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卿

人物簡介  虞卿,戰國時期名士,卿姓的得姓始祖,著有《虞氏征傳》、《虞氏春秋》等作品。虞卿頗有謀略,曾在長平之戰前主張與楚國、魏國逼迫秦國求和,邯鄲之戰後又主張聯合趙、齊、魏抗秦;虞卿為人大義,為救魏齊而拋卻高官厚祿離開趙國,然而最終魏齊還是死瞭,而虞卿也從此著書立說。

人物生平
  遊說趙王
  虞卿,是位善於遊說之士。他腳蹬草鞋,肩掛雨傘,遠道而來遊說趙孝成王。第一次拜見趙孝成王,趙孝成王便賜給他黃金百鎰,白璧一對;第二次拜見趙孝成王,就擔任瞭趙國的上卿,所以稱他為虞卿。
  主聯楚魏
  秦、趙長平之戰之初,趙國沒有取勝,損失瞭一名都尉。趙孝成王召見樓昌與虞卿說: 我軍在戰場上不能取勝,都尉也陣亡瞭,我要卷甲赴敵與秦軍決戰,你們看怎麼樣? 樓昌說: 沒有好處,不如派重要使臣去求和。 虞卿說: 樓昌主張求和的原因,是認為不求和我軍必敗。可是控制和談主動權的在秦國一方。而且大王您估計一下秦國的作戰意圖,是要擊敗趙軍,還是隻是嚇唬一下呢? 趙孝成王回答說: 秦國已經竭盡全力毫不保留瞭,必定要擊敗趙軍。 虞卿接著說: 大王聽從我的話,派出使臣拿上貴重的珍寶去聯合楚、魏兩國,楚、魏兩國想得到大王貴重的珍寶,一定會接納我國的使臣。趙國使臣進入楚、魏兩國,秦國必定懷疑天下諸侯聯合抗秦,而且必定恐慌。這樣,與秦和談才能進行。 趙孝成王沒有采納虞卿的主張,與平陽君趙豹議妥求和,就派出鄭朱先到秦國聯系。秦國接納瞭鄭朱。
  趙孝成王又召見虞卿說: 我派平陽君到秦國求和,秦國已經接納鄭朱瞭,你認為這事怎麼樣? 虞卿回答說: 大王的和談不能成功,趙軍必定被擊敗。天下諸侯祝賀秦國獲勝的使臣都在秦國瞭。鄭朱是個顯貴,他進入秦國,秦王和應侯一定把鄭朱來秦一事大肆宣揚給天下諸侯看。楚、魏兩國一見趙國到秦國求和,必定不會援救大王。秦國知道天下諸侯不援救大王,那麼和談就不可能成功。 應侯果然把鄭朱來秦求和一事大加宣揚給天下諸侯派來祝賀秦國獲勝的使臣們看,不肯和談。趙軍在長平之戰中大敗,於是邯鄲被圍困,遭到天下人恥笑。
  割地爭論
  秦國解除瞭邯鄲的包圍之後,而趙孝成王卻準備到秦國拜訪秦王,就派趙郝到秦國去訂約結交,割出六個縣求和。虞卿對趙孝成王說: 大王,您看,秦國進攻趙國,是因為打得疲憊瞭才撤回呢?還是它能夠進攻,卻因為憐惜大王而停止進攻呢? 趙孝成王答道: 秦國進攻我,是毫不保留竭盡全力的,一定是打得疲憊瞭才撤回的。 虞卿說: 秦國用它的全部力量進攻它所不能奪取的土地,結果打得疲頓而回,可是大王又把秦國兵力所不能奪取的土地白白送給秦國,這等於幫助秦國侵略自己啊。明年秦國再進攻趙國,大王您就無法自救瞭。 趙孝成王把虞卿的話告訴瞭趙郝。趙郝說: 虞卿真能摸清秦國兵力的底細嗎?果真知道秦國兵力今年不能進攻瞭,這麼一塊彈丸之地不給它,讓秦國明年再來進攻大王,那時大王豈不是要割讓腹地來給它求和嗎? 趙孝成王說: 我聽從您的建議割讓六縣,你能保證秦國明年不再進攻我嗎? 趙郝答道: 這個我可不敢擔保。從前韓、趙、魏三國與秦國交往,互相親善。現在秦國對韓、魏兩國親善而攻打大王,看來大王事奉秦國的誠意一定不如韓、魏兩國瞭。現在我替您解除因背棄與秦國親善關系而招致的攻擊,開啟關卡,互通貿易,與秦國交好的程度同韓、魏兩國一樣,若到瞭明年大王獨自招來秦國的攻打,這一定又是大王事奉秦國的心意又落在韓、魏兩國的後面瞭。所以說,這不是我所敢承擔的事情。
