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昆

人物簡介  周子昆原名周維寬,是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高級指揮員,於1925年加入共產黨,曾參加過五四運動、北伐戰爭、南昌起義等,戰功頗高,擔任新四軍副參謀長兼新四軍教導總隊總隊長。1941年皖南事變中,周子昆隨項英突圍,與項英等人在蜜蜂洞被叛徒殺害,時年40歲。1955年6月,周子昆遺骸葬於南京雨花臺革命烈士陵園。

人物生平
  周子昆是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高級指揮員。1901年生,參加過五四運動,1925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8月參加南昌起義。起義軍南下廣東省失敗後,隨朱德、陳毅等轉戰閩贛粵湘邊界。1928年初參加湘南起義,1928年4月到井岡山。後歷任紅4軍教導隊副隊長、獨立22師師長等職。參加瞭中央蘇區歷次反 圍剿 和贛州、南雄水口等重要戰役。1934年10月參加長征。後任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上級指揮科科長、紅軍總司令部第1局局長。1937年初入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學習,兼任隊長。
  在南昌起義群英譜中有一個響亮的廣西人的名字 國民革命軍第四軍二十五師七十三團(前身為葉挺獨立團)第二營營長周子昆。1901年生於風光旖旎的桂林榕湖之濱。1919年周子昆在廣西甲種工業學校畢業後,因連年軍閥混戰,百業凋零,無法就業,為生活所迫,到舊桂系劉震寰部當兵,後來當上瞭排長。1925年6月,劉震寰夥同滇系軍閥楊希閔在廣州發動武裝叛亂。國共合作的廣州國民政府當即調集部隊平叛。周子昆幡然醒悟,棄暗投明,加入 建國陸海軍大元帥府鐵甲車隊 。1925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11月,鐵甲車隊並入葉挺獨立團,周子昆在該團第二營任排長。1926年5月,葉挺獨立團奉命擔任北伐先遣隊,自粵北北上,轉戰湘、鄂、豫等省。周子昆隨部參加攻占汀泗橋、賀勝橋、武昌等戰役,一路斬關奪隘,所向披靡,先後擢升為連長、營長。
  1937年12月任新四軍副參謀長,協助葉挺、項英組建新四軍,並參與組織部隊向蘇南、皖中、皖東敵後挺進,建立抗日根據地,開展遊擊戰爭。1938年8月兼任新四軍教導總隊總隊長。他治軍嚴格,重視司令部建設與部隊的教育和訓練,親自編寫教材和授課,對提高部隊戰鬥力做出瞭貢獻。1941年初皖南事變後,3月13日在涇縣茂林蜜蜂洞被叛徒殺害。1955年6月,遺骸移葬於南京雨花臺革命烈士陵園。
  紅軍驍將
  周子昆1927年8月參加南昌起義。起義軍南下廣東失敗後,隨朱德、陳毅等轉戰閩贛粵湘邊界。1928年初參加湘南起義,1928年4月到井岡山。後歷任紅4軍教導隊副隊長、紅6軍第2支隊支隊長、紅3軍參謀長、軍長、紅5軍團參謀長、江西軍區參謀長、福建軍區總指揮、獨立22師師長等職。參加瞭中央蘇區歷次反 圍剿 和贛州、南雄水口等重要戰役。
  在中央蘇區期間,他工作頻繁變動,幾上幾下,但他一切聽從黨安排,體現瞭共產黨員的組織性和忠誠於革命事業的高貴品德。 在中央蘇區第五次反 圍剿 中,由於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推行 禦敵於國門之外 、 以堡壘對堡壘 等錯誤方針,紅軍接連受挫。1934年4月,周子昆臨危受命,調任粵贛軍區獨立二十二師師長。他和師政委方強等認真總結部隊作戰失利的教訓,指出:敵強我弱, 叫化子豈能和龍王爺比寶 ,決不能跟敵人死打硬拼。他按照毛澤東的人民戰爭戰略戰術,采取 零敲牛皮糖 的打法,組織精幹部隊,抓準戰機,向敵軍的側翼突然出擊,快打快撤,幹凈利落地吃掉瞭敵人五六支前伸的部隊。接著,親率師主力五個營夜襲周田,殲滅敵正規軍一個營和大批地方武裝,初步扭轉瞭贛南戰事的被動局面。
