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舟

人物簡介  周小舟原名周懷求,曾任湖南省委書記、中共中央候補委員、毛澤東秘書、湖南省委書記等職位;他曾經成立北平學生聯合會、參與領導冀中平原抗日遊擊戰爭和華北解放戰爭、進軍湖南,為新中國成立貢獻自己的力量。周小舟因在廬山會議上支持彭德懷而被定性為 走資派 反黨集團 成員,被貶職,文革中又遭到殘酷批鬥,最終在1966年12月26日自殺而死,這一天是毛澤東的生日。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周小舟(1912 1966),原名懷求,字元誠,湖南湘潭黃荊坪人;生於一個詩書之傢,受過良好的基礎教育;懷求的父親周庭拔,曾隨堂兄周紉秋在外地做過稅監、師爺一類的小官吏。1918年,他和當時任湖北鐘祥知縣的周紉秋一起,解職回鄉。周庭拔回鄉後,傢道中落,他雖曾掛牌行醫、設館授徒,但所得甚微。1926年謝世。
  懷求的母親周氏,出身貧寒,為人儉樸,很會操持傢務。周氏在連生3個女孩之後,生瞭懷求,對懷求備加疼愛。懷求聰穎好學,和大姐周懷應的感情最深。那時,懷應輟學在傢,專門照料懷求。他4歲開始描紅,稍大,父親和大姐陸續教他讀完瞭《三字經》、《百傢姓》、《增廣賢文》、《幼學瓊林》等書。
  1919年8月,懷求離開獅龍橋,隨父母移居湘潭縣城鬥姆閣;1921年秋,懷求的父母返回獅龍橋居住,懷求寄居伯父周紉秋傢繼續就讀。由於成績優良,思想活躍,他深得伯父喜愛。後來,周紉秋回憶說: 我子侄二十六人,學業成績,時政見解,生活儉樸,數懷求第一。
  1928年考入長沙著名的明德中學。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1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國文系。193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學生時期就擔任瞭中共北平臨委宣傳部長。畢業後在中共中央北方局聯絡部工作。
  1936年1月,年僅24歲的他,更名為周小舟,與歷史學傢呂振羽一起,作為中共代表赴南京與國民黨政府談判聯合抗日,初露鋒芒。
  同年8月,周小舟到延安向黨中央和毛澤東匯報南京談判情況。毛發現他是個人才,便將他調到中央軍委,任自己的聯絡秘書。
  革命大本營初定陜北,毛澤東謙虛謹慎,不恥下問。即使是成篇的文章,也要征詢部屬的意見。周小舟毫無顧慮,對於文稿的寫法和語句,直陳己見。毛澤東很重視他的意見,有時整段采納他修改的文字,對他很是賞識。
  有時,毛澤東與周小舟這位 老鄉 秘書,也聊聊湘潭的鄉俗民情,談談故鄉的名人軼事,說說傢鄉的革命鬥爭。此時,兩人無拘無束,鄉音未改,都感到愉快莫名,常常發出爽朗的笑聲。
  周小舟在毛澤東身邊,學到瞭許多東西,工作作風和方法都得到瞭改善。他對毛澤東的領袖風范和革命精神,由衷敬仰,這是他終生難忘的一段經歷。甚至連寫字,都要學習毛澤東書法的風骨和神韻。
  毛澤東對他的秘書們,一般不會長期留在身邊,而是讓他們在革命風浪中鍛煉成長。
  委以重任
  1937年4月,毛澤東派他的秘書周小舟代表黨赴山西,與閻錫山進行聯絡,做艱巨復雜而又危險的統戰工作,以爭取和平民主權力。此間,毛澤東與周小舟之間電訊不斷,周承擔瞭黨和毛澤東 特使 的重任。
  4月22日,周小舟赴五臺縣會見閻錫山途中,毛澤東給他復電:談話應著重指出,政治制度之民主改革及人民自由權力之重要性與迫切性;國民大會選舉法與組織法,須照民主原則,徹底修改;我們根本反對愛國領袖之被審訊,主張立即釋放;問《大公報》總編輯張季鸞能否來延安一行,如同意,我表示歡迎。
  4月23日,毛澤東再電周小舟,要他向閻錫山提出和平團結一致對外、容許共產黨公開參加救國運動、贊成全國民主改革運動等要求。
