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敬亭

人物簡介  高敬亭原名高志員,是新四軍著名將領、紅二十八軍創始人之一、鄂豫皖根據地主要領導人,是一位老資歷且有能力的革命傢,他的警衛員萬海峰於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後,高敬亭帶領28軍堅持遊擊戰爭,在肅反運動中相當嚴苛。由於張國燾和四方面軍的問題,新四軍內部矛盾重重,最終導致高敬亭在1939年6月24日被軍長葉挺槍斃。1977年,高敬亭被認定為誤殺,中央為其平反。

人物生平
  參加革命
  1927年11月著名的黃麻起義爆發,高敬亭參加瞭工農革命軍。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4年重新組建紅28軍,並任政治委員,他以超人的膽略,領導和堅持瞭三年的遊擊戰爭,經歷瞭無數的艱難困苦,奇跡般地戰勝瞭百倍於己的強敵,在多次反圍剿中,他無比忠貞地捍衛瞭大別山的革命紅旗。
  高敬亭領導的紅二十八軍自成立之日起,盡管在強大的敵人面前也曾遭到過損失和傷亡,但在根據地人民群眾的支持下,始終保持一千多人的主力部隊,英勇地打擊瞭敵人,成為根據地人民心目中一面堅持戰鬥的旗幟。1937年紅28軍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高敬亭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1938年3月8日,高敬亭奉中共中央命令,率軍抗日。7月在高敬亭的指揮下,先後在皖中連續取得瞭13次戰鬥勝利。
  在高敬亭率四支隊與日軍浴血奮戰之時,由於受錯誤路線影響,將他秘密逮捕,並押在安徽省肥東縣青龍場儲傢圍子。6月24日上午8時,將高敬亭槍殺在青龍場。時年,高敬亭年僅32歲。 高敬亭是鄂豫皖蘇區三年遊擊戰爭中的紅軍主要領導人,也是一位黨內很有爭議的人物,他曾誤殺過不少自己的同志,而他最終又被自己的同志誤殺。直到1975年毛澤東親自批示為他平反,對他的爭議才有所平息。
  剿殺運動
  高敬亭是一位傳奇人物,他率領2000名紅軍,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後3年裡,戰敗瞭率領10多萬軍隊 剿共 的國民黨3任總指揮。特別是最後一任總指揮衛立煌,除率領10多萬正規部隊外,又武裝30多個縣保安團,修築8萬多座碉堡和40多條封鎖線,對紅軍實行所謂 駐剿 、 圍剿 、 追剿 ,也無濟於事。更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剛發表戰報稱 高敬亭被擊斃 ,第二天其部屬國民黨一O二師就遭到高敬亭部重創,氣得他懸賞十萬大洋要買高敬亭的人頭。
  高敬亭不僅在紅軍時期戰功卓著,在抗戰時期也名震大江南北。在他辭世之前的一年多時間裡,其領導的四支隊抗日戰績位於新四軍4個支隊之首。也就在這個時期,他走向生命的盡頭 他被定上 消極抗日 等諸多 罪名 ,被借蔣介石之名以共產黨人之手,成為權力內耗的犧牲品
  1934年11月16日,大別山最後一支主力紅軍 紅二十五軍,奉中央軍委指示,撤離蘇區開始長征。留下省委常委、皖西道委書記高敬亭重新組建大別山紅軍,開展保衛蘇區的鬥爭。當時,在大別山的國民黨軍隊有10萬多人,曾親自兼任大別山 剿共 總司令的蔣介石命令安徽省省長劉鎮華任 剿共 總指揮,限一月之內完全肅清大別山尚存的紅軍。
  面對氣勢洶洶的敵人,高敬亭臨危受命,迅速將活動於皖西和鄂東的部分紅軍遊擊武裝組織起來,成立瞭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八軍,自任政委(未設軍長),下轄八十二師和手槍團。八十二師下轄3個營和1個特務營。八十二師師長羅成雲,政委方永樂,手槍團團長餘雄。全軍1100餘人。紅二十八軍成立之後,接連在霍邱、潛山等地打瞭幾個大勝仗,殲滅瞭安徽保安第三團2個營和敵十一路軍九十六旅二一三團1個營。2月9日,又打掉瞭潛山衙前鎮區公所,生俘敵區保安隊80餘人。此時,蔣介石限劉鎮華 一月之內完全剿清大別山小股遊擊紅軍 ,已經過瞭期限,劉鎮華正在為難,又接蔣介石要他在4月底前 剿清紅軍 的急電。
