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年生

人物簡介  文年生是我國優秀的革命傢、軍事傢、共產黨員,戎馬一生戰功赫赫,曾獲中將軍銜和一級八一勛章、一級解放勛章等榮譽。文年生歷經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建國後又任湖南軍區司令員、中南軍區副參謀長、廣州軍區副司令員等職務。文年生將軍為人正直,為中國革命立下汗馬功勞,卻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怎能不讓人哀嘆?

人物生平
  文年生,1907年2月28日生。父親文養然,母親文瞿氏,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夫妻倆育有三子:老大年生、老二和平、老三慶祥。按族譜記載,文年生則屬第十二代。
  文年生8歲時,就開始幫父親種田、打柴、撿糞,幫地主傢放牛。10歲時,父母送他進屋場裡文氏祠堂的私塾讀夜學,僅讀瞭一本《百傢姓》。兩個月後,因傢貧而輟學。年少的他仍經常站在私塾的窗下,聆聽裡面的瑯瑯讀書聲。回傢後他又向父母鬧著要讀書,母親隻好對他說: 傢貧沒有錢讀不起書,也沒有東西分給你們,給你學一門手藝在身好,你想賣出也賣不瞭,手藝在身不怕窮。
  不久,母親送他到離傢五裡外的姑父那兒學裁縫。姑父瞿海平既是他的姑父,又是他的舅父。然而,這位駝背的姑父兼舅父性情兇暴,姑媽待他也十分刻薄,經常用尺打他。做工回來還得給姑媽看孩子,孩子哭瞭也要挨揍,受氣挨罵,連飯都吃不飽。
  1919年初的一天晚上,天寒地凍,小年生舉著一盞銅油燈上茅房,不小心將燈掉入糞坑中。第二天姑媽逼著他光著膀子,下到一人多深的糞坑中把燈撈上來。性格倔犟的小年生感到受瞭奇恥大辱,傷心不已,一氣之下跑回傢去,向母親鬧著要讀書。母親沒有辦法,就想將他過繼給二舅父做兒子,文年生死也不去。母親又逼他回姑父傢學裁縫,結果,第二天清晨,年僅12歲的文年生便負氣離傢出走。
  當時,從文傢屋場到嶽陽縣城有六十多裡路,全是荒山野嶺,小小年紀的文年生,竟隻身一人流落到瞭縣城。以後,又流落到離嶽陽縣城八十多裡遠的長江對岸的湖北監利縣尺八口鎮,進瞭一間木匠鋪當學徒。因年小體弱,拿不動斧頭,便隻能幹些打雜的零活。兩年後,木匠鋪倒閉關門,14歲的他又獨身一人流落到洞庭湖區的華容、南縣等地幫別人做工、種田、挑土築堤。吃的是剩飯剩菜,受盡瞭欺侮與剝削。
  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第八軍教導師鐘嶽靈團攻占華容縣城。那時的北伐軍到處都受到民眾的歡迎。19歲的文年生認為當兵不受氣,又好玩,又可以發點洋財,於是便下狠心參加瞭國民革命軍,參加瞭北伐攻打漢口等役。後隨軍轉戰河南、安徽、湖南、廣西各地。
  1930年,因不滿新老軍閥之間的連年混戰,加上聽一些曾參加過南昌起義的官兵講: 朱毛的紅軍不打人,官兵平等,打土豪分田地。 給他的印象很深,他們幾個志同道合的士兵便在長沙組織拖槍投奔紅軍,因被發覺而未成行。到寶慶後,又準備嘩變,因被人告密未成,反而有3位弟兄被槍殺,這更加堅定瞭他投奔革命隊伍的決心。1930年6月,他同李俊等8人一起離開湘軍部隊到長沙。不久,彭德懷率領紅三軍團攻占長沙城,文年生便與李俊等人參加瞭紅軍,被分配在第八軍第二大隊三連當戰士,正式走上瞭革命道路。同年8月底,因作戰勇敢,在江西清江縣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一名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
  參加紅軍後的文年生,在黨的培養與教育下,進步很快。1932年4月,時年25歲的文年生便擔任瞭紅三軍團三師十團團長。1933年4月,又被選調入工農紅軍學校學習。紅校畢業後,調任軍委教導一團團長。
  長征開始時,文年生仍任合編後的中央軍委教導師第一團團長。土門戰鬥後,部隊縮編,文年生調任紅三軍團第十一團團長。
  1937年 盧溝橋事變 後,全面抗戰爆發。國共兩黨捐棄前嫌,聯合抗日,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剛從抗日軍政大學畢業的文年生被調到八路軍一二○師第三五九旅第七一八團任團長兼政委。
  1939年8月,文年生升任警備第一旅旅長。9月,日軍第36師團3000餘人,再次占領軍渡,準備待機偷渡黃河。文年生率4個連再次渡河,迂回到敵後開展遊擊戰,縱深達200多公裡,時間兩個多月。在大量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的同時,又牽制瞭企圖渡河的日軍,還擴大瞭自己的部隊,文年生率領的4個連由出發時的700多人,發展到1400多人。