  周小舟認真執行瞭毛澤東的指示,完成任務後返回延安。
  抗日戰爭爆發後,毛澤東對周小舟再次委以重任。7月15日,毛澤東特致信閻錫山: 關於堅決抗戰之方針及達到任務之方法問題,紅軍開赴前線協同作戰問題,特派周小舟同志晉謁,乞於接見並賜指示是禱。 7月16日,周小舟到達太原開始執行任務。
  毛澤東對周小舟在山西的出色工作,感到高興。10月初,又派他以中央軍委聯絡員的身份,前往新疆盛世才那裡執行任務。當時,新疆是我黨與蘇聯之間人員、物資往來的惟一通道,減少國民黨地方當局的阻撓,保證交通順暢,是至關重要的。
  周小舟臨行前,毛澤東在鳳凰山麓的窯洞裡與他談瞭一次話,對於此行的任務及註意事項,都作瞭詳細交代。10月5日,毛澤東又致電行程中的周小舟,對他表示關懷和指導。電報說: 你在工作中的政治方向是沒有錯的,工作中表現瞭積極與努力,一般說來是有成績的。 但在工作中還表現瞭一些缺點,這就是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輕躁、粗率與驕傲的作風。 改變的方向是用謹慎、周密與謙遜的態度去觀察問題,去處理問題,去待人待物,特別是在統一戰線工作中須嚴格采這樣的態度。 話語中含有深情厚誼。
  1938年秋,周小舟擔任中共冀中區委員會常委、宣傳部部長。此間,他與毛澤東之間的聯系依然密切。他常常致信匯報工作和思想,問候主席安康。毛澤東盡管日理萬機,還是盡量給周小舟回信,多是鼓勵和愛護。
  1943年底,任中共冀中六地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1945年秋,晉察冀中央局組建北平市委,準備接管日偽統治的北平,周小舟任北平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國民黨搶占北平後,周小舟改任中共北嶽區黨委常委、宣傳部長。1948年冬,任中共中央華北局宣傳部副部長。
  韶山之行
  從1953年起,毛澤東幾乎每年都來湖南,每次都是由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陪伴,精心安排起居、安全、文娛活動。毛澤東很滿意。但他一次都沒有回過故鄉韶山。
  1959年6月,毛澤東在視察瞭河北、河南、湖北之後,於下旬到達長沙,準備回闊別32年的故鄉韶山看看。他對公安部長羅瑞卿和周小舟說:我是回老傢看望父老鄉親,請你們一不要派部隊護衛,二不要派公安人員跟隨,給我行動自由。
  為瞭毛澤東的安全,周小舟他們還是暗中佈置瞭安全保衛。6月25日傍晚,毛澤東一行抵達韶山。當晚,毛澤東未及休息,就高興地接見瞭當地幹部和部分親友,座談瞭兩個小時。往日鄉裡事,一起湧心頭,他幾乎徹夜未眠。
  周小舟一直陪著毛澤東,悉心照護。6月26日晨4時多,毛澤東就起床,獨自走出賓館。周小舟、羅瑞卿得知後急忙追去,毛澤東向一座長滿松柏的小山走去,祭掃瞭父母之墓。歸途中,又訪問瞭一傢農戶。
  回到住地,毛澤東對周小舟等人說: 我們共產黨人,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不迷信什麼鬼神。但生我者父母,教我者黨、同志、老師、朋友也,這不得不承認。我下次回來,還得去看望他們二位。
  6月27日下午,毛澤東在韶山水庫遊泳,羅瑞卿及幾個水手陪遊。周小舟一直在岸上觀察周圍情況。毛澤東一會兒潛入水中,一會兒仰臥水面,一會兒又踩水直立於水中,還喊著 立正 、 稍息 、 敬禮 ,做出各種姿勢,似乎又回到天真爛漫的青年時代。
  然後,毛澤東招呼岸上的周小舟說: 小舟,你怎麼不下水? 周小舟說: 我下不瞭水,我是秤砣(下水就沉底)。 毛澤東聽瞭說: 你是秤砣,怎麼叫小舟呢? 然後,指一指羅瑞卿說: 他以前也是秤砣,現在不是浮起來瞭嗎?你應當下水,不下水怎麼能學會遊泳?
