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特立

人物簡介  徐特立是中共 延安五老 之一,我國著名教育理論傢、革命傢、政治傢,他是從黃炎培,同時也是毛澤東、田漢等人的老師,代表作有《徐特立教育文集》和《徐特立文集》等。徐特立參加過辛亥革命、南昌起義、長征等,擔任過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位,是一位真正的老革命傢。

人物經歷
  徐特立,1877年生於湖南長沙縣一個貧苦農民傢庭,從小就體味到農民所受的殘酷剝削。9 歲時,父兄因憤於不識字受欺壓,湊錢讓他讀私塾。他讀瞭六年書,又因無錢輟學在傢,曾跟隨一個和尚學習禪宗。後來他在傢勞動,又教私塾。1905年因清政府廢科考辦新學,長沙辦起師范學校,他考入該校讀速成班,畢業後當高小教員,又應聘長沙周南女校。
  1907年發生清政府向外國屈辱妥協的教案時,徐特立在學校作時事報告,講到激憤之處,熱淚如傾,竟拿菜刀把自己的左手小指砍掉,蘸著血寫瞭抗議書,寫完當場暈倒。這一 抽刀斷指 的舉動,頓時蜚聲全省,徐特立也被當時有進步思想者譽為最有血性的激進人物。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徐特立積極參加湖南起義,被推為長沙副議長,翌年又任省教育司的科長。他一身清正進入官場後,頓覺黑暗無比,不久返回教育界,任長沙師范學校校長。1919年,國內興起赴法國勤工儉學熱潮,年已42歲的徐特立也報名前往,成為年紀最大的留學生。在法國四年間,他邊做工邊學法語,後入巴黎大學學習自然科學。回國後,他任長沙第一女師校長,被公認為湖南的教育界名流。1927年初大革命高潮時,徐特立參加瞭湖南農民協會並任教育科長,又在左派掌權的國民黨長沙市黨部任農工部長。同年夏天,大革命失敗,在不少共產黨員叛變脫黨時,徐特立卻以50歲年齡入黨。隨後,他參加瞭南昌起義,任師黨代表。部隊失敗後,他決定同賀龍一起上山打遊擊,隻是因病未能跟隨,被派赴莫斯科入中山大學。他學通俄語後,系統研究瞭馬列主義,並同吳玉章、瞿秋白共同研究瞭漢語拉丁化拼音。
  1930年末,徐特立潛回國內,赴江西根據地,後在中華蘇維埃政府任教育部副部長(部長為瞿秋白)。1934年,他隨軍長征。一路上,他拄著一根竹杖,扛著防身用的紅纓槍,和大傢一同行軍。瞿秋白在告別時換給他一匹好馬,他卻總是讓給傷病員騎。據統計,長征兩萬裡,徐老騎馬不過二千裡,人稱 徐老徐老真是好,不騎馬兒跟馬跑 。
  到達陜北後,中共中央為他慶祝60歲壽辰。毛澤東寫信致賀,稱徐老 今後還將是我的先生 。抗戰爆發後,徐特立先到國民黨統治區做中共代表,1940年回延安任自然科學院院長,在黨的 七大 上當選中央委員。此時,他老當益壯,年近七十還參加瞭延安青年體育運動會的遊泳比賽。1947年,中央為他慶賀70歲誕辰,毛主席的題詞是 堅強的老戰士 ,朱總司令的題詞則是 當今一聖人 。
  新中國成立後,徐特立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因年老記憶力減退,他自動申請免職。但是,他仍關心國事 大躍進 時不表贊成, 文革 開始後又憂心不已。1966年國慶節上天安門時,他守在電梯旁等毛澤東,想傾訴心中想法。毛主席遠遠看見他後,馬上打招呼並想走過來,可惜被突然出現的一群高呼 萬歲 的人隔開。徐老此後身體日衰,難以外出,於1968年去世。
  積極求新
  徐特立生於1877年,當時的中國正一步一步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從世界形勢來看,英、法、美等國傢在全世界大肆侵略擴張,搶占殖民地;國內,清王朝即將走到盡頭,對內政治腐朽,對外卑躬屈膝。在這種形勢下,有識之士紛紛探尋救國救民的道路。
  年幼的徐特立生活在湖南長沙縣的農村,母親的早逝、父親的整日勞累和生活的極度窘迫,使他初嘗人世的艱辛。1886年,飽嘗沒有文化苦頭的父親東拼西湊瞭一點學費,將9歲的徐特立送進私塾讀書。
  在私塾讀過的詩歌、古文中,明末清初學者朱柏廬寫的《治傢格言》和明代忠臣楊椒山感情充溢的遺囑,對徐特立產生瞭深刻的影響。16歲時,徐特立因傢中親人去世,必須自謀生計而不得不輟學。經過幾年摸索,18歲時徐特立終於作出從文的決定, 確定教書兼習科舉業 可以進步,又可謀生 。