  從1938年春到1939年底,文年生先後率領部隊抗擊瞭日軍向我陜甘寧邊區河防發動的23次進攻,其中規模較大的7次。同敵人進行大小戰鬥70餘次,以傷亡160餘人的代價,取得瞭殲敵800多人的光輝戰績,勝利地完成瞭黨中央、毛主席交給的保衛黃河的光榮任務。在保衛黃河的同時,文年生還率領部隊投入大生產運動,開展生產自救活動,取得瞭豐收,被西北局高幹會議評選為生產模范,毛澤東同志為他題詞: 生產教育二者兼顧 書贈文年生同志。
  就在文年生率部保衛黃河的時候,1938年11月11日,他的傢鄉嶽陽淪陷。文年生的傢鄉雲天村文傢屋場一帶被日軍占領達7年之久,傢鄉人民慘遭屠戮。他的大弟文和平在一次去稻田放水途中,遭遇日軍巡邏隊,被誣為遊擊隊便衣偵探,被日軍用刺刀刺死於稻田水中。文瞿氏聞知兒子被殺,悲憤交加,氣病而亡。這一切,遠在西北黃河前線抗戰的文年生並不知曉。
  文年生將軍生性剛強正直,作風正派,疾惡如仇。正是因為將軍的這種秉性,使得他在廣州軍區工作期間,得罪瞭黃永勝一夥。 文化大革命 中,慘遭黃永勝一夥的誣陷、打擊,最後被迫害致死。
  1978年8月23日,總政治部批復瞭這個報告。 廣州軍區黨委:經中央、中央軍委批準,同意你們一九七八年二月一日《關於為文年生同志徹底平反,恢復名譽的報告》。追認文年生同志為烈士。撤銷軍區黨委一九七三年九月一日《關於文年生同志問題的報告》和總政對這個報告的批復。 同年9月,廣州軍區正式為文年生將軍召開追悼大會,將軍冤案至此終於得以昭雪。
文年生中將後代
  夫人蘇楓,曾任廣州軍區總醫院副院長,2005年去世,育有四子三女(其中一子幼年夭折)。次子文仲夫曾任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少將軍階。
文年生是怎麼死的
  文年生將軍生性剛強正直,作風正派,疾惡如仇。正是因為將軍的這種秉性,使得他在廣州軍區工作期間,得罪瞭黃永勝一夥。 文化大革命 中,慘遭黃永勝一夥的誣陷、打擊,最後被迫害致死。
  文年生最初與黃永勝共事是在1945年。在廣州軍區工作期間,由於兩人的脾氣性格各不相同,在工作中便產生瞭矛盾,由此而結下瞭一段恩恩怨怨,並最終導致瞭文年生慘遭迫害致死的結果。
  黃永勝為人陰險狡詐,心胸狹隘,心術不正,善於玩弄權術,打擊報復。文年生剛強正直,從不搞陰謀詭計,也最反對別人搞陰謀詭計。因此,他和黃永勝是脾氣性格作風截然不同的兩個領導幹部。
  1962年,在軍區黨委會上,黃永勝對四十二軍政委陳德、五十五軍政委王振乾發動突然襲擊,無中生有地攻擊、壓制與打擊他們。時任軍區黨委副書記的文年生對黃永勝的這種惡劣行為進行瞭堅決抵制,主持瞭公道,從而得罪瞭黃永勝。
  1966年11月,廣州軍區的所有領導都受到瞭 造反派 的沖擊。由於有林彪的撐腰,黃永勝沒有被打倒。於是他便指使軍區的 造反派 ,以 篡奪軍區領導權 、 賀龍的忠實爪牙 、 包庇反黨分子吳自立、周小舟 等莫須有的罪名大肆攻擊文年生。
  1967年5月,黃永勝操縱軍區黨委全會,免除瞭文年生軍區黨委副書記職務,停止文年生參加黨委常委的活動,停發瞭文件電報,並趕走瞭他的老司機,撤銷瞭炊事員與專車。為孤立文年生,還兩次將他夫人蘇楓送進學習班。
  1966年3月,黃永勝調任總參謀長後,未經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批準,指示廣州軍區政委劉興元對文年生非法進行專案審查。從4月4日起,將文年生非法關押、審查、殘酷鬥爭迫害,到6月6日的51天之內,連續批鬥文年生達31次之多,使文年生在精神上和肉體上受到瞭嚴重摧殘,健康情況明顯惡化,卻又得不到治療。然而,作為文天祥後裔的文年生將軍,大義凜然,與黃永勝一夥進行瞭堅決的鬥爭。他不屈不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6月7日,一代名將文年生終於被迫害致死,時年61歲。
   文化大革命 結束後的1978年2月1日,中共廣州軍區委員會正式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與總政治部遞交瞭《關於為文年生同志徹底平反恢復名譽的報告》。報告中說: 我們認為,文年生同志是林彪反黨集團主要成員黃永勝迫害致死的,所列罪名純屬陷害,是冤案,決定為文年生同志徹底平反,恢復名譽,追認為烈士 文年生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我黨我軍的優秀幹部 文年生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他的逝世是我黨的我軍的一個損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