  劉鎮華接電後,立即召集各軍長開會,將大別山蘇區劃為4個 駐剿區 ,在指定區域內 清剿 ,另外還設立追剿部隊,不分剿區,跟蹤 追剿 。
  戰略智慧
  高敬亭探知敵人新的 清剿 部署後,立即召開連以上幹部會議,他說: 敵人雖多於我們幾十倍,這是他們的優勢,但他們地域不熟,調度慢,各部行動也不可能一致,特別是十一路軍和二十五路軍及東北軍為瞭保存各自的實力,互相矛盾重重;我們紅軍雖然人少,是劣勢,但我們地情熟悉,調動靈活,有人民群眾和地方黨組織支持,能夠及時得到敵人的情報,有大別山良好的根據地掩護,便於遊擊,完全可以堅持下來,消滅敵人,發展自己。因此,我們是不可戰勝的。 會議決定:以遊擊戰為主要作戰形式,以分散遊擊為主,時聚時散,分散敵人,調動敵人,疲勞敵人,拖垮敵人,相機打擊敵人,保衛根據地。
  1935年2月15日,敵二十五路軍司令梁冠英得悉紅二十八軍在太湖涼亭坳一帶活動,立即調動9個團兵力,四面圍來。中共潛山縣委很快將這個情報報告瞭紅二十八軍。高敬亭決定利用敵人 圍剿 心切,狠狠地調動、疲勞一下敵人,相機殲敵。他親率二四四團一營、二營和手槍團,穿過敵人圍堵空隙,向鄂東遊擊。24日,敵九十四、九十五兩個旅和六十四師一九一旅向鄂東跟蹤而來,高敬亭率部拖瞭敵人4天後,於28日行至長嶺關。他看到兩面山林遮天蔽日,中間一條伸向木子店的大道,感到這裡正是埋伏殲敵的好地方,便一邊將主力隱蔽在兩面樹林裡,準備伏擊,一邊命手槍團一分隊繼續引誘敵人。果不出所料,被拖得疲憊不堪的敵一九一旅2個團立即追蹤而來。我一分隊且戰且退,下午3時,敵人進入伏擊圈,高敬亭一聲令下: 打! 各種火力一齊向敵人射擊。敵人猝不及防,倉促應戰,由於山溝道路狹窄,敵人人多,互相擁擠,自相踐踏,重火力又施展不開;紅軍勇猛射殺,敵人不知紅軍虛實,慌忙後退。特務營按事先部署又從背後殺來,打得敵人四處亂竄,激戰近半個小時,2個團的敵人被殲近半。高敬亭擔心後續敵人增援,立即率領部隊向西轉移到立煌(今金寨縣境)抱兒山。此役繳獲機槍6挺,步槍200多支,子彈萬餘發。
  3月3日,高敬亭率領的手槍團兩個分隊與方永樂率領的二四四團在金傢寨匯合。這時,敵一九四旅六二二團跟蹤追來。3月7日,高敬亭率部在吳傢店樟樹坪設伏,將其全殲。
  劉鎮華得知一九一旅戰敗和六二二團被殲的消息,氣急敗壞,他認為紅軍之所以難以殲滅,主要是各 駐剿區 畫地為牢所致,他命令各 駐剿區 各組織2至3個團的 追剿 部隊,不分地區界限,跟蹤 追剿 紅軍,務必在4月底前 剿清 紅軍。為瞭給各 駐剿區 做出樣子,他將其看傢精銳部隊獨立第五旅組成 追剿隊 。3月10日,獨五旅旅長鄭廷珍偵悉高敬亭率手槍團在雙河一帶活動時,便傾巢出動。高敬亭得悉後,率領手槍團鉆進深山老林和獨五旅轉圈子,一連轉瞭5天。敵獨五旅一直沒和紅軍手槍團接上火,加之他們重武器多,山路又不熟,士兵們被拖得十分疲勞。3月18日,手槍團在雞冠山設伏,將鄭廷珍所率六一三團和特務團,殲滅大半,鄭廷珍率殘部逃回雙河。
  鄭廷珍為報雞冠山之仇,3月24日又率部向活動在英(山)霍(山)邊區的高敬亭部追來。高敬亭率部上大山,帶著敵人兜大圈子,前後半個月,鄭廷珍率領的獨五旅2000多人,被拖得人困馬乏。4月9日,高敬亭率部在英霍交界的送子關桃花山設伏,命特務營長林維先率領一連引誘敵人。鄭廷珍果然上當,立即派六一二團配一個炮兵連追擊而來。林維先且戰且退,退至桃花山花心處,登上花心制高點,以火力引誘敵人。敵六一二團以其炮兵連火力開路,向花心攻來。高敬亭命在高處隱蔽的二四四團、手槍團和特務營,沖殺下來。敵人還沒弄清怎麼回事,便死傷一大片,林維先率領的一分隊也從花心小山上俯沖下來,敵人被包圍在一個大田畈裡,激戰近半個小時,敵六一二團和炮兵連除少數逃遁外,全部被殲,團長張永和被擊斃。戰後,高敬亭率部向西疾行。鄭廷珍忙又率殘部跟蹤不放,在麻城西南棺材溝,又被消滅一個團,其六一五團團長被擊斃,鄭廷珍負傷,落荒而逃。劉鎮華一氣之下,取消瞭獨五旅的番號,從此不可一世的獨五旅在大別山銷聲匿跡瞭。
  走向成熟
  劉鎮華雖然費盡心機,對紅軍圍追堵截,卻屢遭失敗,到5月中旬,其10多萬軍隊不但沒 剿滅 紅軍,還被紅軍消滅瞭不少。蔣介石一氣之下,免去瞭他的總指揮之職,由二十五路軍司令梁冠英取而代之,限其年底前完全 剿清 紅軍。