  於是,徐特立一邊在傢鄉教蒙館,一邊 兼習科舉 ,苦讀八股。但他反對考秀才用的死八股,特別是在得到長沙舉人陳雲峰的勸告後,徐特立立志求真知而不再把精力放在八股文上, 從此我不做八股瞭,成瞭一個好漢學的青年 。他甚至制訂瞭 十年破產讀書計劃 ,一心 讀書求學問,進學不進學不去管他 。在博覽經史子集的同時,徐特立積極閱讀《湘學報》、《湘報》等傳播西方文明的書刊,特別喜愛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人寫的那些針砭時弊、議論時政、激情洋溢的文章,一度自命為康梁的信徒。
  1905年,清廷明令取消八股取士,改考經義,並加歷史、地理。28歲的徐特立參加考試,在3000名考生中名列第19名。雖然後來因經濟困難而又不願接受富傢子弟的資助而放棄瞭復試,但他的名聲不脛而走,各處學堂爭相聘用,他不再需要為生計擔憂。然而,他並不安心於農村塾師的職 業,更不迷戀於個人的小康傢庭。他考慮的問題,已經迥異於20歲以前主要為個人職業、傢庭和前途著想,進而覺得該為國傢民族分憂瞭。他覺得自己應該離開傢鄉,到更為廣闊的天地中去學習新的知識,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他考入瞭由同盟會會員周震鱗在長沙城創辦的寧鄉速成師范,學習教育學、自然科學等新知識和西洋史、東洋史等講授資產階級革命的課程,開始接受資產階級民主思想。
  教育救國
  隨著立憲派組織發動的三次大規模的請願活動相繼失敗,徐特立逐漸認識到改良主義在中國行不通,必須通過革命推翻清政府的統治。於是,他向革命黨人林伯渠等人瞭解革命形勢,表示要追隨孫中山,參加革命。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在湖南還是黑雲壓城之際,徐特立約集一些進步教員,到處宣傳演講,號召大傢支持革命。
  湖南光復後,徐特立擔任省臨時議會的副議長,一心為新政權的建設出力。然而官場的腐敗,使他很快感到失望和憤慨。他相繼辭去省議會副議長和省教育司科長的職務,決心回到教育界,用教育來改革人心,以實現教育救國的願望。他創辦並苦心經營著長沙師范,並到湖南第一師范等學校任教。他的崇高品德、淵博學識以及強烈的愛國熱情,對毛澤東、蔡和森等許多有志匡時救國的學子產生瞭深刻的影響。
  逆境入黨
  1924年夏,徐特立回到國內,繼續致力於湖南教育。他創辦長沙女子師范並擔任校長,同時兼任長沙師范、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師范的校長,精心治理三所學校,繼續實踐他教育救國的宏願。
  隨著國民黨一大召開,國共合作,國民黨實行 聯俄、聯共、扶助農工 的三大政策。在中共湖南省委組織部部長何叔衡的建議下,徐特立參加瞭國民黨左派,以圖 一起來促進國民革命 。1926年12月,他會見瞭回湖南考察農民運動的毛澤東,隨後於1927年春回傢鄉調查農民運動的情況。農村翻天覆地的變化令他驚喜不已,他開始認識到 少數學生無法挽回國運 教育救國是我30年來的一種幻想 ,於是積極投身農民運動,加入大革命的洪流。1927年3月,他擔任湖南農民協會教育科科長兼湖南農民運動講習所主任,還被選為國民黨長沙市黨部工農部部長,為發展湖南的工農運動做瞭大量的工作。
  然而,1927年4月國民黨右派公開叛變革命,5月21日長沙發生 馬日事變 ,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遭到瘋狂屠殺。面對血雨腥風的白色恐怖,徐特立拒絕瞭反動派對他的拉攏、利誘,毅然決然地拋棄一切,冒著殺頭的危險加入瞭中國共產黨,成為一名堅強的共產主義戰士。對此,陸定一在《人民教育傢》一文中給予瞭極高的評價: 人民教育傢徐特立同志,就這樣給全黨同志上瞭第一課:困難時不要動搖,應當更堅定地奮鬥,革命是一定勝利的。徐老給我們的教科書,就是他的入黨,這本沒有字的教科書,比什麼教科書都好,也比什麼教科書都重要。
  老驥伏櫪
  1949年3月,徐特立隨中共中央機關進入北平,先後參與國共和平談判、全國文化教育事業的接管等工作。在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上,他被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1949年10月1日,他登上天安門城樓,親眼目睹瞭毛澤東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親耳聆聽瞭毛澤東莊嚴宣告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歡慶他為之奮鬥瞭近50年的革命理想終於成為現實。
