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昌濟

人物簡介  楊昌濟是我國著名教育傢,他先後留學日本、英國,倡議籌辦湖南大學、支持新文化運動、宣傳《新青年》的主張,培育瞭毛澤東、蕭子升、蔡和森等一大批進步青年。楊昌濟是毛澤東夫人楊開慧的父親,著有《楊昌濟文集》等作品,有 板倉先生 等稱呼,他的思想主張對毛澤東、中國革命都有深刻影響。1920年,楊昌濟病逝,葬於長沙縣板倉。

人物生平
  悲苦童年
  楊昌濟的高、曾祖父都是 太學生 ,祖父楊萬英是 邑庠生 ,但沒有做過官,一生在傢鄉以教書為業。父親楊書祥,字書樵;母親向氏,平江縣石洞人,其父出身進士,做過前清國子監學錄,乃詩書世傢。向傢與楊傢世代聯姻,對楊傢子弟影響甚深。
  清同治十年(1871年)四月二十一日(農歷),楊昌濟誕生於長沙縣清泰鄉板倉沖下屋楊傢(今長沙縣開慧鎮開慧村)。楊傢原居長沙縣金井的蒲塘,十八世紀末,在楊昌濟高祖父時遷移至此。
  楊昌濟,字華生,一九零三年留學日本前改名懷中。父親楊書祥情,宇書樵,讀過不少古書,但積學不第,長期在鄉下教私塾。母親向氏,出身於理學世傢,住平江石洞。楊昌濟的長兄楊昌運,字榮生;一個姐姐,弟弟楊昌愷,字瑞生,過繼給叔父為子。楊昌濟排行第三。
  清光緒三年(1877年),7歲進館發蒙,蒙師是自己的父親楊書祥。
  入學第二年(1878年)父親病逝,母親也相繼撒手歸西,楊昌濟開始瞭一個人求學之路。
  考取功名
  光緒十四年(1888年),17歲的楊昌濟與表妹向振熙結婚。
  光緒十五年(1889年),應長沙縣學試,補邑庠生,為學政張亨嘉賞識。張亨嘉取士不重八股,重通經史,留心經世之學,很欣賞楊昌濟的才識。
  私塾教學
  光緒十六年(1890年),應試舉人不中,為生活計,在傢設館授徒,常與密友楊守仁討論國事,認為 非改革不足以圖存 。
  光緒十七年(1891年),在傢鄉教私塾,同時繼續準備舉業,潛心研究宋明理學。《達化齋日記》從這年記起,其內容大多記述其排除各種雜念專心讀書的心得及個人思想修養、待人接物等方面的經驗體會。
  光緒二十年(1894年),在傢鄉教私塾。生一女名楊瓊。七月,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楊昌濟對戰事十分關心,見清兵一敗塗地,而清朝當局還一味妥協,非常著急。冬天,寫《雜感》詩八首,抒發自己對時局的憂慮。同時,對清政府仍然存在幻想。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楊昌濟進入嶽麓書院讀書,積極參加譚嗣同、唐才常等在湖南組織的維新改良活動,加入瞭他們組織的 南學會 ,成為通訊會友,借此機會向譚嗣同等求教學問,交流思想。同年,兒子楊開智出生。
  戊戌變法失敗後,避居傢鄉,研究經世之學。無論是研究學問還是做人,都具有堅忍精神,他說: 吾無過人者,惟於堅忍二字頗為著力,常欲以久制勝。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楊昌濟繼續隱居鄉間授徒、自學。這一年,長女楊瓊不幸夭亡。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楊昌濟繼續隱居鄉間授徒、自學。11月,女兒楊開慧出生。楊開慧(1901 1930),號霞,字雲錦,湖南長沙板倉人,楊昌濟之女。1920年冬,楊開慧和毛澤東結婚,1922年初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毛澤東的助手。大革命失敗後,毛澤東去領導秋收起義,開展井岡山根據地鬥爭;楊開慧則獨自帶著孩子,參與組織和領導瞭長沙、平江、湘陰等地武裝鬥爭,發展黨的組織,堅持革命整整3年。1930年10月,楊開慧被捕,她拒絕退黨並堅決反對聲明與毛澤東脫離關系,隨之被害。
