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做官

晚清最會做官的徐世昌:從窮書生到大總統的傳奇

  從晚清進入民國的大人物中,徐世昌算是地位很高的一號要角。在晚清位極人臣,做到軍機大臣,太傅銜太保,進入民國,做過袁世凱的“國務卿”(內閣總理),最後居然成瞭民國大總統。可是細想起來,此公雖然一路大官做上去,但好像什麼事也沒做過。他參與過袁世凱小站練兵,但兵不是他練的;他做過清朝第一任的巡警部尚書,但警察也不是他辦的;他做過東三省的總督,好像除瞭讓自傢的宦囊鼓瞭好些之外,沒留下什麼政績。至於在民國做總統,本是傀儡,姑且不論,給袁世凱做國務卿,連主子要做皇帝,都沒幫什麼忙。這樣的人,你說他好吧,沒做什麼好事,你說他壞吧,也沒什麼壞事他是禍首,就是官運亨通,擋都擋不住。曾國藩說過,俞樾拼命做學問,李鴻章拼命做官,他都趕不上。但是拼命做官的李鴻章也趕不上徐世昌,沒有過上一把總統的癮。  不過,徐世昌的官運在入仕之初,並不那麼好。 雖然金榜題名,而且入瞭翰林,但一連八、九年,卻連一個外放學官的機會都沒有。清朝的翰林,有黑紅兩分,紅翰林,可以上天入地,上天則到皇帝身邊“上行 走”,沾著皇傢的仙氣,皇帝的恩典,福分自然小不瞭。入地則是外放學官,做主考或者學政,收一堆弟子門生,和弟子門生的孝敬,當下可以享用,日後可以援引。而黑翰林則兩下都不沾,既上不瞭天,也下不瞭地,幹在京師苦熬,除瞭同鄉同年的地方官進京的時候可以打打秋風之外,自己也許還可以混個飽肚子,傢人仆役未免吃不上穿不上的,袍褂都時常要進當鋪,用的時候再贖出來。不用說,徐世昌就是這樣一個黑翰林。  終於,徐世昌熬不下去瞭。甲午戰敗之後,袁世凱接替胡燏棻在小站練兵,邀請徐世昌來幫忙,徐居然欣然從命,到新建陸軍營務處公幹。那時節,翰林屬於清望之職,科舉金字塔塔尖上的人,黑翰林固然窮點, 但去軍營謀事還是絕無僅有的稀罕事,像徐世昌這樣的正式翰林,即便是外放做地方官,都算是丟人,自降身價,跟丘八混在一起,似乎連想都不用想。  別個想都不敢想的事徐世昌做瞭。事實證明,這一步,他走對瞭。徐世昌日後的功名利祿,都在於他做瞭這麼一個當時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選擇。事實上,徐世昌的仕途蹭蹬,很大程度上在於他上頭沒人(靠山),而毅然投身小站,意味著他買瞭官場潛力無限的績優股,對於袁世凱來說,尚未發跡的他,有一個翰林來做幕僚,對提高自己的身價,無疑有莫大的好處;對於徐世昌而言,一可以解決經濟困難,二算是壓寶,搏一下,總比困死在翰林院要強,事實證明,他的運氣很好,這一寶壓下去,以後的富貴榮華居然全有瞭。   實際上,徐世昌是個很會做官的人,自從跟對瞭人之後,官運亨通。庚子以後,袁世凱一躍成為繼李鴻章之後中國政壇的臺柱,徐世昌也隨之進入最高層,時而尚書,時而總督,時而軍機大臣,最奇妙的是,1908年西太後和光緒相繼去世之後,滿族親貴要當傢作主,排擠袁世凱出局,但徐世昌卻得以保全,不僅如此,他還在後來的皇族內閣中擔任僅有的兩個協理大臣(副總理)中的一個,要知道,在這個內閣中,滿打滿算,漢人才四個,而徐世昌是地位最高的一個。會做官的人都喜歡做官,自從庚子以後,清朝實行新政,徐世昌要缺、肥缺一個接一個,巡警部、郵傳部、東三省總督,內閣協理大臣,辛亥革命的時候,還趁亂從清廷拿到瞭太傅銜太保的名義,不僅在實際上而且在名義上達到瞭清朝官員的最頂點。清帝遜位,作為太傅銜的太保,總不好意思馬上做民國的官,閑瞭下來,跑到青島跟一班遺老遺少混在一起,做瞭若幹臺詩鐘,未及兩年,終於熬不住瞭,袁世凱改國務總理為國務卿,請徐世昌出山,徐世昌食指大動。然而他真心做遺老的弟弟徐世光看不過去,出來橫擋,苦勸兄長不能為袁氏之官,辜負清朝的皇恩。哥倆熬瞭一夜,弟弟哭,哥哥也哭,哭到天亮,哥哥還是上瞭火車,不久成瞭袁世凱的國務卿。袁世凱的大兒子和一群幸臣,發起洪憲帝制,徐世昌自恃身價,沒有積極響應。帝制成,袁世凱尊徐世昌為“嵩山四友”,說是不好意思讓老朋友稱臣。徐世昌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很是不爽,對人言道:所謂嵩山四友,就是永不敘用。他明白,官癮極大的他,從此在袁朝想做個弼馬溫亦不可得矣。  好在袁世凱的帝制很短命,在此後的軍閥爭鬥中,徐世昌憑自傢多年練就的身段和功夫,最終做上瞭民國大總統。  晚清號稱士官三傑之一的吳祿貞曾經這樣評價徐世昌的左右(時徐為東三省總督):“議論皆文明,樣子皆標致,救東事則不足,壞事則有餘。”(註:東事即指東北邊疆之危機)其實,有什麼樣的幕僚,就有什麼樣的東傢。在中國,就是這樣的人,才官運亨通。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成事不是他的創意,敗事也不是他的首惡。功夫都在“樣子”上,至少在上級看來,這種人的模樣和做派總是那麼可愛,老成穩重,靜若處子。相關閱讀推薦:揭秘:民國史上袁世凱是怎樣拿自己的長子作秀?民國史上的第一女殺手:袁世凱差點死在她手裡民國立法實行一夫一妻 軍閥娶40房姨太太違法嗎?民國歷史上最詭異的一起大謀殺案:楊永泰之死揭秘:民國歷史上為什麼要設立電影的檢查制度

