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中

人物簡介  楊德中上將於1938年加入共產黨,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在革命年代擔任瞭濱海軍區連指導員、魯中南軍區團政治處主任等職務。建國後,歷任中央警衛團政委、中央警衛師師長、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等職,長期擔任周恩來、毛澤東等領導人的警衛員。楊德中於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94年晉升為上將。

人生經歷
  1936年
  1936年在陜西省立第一中學(現陜西省西安中學)學習時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在西北青年救國聯合會青年訓練班、延安抗大學習。
  1938年
  1938年9月參加八路軍,任八路軍第115師晉西支隊政治部幹事、教導2旅衛生處指導員。
  1942年
  1942年任山東濱海軍區司令部供給處衛生處指導員、政治部協理員。
  1944年
  1944年任山東軍區獨立1旅2團政治處副主任、主任。
  1946年
  1946年任山東魯中軍區警備5團2營教導員。
  1947年
  1947年任山東魯中軍區警備1團政治處主任,魯中南軍區、魯中南縱隊46師136團政治處主任。
  1949年
  1949年任陸軍第35軍311團政治處主任、副政委,312團副政委、政委。
  解放後
  1951年任陸軍第22軍196團政委,陸軍第22軍66師政治部副主任、主任。1953年任中央警衛團政委。1965年任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副局長兼中央警衛團政委。1969年任中央辦公廳警衛處副處長兼中央警衛團政委。1974年任陜西省咸陽軍分區第2政委、陜西省軍區副政委。1978年任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局長兼中央警衛師師長。1980年9月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1982年11月至1998年7月任中央辦公廳第一副主任。1982年11月至1994年8月兼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局長。1983年1月至1994年8月兼總參謀部警衛局局長。1990年3月按正部長級待遇。1993年3月按正大軍區職待遇。1994年退役。第十二、十三、十四屆中央委員。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1988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1994年5月晉升為上將軍銜。1998年7月被授予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楊德中與汪東興的矛盾
  楊德中調離中央辦公廳警衛處和中央警衛團的事,也就發生在那一段日子裡。我正式得知楊德中要離開的消息,是1974年1月9日,在中南海東八所召開的一次黨委學習會議上。那次會上,汪東興傳達瞭毛主席關於加強學習的指示,還提到毛主席近期說的:對內要團結,不搞陰謀詭計;對外要反帝修反,要堅持原則,又要有靈活性。
  他還口述瞭毛主席關於評論秦始皇給郭沫若的詩: 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要商量。祖龍隨死秦猶在,孔學名高實秕糠。百帶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這首詩大概還有別的版本,有一點文字的差異,但我當時記錄的如此。
  講完瞭學習的問題,汪東興又說: 德中同志提出要求下到基層鍛煉一下,報告瞭主席、總理,他們都同意。另外在改進工作作風上也是需要的。他到陜西作個軍分區的政委就可以瞭。
  楊德中隨之在會上表態說: 要離開瞭,心情是很矛盾的。在中央、主席身邊工作這麼多年,以後會經常想到。最近學習瞭毛主席指示後,我考慮有必要下去鍛煉。我下去一定會好好工作,職務越小越好,好好學習。
  當聽到他說 今後一定堅決服從命令聽指揮。下到地方以後,要認真學習,提高警惕,註意保密。 我的感覺就是此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瞭。在楊德中說完後,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也講瞭話,是對楊德中以往工作的一些看法。
  會議結束後,我聽見楊德中問汪東興,下去以後按什麼安排職務。汪東興當即回答: 師政委,按師職算。 楊德中接著還和汪東興說瞭些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但我記得最後汪東興似乎很不高興,氣咻咻地聲音也大瞭。
  由於我主要工作在釣魚臺這邊,傢也住在釣魚臺附近,對中南海這邊機關裡發生的情況,瞭解得不多,特別是個人之間的關系,我更不喜歡打聽,所以對這些事顯得很遲鈍。這還真是我第一次見我警衛工作的直接領導當面言語這麼不和諧。
  後來,我從汪東興那裡聽說:楊德中下放是因 四人幫 要抓他,說他是壞人。汪東興說他為此曾向毛主席做瞭匯報,毛主席說:我的部隊政委能是反革命嗎?接著又說下放鍛煉一下也好。汪東興又將此向周恩來總理做瞭匯報,得到同意。
楊德中與周恩來
  1969年,中央警衛團的警衛對象主要是毛主席、周總理、朱德委員長、林彪以及其他政治局委員。楊德中則由1964年開始主管周恩來的警衛工作。周恩來因住在中南海,警衛大隊也是一大隊,警衛中隊是一大隊的三中隊,由楊德中負責。
  1971年林彪自我爆炸以後,他的幹將、 四大金剛 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不主動向中央坦白交代問題,而是私下活動,銷毀證據,對抗中央。黨中央、毛主席決定把他們4人抓起來。這項決定由周總理執行。 1971年9月23日晚,周總理驅車到人民大會堂,先是在新疆廳開瞭個會。會後,總理約來楊德中,向他交待瞭任務。楊德中受命去部署對 四大金剛 的進一步監視。楊德中說: 今晚有重大行動,大傢要提高警惕,多個心眼,再從警衛處調兩個人協助你們。 他沒說是什麼行動,說完就走瞭。
  周總理回到傢後並沒有休息,仍坐在那裡看文件。楊德中說,今晚的行動改在明天上午,仍在大會堂。原因是9月24日上午8時,李先念率團去越南訪問,去機場送行的有邱會作。逮捕他們4人的行動需秘密進行,為不引起外界註意,便改在送走李先念以後。
  周總理又是一夜沒有睡覺,24日早晨7時50分到瞭首都機場。紀登奎等已到候機室,邱會作也坐在那裡。和往常一樣,總理與他們相互握手,然後就坐。李先念到後,他們一同步入機場,氣氛平靜。在周總理的身邊警惕著周圍的動靜。李先念登上飛機,向送行的人們揮手告別,飛機滑動瞭。周總理轉身對紀登奎、邱會作說: 9點鐘在大會堂福建廳開會。 其實紀登奎知道開會的內容,邱會作也接到瞭開會的通知,但他卻不知道今天的會對他是個什麼結果。
  由機場返回的路上,楊德中坐在總理的車上。周總理對楊德中說: 咱們把車開快一點,先一步到大會堂,再與邱會作談一談,爭取他多交代一些問題。 車速加快瞭,後邊的車速也跟著加快。因為都是紅旗車,性能一樣,不可能甩掉它。車上原有的通訊設備,也因為要反竊聽,全部拆掉瞭。到瞭大會堂北門,楊德中雖是搶先一步下車,已來不及瞭,執行人員已對邱會作實施瞭隔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