  1928年6月中旬,毛澤東看瞭二十二師的《戰鬥詳報》,親臨該師駐地會昌縣李官山,勖勉部隊,並同該師營以上幹部座談,共同總結經驗教訓。不久,毛澤東揮筆賦詞《清平樂 會昌》。詞中的 風景這邊獨好 ,是對贛南蘇區英雄軍民的高度贊賞。
  1934年10月上旬,紅一方面軍開始長征,二十二師編入紅九軍團,擔任中共中央軍委縱隊的左翼掩護任務。中旬,紅軍進入粵贛邊界國民黨軍的第一道封鎖線,遭到敵軍的截擊。周子昆奉命率六十四團迎戰,連續打退敵人的多次沖鋒,使敵軍難越雷池一步。軍團長羅炳輝、政委蔡樹藩贊揚說: 二十二師完成任務很好,特別是六十四團打得勇敢,打得堅決,保證瞭中央、軍委縱隊的安全。
  1928年12月初,紅一方面軍抵達桂北,蔣介石調集25個師進行圍追堵截,妄圖把紅軍殲滅於湘江以東地區。為突破敵人的最後一道封鎖線,紅軍與敵軍展開血戰。紅九軍團掩護中央縱隊渡過湘江後,敵人的五路追剿軍蜂擁而至,二十二師左沖右突,傷亡慘重。周子昆負傷後,率餘部突出重圍,追上瞭主力。 太上皇 李德為推卸責任,竟拿周子昆開刀,斥責他 臨陣脫逃 ,命令警衛班把他捆起來,送軍事法庭處置。毛澤東得知自己的愛將面臨噩運,便出面幹預: 把周子昆交給我處理好瞭。 便保住瞭周子昆。毛澤東的 處理 是將周子昆送往附屬醫院,叮囑他沉著氣,養好傷,日後再 執掌兵符 。
  遵義會議後不久,周子昆復出,任紅五軍團副參謀長。他沒有辜負毛澤東的期望,在二占遵義、四渡赤水、搶渡金沙江等戰役中,積極協助軍團首長指揮部隊完成作戰任務。
  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地區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後,部隊進行整編,周子昆先後擔任紅軍大學高級指揮科科長、紅軍總司令部一局(作戰局)局長,隨以紅四方面軍為主的左路軍行動。時任紅軍總政委的張國燾頑固對抗黨中央的正確方針,反對紅軍北上西北地區建立抗日根據地,並妄圖分裂黨、分裂紅軍。9月中旬,張國燾在阿壩召開會議,公開攻擊北上方針是 機會主義的逃跑路線 ,堅持其全軍南下的錯誤主張,並迫令紅一方面軍的幹部表態。周子昆堅定地說: 北上的方針是正確的,北上才有勝利的希望,南下肯定沒有出路。即使戰死、凍死、餓死,也要死在北上的路上。 由於張國燾的錯誤主張,周子昆隨紅四方面軍三次過草地。他在10年的征戰中曾三次負傷,當時又患肺結核病,身體羸弱。他以頑強的毅力,帶領部隊戰勝種種困難,一次次走出連鳥獸也難以穿越的草地。
  1936年9月中旬,中共西北局在甘肅岷州舉行會議。會議否決瞭張國燾的西進主張,決定紅四方面軍繼續北上和紅一方面軍會合。會後,張國燾公然推翻這一決議,堅持部隊渡過黃河西進。周子昆和朱德總司令等堅持執行黨中央的北上方針,並耐心地對紅四方面軍的幹部做說服工作。朱德於9月22日給中共中央的電報中說: 西北局決議通過之靜[寧]會[寧]戰役計劃,正在執行,現有發生少數同志不同意見,擬根本推翻這一原案。子昆、朱德是堅決遵守這一原案。如將此原案推翻,不能負此責任。 由於朱德、周子昆等和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的抵制,張國燾被迫同意北上。10月上旬,紅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會寧、靜寧地區勝利會師,三大主力紅軍匯成一股無堅不摧的鐵流。從此,中國革命不斷地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後來,朱德在回憶這段歷史時說: 周子昆原則性強,剛柔並濟,有勇有謀,是個難得的將才。
周子昆子女
