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孝成王

人物簡介  趙孝成王原名趙丹,是戰國時期趙國君主、趙惠文王的兒子,他在位21年期間,守衛邯鄲,退卻秦軍合縱諸侯,收復上黨屢破燕國,晚年重用廉頗,算是彌補瞭長平之戰的錯誤。公元前262年,秦趙爆發長平之戰,秦國坑殺趙軍45俘虜,趙國一蹶不振險些滅國,幸好後來在邯鄲之戰中打敗秦國。

人物生平
  趙孝成王,嬴姓,趙氏,名丹,趙惠文王之子。前260年,趙孝成王用趙括代替老將廉頗,改守為攻,在長平(今山西高平西北)主動全線出擊,向秦進攻。秦將白起實行反包圍,使趙軍糧道斷絕,困於長平。最後,趙軍四十六日不得食,分四路突圍五次不成,趙括戰死,四十五萬趙兵被坑殺,趙國大震,史稱長平之戰。前245年,趙孝成王去世。
  入齊為質
  孝成王元年,秦伐趙,拔三城。趙王新立,太後用事,秦急攻之。趙氏求救於齊,齊曰: 必以長安君為質,兵乃出。 太後不肯,大臣強諫。太後明謂左右曰: 復言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左師觸龍言願見太後,太後盛氣而胥之。入,徐趨而坐,自謝曰: 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見久矣。竊自恕,而恐太後體之有所苦也,故願望見太後。 太後曰: 老婦恃輦而行耳。 曰: 食得毋衰乎? 曰: 恃粥耳。 曰: 老臣閑者殊不欲食,乃強步,日三四裡,少益嗜食,和於身也。 太後曰: 老婦不能。 太後不和之色少解。左師公曰: 老臣賤息舒祺最少,不肖,而臣衰,竊憐愛之,願得補黑衣之缺以韂王宮,昧死以聞。 太後曰: 敬諾。年幾何矣? 對曰: 十五歲矣。雖少,願及未填溝壑而托之。 太後曰: 丈夫亦愛憐少子乎? 對曰: 甚於婦人。 太後笑曰: 婦人異甚。 對曰: 老臣竊以為媼之愛燕後賢於長安君。 太後曰: 君過矣,不若長安君之甚。 左師公曰: 父母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媼之送燕後也,持其踵,為之泣,念其遠也,亦哀之矣。已行,非不思也,祭祀則祝之曰 必勿使反 ,豈非計長久,為子孫相繼為王也哉? 太後曰: 然。 左師公曰: 今三世以前,至於趙主之子孫為侯者,其繼有在者乎? 曰: 無有。 曰: 微獨趙,諸侯有在者乎? 曰: 老婦不聞也。 曰: 此其近者禍及其身,遠者及其子孫。豈人主之子侯則不善哉?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而挾重器多也。今媼尊長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與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於國,一旦山陵崩,長安君何以自托於趙?老臣以媼為長安君之計短也,故以為愛之不若燕後。 太後曰: 諾,恣君之所使之。 於是為長安君約車百乘,質於齊,齊兵乃出。子義聞之,曰: 人主之子,骨肉之親也,猶不能持無功之尊,無勞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況於予乎? 齊安平君田單將趙師而攻燕中陽,拔之。又攻韓註人,拔之。二年,惠文後卒。田單為相。
  內憂外患
  公元前262年,秦昭襄王派大將白起進攻韓國,占領瞭野王。截斷瞭上黨郡(治所在今山西長治)和韓都的聯系,上黨形勢危急。上黨的郡守馮亭不願意投降秦國,打發使者帶著地圖把上黨獻給趙國。趙孝成王(趙惠文王的兒子)派軍隊接收瞭上黨。過瞭兩年,秦國又派王齕(音h )圍住上黨。趙孝成王聽到消息,連忙派廉頗率領二十多萬大軍去救上黨。他們才到長平(今山西高平縣西北),上黨已經被秦軍攻占瞭。
  王齕還想向長平進攻。廉頗連忙守住陣地,叫兵士們修築堡壘,深挖壕溝,跟遠來的秦軍對峙,準備作長期抵抗的打算。王齕幾次三番向趙軍挑戰,廉頗說什麼也不跟他們交戰。王齕想不出什麼法子,隻好派人回報秦昭襄王,說: 廉頗是個富有經驗的老將,不輕易出來交戰。我軍老遠到這兒,長期下去,就怕糧草接濟不上,怎麼好呢? 秦昭襄王請范雎出主意。范雎說: 要打敗趙國,必須先叫趙國把廉頗調回去。 秦昭襄王說: 這哪兒辦得到呢? 范雎說: 讓我來想辦法。