  梁冠英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召集各部隊師團以上領導人開會,重新劃定 清剿區 。並嚴令在哪個 清剿區 發現紅軍流竄,就拿哪個 清剿區 負責人是問。會後,他到各 清剿區 邊界巡視,又在各 清剿區 之間建立聯防隊,負責各防區之間的聯絡,以為這樣,紅軍便無處遊擊瞭。但無論敵人如何變換花樣,紅軍有人民群眾的支援,遊擊戰總是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3個多月來,部隊由初建時1100多人,發展到1800多人,武器裝備也有瞭很大改善,每個連隊都建立瞭機槍班,彈藥也較充足。更可喜的是,部隊積累瞭很多遊擊戰的經驗,高敬亭將這些經驗總結為:在策略上,堅持 三打三不打 原則,即敵情明、地形好、繳獲大則打;敵情不明、地形不好、繳獲不大則不打;無大傷亡則打,傷亡大則不打。對待各路強弱敵人的作戰原則是:拖垮二十五路軍,相機打擊十一路軍和東北軍,堅決打擊地方保安團;在戰術上執行 拖垮敵人,疲勞敵人,擾亂敵人,打擊敵人 的 十六字訣 ;利用敵人互不相識,保存各自實力的矛盾,化裝成敵人,殲滅敵人;在通訊聯絡方面,充分發揮地方黨組織作用,派紅軍骨幹到區、鄉、村,組織區、鄉、村便衣隊,白天為民,勞動生產,晚上為軍,宣傳紅軍政策,偵察敵情,鎮壓地方反動分子,團結一切可以爭取的革命同情者,特別是爭取國民黨基層政權的小頭頭,建立兩面政權,為紅軍服務。高敬亭總結的這些經驗,都是從實戰出發的成功經驗,易於掌握和運用,對堅持大別山蘇區鬥爭起到瞭重要作用,也是高敬亭這位農民出身的遊擊專傢走向成熟的標志。
  5月30日,高敬亭率領手槍團在霍山西界嶺活動時,接到由中共鄂東道委書記陳守信送來東北軍一一O師參謀長李有光(其傢屬王芹3月18日攜女兒由西安來大別山時,經固始被土匪劫持,是紅軍手槍團將其解救並安全送到一一O師,從此李有光和紅軍建立瞭秘密聯系)的關於梁冠英接任 剿共 總指揮後新的 圍剿 部署的情報,決定利用繳獲的敵人軍裝,進行化裝,殲滅敵人。7月12日,高敬亭率化裝成敵人的手槍團由皖西向桐城、潛山遊擊,剛到潛山袁傢河,敵九十六旅旅長王修身率3個團就跟蹤追來。高敬亭立即率手槍團向桐城方向回返,行到朱屋廟時,被敵三十二師聯防隊兩個哨兵發現,哨兵喝問: 哪一部分的?! 事態緊急,如與敵開火,勢必引來周圍敵人圍堵。高敬亭便命手槍團一面搶占有利地勢,以防萬一,一面命手槍團一分隊隊長詹化雨與哨兵接洽,伺機殲滅敵人。佩戴敵少校軍銜的詹化雨一個箭步來到敵哨兵面前,劈臉兩個耳光,拍著胸前符號罵道: 媽的,老子是二十五路追剿隊的! 這時,佩戴敵上校軍銜的手槍團團長餘雄也來到敵哨兵面前,喝問敵哨兵是哪一部分的。當得知敵人是十一路軍三十二師一個營的聯防隊時,餘雄便命令一個哨兵帶路到隊部找隊長說話,同時命詹化雨通知高敬亭率手槍團跟進。到敵隊部,敵聯防隊長聽說是二十五路軍 追剿隊 的,便禮貌接待,因當時二十五路軍勢力較強,其司令梁冠英又是總指揮,所以其他部隊對這個軍的人都恭而敬之。餘雄命聯防隊長集合聯防隊訓話,聯防隊長俯首聽命。聯防隊剛集合完畢,手槍團300多支長短槍一齊對準他們。高敬亭大聲喝到: 我們是紅軍,你們誰動一下,就叫你們全部完蛋! 就這樣,一個營的聯防隊乖乖地當瞭俘虜。當晚,部隊順利地繞過敵人封鎖線,到達中共皖西工委所在地店前河。
  7月底,紅二十八軍在店前河整訓,交流各自的遊擊作戰經驗,一致認為化裝戰術是打破敵人劃區 圍剿 、聯防堵截的有效方法;特務營營長林維先又介紹瞭他去平漢鐵路沿線,到敵人後方打敵人地方武裝的經驗,認為敵人後方防禦松懈,到敵人後方遊擊,既可得到武器彈藥的補充,又可調動敵人出山回援,減輕根據地的壓力,一舉兩得。
  偽裝戰術
  1935年秋至1936年初的3個多月裡,紅二十八軍以營為單位,一會兒山裡,一會兒山外,時而紅軍,時而 白軍 ,3次往返平漢路,打到瞭武漢邊緣的蘄春、黃梅、廣濟、黃陂和豫南的潢川、信陽,迫使武漢行營主任何成俊連連向蔣介石告急:大別山總指揮梁冠英 圍剿 不力,縱匪出山,危及武漢、開封。
  1936年2月12日,高敬亭率手槍團化裝成敵二十五路軍追剿隊去浠水活動,在新洲受到瞭敵區保安隊的熱情接待。敵保安隊長凌宗常向高敬亭透露敵十一路軍有個長官當天由武漢行營押送給養回大別山,中午要在這裡吃午飯,他正在佈置。高敬亭聽罷,立即說有緊要任務,率領手槍團向武漢方向運動,行約10多裡,果然有3個騎馬的國民黨軍官和10多名背槍的士兵押著30多副挑子向這邊走來。佩戴國民黨軍中校軍銜的詹化雨率一分隊搶先來到敵人面前威嚴地說: 我們是二十五路軍追剿隊的,奉命在這裡檢查來往行人,你們把證件拿出來!
