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

人物簡介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是中國著名語言學傢,被譽為 漢語拼音之父 ,他對中國語文現代化的理論和實踐做瞭全面的科學的闡釋。周有光曾參與設計 漢語拼音方案 、研究中國語文的現代化問題和比較文字學和文字的發展規律等,代表作有《漢字改革概論》《世界文字發展史》《中國語文的現代化》等。周有光的妻子是張允和,他與沈從文是連襟。2017年,周有光逝世,享年112歲。

人物生平
  童年時期
  1906年1月13日周有光生於江蘇常州青果巷,十歲時隨全傢遷居蘇州,入當時初始興辦的新式學堂讀書。
  1918年入常州高級中學(江蘇省立第五中學)預科,一年後正式升入中學,與後來同樣成為語言學傢的呂叔湘同學。周有光讀中學的時候,學校有兩個特點,第一,當時提倡國語,可是沒有人講國語,老師教書都是用方言;第二,當時已經提倡白話文,老師也提倡,可上課學的都是古文,寫文章一定要寫古文,兒女給父母寫信一定要寫文言,寫白話文在那時是大不敬。但是有一位老師思想很新,經常宣傳白話文,對周有光接觸新的事物有很大的幫助。
  從事金融
  1923年,他考入上海聖約翰大學主修經濟,語言學。在大學讀書時,周有光積極參加瞭拉丁化新文字運動。
  1933年4月30日,與張允和結婚。結婚後夫婦同往日本留學。因仰慕日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傢河上肇,周有光離開原本就讀的東京大學,轉考入京都大學,但河上肇在1933年1月就已經被逮捕入獄,周有光未能如願作成河上肇的學生。
  1935年放棄日本的學業返回上海,任教光華大學(今華東師范大學),在上海銀行有兼職,參加瞭反日救國會(章乃器小組),女兒小禾出生。
  抗日戰爭爆發後,帶全傢逃難到四川,先在新華銀行任職,後調入國民政府經濟部農本局任重慶辦事處副主任,主管四川省合作金庫。
  1945年抗戰勝利復回新華銀行工作,先後被派駐紐約,倫敦。工作之餘,利用業餘時間讀書,學習。
  1946年,周有光被新華銀行派往歐洲工作,在那裡,他發現歐洲人對字母學很重視,於是買瞭許多字母學的書自學。
  1949年解放軍攻占上海後回國,任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教授和上海財經學院教授,並在上海新華銀行、中國人民銀行華東區行兼職。
  轉修語言
  1954年,因為之前已發表、出版過一些關於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論文和書籍,周有光被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邀請擔任漢語拼音方案委員會委員。
  1955年10月,到北京參加全國文字改革會議,會後被留在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工作,參加制訂漢語拼音方案,任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和國傢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研究員、第一研究室主任,兼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放棄瞭在上海的經濟學教學工作。這一變動無意中幫助周有光躲過瞭1957年開始的,在上海以經濟學界為重點的 反右運動 。
  1958年開始在北京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講授漢字改革課程,講義《漢字改革概論》於1961年出版。
  1958年2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瞭漢語拼音方案決議,同年,漢語拼音成為全國小學的必修課。周有光在北京大學等高校講授漢字改革課程,其講義《漢字改革概論》系統、全面地總結瞭三百餘年漢語拼音字母的演進史和中國人自創拼音字母的歷程。
  1969年被下放到寧夏平羅 五七幹校 勞動,勞動之餘,憑借帶去的各種語言版的《毛主席語錄》開始比較文字研究。
  1971年九一三事件發生後,周有光與其他老年知識分子被放回傢。
  退休生涯
  1979年4月國際標準化組織在華沙召開文獻技術會議。周有光在會上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發言,提議采用 漢語拼音方案 作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
  1980年開始,成為翻譯《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的中美聯合編審委員會和顧問委員會中方三委員之一,另兩位委員是劉尊棋和錢偉長院士。
  1982年國際標準化組織通過國際投票,認定《漢語拼音方案》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ISO7098)。
  1984年遷至北京朝內後拐棒胡同。任中美聯合編審和顧問委員會中方三委員之一,出版中譯本《簡明大不列顛百科全書》和國際中文版《不列顛百科全書》。任《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委委員,《漢語大詞典》學術顧問。
  2006年1月13日,周有光年滿一百歲。周有光生於清朝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經歷瞭滿清政府、北洋政府、國民黨政府、共產黨政府四個時期,故被友人戲稱為 四朝元老 。1月10日他生日三天前,中國教育部和國傢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為他舉辦瞭 慶賀周有光先生百齡華誕座談會 。
