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林

人物簡介  蘇雪林原名蘇小梅,是我國著名作傢,一生著作頗豐,筆耕不輟,被譽為文壇的常青樹,代表作有《始惡行》《棘心》《蟬蛻集》等,且在屈賦研究上頗有成就。蘇雪林一生從事教育,曾在國立安徽大學、武漢大學等地任教,她的表哥是著名哲學傢馮友蘭,丈夫是張寶齡。1999年4月21日,蘇雪林逝世。

人物生平
  童年經歷
  由於祖母 女子無才便是德 的封建世俗偏見,蘇雪林不能像男孩子一樣讀書,她七歲開始,才跟著叔叔及兄弟們 名不正、言不順 地在祖父衙署所設的私塾裡跟讀,隻是不解其意,囫圇吞棗地背誦《三字經》《千字文》《女四書》《幼學瓊林》等。在私塾裡隻跟讀一二年,男孩子們都紛紛去學校讀書瞭,她不得不輟學。跟讀輟學後,閑著無聊,便利用在私塾裡學得的一二千漢字,從叔叔和哥哥那裡借一些通俗小說當作課本自讀。久而久之,她不僅能讀懂《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封神榜》等,也能粗讀文言的《聊齋志異》《閱微草堂筆記》之類的書,整日埋頭於書海,自得其樂。從此,一顆寂寞的心找到瞭新的寄托。後來,蘇雪林的叔叔、哥哥們都先後進入上海新式中學或大學,每年寒暑假回傢都要帶回一些新舊圖書和當時流行的報刊,蘇雪林便借機有挑選地閱讀起來。《史記》《漢書》,她讀過一些選本;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傳奇,以及歷代名傢的專集也都涉獵個大概,連當時流行的譯作《天演論》《茶花女遺事》《迦茵小傳》《十字軍英雄記》等,也都讀得著迷。這一段童年和少女時代的苦讀史,為她後來的創作及學術研究打下瞭堅實的基礎。
  1914年,父親為工作方便而遷居安慶。一位叔叔曾留學日本,思想比較開明,對他父親進行勸說,蘇雪林才得以進入當地一個基督教辦的小學讀書。其間模仿寫作古典詩詞,僅半年,便又隨母親遷回嶺下村,停止學業。不久,安慶省立初級女子師范登報恢復招生,蘇雪林得知消息後, 費瞭無數眼淚、哭泣、哀求、吵鬧 ,終於說服瞭祖母和鄉裡頑固長輩。蘇雪林回憶說:愈遭壓抑,我求學的熱心更熾盛燃燒起來。當燃燒到白熱點時,竟弄得不茶不飯,如醉如癡,獨自跑到一個離傢半裡,名為 水上 的樹林裡徘徊來去,幾回都想跳下林中深澗自殺,若非母親因對女兒的慈愛,戰勝瞭對尊長的服從,攜帶我和堂妹至省城投考,則我這一條小命也許早已結束於水中瞭。
  女子師范
  1915年,蘇雪林考入安慶省立初級女子師范。在校期間能詩善畫,很引人註目。
  1919年,畢業後即留在母校附小教書。在這段極短的教書生涯中與廬隱女士相識。蘇雪林不甘於做一輩子小學教師。於是,再一次向傢長提出繼續升學的要求,祖母以婚嫁為由進行阻撓,後因蘇雪林大病而停止逼婚,還滿足瞭她的升學願望。這一年,她與廬隱結伴同行,離開安慶,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國文系,在系主任陳鐘凡先生的幫助下,很快從旁聽生轉為正科生。 蘇雪林在北京高等女子師范讀書期間,正值 五四 運動發生不久。新文化運動帶來的一股蓬勃、新鮮的空氣,彌漫北京;加之蘇雪林受教於胡適、李大釗、周作人、陳衡哲等知名教授、學者,同學中又有廬隱、馮沅君、石評梅等追求女性解放的才女,在師友的影響下。她的思想也深受震動,發生瞭很大變化。正如她在《己酉自述–從兒時到現在》(1969年4月15日《國語日報》)中所說: 我便全盤接受瞭這個新文化,而變成一個新人瞭。 同時,對寫作產生濃厚興趣,並開始用白話文寫作,在《時事新報》副刊 學燈 和《國風日報》副刊 學匯 及《晨報》 副鐫 等處發表政論性文章,參加社會問題的論爭。