  其中一個騎馬的敵軍官大聲怒吼道: 我是十一路軍秘書長,你敢檢查我?!
  詹化雨說: 你就是蔣介石也不行,我們梁總指揮命令我們寧可錯殺一千,不可錯放一個,你們怕是給紅軍送給養的吧!
  敵秘書長破口大罵,揮起馬鞭就朝詹化雨打來,詹化雨一閃身,掏手槍罵道: 媽的,你八成是紅軍的秘書長! 命令戰士們: 下瞭他們的槍! 一分隊100多名戰士一擁而上,將3個騎馬的拉下馬來,繳瞭他們的手槍,後面跟著的10多個敵兵也跟著被繳瞭械。
  敵秘書長還不服氣地大罵著。這時,高敬亭走上前去,喝道: 老子是紅軍,你再罵,老子就敲掉你! 敵人這下全傻瞭眼。
  高敬亭教育釋放瞭敵士兵和兩個副官後,將裝滿銀元和將校服裝的30多副擔子,仍由挑夫挑著,晝伏夜行,於2月底返回大別山。敵秘書長中途逃跑被擊斃。
  敵十一路軍給養被紅軍截獲,使敵武漢行營主任何成俊大為惱火,又向蔣介石告瞭梁冠英一狀,說梁冠英在大別山圍而不剿,使得紅軍到處流竄。蔣介石鑒於他限期年底 剿清 大別山紅軍的命令又成泡影,一氣之下,又下令撤瞭梁冠英總指揮之職,令其愛將衛立煌重返大別山就任總指揮。
  挫敗衛立煌
  衛立煌,安徽合肥人,早在1932年的第四次 圍剿 時,蔣介石親任總司令並兼任中路軍司令,衛立煌是第六縱隊司令兼14軍軍長,在 圍剿 大別山紅軍的過程中,立下瞭 汗馬功勞 ,故而蔣介石在金傢寨建縣,以衛立煌之名,命名為 立煌縣 ,這實在是蔣介石對衛立煌的最高獎賞。衛立煌這次再任大別山 剿共 總指揮,深感蔣介石對他的 厚愛 ,國民黨《中央日報》1936年3月3日報道衛立煌在上海就職時演講雲: 立煌奉蔣委員長之命,督率所部清剿鄂豫皖三省邊區少數共匪,安定地方,此乃本人天職 。本人奉命清剿鄂豫皖三省邊區共匪,回憶前後共有三次,第一次驅徐向前、鄺繼勛兩大股(指紅四方面軍,作者註);第二次正欲追剿根株徐海東部(指徐海東領導的紅二十五軍,作者註),因江西剿匪事緊,奉命前往,致未成功。此次又奉命擔任清剿任務,已為第三次。三省邊區殘匪,為數無多,現決定分四個綏靖區,於最短時間內徹底肅清
  衛立煌離開上海到達金傢寨後,部署 圍剿 ,也沒有什麼新花樣,不外乎還是圍、追、堵、截。他劃的4個防區也和原來劉鎮華、梁冠英的 駐剿區 相似。所不同之處,在於他搞 剿撫兼施 、 軍政並進 和 碉堡政策 ,擴建地方保安團。特別是 軍政並進 和 碉堡政策 的手段是很毒辣的。 軍政並進 ,就是建立健全地方區、鄉、保、甲制度,扶持地方武裝,逼迫群眾訂立 五傢連環保 條約,一傢 通共 ,五傢俱殺。碉堡設置猶為苛刻,其命令規定: 凡重要村鎮、山嶺、隘口,交通要道,築能容營、連碉堡,其餘次要地點,則築排碉。至於一地帶內,碉堡數量與密度,能以互相通視火力為要。 據國民黨安徽省政府1936年5月12日碉堡統計表所列數字,僅皖西地區即新建碉堡24700餘座,整個鄂豫皖蘇區,碉堡密如蛛網,很多碉堡為瞭能 通視火力 ,相距僅半裡之遙。
  此外,各縣、區、鄉、保還規定瞭訓練壯丁數目,作為區、鄉、保的武裝組織,以實現 軍政並進 的目標。
  然而,等待衛立煌的還是失敗。
  高敬亭根據李有光提供的情報,於4月5日在太湖涼亭坳召開營以上幹部會議。根據前一段經驗,會議作出瞭3條決定:深入敵後遊擊;縮小目標,全軍以營或連為單位活動;加強地方便衣隊建設,有計劃地在各地區原有便衣隊的基礎上,補充部分骨幹,建成一鄉一支便衣隊,對付敵人地方鄉、保武裝,為紅軍提供情報,安置傷病員,籌集給養。會議還根據形勢的變化,對政策做瞭修改。對待根據地內國民黨地方政權和民團,實行 攻心為上,攻擊為下 的政策。加強與地方開明人士的聯絡,建立兩面政權。改變過去 對地方民團堅決地打 為 三不打 ,即:地方民團不先開槍打紅軍,紅軍不打;地方民團願意和紅軍聯絡,紅軍不打;在紅軍沒有走之前,地方民團不去向國軍報告的,紅軍不打;對地方開明人士的生命財產給予保護,即使是一些思想反動的地方政治人物,隻要不與紅軍為敵,不殘害紅軍傢屬,紅軍也不打不殺;對向紅軍提供錢糧幫助的,或給紅軍掩護傷病員的,紅軍給予保護,並為其保密。這些政策的實行在很大程度上緩解瞭國民黨基層政權及鄉紳與紅軍的矛盾,方便瞭紅軍遊擊。