  趙孝成王把趙郝的話告訴瞭虞卿。虞卿回答說: 趙郝說 不講和,明年秦國再來攻打大王,大王豈不是要割讓腹地給它來求和嗎。 現在講和,趙郝又覺得不能保證秦國不再進犯。那麼現在即使割讓六個城邑,又有什麼好處!明年再來進攻,又把它的兵力所不能奪取的土地割讓給它來求和。這是自取滅亡的做法,所以不如不求和。秦國即使善於進攻,也不能輕易地奪取六個縣;趙國即使不能防守,終歸也不會喪失六座城。秦國疲頓而撤兵,軍隊必然疲弱。我用六座城來收攏天下諸侯去進攻疲弱的秦軍,這是我在天下諸侯那裡失去六座城而在秦國那裡得到補償。我國還可從中獲利,這與白白割讓土地,使自己變弱而使秦國強大相比,哪樣好呢?現在趙郝說 秦國與韓、魏兩國親善而進攻趙國的原因,一定是大王事奉秦國的心意不如韓、魏兩國 ,這是讓大王每年拿出六座城來事奉秦國,也就是白白地把城邑送光。明年秦國又要求割地,大王將給它嗎?不給,這是拋棄瞭原先割地所換取的成果而挑起秦國進攻的兵禍;給它,也就無地可給瞭。俗話說, 強大的善於進攻,弱小的不能防守 。現在平白地聽任秦國擺佈,秦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多得土地,這無異於強秦弱趙啊!讓越來越強大的秦國割取越來越弱小的趙國,秦國年年謀取趙國土地的打算因而就不會停止瞭。況且大王的土地有限而秦國的貪欲無限,拿有限的土地去應付無限的秦國要求,那勢必不會再有趙國瞭。
  趙孝成王的主意未定,樓緩從秦國回到瞭趙國,趙孝成王與樓緩商議此事,說: 給秦國土地與不給秦國土地,哪種做法好? 樓緩推讓說: 這不是我所能知道的。 趙孝成王說: 話雖這麼講,也不妨談談你個人的意見。 樓緩便說: 大王聽說過公甫文伯母親的事嗎?公甫文伯在魯國做官,病死瞭,姬妾中有兩個為他在臥室中自殺。他的母親聽到此事,居然不哭一聲。公甫文伯傢的保姆說: 哪裡有兒子死瞭母親不哭的呢? 他的母親說: 孔子是大賢士,被魯國驅逐瞭,可是卻無人追隨孔子。現在他死瞭而姬妾為他自殺的有兩人。像這樣的情況一定是他對尊長的人情義淡薄而與姬妾的情義深厚。 所以由母親說出這樣的話來,就是個賢良的母親,若由妻子說出這樣的話,就免不瞭落個嫉妒之名。所以說的話雖然都一樣,但由於說話人的立場不同,人的用意也就跟著變化瞭。現在我剛剛從秦國回來,如果說不給秦國土地,那不是上策;如果說給它土地,又怕大王會認為我是替秦國幫忙;所以我不敢回答。假使我能夠替大王著想,不如給它土地好。 趙孝成王聽後應聲說是。
  虞卿聽說此事,就入宮拜見趙孝成王說: 這是虛假的托辭,大王切切不可給秦國六個縣! 樓緩聽說瞭,也去拜見趙孝成王。趙孝成王把虞卿的話告訴瞭樓緩。樓緩說: 不對,虞卿隻知其一,不知其二。秦、趙兩國結下怨仇引起戰事,天下諸侯對此都很高興,原因何在? 我們將借強國來欺弱國 。如今趙國軍隊被秦國圍困,天下諸侯祝賀獲勝的人必定都在秦國瞭。所以不如趕快割讓土地講和,來使天下諸侯懷疑秦、趙已經交好而又能撫慰秦國。不然的話,天下諸侯將借秦國的怨怒,趁著趙國的困頓來瓜分趙國。趙國就會滅亡,還圖謀秦國什麼呢?所以說虞卿知其一,不知其二。希望大王從這些方面考慮決定給它吧,不要再盤算瞭。
