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養浩

人物簡介  周養浩是國民黨著名特務,號稱 書生殺手 ,與沈醉、徐遠舉號稱 軍統三劍客 ,且和特務頭子戴笠、毛人鳳都是同鄉。周養浩曾策劃部屬殺害楊虎城的行動,在重慶、成都、昆明等地參與佈置大破壞與大屠殺,1949年在昆明被捕。1975年,周養浩被特赦,他要求回臺灣與傢人團聚,結果臺灣當局不答應,他隻好去美國投親,並於1990年在美國去世。

人物生平
  1932年畢業於民國時期上海法學院;
  1933年參加戴笠特務處;
  1935年4月被派到國民政府武昌行營調查科任司法科員;同年10月,調國民黨西北總部調查科當科員;
  1936年後,任陜西西安公安局三科科長、杭州警察局專員、重慶市警察局三科科長、軍統局司法科審訊員、軍委會運輸統制局監察處科長;1941年3月,任貴州息烽集中營主任,人稱 笑面虎 ;1946年7月,息烽監獄撤銷,周養浩出任國民黨貴州保安司令部情報處長、省政府監察室主任、保密局貴州站站長;1948年9月到重慶,任保密局公產管理組組長、造時場聯合辦事處主任,負責白公館、渣滓洞等監獄的監督、 訓導 工作;1948年11月,保密局西南特區成立,周又任特區副區長;1949年11月任保密局西南督察室主任、重慶衛戍司令部保防處長、丙種會報秘書處主任。是殺害楊虎城將軍和宋綺雲兩傢六口的主兇之一;1949年11月29日,他又指揮將關押在新世界飯店的三十二人押往松林坡槍殺;同年12月在昆明被盧漢的起義部隊抓獲。作為戰犯被押往重慶,後轉押北京戰犯管理所;1975年獲特赦;
  1990年周養浩在美國傢中去世,享年84歲。去世後,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送瞭花圈。

周養浩子女
  根據周養浩個人被關押期間的交代,他的兒子、女兒共有七名,都受到瞭臺灣政府的優待,其中最小的女兒在美國念書,畢業後在當地參加瞭工作。由此可見,周養浩子女並沒有受到臺灣當局的特別優待,畢竟周養浩本人是被共軍俘虜的,成不瞭烈士。
  1973年,周養浩被作為最後一批被大陸釋放的戰犯,打算回到臺灣和子女團聚。但是臺灣方面的反應卻極為冷漠,拒絕瞭他們入臺的請求。
  周養浩在萬般無奈之下,抱著他對黨國的一腔忠忱,可同僚段克文一起,先後離開香港去往美國投奔他在美國的小女兒。在1990年,周養浩去世。
  從上述情況來看,周養浩子女也最終沒有和他們的父親團聚,實在是一大遺憾瞭。
周養浩為什麼被臺灣拒絕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佈釋放全部在押戰爭罪犯。
  此前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討論瞭國務院根據毛澤東主席、黨中央的指示提出的建議,決定對全部在押戰犯,實行特赦釋放,予以公民權,並作出決定,特赦人員 願意回臺灣的,可以回臺灣,給足路費,提供方便,去瞭以後願意回來的,我們歡迎。
  決定一公佈,在第六批(最後一批)釋放的293名戰犯中,當即引起瞭強烈的反響。有親人在臺灣的,要求去臺灣與傢人團聚。據此,原國民黨十二兵團中將司令官黃維擔心臺灣當局拒絕被俘戰犯赴臺,他在討論中提出:被特赦釋放人員,不管在臺灣是否有傢屬,都有權利向臺灣方面提出去臺灣的要求。
  特赦釋放申請去臺的十人的申請,很快得到瞭政府的批準。中央統戰部於4月12日在北京著名的全聚德烤鴨店為十人餞行。在會上,時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的童小鵬在宴會上說: 政府希望你們早日到臺灣與親人團聚。去瞭以後,願意回來的,政府照樣歡迎。
  同日,中央通知廣東省做好十位特赦人員經廣、深赴港轉臺的接待安排工作,並要求4月14日抵達香港。
  在廣東省委的領導下,立即制定瞭在生活、參觀、保衛等方面的接待方案。
  4月14日上午,王秉鉞等10人乘91次列車到達深圳,下午1時即抵達香港,可臺灣方面迎接他們的竟是: 我們對此10名所謂戰犯並不重視,他們必須以普通逃港難民身份以循正當手續辦理入臺手續。 污蔑被釋回臺的10人,是一種 統戰工具 ,拒絕10人人臺與傢人團聚。
  其實,早在3月22日駐港的國民黨機關報《香港時報》就宣稱: 毛澤東此次發佈特赦令,實際是為瞭加強統一戰線 毛澤東下達特赦令不過24小時,中央通訊社發表公開聲明,歡迎被釋放的軍政人員回歸臺灣 國民黨的出爾反爾,引起國內外各方正義人士的反感。4月25日,原國民黨高級將領宋希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臺灣方面應該派人至香港去迎接他們,才合情合理,因為他們過去都曾為國民黨賣命。沒想到臺灣當局竟然拒絕他們入臺, 這種態度,令人感到無比憤慨。 香港報紙,即使親臺報紙,也都紛紛痛斥國民黨當局的拒收政策。
人物評價
  他曾任貴州息烽集中營主任,他以 改革獄政 為幌子,把囚犯改稱 修養人 ,辦工廠、農場,開煤窯、商店,讓 修養人 參加勞動,人稱 笑面虎 。
  周舉止斯文儒雅卻心狠手辣,曾親自策劃部屬殺害愛國將領楊虎城的行動。
  1956年周養浩被轉北京功德林戰犯管理所,但表現卻一直不怎麼好。他工於心計,加上是搞法律出身,就拼命為自己辯護,每次提審讓交代問題,都變成自己無罪辯護的舞臺。他總認為自己隻是奉命行事,從法理上講自己是無罪的,因其口才很好,又擺出律師的勁頭,有時候提審人員還真說不過他。政府自然不允許他狡辯,認為他是反動立場頑固。
  這樣周養浩自己也覺得很沮喪,整天沉默寡言,很少與人交往。平日最大的樂趣就是吟誦古詩詞。不過他吟詩有時候也給自己帶來麻煩。他唱《金陵懷古》時,被批評為 懷念蔣介石 ,他唱《蘇武牧羊》,又被指為 思想頑固,不思悔改 。到最後他也就破罐破摔,我行我素,任憑別人怎麼說,一切如舊,也不求特赦瞭。具體表現在不但改造表現較差,連監規也不遵守,也不好好勞動,經常裝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