  國外留學
  1921年秋,前往法國留學,為瞭順利成行,她瞞著傢庭,直到臨行當天的晚上,才告知母親。她考入吳稚暉、李石曾在法國裡昂創辦的海外中法學院,先學西方文學,後學繪畫藝術。赴法三年,由於水土不服,經常生病。加之不斷收到傢中來信,父親病故,母親生病,婚姻問題也困擾、煎熬著她,隻好輟學。
  1925年,提前回國,蘇雪林在法期間患瞭一次很嚴重的病,躺在醫院裡,醫院裡一些天主教修女細心照顧,使她的病逐漸好轉並恢復健康,蘇雪林深受感動。在一位外國好友的勸說下,皈依瞭天主教。 回國後,遵照母命,與從未謀面的五金商人的兒子張寶齡完婚。張寶齡原籍江西南昌,肄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後赴美留學,在麻省理工學院學習理工課程。婚後不久,母親病故,她便隨丈夫去蘇州安傢。其夫在蘇州東吳大學執教,蘇雪林則應蘇州基督會所創辦的景海女師之聘出任中文系主任,並由陳鐘凡先生介紹在東吳大學兼授古典詩詞課。蘇雪林是一位新女性,但在婚姻問題上受傳統思想約束,不能自主。在法國期間,她曾和未婚夫通過幾次信,已發覺性情不合,便寫信給父親要求解除婚約,但父親在回信中對她大加申斥,母親在病榻上也托人寫信勸說,甚至哀求女兒,為瞭父母雙親,她隻好 認 瞭這門親。在法國讀書期間,不乏多情男子的追求,其中有一位曾大膽向她求婚,蘇雪林也為之動情,甚至傾倒,但為瞭父母親的面子,隻好拒絕一切愛與不愛的求婚者。她的身上依然保留著古老的中國封建傳統女性的道德。
  1927年,蘇雪林隨丈夫返回上海,翌年,經人介紹在滬江大學教書,後又和丈夫一起重返東吳大學。蘇雪林婚後不過幾年,兩人便分手,婚姻以悲劇結束。
  愛國情懷
  1945年,日本侵略者投降瞭、全國人民歡欣鼓舞,蘇雪林也沉浸在無比歡樂之中,當消息傳到嘉定時,她與袁昌英、凌叔華等人抑制不住激動和興奮,舉著小旗,高呼口號,加入瞭遊行隊伍的行列。蘇雪林在武漢大學執教歷時十八年,
  1949年,到瞭臺灣,離開瞭她為之奮鬥半生的土地。離開大陸後,蘇雪林先去香港,在天主教真理學會任編輯。
  1950年,第二次赴法國,為的是去海外搜集關於楚辭的研究資料,探討屈賦與世界文化的關系。在巴黎,她依靠從國內帶去的工薪節餘,省吃儉用,但為時不久,便因經濟拮據,身體欠佳,與之朝夕相處的姐姐病重。
  1952年春,乘船回到臺灣,應聘為臺灣省立師范大學教授。
  1957年,赴臺南成功大學任教授,1974年退休。
  蘇雪林赴臺後,長期患眼疾,視力極差,嚴重時瀕於失明,但她以頑強的毅力堅持寫作。
  1968年,她在大學執教四十周年,臺灣 教育部 向她頒發瞭獎金。
  1978年,是蘇雪林執教五十周年和八十誕辰,在臺的安徽大學、武漢大學、師范大學、成功大學校友代表前來為她祝賀,並出版《慶祝蘇雪林教授寫作五十周年暨八秩華誕紀念專集》。全書分甲、乙、丙、丁四集,共收錄一百一十多篇文章,其中包括對她生平的記述和浩瀚著作的評價。既有熱誠的祝賀,也有久別重逢的真情。
蘇雪林為什麼討厭魯迅
  有人認為,蘇雪林嫉恨魯迅,與當年的女師大有關,或是 因愛生恨 吧,這些臆測都是不足為憑的。罵人也是有方法的,蘇雪林是怎樣罵魯迅的呢?她在給蔡元培的信中說: 當上海書業景氣的時代,魯迅個人版稅,年達萬元。其人表面敝衣破履,充分平民化,腰纏則久已累累。 說魯迅 匿跡內山書店,治病則謁日醫,療養則欲赴鐮倉,且聞將以扶桑三島為終老之地。 把這樣的臆測瑣屑之事作為罵料實在是無聊。胡適也罵過魯迅,他認為 凡論一人,總須持平 。胡適說蘇雪林這是 不成話 ,當在意料之中。
蘇雪林代表作