  過瞭幾天,趙孝成王聽到左右紛紛議論,說: 秦國就是怕讓年輕力強的趙括帶兵;廉頗不中用,眼看就快投降啦! 他們所說的趙括,是趙國名將趙奢的兒子。趙括小時愛學兵法,談起用兵的道理來,頭頭是道,自以為天下無敵,連他父親也不在他眼裡。 趙王聽信瞭左右的議論,立刻把趙括找來,問他能不能打退秦軍。趙括說: 要是秦國派白起來,我還得考慮對付一下。如今來的是王齕,他不過是廉頗的對手。要是換上我,打敗他不在話下。 趙王聽瞭很高興,就拜趙括為大將,去接替廉頗。
  藺相如對趙王說: 趙括隻懂得讀父親的兵書,不會臨陣應變,不能派他做大將。 可是趙王對藺相如的勸告聽不進去。趙括的母親也向趙王上瞭一道奏章,請求趙王別派他兒子去。趙王把她召瞭來,問她什麼理由。趙母說: 他父親臨終的時候再三囑咐我說, 趙括這孩子把用兵打仗看作兒戲似的,談起兵法來,就眼空四海,目中無人。將來大王不用他還好,如果用他為大將的話,隻怕趙軍斷送在他手裡。 所以我請求大王千萬別讓他當大將。 趙王說: 我已經決定瞭,你就別管吧。 公元前260年,趙括領兵二十萬到瞭長平,請廉頗驗過兵符。廉頗辦瞭移交,回邯鄲去瞭。趙括統率著四十萬大車,聲勢十分浩大。他把廉頗規定的一套制度全部廢除,下瞭命令說: 秦國再來挑戰,必須迎頭打回去。敵人打敗瞭,就得追下去,非殺得他們片甲不留不算完。
  那邊范雎得到趙括替換廉頗的消息,知道自己的反間計成功,就秘密派白起為上將軍,去指揮秦軍。白起一到長平,佈置好埋伏,故意打瞭幾陣敗仗。趙括不知是計,拼命追趕。白起把趙軍引到預先埋伏好的地區,派出精兵二萬五千人,切斷趙軍的後路;另派五千騎兵,直沖趙軍大營,把四十萬趙軍切成兩段。趙括這才知道秦軍的厲害,隻好築起營壘堅守,等待救兵。秦國又發兵把趙國救兵和運糧的道路切斷瞭。 趙括的軍隊,內無糧草,外無救兵,守瞭四十多天,兵士都叫苦連天,無心作戰。趙括帶兵想沖出重圍,秦軍萬箭齊發,把趙括射死瞭。趙軍聽到主將被殺,也紛紛扔瞭武器投降。四十萬趙軍,就在紙上談兵的主帥趙括手裡全部覆沒瞭。
  不吉之夢
  趙孝成王四年,即公元前262年,政局較為平穩。這天,他審批完奏章,感到心情舒暢,吃過晚餐就休息瞭。剛入睡,就夢見身旁有一件曾未見過的衣服,便將它穿在身上。在鏡前一照,更看清這件衣服後面有背縫,衣服的兩邊顏色完全不同。他就穿著這件衣服去禦花園散步,走著走著,忽見一條大龍迎面而來,到瞭他面前大龍伏在地上一動不動。趙孝成王想:它一定是等著我騎啊!想著便爬上龍背,大龍騰空而起飛入高空,可是沒有到達天上,趙孝成王便從龍背上摔瞭下來。當快落到地面時,他看見地上金玉堆積如山,心想我的國庫從此就可充實瞭。到瞭地面,他高聲命令臣子: 把地面的金玉快快收藏起來! 誰想喊聲大瞭,一驚而醒。
  第二天,趙孝成王把專管筮卜的史官召來,讓他對昨晚做的夢進行占卜。史官聽完趙孝成王述說夢情以後,認真進行占卜。史官看看卦象不便開口,趙孝成王便知其中不妙,說: 恕直言無罪。 史官說: 這是個不祥的夢。夢裡穿有背縫、並且兩邊顏色不同的衣服,是表示不完整,殘缺不全的象征。夢乘龍飛天而不到天上就掉瞭下來,是有氣無力,虛而不實的象征。夢中看見金玉堆積如山,更是使人憂慮的象征,因夢與實際常常是相反的。夢得財往往是失財。請大王今後多加註意就是瞭,特別是註意不要貪做而不該做的事情,以避免災禍發生。 孝成王聽後,悶悶不樂。
  夢後第三日,韓國的上黨守將馮亭遣使入趙說: 秦將攻上黨,韓不能守。上黨十七座城邑的居民願入趙不願入秦。 趙王大喜,召集群臣商議。趙豹等認為這是韓國想嫁禍於趙,千萬不可接受上黨;趙王以為發百萬之軍連年而戰尚難得一城,如今十七座城伸手可得,豈能放棄。即派廉頗率軍駐長平並接收上黨。廉頗根據雙方實力情況,采取堅壁固實策略,不打無希望之戰。秦軍無奈,即用反間計,造謠說, 廉頗年老畏戰,且將降秦。秦軍最怕的是趙括為將。 又用多金收買趙王寵臣郭開,讓他進讒。趙孝成王果聽讒言,派趙括為將,前往長平替代廉頗。趙括好讀兵書,談理論無人能勝過他,可是他缺乏實戰經驗,尤其是驕傲輕敵。秦軍利用他的致命缺點與有利地形,初戰假敗,把趙軍引入絕境。趙括被包圍,糧盡援絕,最後他率軍突圍而陣亡。這次戰爭,趙國先後損失軍隊四十餘萬人,從此國勢大衰。可以說趙孝成王做的不吉之夢,於此得到應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