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韶九

人物簡介  李韶九於1926年加入共產黨,是紅軍肅反主要執行人,深得毛澤東信任,委以肅AB團的大權。肅反期間,他肆意屠殺紅軍和地方幹部,更發明瞭男點天燈、女燒陰戶的酷刑,人人聞風喪膽,同時也引起強烈不滿而導致 富田事變 。事後,李韶九依舊在其他地區的肅反中大肆屠殺,於1934年被逮捕調查,次年死亡。關於李韶九的死因,有一種說法是被陳毅槍斃瞭。

人物生平
  成長經歷
  李韶九,1904年出生於湖南嘉禾的一個殷實傢庭。
  1923年至1924年,就讀於嘉禾縣甲種師范學校和衡陽成章中學。
  1926年4月,入韶關湘軍講武堂學習。
  1926年9月,加入國民革命軍第6軍54團機槍連,隨軍北伐,後任54團指導員。
  1927年7月,第6軍54團被派往江西南昌加強守備,防止 暴亂 。李韶九隨團駐在南昌市內匡廬中學,並非起義部隊,正好遇上瞭中共領導的南昌起義。8月1日凌晨,54團被起義部隊包圍殲滅,李韶九也成瞭俘虜。在俘虜營,他見到瞭同鄉、時任起義部隊葉挺第24師71團8連指導員的肖克,靠著林伯渠的介紹,李韶九參加瞭紅軍,並被選送到九江林伯渠主辦的第6軍政治訓練班學習。
  1928年,成為中共黨員。不久,任中共湘西特委委員。剛到任即被國民黨軍隊逮捕。後輾轉到上海,又被派往長沙從事地下工作,護送革命同志赴醲陵、安源、上井岡山,因身份暴露遭通緝,後隨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彭公達前往常德,任中共湘西特委會委員。不久,經由武漢轉江西,參加與萬安暴動的領導工作。
  1928年春,李韶九奉命到吉安東固李文林創建的江西紅軍獨立第2 團工作。協助地方黨組織負責人指揮工農革命軍第七、九兩縱隊開展遊擊戰爭。
  1928年夏,任第七縱隊縱隊長。為瞭鞏固和擴大東固革命根據地,曾協助當地黨組織加強革命政權建設,擴大工農武裝,幫助群眾發展生產,深入開展白區工作,利用有利地形打擊來犯之敵,並率部攻克興國縣城。
  1929年冬,任江西紅軍獨立第二團團長。據肖克回憶,李韶九在這裡與李文林等江西紅軍和贛南中共組織的領導人頗有 矛盾 ,不受重用。
  1930年2月,李韶九被任命為由贛西南紅色遊擊隊和江西紅軍獨立第2、3、4、5團編成的紅軍第6軍(後改稱紅三軍)第1縱隊政委(師級)。
  1930年6月,由紅4軍、紅6軍和紅12軍組成紅軍第1軍團,他擔任軍團前委秘書長。
  1930年8月,紅1軍團和紅3軍團合編成 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 ,他被任命為方面軍總政治部政務處處長。(毛澤東於1930年8月任紅一方面軍總前委書記。)
  肅反大員
  1930年11月,李韶九又兼任瞭極為重要的方面軍總前委肅反委員會主任(軍級),當年隻有26歲。不到一年時間內數次升遷,職位越來越重要,李韶九的被重用,主要得益於身為江西蘇區黨政軍主要負責人的毛澤東的信任。
  1930年12月3日,給江西省行動委員會去信指出: 黨內地主富農分子現舉行大規棋叛變。此問題在贛西南異常嚴重,必須運用敏捷手段鎮壓下去……特派李韶九同志率兵一連代表總前委及工農革命委員會,幫助省委、省蘇捕捉李白芳等,並嚴搜贛西南的反革命線索給以全部撲滅。
  1930年12月5日,總前委又發出瞭《總前委給韶九同志並轉省行委的信》。信中寫道: 據龍超清供稱段良粥是省行委機關AB團總團長袁肇鴻是宣傳科長,組織科長是江克寬,除江克寬已在東韶由我們捕捉外,段良弼、袁蟹鴻是重耍犯,須立即捉起詳審。再則,李白芳比段、衰更重要,諒你們已捉瞭,並且你們要從這些線索中找到重要的人。
  1930年12月7日,李韶九連續接到總前委的 尚方寶劍 後,立即率領紅12軍一個連的士兵來到江西省行委所在地富田。他先命令 將省行委機關重重包圍 ,然後親率 士兵十餘人荷槍實彈,闖入行委辦公室內 ,將段良弼(省行委常委)、李白芳(省行委代理秘書長)、謝漢昌(紅20軍政治部主任)、金萬邦(省行委常委兼軍事部長)、馬銘(省蘇維埃政府秘書長)、周冕(省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長)等盡行捆綁禁閉,其他工作人員一概軟禁。