  周小舟無奈,隻得換瞭衣裳,下到水庫邊的水中,撲騰瞭幾下就上岸瞭。毛澤東對他說: 你兩年不當省委書記,也要學會遊泳啊!
  遊泳後回住地時,毛澤東對周小舟說: 小舟,那個地方倒是很安靜啊。我退休以後,在那兒搭個茅棚給我住好嗎?其他領導人來休息一下也可以嘛! 毛澤東指瞭指韶河上遊的滴水洞方向,他的祖輩曾居住在韶山沖西南約10裡的那個幽靜的峽谷裡。後來周小舟向省委作瞭匯報,一致同意毛澤東這個合乎情理的要求。但這件事並未由周小舟領導完成。一個月後,他因在廬山會議上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而被撤職。造房子的事由他的繼任者張平化落實,於1960年下半年動工,1962年建成瞭由三個小樓組成的 西方的一個山洞 (毛澤東語)。毛澤東隻在1966年6月17日秘密來過一次,住瞭12天,真正的晚年卻並未來此居住。
  就是這次韶山之行,毛澤東寫瞭著名的詩篇《七律 到韶山》。周小舟等陪行的人員成瞭最早的讀者。
  詩傳友誼
  1959年6月28日,毛澤東一行乘船離開武昌,晚11點半抵達九江。29日,乘車上廬山。故鄉之行的喜悅還在胸中回蕩,心境輕松愉快。西方說 憤怒出詩人 ,其實,愉快也能夠催生詩作, 言之不足,故詠歌之 。加上連日來廬山的陰雨天,這天突然放晴,陽光滿山,景色迷人。毛澤東乘興寫瞭《七律 登廬山》。幾天內連寫兩首詩,這在毛澤東的詩詞創作中,並不多見。
  周小舟作為湖南省委第一書記,也上山參加瞭中央召開的廬山會議。毛澤東將新作《七律 登廬山》,先給身邊的人看,以聽取意見修改之。周小舟也看到瞭這首詩,表明毛澤東對他的信賴,以及陪同回韶山的感謝之意。
  《七律 登廬山》原來有個小序: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登廬山,望鄱陽湖、揚子江,千巒競秀,萬壑爭流,紅日方升,成詩八句。 周小舟看瞭認為,這個小序可有可無,建議刪去。毛澤東斟酌後覺得建議有理,便刪去這個小序,並將創作日期改定為 1959年7月1日 。
  當日,周小舟還將毛澤東這首詩的原稿拿給李銳看,其文字與後來公開發表的有幾處不同。原作最後兩句為 陶潛不受元嘉祿,隻為當年不向前 。這裡指的是東晉大詩人陶淵明元嘉四年辭官,不為五鬥米折腰的故事。改後為 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裡可耕田 ,點明陶淵明的理想已變成現實,增添瞭撫今追昔的內容。
  另外, 躍上蔥蘢四百旋 一句後三字原作為 四百盤 ; 冷眼向洋看世界 一句中後三字原作為 望世界 ; 熱風吹雨 原作為 熱膚揮汗 。這幾處是毛澤東征詢他人意見後作改動的。顯然, 旋 比 盤 更有升騰感; 看 比 望 更富動感和力度; 熱風吹雨 比 熱膚揮汗 境界更開闊。這正印證瞭 好詩不厭百回改 的古訓。
  蒙冤離世
  周小舟初上廬山,還是最早看到毛澤東詩稿的幾個可信賴的人之一,而且還是廬山會議文件起草小組的成員之一。可是下山的時候,卻成瞭 彭、黃、張、周 反黨集團的成員。後人有詩嘆曰: 廬山真面實難容,左右高低望未窮。一夜小舟從此逝,蕭條江上起秋風。