  《始惡行》,十九歲她寫瞭一篇三四百字的五言古詩,繼又將其寫成短篇小說,小說用文言寫出,當她念給傢裡人聽時,嬸嬸、姐姐等女人竟為之流下瞭無數的眼淚。這篇小說1919年刊於北京高等女子師范年刊後得到同班好友馮沅君的贊賞,並寄給在美國讀書的哥哥馮友蘭,亦受到好評。
  二十年代初期,蘇雪林還不時地發表用白話文寫的《人口問題研究》《再論人口問題研究》《新生活裡的婦女問題》《沉淪中的婦女》《生育制限運動聲中的感想》《男盜女娼的世界》《相對性原理和哲學史的問題》《時髦男子擇妻之條件》《相對性易解》《世界語者之宣言》《傢庭》《民眾藝術論》《對於 五一 的兩大希望》《自由文愛論》《說內外》《說美惡》等五六十篇政論雜文,刊於《民鐸》《民國日報 覺悟》《時事新報 學燈》、《國民日報 學匯》等報刊上。此時她對國傢政治、社會諸問題,表現瞭極大的熱情,以寓言的形式發表對時局、人生的看法,還抽時間翻譯法國作傢莫泊桑、都德等作傢的作品。
  三幕話劇《鳩那羅的眼睛》
  《蠹魚集》(1938年,長沙商務印書館)
  《青鳥集》(1938年,長沙商務印書館)
  《屠龍集》(1941年,上海商務印書館)
  《蟬蛻集》(1945年,重慶商務印書館)由幾個短篇歷史小說合集而成,其中多數故事取材於作傢的《南明忠烈傳》,成書於抗日戰爭取得最後勝利之時,作傢以歷史故事,借古寓今,對抗戰中種種醜惡現象,進行無情鞭撻,態度鮮明,筆鋒銳利。
  《試看紅樓夢的真面目》(1967年,文星書店)
  蘇雪林在自己寫作的同時還不斷關註同時代作傢的創作情況:
  《論李金發的詩》《論聞一多的詩》《論朱湘的詩》《沈從文論》《鬱達夫論》《王魯彥與許欽文》《多角戀愛小說傢張資平》《林琴南先生》《周作人先生研究》《〈阿Q正傳〉及魯迅創作的藝術》《俞平伯和他幾個朋友的散文》《關於廬隱的回憶》《記袁昌英先生》《其人其文凌叔華》《胡適的詩》《我論魯迅》《我所認識的女詩人冰心》等,其中部分文章結集為《文壇話舊》(1969年,傳記文學出版)。從中不難看出,活躍在 五四 前後文壇上的許多作傢及其作品,蘇雪林都一一進行論述。由於歷史的原因,或褒或貶,不免失之偏頗,一些過火的言辭也時而流露於筆端。
  1925年,蘇雪林從法國歸來後,創作欲望更加強烈,速度驚人,出版的文藝創作有:
  散文集《綠天》(1928年,北新書局出版)收錄散文《綠天》《鴿兒的通信》《小小銀翅蝴蝶的故事》《我們的秋天》《收獲》《小貓》六篇,該書出版後,於1929年、1930年、1937年、1955年、1959年十多次再版。書中描寫瞭女主人公的婚後生活,熱烈而甜蜜,表現手法細膩,猶如一幅柔美的工筆畫。尤其是其中的一篇《鴿兒的通信》,作傢以書簡的形式,描寫並抒發瞭主人公對旅居海外丈夫的懷念之情,富有詩意。在描寫手法上,既不同於冰心寫意的柔婉,也有別於丁玲火山爆發式的濃烈。
  自傳體小說《棘心》(1929年,北新書局出版)
  這兩部書是蘇雪林文藝創作的處女作,也是成名之作,均以 綠漪 署名。書中女主人公的思想、性格、生活和她自己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李義山戀愛事跡考》(1927年,北新書局),後改名為《玉溪詩謎》。
人物評價
  蘇雪林的學術研究,大量的時間花在考據上,多年來她在枯燥、乏味的考據中,得到瞭比寫作還大的滿足。她說: 這是一種發現的滿足。 蘇雪林的第一本學術考據著作為《李義山戀愛事跡考》(1927年,北新書局),後改名為《玉溪詩謎》。她考據李義山戀愛事跡的初衷和過程是 我對李義山的詩,素來沒有大研究過。偶然讀到《聖女詞擬意》等篇,疑惑義山有和女道士宮嬪戀愛的事跡,因此引起我研究他的詩集的興味。陸續考證,不意競積成瞭一本四萬餘字的小冊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