  周子昆的夫人何子友是紅四方面軍婦女獨立師的老戰士。他們生有一子一女,姐弟倆長大後繼承父志,參軍衛國。姐姐周民退休前是南京軍區總醫院的正師級幹部。弟弟周林眷戀祖籍,在桂林象鼻山腳下的181醫院工作,退休前是正團級主管技師。
周子昆警衛員黃誠
  周子昆的後代周民說: 新中國成立後,自己也曾幾次見到黃誠,並從他口中知道瞭不少父親周子昆的事情,但他從不在我面前提項英、父親周子昆遇害的那段經歷,或許他是認為自己警衛工作沒做好,心裡愧對首長,但劉厚總的叛變誰能預料到啊?! 黃維華告訴記者: 父親因脖子受過重傷,晚年時說話非常困難,右手臂也活動不便,在20世紀90年代因病逝世。
  1941年3月13日,項英、周子昆隱蔽在一個叫蜜蜂洞的地方。這天晚上,天空突然下起瞭夾雜著冰雹的大雨,蜜蜂洞裡寒氣逼人。兩位軍首長在洞中的巖石板地上用石頭畫瞭個棋盤下棋,心態平和,鎮定自若。黃誠說: 天太晚瞭,首長休息吧。 周子昆邊下棋邊回答: 黃誠,你先睡吧。 黃誠靠著洞裡面頭枕著駁殼槍先睡下瞭。
  黃誠多次回憶敘述過洞中細節,那是一個極其隱蔽的小山洞,坐落在半山腰上,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山下則由李志高、劉奎等幾十名新四軍幹部、戰士嚴密守衛,相對比較安全。天然巖石形成的洞口不大,洞內中間巖石平坦,稍微向上凸起,整個山洞最高處約兩米,靠裡面石壁則斜下去,伸不直腰,可容納四至五人躺下休息。洞中最裡面石壁上一直滲漏滴水,地下也很潮濕,非常陰冷,故黃誠一直睡在裡面,洞口則由項英的副官劉厚總把關值守,當晚四人睡的位置由裡到外是黃誠、周子昆、項英、劉厚總。
  當天深夜,劉厚總趁洞中三人熟睡之際,一手拿槍,一手舉火,殘忍地對著項英、周子昆、黃誠連開數槍,自認為已將三人打死,搜刮瞭兩位軍首長隨身財物,騙過山下警衛的幾十名戰士逃跑瞭。黃誠多次回憶這慘痛的經過,悲憤沉痛。劉厚總的第一槍打在他脖頸處,當時頭部一麻,他下意識地右手抬起摸頭下的槍,又是一聲槍響,右手便抬不起來,人就昏迷瞭。
  當劉奎等人哭喊著把他從血泊中救醒時,黃誠身負重傷但還能說話,頸脖被子彈打穿,血流不止,右手臂中一槍,子彈頭還在裡面,渾身動彈不得。當得知劉厚總叛變已打死項英、周子昆首長時,黃誠禁不住淚流滿面,萬分悲憤,又想到自己傷重無法自救,在這種險惡環境裡一定會連累戰友,於是他用微弱的聲音對劉奎說: 我沒保護好首長,首長犧牲瞭,我傷重成這樣,怕是不行瞭,你補我一槍,讓我跟首長走吧。 劉奎擦著眼淚,抱著黃誠的頭說: 黃誠,你不要這樣想,有我們在,就有你在,你要活著,為首長報仇。
周子昆不犧牲應授何軍銜
  一. 1937年新四軍剛剛組建的時候周子昆的職務是副參謀長,當時的參謀長是張雲逸,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大傢應該知道,參謀長這個職務本來就比軍長和政委低一級,更何況是副參謀長又比參謀長低瞭半級。由此,根據新四軍剛剛成立時候的職務來講,周子昆被授予大將軍銜的可能性不大,中央軍委不會讓新四軍總部裡面出兩個大將。
  二, 即使周子昆不在皖南事變中犧牲,僥幸存活下來,那麼在當時陳毅和劉少奇等人都在的情況下,1941年重建後的軍部裡面頂多擔任參謀長這個職務。事實上,皖南事變後重建的新四軍軍部,擔任參謀長這個職務的賴傳珠在後來的1955年正是被授予瞭上將軍銜,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周子昆如果不死55年最大的可能是被授予上將軍銜。
  三, 還有一個側面的例證。1994年,經過中央軍委確定的三十六個軍事傢裡面包括瞭1955年的十大元帥和十位大將。還有犧牲瞭左權以及曾經在新四軍裡面擔任過職務的彭雪楓和羅炳輝等人。事實上,這個36人名單其實就是中央軍委心目中的 大將 以上級別的軍隊幹部。這裡面不包括周子昆,因此綜合考慮,周子昆被授予大將軍銜的可能性不存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