  周小舟為什麼受到批判呢?從根本上說,是他在廬山會議上的糾 左 觀點,與毛澤東當時對形勢的估量相矛盾,被認為是反黨、反毛。另外還有四件事,引起瞭毛澤東的震怒:一是,1959年7月11日晚,毛澤東找周小舟、周惠(湖南省委書記)、李銳(水電部副部長、毛的兼職工業秘書)談話,主要內容是:綜合平衡過去搞得不好;這次會什麼都可以談;去年農業估產過高,國亂思良將,傢貧思賢妻。談話氣氛輕松活潑,常有笑聲。在毛澤東講去年 估產過高 時,周小舟插話說: 高指標是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這句很有分量的話,毛澤東因為當晚高興,並未覺得刺耳。可是後來彭德懷的 意見書 出現後,毛澤東就認為周的這句話表明他是與彭一起 反上 的。後來(8月15日),毛澤東還把這句話作為反對他的話,寫進瞭一個批示中。
  第二件事,更加深瞭毛澤東對周小舟的不滿。7月12日,毛澤東與周小舟等談話的第二天,他們就把談話的情形向彭德懷講瞭。彭聽後說,他正要給主席寫一封信(即後來的 意見書 ),周表示支持。這件事被視為串通支持彭德懷上書,是一個 集團 的。甚至作為彭德懷 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 攻擊黨 的證據。
  第三件事,7月16日,毛澤東把彭德懷的 意見書 批給大會討論。周小舟本著 什麼問題都可以談 的精神,較早地發言,基本同意彭信中的意見。
  第四,特別是7月23日晚,周小舟等到黃克誠住處聊天。不久,彭德懷也不期而至。有人看到後報告給瞭中央主要負責人。中央認為這是 地下串聯 ,還追查出他們在聊天中講瞭些對毛澤東不滿的話,如說毛澤東有些像斯大林晚年等。
  有瞭以上四件事,周小舟就被定為彭德懷的人。彭受冤,遭批鬥,他也就在劫難逃瞭。此間,還有人提出要追查 湖南集團 問題。
  批彭開始後,毛澤東一方面對周小舟非常不滿和失望,另一方面也覺得惋惜,想要 挽救 他。所以,7月31日和8月1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都讓周小舟、黃克誠、周惠、李銳等四人列席,以便使他們 受教育 ,站到 正確 方向來。並且兩次常委會議後,毛澤東都把他們留下來再談一陣。說明讓他們列席會議是為瞭受教育,希望他們不要再受彭德懷那封信的影響。
  毛澤東對爭取周小舟看得更重些。除瞭談話外,8月1日晚10時,毛澤東專門給周寫瞭一封信。送上幾句勉勵他改正錯誤的話,畢竟周小舟做過他的秘書,而且剛剛陪他去過韶山。信中說: 迷途知返、往哲是與,不遠而復,先典攸高 ,幾句話見丘遲與陳伯之書。此書當作古典文學作品,可以一閱。 朱鮪喋血於友於,張繡割刃於愛子,漢主不以為疑,魏君待之若舊 兩個故事,可看註解。 信的末尾,還囑咐說: 如克誠有興趣,可一閱。 8月2日、13日,周小舟兩次給毛澤東寫信,表示承認錯誤,同時又說對他的批評與事實有出入。
  但是,廬山會議最後還是對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進行瞭多次大會小會的批判,被定為 反黨集團 (即 軍事俱樂部 )。決議作出後,這四個人在巨大壓力下,分別致信毛澤東,違心地表示接受。在8月16日召開的八屆八中全會閉幕會上,毛澤東作瞭長篇講話。其中又提到周小舟說: 今天小舟你贊成這個決議,我很高興。今天以前我還相當悲觀。你這個人,我跟你講過,你是民主人士,你是掛著共產黨招牌的民主人士。 周小舟聽瞭,淚往心裡流。
  1959年8月17日,周小舟受到瞭 撤銷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職務,保留省委委員,以觀後效 的處分,下放到瀏陽縣大瑤公社,擔任黨委副書記。
