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世蕃

人物簡介  嚴世蕃是明朝嘉靖年間著名人物嚴嵩的兒子,因父親的原因而風生水起,他為人又機靈狡黠,很會揣摩人心,被稱為嘉靖第一鬼才,故而深得嘉靖帝的喜愛。嚴世蕃長得 短項肥體 ,一隻眼睛失明,生性好色,喜歡玩弄女色,甚至發明瞭很多變態玩法,難怪有人會認為他就是《金瓶梅》中西門慶的原型。

人物生平
  史籍記載
  《明史 奸臣傳 嚴世蕃》:
  嚴世蕃,短項肥體,眇一目,由父任入仕。以築京師外城勞,由太常卿進工部左侍郎,仍掌尚寶司事。剽悍陰賊,席父寵,招權利無厭。然頗通國典,曉暢時務。嘗謂天下才,惟己與陸炳、楊博為三。炳死,益自負。嵩耄昏,且旦夕直西內,諸司白事,輒曰: 以質東樓。 東樓,世蕃別號也。朝事一委世蕃,九卿以下浹日不得見,或停至暮而遣之。士大夫側目屏息,不肖者奔走其門,筐篚相望於道。世蕃熟諳中外官饒瘠險易,責賄多寡,毫發不能匿。其治第京師,連三四坊,堰水為塘數十畝,羅珍禽奇樹其中,日擁賓客縱倡樂,雖大僚或父執,虐之酒,不困不已。居母喪亦然。好古尊彝、奇器、書畫,趙文華、鄢懋卿、胡宗憲之屬,所到輒輦致之,或索之富人,必得然後已。被應龍劾戍雷州,未至而返,益大治園亭。其監工奴見袁州推官郭諫臣,不為起。
  禦史林潤嘗劾懋卿,懼相報,因與諫臣謀發其罪,且及冤殺楊繼盛、沈鍊狀。世蕃喜,謂其黨曰: 無恐,獄且解。 法司黃光升等以讞詞白徐階,階曰: 諸公欲生之乎? 僉曰:必欲死之。 曰: 若是,適所以生之也。夫楊、沈之獄,嵩皆巧取上旨。今顯及之,是彰上過也。必如是,諸君且不測,嚴公子騎款段出都門矣。 為手削其草,獨按龍文與汪直姻舊,為交通賄世蕃乞官。世蕃用彭孔言,以南昌倉地有王氣,取以治第,制擬王者。又結宗人典楧陰伺非常,多聚亡命。龍文又招直餘黨五百人,謀為世蕃外投日本,先所發遣世蕃班頭牛信,亦自山海衛棄伍北走,誘致外兵,共相響應。即日令光升等疾書奏之。世蕃聞,詫曰: 死矣。 遂斬於市。籍其傢,黃金可三萬餘兩,白銀二百萬餘兩,他珍寶服玩所直又數百萬。
  接管政務
  嘉靖二十七年(1548),嚴嵩再任首輔時,已經年近七旬,逐漸有些年邁體衰,精神倦怠。這時,他還要日夜隨侍在皇帝左右,已經沒有時間和精力處理政務。如遇事需要裁決,多依靠其子。他總是說 等我與東樓小兒計議後再定 ,甚至私下讓世蕃直接入值,代其票擬。票擬就是內閣在接到奏章後作出批答,再由皇帝審定,是閣臣權力的重要體現。世蕃的票擬多能迎合世宗的心意,因此多次得到世宗的嘉獎。嚴嵩幹脆就將政務都交給其子,世蕃一時 權傾天下 。
  富可敵國
  當時嚴氏父子把持著朝中官吏的任選、升遷。官無大小,皆有定價,不看官員的口碑、能力,一切都以官員的賄金為準。嚴世蕃利用各種手段大肆搜刮,傢財富可敵國。據說,嚴世蕃與妻子要將金銀埋藏到地窖裡,想起這都是仰仗他父親得來的,於是就請嚴嵩來觀賞,嚴嵩一見,數量之巨出乎想象,頓時目瞪口呆,隱約感到大禍將至。
  因罪被斬
  一次,嚴嵩的義子趙文華從江南回來,送給嚴世蕃的見面禮就是一頂價值連城的金絲帳,還給嚴世蕃的二十七個姬妾每人一個珠寶髻。就這些禮物,嚴世蕃還嫌太少,心裡非常不滿,可見他的貪婪到瞭何種程度。世宗的第三子裕王朱載垕,按例應被立為太子,但世宗對他不是很親近。因此,嚴氏父子對他也很冷淡。就連照例每年該給裕王府的歲賜,戶部都因為沒有嚴氏父子的命令而一連三年都沒給發放。最後,這位未來的皇帝湊瞭一千五百兩銀子送給嚴世蕃,嚴世蕃欣然接受,才讓戶部補發瞭歲賜。嚴世蕃每每向人誇耀: 天子的兒子尚且要送給我銀子,誰敢不給我送銀子? 嚴世蕃的膽子真是大到瞭極點。
  嘉靖四十三年(1564),嚴世蕃又被禦史彈劾。世宗大怒,將嚴世蕃逮捕下獄。第二年案結,嚴世蕃被斬。
  升官經歷
  19歲(嘉靖10年)時因父親禮部侍郎三年考滿,恩蔭進國子監讀書,畢業後選授為左軍都督府都事、後軍都督府經歷,後又升為順天府治中(即北京地區地方部)。