  赴日留學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繼續隱居鄉間授徒、自學,參加赴日留學考試 ,獲官費留日資格,回鄉作出國前的準備。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東渡日本留學,主攻教育學。啟程前,改名 懷中 ,表示身在異邦,心懷中土。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楊昌濟從弘文學院順利畢業,升入東京高等師范學校專修教育學。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在東京高等師范學校肄業。是年,在楊毓麟、章士釗等好友的極力推薦下,清政府派往歐洲的留學生總督蒯光典,調楊昌濟去英國繼續深造。
  留學英倫
  清宣統元年(1909年)春,楊昌濟留學英國,進入蘇格蘭的阿伯丁大學哲學系,學習哲學、倫理學和心理學。
  宣統二年(1910年),在愛丁堡文科學習。同時註意研究英國教育狀況、英國國民生活習俗。
  宣統三年(1911年),在阿伯丁大學文科學習。四月, 廣州起義 失敗,革命者犧牲很大。楊昌濟、楊毓麟聞之痛極。七月(農歷六月),楊毓麟感國事日非,加之腦疾復發,在英國利物浦蹈海而死。楊昌濟對老友逝世極感悲痛,親自為料理後事,並寫《蹈海烈士楊君守仁事略》,以志紀念。十月,武昌起義成功,送別章士釗回國。
  歸湘任教
  1912年夏,楊昌濟結束瞭在阿伯丁大學3年的學習生活,獲得文學士學位。隨後,他前往德國進行瞭為期九個月的考察,還去瑞士遊覽瞭一番。在德國,楊昌濟重點考察教育制度,但也很留意政治、法律等各項制度。考察完畢,隨即啟程返回闊別十年的祖國,回到瞭故鄉長沙。
  1913年回到湖南後,湖南督軍譚延闓想聘請他當省教育司司長,辭不就,出任湖南高等師范學校教授,教倫理學、心理學、教育學,同時兼任湖南第四師范學校修身和心理學教員。十月,袁世凱派湯薌銘為湖南查辦使,湯一到任,即將楊德麟等逮捕槍決。楊昌濟曾為營救楊德麟四處奔走,對袁、湯屠殺革命黨人無比憤慨。
  1914年在湖南高師講學,上半年兼任第一師范修身、教育學兩科教員,下半年隻教修身課。夏天,所著《論語類鈔》由宏文圖書社出版。
  1915年在湖南高師講學,上半年兼一師修身課。一師學生毛澤東等發起驅逐校長張幹的運動,張幹要開除毛澤東等人的學籍,楊昌濟與徐特立等教員出面,要求張收回成命。對毛澤東這個 資質俊秀 的高個子青年,楊昌濟認為是 海內人才,前程遠大 。
  1917年上半年,仍任湖南高師教授,兼任一師修身、教育學教員。向《新青年》推薦發表毛澤東( 二十八畫生 )的《體育之研究》。北洋政府決定撤銷湖南高師,楊昌濟堅決反對。為此,他與同仁呈文湘政府,歷數保留高師並創辦湖南省立大學的重要性。他還特地寫信給當時北洋政府教育總長、留日同學范源濂,力爭保留高師,同時請他解決學校鐘點過多、學生負擔過重的問題。下半年,高師奉命撤銷。經湖南省政府備案,成立湖南大學籌備處,由楊昌濟等人主持其事。之後任湖南商專教務主任。兼修身課教員;同時任一師修身教員。在湖南任教期間楊昌濟支持新文化運動,宣傳《新青年》的主張。關心毛澤東、蔡和森、蕭子升等一批進步青年,並促成新民學會的成立。蕭子升、蔡和森與毛澤東是楊昌濟的三位得意弟子,他們品學兼優、志趣相投,人稱 湘江三友 ,毛澤東、蔡和森兩位後來接受瞭馬克思主義理論,都成瞭中國共產黨與中國革命的領導人,而青年時代的激進分子蕭子升則堅持信仰無政府主義,解放後長期旅居國外從事文字教育事業。
  任教北大
  1918年6月,應蔡元培先生之聘,任北京大學倫理學教授。他為赴法勤工儉學學生籌措經費,推薦毛澤東到北大圖書館工作,促成瞭愛女楊開慧與毛澤東的婚戀關系。