  由於統一戰線工作的開展,紅軍信息靈通,在廣大農村活動自如,而衛立煌的 軍政兼施 卻難以實施。1937年4月3日,高敬亭率領手槍團特務營在麻城大畈活動,被駐麻城福田河的敵三十三師發覺,敵師長馮興賢率3個團三路合圍。福田河區公所開明區長李明學立即將敵情報告瞭高敬亭。高敬亭率部連夜向王通山轉移,敵人緊追不舍,被便衣隊安放在王通山下的 神仙炮 炸得七零八落,一九七團團長也被炸死。可敵人卻謊報軍情,說他們打瞭大勝仗。
  國民黨中央巡視專員袁德情向蔣介石報告說: 共匪在黃安、麻城一帶死傷、被俘無數,特務團團長林維先被擊斃,屍體解往黃安示眾,所繳槍支已匯報軍委會。 可笑的是,早在1936年6月13日,敵一○二師在姚傢山戰鬥詳報上已有 在姚傢山殲紅軍200餘,匪首林維先被擊斃 ,這次已是林維先第二次 死 瞭。更有諷刺意味的是,事隔不到10天,敵一○三師1個營向活動在黃岡白羊山的林維先部追來,林維先率部向西急行30裡,在一個小山村隱蔽休息。敵人未尋到林維先,便在白羊山住下來糟蹋老百姓。開明紳士王貴先將此情況報告瞭林維先。林維先當晚率部返回白羊山,全殲敵一個營!
  衛立煌得知林維先並未被 擊斃 ,反而在白羊山殲其一個營,實感羞愧,便以十萬銀元懸賞各部捉拿高敬亭和林維先。1937年6月1日《中央日報》一則消息雲: 京訊:皖鄂豫邊區剿匪總指揮衛立煌,對邊區殘匪,原則剿撫兼施,冀其就范,惟匪首高敬亭、林維先迄今無悔悟表示,衛為防滋蔓,貽害地方起見,已飭各部嚴厲圍剿,如能將該匪生擒或擊斃,或殲擊其主力者,給予破格嘉獎,以資激勵
  衛立煌看到《申報》的一則報道: 查高敬亭股匪,全部精銳不過千餘人,在邊區各縣時聚時散 國軍追剿向前,匪突然在後,大軍進剿,則彼雲無匪,大軍過去,匪眾皆是 衛立煌便把罪過歸於國民黨地方政府。他認為紅軍之所以能四處遊擊,與國民黨地方政府避而不戰或與敵為友有關。特別是白羊山之戰的失敗,他認為是國民黨地方官員在紅軍走後才向國軍報告的,以致於國軍撲空;國軍住下又被襲擊,也是地方官員向共產黨報的信。7月8日,衛立煌與其參謀長郭寄嶠親率其警衛團到白羊山調查,並對白羊山聯保主任張一函嚴厲審訓。
  衛立煌覺得在白羊山審訓,不能殺一儆百,便把張一函帶到黃安縣城,召集邊區各縣、區長、聯保主任參加聽審。張一函原來僅是一私塾先生,從沒見過這麼大官,這麼大陣勢,當衛立煌問他是不是共產黨、如何向共匪報信時,張嚇得張口結舌,語無倫次,隻一個勁地承認他 有罪 。
  參謀長郭寄嶠以為他真的是共產黨,把盒子槍往桌子上一摜: 你是什麼罪?何時加入共產黨?不如實招來,我立刻槍斃瞭你!
  張一函被郭寄嶠這麼一聲喝問,要他招認是共產黨,又聽說要槍斃他,神智居然清醒起來,說: 我今天死也要死個明白,你說我是共產黨,有什麼證據?我也不是表白我的功勞,國軍不管哪次經過我們白羊山,我們都殺豬宰羊招待,索要擔架、民夫,從沒打頓,隻要有紅軍活動的消息,我都立刻報告。就說這次紅軍過白羊山吧,我當時就向縣裡報告,你們追來時已是第二天下午,紅軍跑瞭,我有什麼辦法呢?紅軍夜裡返回白羊山,你們那麼多部隊都不知道一點消息,我怎麼知道呢?你們這次損失,恕我直言:貴軍到白羊山,沒找到紅軍打仗,便一窩蜂地抓雞捉鴨,搞女人,紅軍夜襲時,一點戒備也沒有,有些弟兄還在女人床上。據說紅軍不過百人,而國軍多紅軍幾倍,結果卻兵敗如山倒
   住嘴! 郭寄嶠哪能容他再講下去,惱羞成怒,說: 我說你不是共產分子,就是通共!你現在還在替共產黨說話,誹謗國軍! 便命兩個警衛: 把他拉出去槍斃!