  2015年1月6日,常州大學得到周有光先生允許和支持,以周有光先生名字命名,成立瞭 周有光語言文化學院 ,並聘請周有光先生為終身名譽院長。
  人物去世
  2017年1月14日,中國著名語言學傢、 漢語拼音之父 周有光去世,享年112歲。
周有光子女
  周曉平,男,1934年4月30日出生於上海,中國共產黨黨員、著名氣象學傢、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周曉平是 現代漢語拼音之父 周有光之子。2015年1月22日凌晨3時30分,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不幸逝世,享年82歲。
周有光張允和
  張允和讀中學時,曾是周有光妹妹的同學兼好友,因兩傢住得近,放假瞭經常在一起玩而相識。但當時的兩人也僅止步於一面之緣。後來張允和考入上海的中國公學,而周有光也在上海的光華大學讀書。當她再一次出現在他眼前時,她已被時光精心雕刻瞭,清麗脫俗,氣質如蘭,那一刻他愛上瞭她,於是他對她展開瞭溫柔的追求攻勢。
  1933年,周有光和張允和舉行瞭婚禮。 從此以後,將是歡歡樂樂在一起,風風雨雨更要在一起。不管人生道路是崎嶇的還是平坦的,他和她總是在一起,就是人不在一起,心也是在一起。她的一生的命運,緊緊地握在他的手裡。 當79歲的她寫下這段話時,他們是幸福的,也是驕傲的,因為他們此生實現瞭最初的諾言,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張允和與周有光的性格完全不同,她活潑率性,說話直接,做事幹脆利落,人稱快嘴李翠蓮。他沉穩持重,溫文爾雅,慢條斯理。但兩人的性格卻融合得很好,一如她所說的, 並不相互抵觸,而是相互補充 ,一生趣事直到老。而這種 趣 ,暗含著深沉的智慧,以及豁達與圓融的處世哲學。
  婚後二人舉案齊眉,琴瑟和鳴。周有光在大學教書,兼在銀行工作。張允和教書之餘,編副刊,將才情發揮到極致。在婚後的第二年,他們有瞭愛情的結晶,生下瞭兒子周曉平。她在書中幽默而深情地回憶, 多少年來我總愛驕傲地說 我結婚那天生的孩子 ,大傢笑我,我才想起忘瞭說 第二年 。
  但後來因為一件趣事反而讓張允和吃瞭莫須有的虧。因她曾給周有光寫信,信中說有人愛瞭她19年,讓他猜這個人是誰?周有光幽默又正經地回瞭她,他說: 是W君吧?是H君吧?那麼一定是C君瞭? 可沒想到,這幾個帶著英文字母的信讓她陷入瞭 三反運動 ,還因此下瞭崗。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這次下崗讓她躲過瞭後來文革的劫難,不然就像她說的,可能那時候不是自殺就被整死。
  下崗後的張允和回歸瞭傢庭,打理傢事,悉心照料一傢老小,這讓周有光後顧無憂,安心鉆研漢語言事業,終成為語言學傢。他對她充滿瞭感激,對她一直都很好,也從來不跟她急。他們相敬如賓,互相尊重,互相體貼。而張允和雖然成瞭傢庭主婦,但她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喜好。她把大半生的光陰獻給瞭昆曲,記載瞭幾十本《昆曲日記》。晚年還編輯《水》的刊物,出版瞭三本散文集,把自己的藝術稟賦和才華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始終在藝術和精神的世界裡,比翼齊飛,惺惺相惜,讓後人為之艷羨。
周有光評價毛主席
  2012年1月,在香港《開放》雜志上發表文章《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周有光對與他同一時代的名人進行評價,其中包括國外人物有馬克思、列寧、葉利欽等,國內政治人物有陳獨秀、毛澤東、胡錦濤、朱鎔基等,科技文化人物有楊振寧、錢偉長、季羨林、胡適之等。但周有光隻對葉利欽、朱鎔基、胡適之三個人持完全肯定評價,其餘人完全否定評價,對毛澤東更是全盤否定甚至近乎謾罵。美國作傢史沫特萊認為,中國共產黨的其他領袖人物,每一個都可以同古今中外社會歷史上的人物相提並論,但無人能夠比得上毛澤東。美國學者莫裡斯 邁斯納也稱如果沒有毛澤東時代發生的工業革命,80年代將找不到要改革的對象。
人物評價
  1969年-1972年周有光被激進分子稱為 反動學術權威 、 社會渣滓 。
  1972年周有光被稱為是 沒有瞭用的 、 專傢專傢,專門在傢 。
  1985年在參與中美文化合作時,因為敬佩周有光的博學,他的連襟沈從文送他 周百科 的外號。
  2006年周有光百歲壽辰上,復旦大學校長王生洪認為: 周有光是一百年來無數有志之士的精神象征。
  2008年《晶報》稱周有光 敢講一般人不敢講的話 ,具有 高明的處事哲學和積極達觀的心態 。
  201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網站介紹周有光是 卓越的語言文字學傢 、 具有 完美的人格品質 。
  2010年梁文道在閱讀《朝聞道集》時認為周有光 明顯是有點開玩笑 、 像個每天自己當編輯一樣 。
  2013年臺灣作傢彭小明則認為 周有光是既得利益集團的一分子。
  2015年周有光110歲壽辰詩人邵燕祥說: 他是當代難得的智者、仁者和勇者。
  2015年東方早報發表文章稱: 周有光先生是一位通達、樂觀的中國知識分子。
  2015年中評網發表文章稱周有光具有 自由之思想,獨立之人格 ,中國傳統知識分子 歷史進退,匹夫有責 的情懷,以及寧靜淡泊,生活清貧簡樸,思想無比富有的生活態度。
  2015年人民網發表文章稱周有光是一位通達、樂觀的中國知識分子。
  2015年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蘇培成稱周有光 思考問題很清晰,敢於說真話、說實話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