  1962年6月,周小舟調到廣州,任中科院中南分院副院長,名列最後,不參加黨組。 文革 中,周小舟遭受殘酷迫害,於1966年12月25日晚,在廣州服用安眠藥自殺身亡,年僅54歲。
  周小舟沒有看到那場動亂的結束,沒有聽到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及六中全會 歷史問題決議 為他的 廬山冤案 平反昭雪,也沒有為我們留下與毛澤東交往的回憶文字。但我們可以肯定,他在九泉之下一定會為今日之中國高興,會為認識毛澤東並在他領導下為革命奮鬥一生而感到欣慰,盡管其間也有過不愉快。
  遵照中央指示,1979年5月30日,廣東、湖南兩省黨、政、軍各界千餘人,在廣州為周小舟隆重舉行追悼會,楊尚昆主持,習仲勛致悼詞,稱他的一生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一生,是真正的無產階級戰士。6月1日,周小舟的骨灰由領導同志及其傢屬護送至北京。中央領導同志在機場迎接並送往八寶山革命公墓安葬。這些情況,都在《人民日報》刊發。
廬山會議周小舟
  1958年12月,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部長彭德懷回湖南傢鄉搞調查研究,周小舟陪同他視察湘潭。經過三天的接觸,周小舟發現他倆的許多觀點完全一致,談得十分融洽。彭德懷給當地的幹部規定瞭八不準:不準搞瞎指揮,不準浮誇,不準說假話,不準搞強迫命令,不準打人,不準罰口糧,不準拆社員房屋,不準毀風景林。
  1959 年7月,中國共產黨在風景秀麗的廬山召開瞭著名的 廬山會議 ,本來是進一步糾正 左 的錯誤,突擊 大躍進 ,可是由於彭德懷寫給毛澤東的一封信,形勢突變,發動瞭錯誤地批判以 彭德懷 為首的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的鬥爭,造成嚴重的後果,彭德懷被打成瞭 右傾機會主義分子 的頭子。而時任湖南省第一書記的周小舟(曾任毛澤東秘書),也因幾句 不合時宜 的發言,深陷政治鬥爭的漩渦,被打入反黨集團 在一場聲勢浩大的 反右 鬥爭運動中,終結瞭自己的政治 生命 。
  湖南的周小舟和周惠,原來都是支持彭德懷的,周惠因講瞭不少真話在會上受到不少批評。毛澤東對原來持彭德懷看法的人極力分化瓦解,爭取歸順。為瞭 挖彭德懷的墻腳 ,找周惠到美廬(毛澤東的住處)單獨談話。周惠承認瞭錯誤,就沒有列入反黨集團。
  毛澤東也曾想把昔日的秘書周小舟拉過來,8月1日,他給周小舟寫信,信中說: 迷途知返,往哲是與,不遠而復,先典攸高 ,並且和周小舟談瞭一個通宵,曉之以利害。
  毛澤東告訴周小舟,隻要他寫一個檢討,起來 揭發 彭德懷,仍然可以回湖南工作。周小舟流著眼淚對毛澤東說: 主席,我不能寫這樣的檢討,彭總的意見書中有很多材料是我告訴他的,是我們動員他找主席談的。我以為以他的身份向主席談可以起作用,他才寫的,我怎麼能批彭總呢? 毛澤東聽罷此言,眉頭緊鎖,向其揮手說: 你走吧!
  周小舟站起來誠懇地說: 我是不能回湖南瞭,新任書記到湖南去可能對情況不熟悉,我請主席考慮,還是讓周惠回去,他熟悉情況,可以當好新書記的助手。
  周小舟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臨下山時他和周惠相抱而泣,囑咐周惠把湖南工作做好,並請他幫自己照顧妻室兒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