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正文

人物簡介  谷正文在九一八事變後加入共產黨,抗戰爆發時還擔任過林彪的部下,然而他被國民黨逮捕後立馬叛變,成為軍統特務,深受戴笠重用。谷正文號稱 活閻王 ,連毛人鳳都說 他比我還狠 。谷正文在國民黨敗退臺灣之際收到蔣介石賞識,專門從事對大陸的滲透工作,手上血案很多,甚至參與策劃瞭暗殺周恩來的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

人物生平
  1910年,出生於山西汾陽路傢莊,兄弟五人,排行老大,年輕時就讀於汾陽中學。
  1931年,考上北京大學,本要立志做學問,但 九一八 事變後,國傢危亡,時局艱難,華北之大,已經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瞭。於是,像千萬愛國青年學生一樣,谷正文無心學習,轉而投身學生愛國運動,成為中共北平學生運動委員會的書記,後又轉到八路軍115師擔任某大隊的大隊長,他在抗戰前夕,一次執行任務時失手被擒,被囚於國民黨的牢房中,這才投效瞭國民黨的特務機關軍統局,成為軍統局華北區的特工。谷正文自己說,1935在北大讀中文系就加入瞭軍統局,戴笠每個月還會派一個人與他聯系,七七事變後,他與北平二十多個流亡學生來到濟南,組成 山東政府教育廳演劇隊 ,受中共北方局領導。後又投入敵後遊擊工作,被日軍俘虜,抗戰勝利後再次回到軍統局。然而,而知情人則揭露,谷正文所在部隊,是一個非軍務的 政治宣傳大隊 ,實為戲劇演出隊,後曾改稱戰士劇社。1941年,谷正文是攜兩隻駁殼槍,長武山英一的特務,幹過不少禍國殃民的壞事,後又投靠國民黨軍統戴笠門下的。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秘密入黨,成為學運積極分子,曾任中共北平學生運動委員會書記。
  1937年,抗戰爆發後,曾投筆從戎,在林彪將軍的115師偵察大隊任隊長,後來在執行任務時被捕,叛變革命成為一名軍統打手。因為他的 好學 ,也因為他對華北的瞭解,受到國民黨情報頭子戴笠的賞識,被提拔為 北平特別勤務組組長 。此後,從抗戰到大陸解放這十幾年間,谷正文一直擔任軍統華北地區的負責人。
  1946年,戴笠死於空難,倉皇之間,蔣介石命令軍統局主任秘書毛人鳳接任局長。毛人鳳清點戴笠遺物時,發現戴笠在他的日記裡寫道: 郭同震讀書甚多,才堪大用。 從此對 郭同震 另眼相看。也因為這個緣故,國民黨敗退到臺灣後,經毛人鳳的舉薦,谷正文受到重用,有一段時期直接受蔣介石領導,這是他的特務生涯中最得心應手的時期。
  那個時候,蔣介石整日叫囂 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 ,企圖以此提振士氣。 谷正文當時除擔任 保密局上校偵防組組長 外,也是馬祖島 祖國萬歲救國軍的副總司令 。 總司令 虛懸,上面沒有派人,按照谷正文的說法, 總司令 雖然空在那兒,其實就是蔣介石本人。谷正文把辦公室設在臺北近郊的青山綠野深處,名為 求實齋 ,是他搞反攻大陸情報活動的秘密總部。他舍棄 保密局 正規的訓練特務的方式和招募人員的管道,從成千上萬由大陸流落到臺的單身流民中挑選 可造之材 ,送到臺北近郊的 藍天海水浴場 附近的 情報局秘密基地 ,接受情報訓練。訓練的內容除瞭基本的遊泳和潛水訓練以外,主要是爆破、暗殺、搏擊、通訊,以及若幹簡單易學的情報技巧。隻要短短幾個月,訓練好一批人,就可以派他們去 反攻大陸 瞭。