古代做官要會做人:易得罪人的竇嬰為何被處死?

  認真你就輸瞭  你如果不知道竇嬰是誰,回傢看電視,電視裡面經常演的那個竇太後竇漪房,是他堂姑。  竇嬰這人,有個典型的毛病,琢磨事,不琢磨人。辦事兒皇帝放心,但是說話讓皇帝惡心。  有一次竇太後設傢宴。竇太後,當時的皇帝漢景帝,還有竇太後最寵愛的小兒子梁王都在。漢景帝可能是喝高瞭,飯桌上就說:“千秋之後傳位梁王。”竇太後和梁王聽瞭都特別高興。結果竇嬰馬上出來糾正:“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傳,漢之約也。”爹傳兒子是祖制,皇上你這麼幹不對!  人傢景帝就是開個玩笑,忽悠忽悠老媽,自己又不是沒兒子,憑啥傳位給弟弟呀。結果竇嬰這傻帽當真瞭,連祖宗都搬上來瞭。一盆冷水澆下來,三個大老板都讓他給得罪瞭。就算他是站在皇帝這邊兒,至少也把自己姑媽給得罪瞭。    敢跟皇帝叫板  傢宴之後,竇太後就不愛搭理竇嬰瞭,竇嬰也覺得自己官太小,幹脆把官辭瞭。竇太後知道瞭更火大,幹脆解除瞭他進出皇宮的門籍。過瞭幾個月,吳楚七國之亂爆發,漢景帝讓他鎮壓。結果他說啥:我有病,一動彈就頭暈眼花,腳抽筋。去不瞭,得請假。  最後是景帝三催四請,才請動這位爺出山。  這件事還沒完,竇嬰這輩子估計就栽在立儲的事上瞭。漢景帝嘴一禿嚕,老媽就三天兩頭的催著他立梁王為太子。景帝當然不樂意瞭,他也不傻,弟弟親還是兒子親他還能分不清?  景帝一著急,就立瞭自己的長子劉榮為太子。這下竇太後消停瞭。竇嬰被任命為太子太傅,也就是太子的老師。  但是劉榮有個不讓人省心的媽,到處得罪人,最後連景帝也惹怒瞭,太子劉榮受累被廢。竇嬰一聽,堅決反對。  反對無效,竇嬰怒瞭,他收拾包袱回到長安附近,找瞭個地方住下,開始泡病假,皇帝召他,他那頭暈眼花,腳抽筋的毛病就又犯瞭。  這回好嘛,皇帝也給得罪徹底瞭。  後來丞相劉舍被罷免,這時候竇太後的火也消的差不多瞭,用外人怎麼著也不如用自己傢人。於是竇太後多次向景帝提出要用竇嬰,但是,漢景帝就是不用他。  後來漢武帝繼位,任命竇嬰為丞相。竇嬰上臺,輔佐武帝大張旗鼓地尊儒。  話說當時掌權的還是竇太後,這時候是太皇太後瞭。叫著方便,咱還是叫竇太後吧。  竇太後信奉的是黃老之學,她最討厭這些誇誇奇談的儒生瞭,於是武帝尊儒的事兒沒鬧騰幾天就被竇太後掐斷瞭。竇嬰也被打發回傢瞭。  不管怎麼說,竇太後再瞧不上竇嬰,他們還是一傢人,一筆寫不出兩個“竇”字。  可是過瞭幾年,竇太後死瞭。竇嬰的靠山也徹底沒瞭。  漢朝的太後是有樣學樣,竇太後死瞭,她兒媳婦王太後終於出頭瞭。