  1930年12月7日晚,李韶九親自開始審問,處以重刑,第一個被審的是李白芳,李韶九欲從這個書生模樣的知識分子身上打開缺口,先是對李白芳進行懸吊抽打,繼而施用 砧板烙肉 的火刑。 手指折斷,滿身燒爛行動不得 ,對男 犯人 如此,對女 犯人 也毫不留情。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正好來看望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剝光衣服,施以酷刑, 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 (江西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年12月15日。)。
  1930年12月12月7日到9日3個晝夜,經過這樣的審問, 犯人 們一個個承認瞭自己是AB團,並被逼供出其他的 AB團成員 。如此這般抓-審-抓, 自七號晚上起截止十二號晚上富田事變以前,省行委省蘇兩機關及政治保安隊共破壞AB團一百二十多名,要犯幾十名。 (《曾山為富田事變發表的宣言》,1931年1 月14日。),8日起不經任何機關批準,分兩批處決瞭38人。
  1930年12月8日凌晨,李韶九在審問謝漢昌時逼供出紅20軍(1930年7月正式宣佈成立)174團(10月增編)政委劉敵等人也是AB團,於是,他決定親率紅軍一個排,押著 活口 人質謝漢昌,前往紅20軍軍部東固,欲從該軍 來一個大的破獲 。
  1930年12月9日吃罷早飯,正要動身,國民黨飛機來這一帶轟炸,為防犯人逃跑,李韶九便將不重要的AB團犯人,匆匆殺瞭一批,然後上路。臨行前,李韶九還下令將25人綁赴刑場槍決。
  1930年12月9日晚,李韶九到達東固,李韶九立即與20軍軍長劉鐵超、政治委員曾炳春,向他們二人講瞭總前委的指示,部署瞭在軍中捉拿AB團的行動計劃,同時通知174團政委劉敵從興國、泰和邊境前線率領第一營於11日奉召匆返東固。
  1930年12月11日上午,劉敵隨即被李韶九召去問話,看在老鄉的面子上,李韶九找劉敵談話說: 劉敵,不少AB團分子都供出瞭你。 劉敵驚出瞭一身汗,說: 我是不是AB分子,你還不清楚嗎? 李韶九說: 可供你的人很多,我看有甚你就說罷,免受皮肉之苦。 劉敵說: 容我想想。 ,後將劉敵放回。(劉敵給中共中央的信》,1931年1月11日。)
  1930年12月12日下午4時左右,劉敵回去後聯合瞭一些軍官,帶隊包圍軍部,放出瞭被抓的謝漢昌等 AB團 。李韶九聞風逃走。劉敵和謝漢昌為防李韶九回到富田殺害那些 AB團犯人 ,帶部隊連夜趕到富田,繳瞭李韶九帶來第12軍2個排的槍支,釋放出段良弼、金萬邦等人。
  1930年12月12日晚,按照李白芳提議,在王誠教堂召開緊急會議,制定應變措施,眾人一致認為: 此次富田肅反,抓遍瞭所有贛西南幹部,是一個很大的陰謀,而李韶九大搞非刑拷問是一個完成陰謀的辦法。 會議主張 公開反毛 ,決定去信給朱德、彭德懷、黃公略, 揭露毛的陰謀 。史稱 富田事變 (工農紅軍的第一次兵變)。
  1930年12月13日一早,在富田召開瞭控訴李韶九刑訊逼供、濫殺無辜的軍民大會。會場上群情激奮,有人領頭呼喊瞭 打倒毛澤東,擁護朱彭黃 分裂主義的口號,並張貼瞭同樣的標語。省行委、省蘇維埃政府及其餘機關的幾百名幹部,隨紅20軍離開富田,向贛江以西的吉安縣永陽開拔。
  1930年12月15日,段良弼、李白芳、叢允中等在永陽召開擴大會議,宣佈成立江西省行委(永陽省行委),段良弼任代理書記(省行委書記李文林早已被捕)。會議建議中央 停止毛澤東總前委書記的職權 , 開除李韶九的黨籍 、 派叢允中、段良弼去中央反映事變經過 , 送200斤金子到中央,2萬元給紅校 等(《省行委第一次擴大會議議案》,1930年12月18日於永陽區龍江)。