那段時間,北從山東半島,南到海南島,臺灣 情報局 在谷正文的策動下,進行瞭一波接著一波的 反攻 行動。但是,都難成氣候。這些特務活動到瞭後期,暴力性質銳減,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象征意義的任務,比如,派特務到大陸沿海城市過幾天日子,在特工人員回臺後,谷正文安排蔣介石接見他們。這個時候,特工們就拿出大陸的電影票票根,或者大陸的火車票、糧票之類的憑證,讓蔣介石看看,逗 老頭子 開心。 曾經犯過不少血案。
  不過,1950年到1970年初期,谷正文親手領導執行過幾宗駭人聽聞的暗殺行動。當中最受蔣介石嘉許的,就是 克什米爾公主號 飛機失事案,周恩來總理要不是臨時改變行程,差點搭上那班死亡飛機,成瞭空中冤魂。1995年,臺灣《中國時報》周刊第171期刊登瞭專訪谷正文談籌劃刺殺周恩來始末的文章。當時任臺灣 保密局偵防組組長 的谷正文承認, 克什米爾公主號 事件是臺灣特務人員幹的。
  2007年1月25日在臺北醫院病逝,終年97歲。
谷正文回憶錄
  谷正文自詡:臺灣出版的回憶錄很多,陳立夫的回憶錄最假最壞;谷正文的最真最好。書的序言是李敖寫的,連李敖這樣的強梁人物,都不得不折服驚詫於傳主的聰明、幹練、慧黠、奇宕和狠毒,而且遍查全書,找不到一絲的懺悔之詞。除去過去公開披露的歷史事件外,書中也有大量揭發他主子惡行文章,如親自在北平市市長何思源傢中安放炸彈將何的女兒炸死、與蔣緯國一起密謀綁架傅作義,到遵照蔣介石的旨意毒死白崇禧等等,都是活生生的故事和血淋淋的事實,讀來驚心動魄,讓人不寒而栗。
谷正文與鄧麗君
  原國民黨高級將領谷正文說: 鄧麗君是臺灣國民黨國傢安全局的秘密情報工作人員,隸屬於臺灣國傢安全局第三處,協同工作的是我所在臺灣國民黨國防部情報統計局。
  谷正文說,1968年夏天,鄧麗君收到來自新加坡的邀請書,邀請她參加1969年在新加坡國立大劇院舉行的 慈善音樂會 的演出。年僅15歲的鄧麗君向臺灣有關部門提出瞭出境申請。由於鄧尚未成年,所以一同提出出境申請的還有她的母親趙素桂。
  當時臺灣處於軍事管制戒嚴令期間,各種民間社會活動和人身自由均被明松暗緊地監視著,進出臺灣的任何人都受到臺灣安全局嚴格審查。 連外交部長都不得例外。 谷正文說。
  谷正文說: 像鄧麗君這樣的情報人員,與專業間諜有著根本區別,她們不承擔需要特別間諜技能的工作,隻利用她們現存條件為國民黨政府效勞,隻能算是信息傳遞媒介。
  得知 鄧麗君是間諜 ,人們在驚訝之餘,普遍傾向於同情鄧麗君。
谷正文的四任妻子
  谷正文前後一共有四任妻子。谷正文的第三任妻子,姐妹都是共產黨員。不知是因為感情不好,還是她發現瞭谷正文的軍統特務身份,或者隻是谷正文自己疑心太重。總之,按谷正文的說法,有一次,這位妻子趁他不註意,在茶水裡下瞭毒。他端起茶杯,仰頭正要喝,卻見茶水表層有粉末在晃動,當下就疑心茶被動瞭手腳。因為他 機警 ,才撿瞭條性命。自從受過這麼一次 驚嚇 ,以後他不論到哪喝茶、吃飯,都提高警惕。
谷正文後代
  服侍谷正文晚年生活的幹女兒谷美杏說: 在陌生場合,任何人沏茶請他喝,哪怕是一口他都不喝。 谷美杏也是和谷正文相處瞭好一陣子,才慢慢取得他的信任,最後終於能放心的喝她準備的水。疑心病救瞭自己一條命,但或許是因為疑心病,也或許是谷正文命中註定獨缺子女緣,他的子女一個個離他而去,不是遠居美國,就是各自成傢立業,散居在臺灣各地,頂多逢年過節的時候回臺北永康街老屋子看看他,問聲好,如此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