王傢人當然看不上竇嬰這個落魄外戚瞭。竇嬰還不知自覺,把王太後的弟弟給得罪瞭。於是王傢尋瞭個借口就逼著武帝問罪竇嬰。那時候武帝還年輕,手裡沒什麼實權,估計是想保竇嬰也保不住,更何況武帝也不一定想保他。  你問竇嬰有沒有本事?有,肯定有,沒本事能平定七王之亂嗎?沒本事能當太子太傅嗎,能當丞相嗎?  但是他做人卻有點太任性瞭,隻要他認為不對的,自己姑媽的面子他也不給,他怎麼就不想,沒有竇太後,哪有他說話的份?  對皇帝就更是瞭,抓住皇帝的錯就不放瞭,也就是竇太後活著,景帝不敢把他怎麼樣,結果竇太後一死,他就落得個滿門抄斬的結果。  大傢都替他喊冤,但是到底有多冤呢?他自己總得負一半的責任。相關閱讀推薦:揭秘:竇嬰為何阻攔漢景帝將帝位傳給弟弟劉武?揭秘:漢武帝為何一心要殺竇嬰?竇嬰怎麼死的?衛子夫第15集劇情介紹:竇嬰被田丞相陷害身死揭秘漢武帝時期謎案:“先帝遺詔”與竇嬰之死竇嬰簡介 西漢武帝時丞相魏其侯竇嬰生平

南宋愛國詩人楊萬裡:做官就準備好瞭離職

  楊萬裡這人有意思,人傢做官總是一味順著桿子往上爬,“功名百尺竿頭,自古及今,有幾個幹休?”(元.張養浩)不到不得已,沒人願意急流勇退,他呢,才出任京官不久(1170年任國子監博士,時年43歲),就隨時準備卷鋪蓋打道回府。為此,他還預先備好瞭由都城臨安回老傢江西吉水的路費,將這筆錢鎖在箱底,藏於臥室,並再三戒飭傢人不許購買一物,免得去職回鄉時成為行李累贅。   不過,楊萬裡雖因剛正敢言,始終未得大用,或升或降,或內或外,官還是一直當得好好的。直到1192年,在江東轉運副使任上,因朝廷下令於江南諸郡行使鐵錢會子,楊萬裡認為茲事於民不便,上書諫阻,朝廷不聽,反將他降為贛州知府。於是,他便謝病自免,討個“祠官”的虛銜,拿一份退休金,告老 還鄉瞭,從此再未出仕。不過時年已滿65歲,與今天省部級官員退休年齡也相當瞭。   楊本人在給朋友的信中說到當時一節:“如病鶴出籠,如脫兔投林……自此幽屏,遂與世絕”(《答沈子壽書》)。的確,對於楊萬裡這樣一位本來 官欲不重的詩人,棄官歸田是一種解脫,是長期備受壓抑的心靈的釋放,那種回歸故土、回歸自然、回歸老百姓的快感,那種臨老重新獲得的自由舒展,彌足珍貴,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楊萬裡一生為官清廉,據說江東轉運副使任滿,府庫有餘錢萬緡,但他一錢不取(呵呵,此類公庫錢如何取之而於法無違,恐怕也是個難題)。當時

南漢竟有變態皇帝:考上進士要先閹割才讓做官!