  1931年4月上旬,由任弼時、王稼祥、顧作霖組成的中共中央 三人團 來到江西蘇區。 三人團 完全推翻瞭項英對富田事變的處理決定,把事變定性為 AB團領導的反革命暴動 。4月下旬, 反AB團的英雄 李韶九重獲重用,被任命為中共政治保衛局江西分局局長,整個江西蘇區的肅反都在他的領導之下瞭。李韶九履任新的重要職務伊始就掀起肅AB團的新高潮。首先是把那些被定瞭性的富田事變領導人劉敵、謝漢昌、李白芳、叢允中等於4月和5月分別處死。沒有參加富田事變的紅20軍前軍長劉鐵超、政委曾炳春、後任軍長肖大鵬也被處決。然後是把參與事變的紅二十軍從軍長政委以下到副排長的700多名幹部,都列為 AB團分子 加以審查。
  1931年7、8月間,李韶九因時任贛南特委書記的陳毅抓AB團不力,有心要把他也打成AB團,多次從側面進行威嚇,以致陳毅一度頗為緊張,他年輕的妻子也因受不住壓力而自殺瞭。(王昊著《一個老兵心目中的陳毅元帥》16-18頁,上海文藝出版社1996年4月第1版。)
  1932年1月7日,周恩來主持召開蘇區中央局會議,做出瞭《關於蘇區肅反工作決議案》,對肅AB團的 擴大化 進行瞭嚴厲批評,暫時扭轉瞭風頭,李韶九略有收斂。
  1932年1月25日,中央蘇區中央局專門討論瞭對李韶九的處理,作瞭《蘇區中央局關於處罰李韶九同志過去錯誤的決議》。決議指出: 中央局決定予李韶九留黨察看六個月的處分,派到下層去做群眾工作。 這顯然是為瞭平息蘇區中共幹部中的恐慌和不滿情緒。1932年6月,被任命為紅軍總司令部秘書長。
  1933年夏,被任命為福建軍區長(汀)連(城)(第二)軍分區司令員。
  1933年底,因擴充紅軍有功,經毛澤東提議,委任為瑞金衛戌區司令、任紅軍總司令部秘書長。
  1934年7月,毛澤東受王明路線排擠,李韶九被中央蘇區政治保衛局逮捕,接受審查。
  1934年10月,紅軍被迫長征後,李韶九留在江西蘇區 堅持鬥爭 。
  1935年春,在閩西死亡。這位 肅反大員 31歲的生命走到瞭盡頭。
李韶九被殺真相
  李韶九被殺的主導原因是發生於1930年的AB團肅反運動,在這次運動中李韶九對一些無辜的革命黨員和紅軍戰士進行瞭打壓,並且在整個過程中殘害瞭很多革命同胞,他的行為是受到瞭當時肅反運動的搭檔陳毅的極力反對,為瞭保證自己的權利李韶九還陷害瞭陳毅同志。
  李韶九被殺的真相是由於他當時的行為在國內造成瞭極其惡劣的影響,而且給中國共產黨帶來瞭嚴重的損失,在加上他對陳毅三年的打壓和陷害,他可以算得上是罪不容恕,後來他因為違反黨紀黨章被陳毅下令處決。還有一種說法說李韶九被殺真相是按照黨的正確章程進行處決,李韶九被殺都是歷史的必然,也是他咎由自取,他需要為他犯下的罪行承擔一定的代價,陳毅同志處決李韶九是為民除害同時也是伸張正義。
陳毅槍斃李韶九
  1944年春陳毅到延安,與毛澤東十年不見瞭,老戰友間暢談終夜。毛澤東偶然問起李韶九,陳毅說:被我槍斃瞭。毛澤東問:為什麼?陳毅回答:他害死我老婆。(羅英才、石言著《陳毅文學傳記之三:探索》214 頁,解放軍文藝出版社1993年3 月第1 版。)
李韶九酷刑
  紅一方面軍總前委指派李韶九帶領一個連隊並攜總前委員會負責人親筆信到富田幫助江西省委進行肅反,施以男點天燈、女燒陰戶的酷刑,受刑人慘烈的呼叫聲震撼著富田的夜空。
  1930年12月7日晚,李韶九親自開始審問,處以重刑,第一個被審的是李白芳,李韶九欲從這個書生模樣的知識分子身上打開缺口,先是對李白芳進行懸吊抽打,繼而施用 砧板烙肉 的火刑。 手指折斷,滿身燒爛行動不得 ,對男 犯人 如此,對女 犯人 也毫不留情。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正好來看望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剝光衣服,施以酷刑, 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 (江西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年12月15日。)。
人物評價