  虞卿聽到樓緩的意見後,又去拜見趙孝成王說: 危險瞭,樓緩就是為秦國幫忙的,又怎能交好秦國呢?他為什麼偏偏不說這麼做就是向天下諸侯昭示趙國軟弱可欺呢?再說我主張不給秦國土地,並不隻是堅決不割土地就完事的。秦國向大王索取六個城邑,而大王則把這六個城邑送給齊國,齊國是秦國的死對頭,它得到大王的六個城邑,就會與我們合力攻打秦國。齊王耳聽大王的計謀,不等你話說完,就會同意你的作法。這就是大王雖然把六個城邑交給齊國,卻在秦國得到瞭補償。這樣做,齊、趙兩國的深仇大恨就可以消泯瞭,而且又向天下諸侯表明瞭大王是有作為的。大王把齊、趙兩國結盟的事聲揚出去,我們的軍隊不必到邊境察看,我就可看到秦國送貴重財禮到趙國來求和瞭。一旦跟秦王講和,韓、魏兩國聽到消息,必定盡力敬重大王;既要敬重大王,就必定拿出珍貴的寶物爭先向大王致意。這樣大王的一個舉動就可以與韓、魏、齊交好,從而與秦國改換瞭處事的位置。 趙孝成王聽後說: 好極瞭。 就派虞卿向東去拜見齊王,與齊王商議攻打秦國的問題。虞卿還沒返回趙國,秦國派來的使臣已經在趙國瞭。樓緩得知此訊,立即逃走瞭。趙孝成王於是封瞭一座城邑給虞卿。
  訂盟魏國
  過瞭不久,魏國請求與趙國訂立合縱盟約。趙孝成王召虞卿商議此事。虞卿先去拜訪平原君趙勝,平原君說: 我希望聽您談一下合縱之道。 虞卿進宮拜見趙孝成王,趙孝成王說: 魏國請求訂立合縱盟約。 虞卿說: 魏國錯瞭。 趙孝成王說: 我本來也沒答應它。 虞卿說: 大王錯瞭。 趙孝成王說: 魏國請求合縱,你說魏國錯瞭;我沒有答應,你又說我錯瞭。既然如此,那麼合縱盟約是不行的嗎? 虞卿回答說: 我聽說小國跟大國一起辦事,有好處就由大國享用成果,有壞處就由小國承擔災禍。現在的情況是魏國作為小國願意承擔災禍,而你居於大國的地位卻享用成果。我所以說大王錯瞭,魏國也錯瞭。我私下認為訂立合縱盟約有利。 趙孝成王同意,於是就同魏國訂立合縱盟約。
  失志著書
  虞卿因為魏國宰相魏齊的緣故,拋棄瞭萬戶侯的爵位和卿相大印,與魏齊從小路逃走,最後離開瞭趙國,在魏國大梁遭到困厄。魏齊死後,虞卿不得志,就著書立說,參考《春秋》,觀察近代的世情,寫下瞭《節義》、《稱號》、《揣摩》、《政謀》共八篇。用來評議國傢政治的成敗,世傳之為《虞氏春秋》。
虞卿為什麼要幫魏齊
  秦昭王四十二年,秦昭王為瞭替范雎雪恨,欲殺魏齊。當此時也,魏齊寄居於平原君門下,秦昭王向平原君索要魏齊人頭,平原君拒不肯交。秦昭王遂向趙王施壓。魏齊見趙王迫於壓力兵發平原君所圍捕他時,夜裡偷偷逃到趙相國虞卿傢裡。虞卿見事不可為,掛下相印與魏齊一同逃跑。跑路途中欲求助於信陵君,信陵君畏秦,猶豫未肯見。魏齊絕望之下,怒而自刎。待到信陵君在門人勸說之下,終於駕車趕來時,已悔之晚矣。
歷史評價
  司馬遷《史記》: 虞卿料事揣情,為趙畫策,何其工也!及不忍魏齊,卒困於大梁,庸夫知其不可,況賢人乎?然虞卿非窮愁,亦不能著書以自見於後世雲。
  司馬貞《史記索隱》: 虞卿躡蹻,受賞料事。及困魏齊,著書見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