  張一函對郭寄嶠說: 你殺自傢人很有本事,你和紅軍打仗要有這樣兇就好瞭,真是 煮豆燃豆萁 ,親者痛仇者快!
  張一函被處決,嚇得那些縣長、區長、聯保主任們面如土色,個個都擔心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衛立煌感到處決張一函達到瞭殺一儆百的目的,便假惺惺地說: 各位同仁,今天郭參謀長此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你們多數都是對黨國忠心耿耿的,但也保不住有少數像張一函這樣的共產黨奸細。大傢想想,國軍10萬多人,四處圍剿,紅軍卻能到處如入無人之地打我們的遊擊,如果不是有像張一函這樣坐探,紅軍能生存嗎?今天請大傢來,無非要大傢同心同德,完成蔣委員長交給我們剿清大別山殘匪的任務,維護地方治安,保衛民眾生存。希望諸位今後要務必小心,一發現紅軍,立即報告,如發現在哪個地方有紅軍不及時報告者,定然嚴懲不貸。 衛立煌正在滔滔不絕地訓話,有一位參謀遞來一份電報給郭寄嶠,郭看後,大為震驚,立即呈衛立煌。衛立煌看後,草草結束訓話,率領隨從離開會場 原來是7月7日發生瞭盧溝橋事變,日本帝國主義發動瞭蓄謀已久的全面侵華戰爭!蔣介石來電,要衛立煌去廬山參加高級軍事會議。
  嶽西談判
  七七事變,震驚全國,也引起全世界關註。可是,多年和中央失去聯系的紅二十八軍,卻一點消息也不知道。7月13日,高敬亭與皖鄂特委書記何耀榜在嶽西南田村開會時,看到瞭薑樹堂從西安辦事處帶來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關於抗日救亡運動的新形勢與民主共和國的決議》等文件和一些報紙,這才知道抗戰爆發,時局發生瞭大轉變。
  薑樹堂傢住西安,原是國民黨十一路軍中的一個排長。1936年秋,在一次戰鬥中被紅二十八軍圍困,率全排投誠,此後在紅軍中任排長,後因身體不好,經批準回傢休養。西安事變後,他進一步瞭解瞭中國共產黨的主張是真正代表國傢與民族利益的。七七事變的第二天,他便到中共中央駐西安辦事處報告瞭大別山紅二十八軍的情況,辦事處負責人葉劍英等熱情地接待瞭他,並將上述文件交給他送往紅二十八軍。
  高敬亭根據中央文件內容和中央呼籲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精神,向國民黨鄂豫皖邊區督辦公署提出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停戰談判倡議。經過艱苦的談判,7月27日,雙方達成協議。至此,堅持大別山三年遊擊戰爭的大別山紅軍在高敬亭的領導下,完成瞭偉大使命,寫下瞭光輝一頁。
  東進抗日
  7月中旬,黨中央相繼派鄭維山、肖望東、程啟文、方毅等到達鄂豫皖。其後,董必武、葉劍英、郭述申等也到達七裡坪,傳達黨中央關於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一系列方針政策。同年10月2日,紅二十八軍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下轄七、八、九團,共3100多人。高敬亭任四支隊司令員,肖望東為政治部主任。
  根據中央 高敬亭部可沿皖山山脈進至蚌埠、徐州、合肥三點之間作戰 的命令,1938年3月,高敬亭率部奔赴皖中和皖東,成為新四軍進軍敵後最早的部隊。他們在進軍和縣、含山等地途中,發現處處是難民,國民黨軍隊不戰而退, 皇軍不可戰勝 的論調甚囂塵上。高敬亭決定打幾個勝仗,鼓舞軍民士氣。1938年5月16日,高部在巢縣蔣傢河口戰鬥中擊斃日軍第六師團巢縣守備隊20多人而自己無一傷亡,揭開瞭華中敵後遊擊戰的序幕。這也是新四軍挺進敵後的第一仗,比蘇南韋崗戰鬥還早一個月。當日,蔣介石親自致電葉挺、項英: 貴軍四支隊蔣傢河口出奇挫敵,殊堪嘉慰。 5、6月間,又先後發動大小戰鬥數十次,斃傷日偽軍800多人,擊毀汽車100多輛。
