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冬菊

人物簡介  傅冬菊是國軍抗日名將傅作義長女,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瞭重要貢獻,曾說服父親傅作義接受改編。傅冬菊於1947年加入共產黨,之後擔任《進步日報》副刊編輯、人民日報社記者等職務。文革中,傅冬菊被以 反黨 的 階級異己分子 的罪名被批鬥,晚年深居簡出,積極投身公益事業,於2007年7月2日去世。

人物生平
  學生時代
  傅冬菊的中學時代,是在太原開始的,初二沒上幾天,日軍就從北平到瞭娘子關一帶,太原很快就會發生戰爭。於是,和弟弟、妹妹跟著母親輾轉來到西安,進入銘賢中學(現山西農業大學前身)繼續讀書。這裡也不安全,日軍飛機常來轟炸,於是又遷到重慶,進入南開中學讀高中。
  號角社
  傅冬菊1941年在重慶加入中共領導的進步青年組織號角社。她利用自身的有利條件,把瞭解到的有關國民黨的一些機密情報、重要文件,及時提供給中共地下黨組織,並交到周恩來手中,對中共同國民黨的鬥爭起到瞭很大的作用。1942年,傅冬菊考入昆明西南聯大,攻讀英語專業。其間,傅冬菊進一步接受進步思想,積極參加學生運動,被黨的地下組織吸收為 據點 成員。1945年12月,傅冬菊在昆明加入瞭中共外圍組織民主青年聯盟。1946年夏天,傅冬菊從西南聯大畢業,來到天津大公報社擔任副刊編輯。1947年11月15日,傅冬菊加入中國共產黨。
  平津戰役
  1948年,遼沈戰役緊張進行時,晉察冀中央局城工部部長劉仁派人秘密進入天津會見傅冬菊,傳達黨的指示,要求她做傅作義的工作。傅冬菊立即來到北平,和傅作義談話,明確告訴父親,她是共產黨派來的代表。
  平津戰役前,林彪所部四、五十萬,傅作義所部也四、五十萬,兵力與之相匹。若是一抵一相拼,鏖戰到底,鹿死誰手未可知。 傅作義長女傅冬菊是 地下黨 ,奉中共密令回北平 看望父親 ,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將大量軍事情報秘傳給她父親的敵手,使得北平守軍在戰場上屢屢受挫。傅作義被困, 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頭撞墻,咬火柴頭想自殺 ,他的女兒乘機勸他投降。最終,傅作義的五十萬雄兵不戰而降,林彪兵不血刃,所部不僅沒有虧損,反而一夕之間變成瞭 百萬大軍 。
  任職編輯
  北平解放以後,傅冬菊到天津任《進步日報》副刊編輯。1949年8月,傅冬菊參加瞭第二野戰軍西南服務團,參與《雲南日報》的創辦。1951年3月,傅冬菊被調入人民日報社,先後在記者部、文藝部工作。1982年,借調到新華社香港分社,任編輯部副主任,從事統戰工作。
  逝世
  1995年,傅冬菊在人民日報社崗位上離休。2007年7月2日晚,傅冬菊同志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
傅冬菊的丈夫
  丈夫周毅之與傅冬菊同為記者,是在國民黨上將杜聿明證婚下結婚。解放後曾隨陳賡將軍到越南參加抗法戰爭和到朝鮮戰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擔任陳賡秘書。後來一起到香港工作,為《人民日報》派駐香港新華社首席記者,在香港呆瞭近十五年,出版過《香港概論》一書。1997年去世。
傅冬菊有幾個兒女
  大女肖冬,二女傅璇,三女晨風,三個女兒都在美國,她們經常以美籍華人的身份來往於中美之間。
傅冬菊晚年為何悲慘
  晚年的傅冬菊生活十分平淡,甚至可以用窘迫、困頓這樣的詞匯來形容。她微薄的退休金幾乎讓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前些年房改,需要個人將公房買下來,而這象征性的不多的錢,她都拿不出,以致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多次向她催逼房款。
  平時,傅冬菊深居簡出,從不向人提及自己對和平解放北平做出的貢獻。有時,她還把省吃儉用存下的零錢,捐獻給希望工程。她曾聯系各方人士捐款,在山西省建設瞭兩所希望學校。
傅冬菊晚年謠言
  傅冬菊的三個女兒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到美國,不是一般傢庭所能達到的。她和丈夫在香港呆瞭十五年,經濟上的收入肯定超過國內。以廳局級幹部離休,工資待遇不會太低,交不上房改房款的問題根本不存在。而且按國傢規定,離休幹部的醫療費實報實銷,不存在治不起病的問題。至於說住高幹病房的問題這是規定,在北京廳局級根本算不上 大官 ,副部以上才有特殊待遇。北京像她這種情況的人很多,醫院若都特殊照顧的話根本顧不過來。
  關於傅冬菊生活 清貧 隻能從她保持艱苦樸素的傢風來理解。一個兒女都不在身邊的八十多歲老太太生活簡單,不求奢華可以理解。並不能因此認為她受到虐待或不公。試想有三個女兒現今都已定居美國,而一個離休老太太媽媽連保姆都請不起,是說明組織虐待還是女兒不孝?這種人的日子不好過那普通老百姓還能活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