  這年,徐特立已經72歲,在常人看來實在可以頤養天年瞭,然而他卻從不因年老而松懈。歡慶之餘,他想到的不是革命大功告成,可以坐享清福,而是國傢在經濟、文化建設方面面臨的艱苦任務。他在《祝吳老(指吳玉章)七十大壽》的詩篇裡寫道: 百年殖民地,從此永完結。前途之艱巨,基本在建設。幸勿過樂觀,成功在兢業。您我勵殘年,盡瘁此心血。 表現出他敏銳的眼光、對革命事業的高度責任感和 老驥伏櫪,志在千裡 的宏偉志願。他對好友謝覺哉說,人一天沒停止前進,就沒有老,一旦停止前進就老瞭。為瞭勖勉和策勵自己,他制訂瞭一個20年學習和工作計劃,作為晚年的奮鬥目標。
  此後,徐特立不顧年事已高,仍朝氣蓬勃地投身於新中國的文化教育事業,領導一批黨的宣傳幹部和史學工作者從事中國通史、中國革命史和黨史等的編纂工作,並繼續以各種方式關心、指導教育工作:或報告講演,或撰文著述,或視察調研,或接待來訪,或書信交流 為發展社會主義文化教育事業而不懈地奉獻著光和熱。這位堅強的老戰士,生命不息,奮鬥不止,與時俱進,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1968年11月28日與世長辭。
  徐特立與時俱進的可貴品質,早已得到眾多稱頌。
徐特立是毛澤東的老師
  徐特立在湖南任教二十年,愛學生如子。他任師范校長時,將自己的月薪與校內主任、庶務等同樣定為20元,還經常接濟窮學生。
  田漢(我國國歌作詞者)入學時買不起蚊帳,徐特立便買瞭一頂相送。而他卻把自己的傢小安排在鄉下,以節省開支。逢假日回傢,他要步行往返80公裡。一次查夜時,他發現有新生爛腳呻吟,便親自打水給他洗腳上藥。此事傳出後,一些教師認為太失校長 身份 ,學生卻對他更為敬仰。
  他到第一師范任課時,支持毛澤東等學生反對校長專橫的活動。毛澤東曾說過,當時最敬佩的兩位老師,一位是楊昌濟先生(即他後來的嶽父),一位是徐老。
徐特立公園
  徐特立公園是為紀念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傢、教育傢徐特立而建的一座紀念性公園。公園位於星沙大學城中央,毗鄰長沙師范學院、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長沙衛校,其前身為星沙生態公園,後改建為徐特立公園並於2005年8月正式向公眾開放,成為長沙市尊師重教基地。 該公園位於長沙縣星沙鎮,突出紀念和緬懷的主題。在公園正門的蒼松翠柏之中,建有高大的徐特立銅像。塑像高8.5米,其中基座3米,銅像5.5米,系由我國著名雕塑傢朱惟精創作設計。塑像兩側及身後為層層疊疊的仿自然石塊,具有瀑佈效果的層層滴水,象征著徐特立精神源遠流長。 徐特立公園山坡中心為師恩臺。師恩臺正中間一個半圓形石墻上,鐫刻著毛澤東對徐特立發自內心的感言: 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現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將來必定還是我的先生。 石墻的背面刻著毛澤東1937年在延安祝賀徐特立60歲生日的親筆信。 公園最高處,矗立著陳列徐特立生平事跡的師聖閣。師聖閣高達4層,主體為仿古懸挑式結構,屋頂具有現代建築氣息。 公園繼承徐老的重教傳統,建有收藏圖書10萬餘冊的徐特立圖書館和建築面積達1000多平方米的藝術館。 公園還建有滄浪池、長廊、寄語亭、荷花池、杏壇等20餘個特色鮮明的景點,並通過文字介紹瞭徐特立先生一生重教、憂國憂民的感人事跡。
人物評價
  徐特立:堅強的老戰士。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傢、教育傢。
  黨中央曾評價他 對自己是學而不厭 , 對別人誨人不倦 , 中國傑出的革命教育傢 。
  毛澤東稱贊他是 堅強的老戰士 , 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 。
  劉少奇稱贊他是 中國共產黨的光榮 。周恩來稱贊他是 人民之光,我黨之榮 。
  朱德就在賀信中稱贊他: 你是革命模范的人,你是革命前進的人。不管革命歷史車輪轉得好快,你總是推著它前進的。
   莫文驊致信說: 你是我黨中的老黨員,沒昏庸、腐化、驕傲、墮落的些微成分,思想是隨時進步的,言語、行動都表現出像一個勇敢的新鮮活潑而可敬可愛的革命青年!
  柳湜在報上著文,稱 先生永遠是發展的,永遠是站在我們的前頭,是大傢的先生 。
  毛澤東的信則更是給予瞭一個最好的評價: …..你將來必定還是我的先生 願你成為一切革命黨人與全體人民的模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