  棋盤嶺位於安慶至桐城之間,離桐城十幾裡路,安合公路從嶺上穿過;路兩邊的高地高出公路10多米,形成一個天然要隘,卡住公路。在棋盤嶺西側,則有一個七八裡長的小坡,長滿小樹,可以隱蔽部隊。安合公路是日軍進攻武漢的重要通道,公路上每日均有幾十輛到上百輛軍車通過,是我軍伏擊敵人運輸隊的有利地點。1938年9月2日,高敬亭根據偵察員的報告,瞭解到我軍9月1日在范傢崗伏擊瞭一股敵人,敵人的註意力已經集中到范傢崗西側地區,而對於棋盤嶺方面的警戒有些忽視。高敬亭抓住戰機,果斷命令支隊特務營配合七團三營,由七團政治處主任胡繼亭帶領,立即從駐地黃甲鋪出發,到棋盤嶺設伏。受命部隊於3日拂曉前到達伏擊地域,對伏擊地域兩端的范傢崗和新安渡各派出一個排擔任警戒,其餘部隊按照主攻、預備隊分工,各占據有利地形設伏。上午9點左右,由80多輛汽車組成的敵人車隊逐漸駛近。當敵人前面兩輛汽車來到棋盤嶺隘口時,埋伏的便衣班一躍而起立即將其炸毀,第三輛車接著被集束手榴彈炸翻,車上10名日本兵被全部擊斃。這時,敵人的車隊全部進入瞭我軍的伏擊圈,停在公路上有10裡路長。敵人正在遲疑,我軍迅猛出擊,車上200多押車的日本兵紛紛跳車,四散逃跑;一部分被我軍火力殺傷,一部分至棠梨山頑強抵抗。我軍用汽油燒毀瞭20多輛汽車,又用手榴彈炸毀瞭20多輛車,戰鬥持續瞭半個多小時。此時敵人的6輛增援車載著步兵、炮兵100多人,在楊小店下車,從公路東面向我包圍過來;接著發現敵人騎兵大隊500多人,正由公路背面向我實施包抄。此時我軍的伏擊任務已經勝利完成,高敬亭指示指揮員發出信號,部隊按照預案,有條不紊地從何傢老屋前隱蔽徒涉小河,向長沖裡方向撤出瞭戰鬥。棋牌嶺伏擊戰,我軍以傷亡各1人的代價,共擊斃敵人70餘人,擊毀軍車50餘輛,繳獲大量槍彈和軍用物資。
  棋盤嶺戰鬥後,皖中一帶國民黨潰兵如蟻、土匪為患。高敬亭指揮部隊先後攻克廬江、無為縣城及肥西的劉傢老圍子,肅清瞭皖中的國民黨散兵遊勇和一大批土匪,開辟瞭皖中抗日根據地。為瞭鞏固根據地,高敬亭派出大批幹部到地方上去做群眾工作,四支隊很快發展到8000多人,成為新四軍的主力部隊。
  據不完全統計,高敬亭從東進下山至1939年6月罹難的1年零4個月裡,指揮所部先後同日偽軍戰鬥90餘次,其中,同敵千人以上集團作戰4次;阻擊80至500輛汽車的車隊6次;斃、傷敵2300餘人(包括日軍1700餘人);俘敵400餘人(包括日軍9人);消滅反動武裝和土匪3700餘人;繳獲長短槍1400餘枝、輕機槍17挺、軍馬20匹;擊毀汽車156輛、汽艇兩艘,給日偽軍以沉重打擊,給人民群眾以極大鼓舞。[2]
  被定罪名
  高敬亭功昭大別山,征戰皖中、皖東,功勛卓著。雖不能說高敬亭是常勝將軍,但他領導的部隊,確是勝利之師。高敬亭在對敵鬥爭中是勝利者,但在革命內部鬥爭中,卻被革命的子彈所誤傷。高敬亭在任紅二十八軍政委時,由於受 肅反 擴大化的影響,錯殺過自己的戰友,但那是在失去黨中央領導,在敵軍圍困萬千重,一時難辨真偽的情況下發生的,當然,後來對高敬亭的批判鬥爭,還有其他更 重要 的條款,如擁兵自重、獨立王國、山大王主義、違抗中央指示、不服從軍部指揮、消極抗戰、破壞統一戰線等等。最後批判他是 反革命 、 反黨 、 反中央 ,完全超出瞭原則界線。
  上述加在高敬亭頭上的罪過,多是在高敬亭領導四支隊一年多的時間裡發生的事。可前面所列的高敬亭率領四支隊東進抗日所取得的戰績,列新四軍各支隊之首,這本身就證明他是忠於黨的,更是積極抗戰的,是執行中央命令的,而不是反革命、反黨、反中央。
  無須諱言,高敬亭在三年遊擊戰爭時期,遠離黨中央,缺乏組織監督,獨攬一方黨政軍大權,養成瞭一些獨斷專行、一言堂的傢長作風,這對其當時和後來正確處理上級和同事之間關系有一定影響。特別是在 肅反 擴大化問題上,他錯殺瞭一些同志,積怨很多。他領導的紅二十八軍堅持大別山作戰和他領導的四支隊東進抗日不斷取得的勝利,也使他產生瞭居功心理。他創建的以舒城、桐城、廬江、無為、巢縣為中心,背靠大別山的皖中抗日根據地,不願讓給國民黨,是他 拒不執行新四軍軍部命令 延宕進軍皖中的主要原因,也是他最終被處決的主要原因。
  1939年6月4日,高敬亭在肥東青龍廠被捕,24日被槍決。高敬亭這位共產黨的優秀兒子,國民黨花10萬銀元買他的人頭沒買到,卻被自己人的子彈奪去瞭年僅32歲的生命。
  1939年6月24日上午8時,將高敬亭槍殺在青龍場。年僅32歲的高敬亭在刑場上大義凜然地說: 死對共產黨人無所畏懼,我的做法是正確的,我是共產黨員,我要死在紅地毯上。請代轉史玉清同志(高敬亭愛人),孩子送給人民撫養。我是忠於工農革命的軍人!