  31歲(嘉靖22年)蔭官升任尚寶司少卿,支正五品俸祿。
  33歲(嘉靖24年)升任太常寺少卿,仍掌尚寶司事。
  38歲(嘉靖29年)升太常寺卿,正三品,當年10月始 上憫嵩(71歲)老,令子世蕃隨任侍親 。
  39歲(嘉靖30年)升工部右侍郎。
  42歲(嘉靖33年)升工部左侍郎(相當於建設部第一副部長),當年8月,詔加嚴世蕃工部尚書銜,嚴嵩辭免。
  53歲(嘉靖44年)因罪被斬。
嚴世蕃美人盂與肛狗
  凡是宦官都有兩面性,在主子面前是奴才,在自己傢裡是主子,隻不過這主子照別的主子少點東西,自然想得跟正常人也就不一樣, 美人盂 就是太監們的偉大發明創造,何謂 美人盂 ,就是按照當今選美的標準挑出來的美人,每天負責蹲在客廳裡面,當主人準備吐痰的時候,需要張開嘴,頭朝上,將痰接入口中,是為 美人盂 也就是活著的痰盂,當時 美人盂 風行一時,誰傢的 美人盂 漂亮,其主人臉上也有光,全然不顧他人的死活,所以在當時長得好看但傢裡貧窮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每天早上,嚴世藩起床時,他的數十個姬妾全部赤身裸體,伏於床前,伸著脖子,張著小口,當嚴世藩的痰盂。嚴世藩咳嗽幾聲,擠出來一點痰,一口,就喂進瞭最寵愛的姬妾荔娘的口裡。謂之 香唾壺 。
  再來說說 肛狗 ,這個就比較惡心一點,在主人如廁之後,必有一錦衣小廝跟隨,將主人的污物處理幹凈,當然用的不是紙,而是舌頭, 肛狗 也就是一個活著的手紙。
  在明朝,明星級及超星級的宦官傢中大多都備有這兩樣東西,這就跟現代的富豪差不多,你有奔馳我就有寶馬,反正誰也差不瞭,關鍵看看人傢的做派,那是相當的有才,也就是身心飽受創傷之後才能有這種無限創舉。細細看來,無外乎心理變態,所以就用一些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方式來生活,這也就不難理解他們一個個為什麼比較陰暗,比較容易成為壞蛋瞭。
嚴世蕃的溫柔椅
  嚴世蕃讓姬妾們都不著一絲,兩個人並列坐在椅子上,斜伸玉腿,世藩便過去坐那腿上,淺斟慢飲。過一會兒,再讓三四個美姬橫臥在躺椅上,構造起來,活像一把躺椅,世藩上去或臥或躺或坐,這叫 溫柔椅 。
嚴世蕃為什麼和裕王作對
  一朝天子一朝臣,裕王登基,自然要任用裕王的親信。嚴黨為瞭在裕王登基後能不被當作覆水傾瀉,隻有在嘉靖朝抓穩權柄。後朝君主為瞭尊重先王,要動前朝勞苦功高的大臣很難下手。嚴黨在貪權過程中從未敢針對裕王,隻是裕王周圍的人形成瞭對嚴黨痛恨的集團。
  歷史上是裕王不喜歡嚴黨,但是隱而不露。而嚴世蕃那麼做的那些事裕王,嚴世蕃想挽回也來不及,這叫覆水難收。
人物評價
  《明朝那些事兒 第四部 第八章》:此人長得很有特點 肥頭大耳,還瞎瞭一隻眼睛,算是個半盲。就這副長相,走在街上都影響市容,但事實證明,他確實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物。
  他實在是一個聰明到極點的人,據說他跟人談話,對方說上句,他就知道人傢下句要說什麼,而且他看人極準,無論你是老奸巨猾還是天真爛漫,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明朝那些事兒 第四部 第十二章》:
  嘉靖四十四年(1565)三月辛酉,嚴世蕃和羅龍文被驗明正身,押赴刑場,執行斬決。這位才學出眾,聰慧過人,卻又無惡不作,殘忍狠毒的天才就此結束瞭他罪惡的一生。惡貫至此,終於滿盈。
  在嚴世蕃被處決的那一天,京城民眾們奔走相告,紛紛前往刑場觀刑,並隨身攜帶酒水、飲料、副食品等,歡聲笑語,邊吃邊看,勝似郊遊。人緣壞到這個份上,倒也真是難得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