  1919年五四運動時,發表《告學生》一文,表達對青年的熱切期望,並參與發起北大哲學研究會,著文號召青年敢說敢做。楊昌濟關心毛澤東、蔡和森、蕭子升、陳昌等一批進步青年,鼓勵他們並告誡他們自己平身 欲栽大木拄長天 的志願。支持成立新民學會,籌備創立湖南大學。
  1920年1月17日,楊昌濟病逝於北京德國醫院。臨終前曾致信好友章士釗(時任廣州軍政府秘書長、南北議和代表),推薦毛澤東和蔡和森,信中說: 吾鄭重語君,二子海內人才,前程遠大,君不言救國則已,救國必先重二子。 後歸葬長沙縣板倉。因世居板倉,所以楊昌濟後來被人稱之為 板倉先生 、 板倉楊 。
楊昌濟的子女
  楊開智、楊瓊、楊開慧
楊昌濟的三位得意門生
  毛澤東、蔡和森、蕭子升。他們品學兼優、志趣相投,人稱 湘江三友 ,毛澤東、蔡和森兩位後來接受瞭馬克思主義理論,都成瞭中國共產黨與中國革命的領導人,而青年時代的激進分子蕭子升則堅持信仰無政府主義,解放後長期旅居國外從事文字教育事業。
楊昌濟對毛澤東的影響
  在對待中西文化的態度上,毛澤東等人接受瞭楊昌濟的思想觀點,認為: 世界文明分東西兩流,東方文明在世界文明內,要占半壁的地位。
  在經世方法與手段上,早期湖南黨史人物群體也曾一度致力於教育經世。蔡和森認為: 胡林冀之所以不及曾滌生者,隻緣胡夙不講學,士不歸心,影響隻能及於一時。 因此,他不僅自己想當一名教師,而且提議新民學會會員中 多出幾個小學教師 , 造幼齡之小學生 ,他認為這是 遠大之舉 ,不可等閑視之。
  總之,在湖南早期黨史人物群體成長的道路上,楊昌濟無疑是起瞭一個啟蒙先師的作用。毛澤東等湖南早期黨史人物群體的早期言行,無一不受深楊昌濟的影響。如果說,毛澤東等人在早期實踐活動中,致力於教育經世的探求是失敗瞭,但是,楊昌濟以 欲栽大樹柱長天 為核心的教育經世的目的和宏願卻是成功瞭,他成功地培養瞭一批 柱長天 的 大樹 。
人物評價
  毛澤東: 給我印象最深的教員是楊昌濟,他是從英國回來的留學生,後來我同他的生活有密切的關系。他教授倫理學,是一個唯心主義者,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他對自己的倫理學有強烈信仰,鼓勵學生立志做有益於社會的正大光明的人。我在他的影響之下,讀瞭蔡元培翻譯的一本倫理學的書。我受到這本書的啟發,寫瞭一篇題為《心之力》的文章。那時我是一個唯心主義者,楊昌濟老師從他的唯心主義觀點出發,高度贊揚我的那篇文章。他給瞭我一百分。
  曹典球在《楊昌濟先生傳》評價楊昌濟說: 湖南之師范教育,前清末年雖有中、西、南三路師范學堂及優級師范學堂之設,大輅椎輪,不為無功。但至高師成立,始有西洋倫理學、教育學及哲學等課程,其規劃皆先生所首創 。 先生自精研中國經史、性理諸學數十年之後,又繼續在日、英二國苦學九年之久,對於中西學術源流,政治風俗,瞭如指掌,加以本身之存養省察,事事物物,無不加以詳密之分析,而後出之為語言,發之為文章,經師人師,備諸一身。以故來學之士,一受其薰陶,無不頓改舊時之宇宙觀,如飲醇醪,受其影響。是以湖南之師范教育,至先生講學高師時,乃與普通各科諸教育有所區別。雖先生所采之英、德哲學諸書以作教材,多唯心派傢言,然在湖南教育史中實別開一新紀元,不可忽視!
  黎錦熙:楊君懷中,留學英倫及蘇格蘭有年,研究倫理教育,去年歸自德,主湖南第一師范修身科講席,是書即其所編講義也。語語自道心得,故說理精,自述經驗,故比事切;旁征泰西教理學說,析其同異,無所牽附,故博而下鑿;即《論語》之內容而析為類,自成系統,亦無碎義,故約而不拘。蓋非僅學校講授之善本而已,世有篤志自修者,得是書以為研習經訓之途徑,其於修己、接人、觀世、知化之道,思過半矣。
  蔡元培在楊昌濟逝世後的挽聯中寫到: 學不厭,教不倦,本校失此良師 。字雖不多,卻高度概括瞭楊昌濟的一代師風。
  李肖聃在《楊懷中先生逝世再志》中評價: 君,寒士也,誠樂乎道,而不以窮餓動其心,此其學之所以口進不已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