高敬亭的警衛員上將
  高敬亭的警衛員是萬海峰上將。
  萬海峰(1920.09~ ) ,漢族,河南省光山縣槐店鄉萬河村人。1920年9月出生於河南省光山縣,1933年7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28軍。1935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7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委員、十三大代表,中顧委委員(1987年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第五、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軍銜。曾獲3級八一勛章、2級獨立自由勛章、2級解放勛章。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將軍銜。1998年7月被授予2級紅星功勛榮譽章。1998年9月離休。
  萬海峰自述:
  1920年底,我出生在河南光山縣槐店鄉萬河村萬黑塆一戶普通農戶傢裡,由於傢境貧窮,找人取名是要給錢的,父母就給幹脆叫我 毛頭 。參加紅軍後,已經是一名紅軍戰士瞭,我想,總不能還叫 毛頭 吧,便鼓足勇氣請高敬亭政委給自己取個名。高敬亭當即就答應瞭,沉思片刻說: 我們紅軍,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這個戰鬥集體,像海洋一樣大,像山峰一樣高,部隊和個人都有光輝燦爛的前程。你姓萬,就叫萬海峰好不好? 從此,紅二十八軍的花名冊上就出現瞭 萬海峰 這個名字,一直到如今。
高敬亭的妻子史玉清
  史玉清出生於1916年,比高敬亭小瞭九歲,是安徽金寨人。史玉清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傢庭裡,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15歲的史玉清帶著對地主的仇恨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加入瞭紅軍當中。在紅軍裡的日子裡,史玉清一邊學習文化知識,一邊又根據部隊的安排從事文藝宣傳。
  史玉清機智又美麗,被稱為是大別山裡的一朵美麗的杜鵑花,吸引著紅28軍的政委高敬亭,最終高敬亭和史玉清在1937年正式牽手結為連理。
葉挺為什麼要殺高敬亭
  1939年6月24日,高敬亭被軍長葉挺據國共雙方指示槍斃。
  1939 年 6 月 2 4 日清晨,高敬亭被帶到青龍場附近的一個樹林裡,這裡已經連續 3 天召開近千名指戰員參加的批鬥大會。高敬亭沒有想到這次是針對他發動的公開批鬥大會。會上葉挺軍長講瞭話,政治部副主任歷數瞭高敬亭 反黨、反中央、反革命、不服從軍部領導、排擠延安來的幹部、山頭主義、宗派主義 等 7 大罪狀。最後宣讀瞭中共中央和新四軍軍部關於開除高敬亭黨籍和軍籍的決定。
  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國民黨軍事當局的回電也傳到瞭會場,國民黨總參謀長白崇禧的電報是: 奉委座電令請將高敬亭處以極刑照準。 國民黨對紅軍要槍決高敬亭的消息真是喜出望外,他們曾經懸賞 5 萬元都買不到高敬亭的腦袋,此刻卻送上門來,如何不喜?!
人物評價
  1937年底,黨中央派鄭位三、蕭望東等去4支隊,毛澤東同志在接見他們時說: 高敬亭同志在大別山,以那樣少的部隊,吸引國民黨17萬正規部隊,支援瞭主力紅軍長征,是作出重大貢獻的。
  1937年12月25日,高敬亭和四支隊參謀長林維先到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參加新四軍編制會議,周恩來指著高敬亭和林維先,向中共長江局書記王明介紹說: 這兩位就是聞名於大別山的遊擊專傢高敬亭和林維先同志。
  1938年2月,高敬亭到武漢,周恩來同志對他說: 中央紅軍長征後,你們在十分艱苦、十分困難的條件下,堅持敵後鬥爭,你們的功績很大。你們在敵後保存住這樣一支紅軍部隊,這是很瞭不起的。
  1980年4月19日,高敬亭將軍的骨灰安放儀式在合肥舉行。黨和國傢領導人李先念副主席、徐向前元帥、譚震林、栗裕、肖望東將軍,張勁夫、程子華、郭述申首長以及高將軍的部下萬海峰、林維先、李世安將軍等40多人送瞭花圈,300多老部下、老戰友參加瞭安放儀式。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在合肥接見瞭史玉清和高鳳英,親切地說: 如果有人認為平反後還應有尾巴,那是錯誤的。 他對高鳳英說: 你有一位好爸爸,要向他學習。
  1988年11月,徐向前元帥題詞:堅持鄂豫皖武裝鬥爭未斷,功召大別山業績永存史冊。
  1988年11月8日,原中顧委常委張勁夫同志題詞:高敬亭同志在重建紅二十八軍、堅持大別山三年遊擊戰爭中,在抗戰初期組建新四軍四支隊東進抗日中,建立瞭不朽的功勛,永遠值得我們的尊敬懷念。
  1988年11月14日,原中紀委副書記郭述申題詞:高敬亭同志永垂不朽。
  1989年6月,在高敬亭遇害50周年之際,方毅副總理、萬海峰上將、林維先中將,主持召開瞭紀念大會,懷念這位卓越的將領和革命的先驅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