片會在杭州召開,他要在會上提出粟裕這件冤案。他認為中央對粟裕不公平。
  楚青雖然感動,但考慮到他自己也身處逆境,不願他因此再受委屈,因此勸阻他。
  王必成不聽。
  楚青急瞭,說: 你即使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我們著想。我希望有一個較為平安的環境來完成粟裕同志的戰爭回憶錄。 她請求王必成不要再提此事,以免惹出麻煩。
  王必成這才默不作聲,答應瞭楚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