  肖克說: 李韶九這個人的品質是不好的,早年在傢鄉時,我就知道不少。 (王昊著《一個老兵心目中的陳毅元帥》25頁,上海文藝出版社1996年4月第1版。)。為人陰險狡詐,喜怒無常,經常以 湖南老鄉 討好總前委領導人。
  肖克說:李韶九的父親 是嘉禾城裡的流氓頭子之一。 李韶九曾在衡陽的中學讀書,但沒有畢業。有種說法說他由於 從小跟父親染上瞭許多不良習慣,在中學讀書時,因胡作非為被開除學籍 (戴向青、羅惠蘭著《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99頁,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6月第1版。)
  據肖克將軍後來回憶: 我 那天給俘虜講話,李韶九站瞭出來。我說: 你也在這裡? 他把自己在第6軍的情況講瞭,並說要找原第6軍黨代表林伯渠。我答應他去找林老。據說他找到林老後參加瞭起義軍。起義軍南下時,我還見到過他。 (王昊著《一個老兵心目中的陳毅元帥》25頁,上海文藝出版社1996年4月第1版。)可見,李韶九當時雖然沒有加入中共,但在林伯渠的眼裡還算是個 進步青年 ,因而說得上話。
   富田事變 的主要發起人劉敵(當時的紅20軍174團政委,也是湖南人)在事變後寫給中共中央的信中指出: 李韶九是素來觀念不正確,無產階級意識很少的一個慣用卑鄙手腕制造糾紛的人。 (戴向青、羅惠蘭著《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103頁,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6月第1版。)
  黃克誠大將的老戰友何篤才(後也被當作AB團殺害)當時也指出: 李韶九這個人,品質很壞,就是因為會順從,騙取瞭信任,因而受到重用,被賦予很大的權力。 (《黃克誠自述》101頁,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第1版。)
  關於他在國民黨軍隊中的情況,最權威的應該是1932年1月25日《蘇區中央局關於處罰李韶九同志過去錯誤的決議》中的說法:李韶九被 逮捕後雖曾營救瞭一個被捕同志,但自承為三民主義忠實信徒,且為敵軍起草快郵代電,這表現他在艱危的環境中完全失掉一個共產黨員的立場,客觀上完全是政治的叛變。
  一般對於李韶九的評價是: 李韶九在一縱,大部分人不滿意他,因李韶九隻於未出發前的訓話非常的勇敢,作戰則畏懼怕死 。
  李韶九接著就是在蘇區 把一切工作都停頓起來,用全力去打AB團 。這次高潮比前次范圍更廣,力度更強,審訊的手法也變本加厲,除瞭以前那些外,還有 捆著雙手吊起,人身懸空,用牛尾竹掃子去打,如仍堅持不供的,則用香火或洋油燒身,甚至有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指甲內。 一時間整個江西蘇區AB團帽子滿天飛,嚴刑逼供無以復加,以致許多地區的中共機關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員都成瞭 AB團分子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1932年1 月。)他領導肅反 工作有力 是可以想見的。
  蘇區中央局在《關於處罰李韶九同志的過去錯誤的決議》中指出:李韶九在1928年已經入黨,不久後曾在安源被國民黨軍隊逮捕,逮捕後雖曾營救瞭一個同志,但自承為三民主義忠實信徒,且為敵軍起草代郵快件,這表現李韶九在艱危的環境中完全失掉一個共產黨員的立場,客觀上完全是政治叛變;次之,李韶九當江西省肅反委員會主席的時候竟與被罰款的商人女兒結婚,這種嚴重錯誤最是以損害黨蘇維埃政府特別是肅反工作在群眾中的威信;再則李韶九在他有錢的時候,又時常向黨內濫要錢,這亦非是一個共產黨員的行動。
  但李韶九卻深得毛澤東的信任,委以肅AB團的大權,肆意屠殺紅軍和地方黨的幹部,成為一個令人聞名喪膽的人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