  讀書作官歷來是中國讀書人的理想,各個時代的統治者也非常重視知識分子的作用。可是在中國古代,曾經有這樣一個王朝,它的統治者規定:凡是作官的人都要閹割。這個奇怪的王朝就是五代十國時期的南漢。  南漢位於中國南方,這是一個很荒唐的王朝。老國王劉晟吃丹藥喪命之後,新國王劉繼興繼位,他非常信任宦官龔澄樞,國傢大政皆由龔澄樞指示可否。最令人不解的是:凡群臣有才能的,或者讀書的士子中瞭進士、狀元,皆要先閹割瞭,然後進用。即便是和尚道士,劉繼興想與其談禪論道,也要先閹割瞭再說。在劉繼興看來,百官們有傢有室,有妻兒老小,肯定不能對皇上盡忠。有些趨炎附勢的人,居然自己割瞭陽具,以求進用。於是南漢幾乎成為閹人之國。時人稱未受閹割之刑的人為門外人,而稱已閹割者為門內人。  劉繼興重用宦官,事事都惟內宮之言是從。其時有個宦官陳延壽,原是個無賴之徒,後來因奸淫婦女被閹割瞭,便進宮內充當一名內侍。因他性情靈巧,善於趨承,慢慢獲得瞭劉繼興的信任。陳延壽想邀取劉繼興的寵幸,便將女巫樊胡子舉薦進宮內。樊胡子以送神請仙,畫符咒水來騙錢謀生。她自稱奉瞭玉皇大帝的使命,特來輔佐劉繼興削平四海統一天下。劉繼興半信半疑,樊胡子頭戴遠遊冠,身穿紫霞裾,腰束錦裙,足登朱紅履,打扮得不僧不俗,不男不女。接著做出玉皇大帝附身的樣子,胡言亂語說劉繼興本是玉皇大帝的太子下凡,來掃平諸國,統一天下。且命樊胡子、盧瓊仙、龔澄樞、陳延壽等降臨人世,輔佐太子皇帝,這四個人皆是天上神聖,偶然不慎犯瞭什麼過失,太子皇帝也不得加以懲治。劉繼興忙俯伏在地,誠惶誠恐地不住磕頭。從此宮中都稱劉繼興為太子皇帝。   劉繼興也自以為是玉皇大帝的太子降凡,因此有恃無恐,愈加暴虐起來。他制定瞭燒、煮、剝、剔、劍樹、刀山等各種殘酷的刑罰。臣民稍有過錯,就用毒刑處治,因此搞得人人驚懼,甚至熟人在路上相遇,隻能相互使眼色,而不敢多說一句話。  他在後苑內養瞭許多虎豹之類的猛獸,將罪犯的衣服剝去,驅入苑中,讓他赤身與虎、豹、犀、象角鬥。劉繼興領瞭後宮侍妾在樓上觀看,每聽到慘叫的聲音,他就拍手大笑,以此為樂。 內侍監李托有兩個養女,都生得如花如玉,選入宮中,長者封為貴妃,次者封為才人,劉繼興極為寵愛。他每夜與李氏姊妹飲酒歌舞,酒後以觀看罪犯被猛獸撕咬為樂。劉繼興心情不好的時候,便將平日討厭的大臣捉來,或是燒煮,或是剝剔,或上劍樹,或上刀山。那些文武大臣整日栗栗危懼,見瞭劉繼興,好似見閻王一般。  劉繼興經常出外微行,有時帶一兩個內侍,有時獨自一人至街市中亂闖。酒店、飯館、花街柳巷,無處不到。倘若倒黴的百姓遇見瞭他,偶有一兩句言語不謹慎,觸犯瞭忌諱,或是得罪瞭他,頓時便命衛士捉進宮去,剝皮剔腸,鬥虎抵象,活活地送瞭性命。當時南漢的百姓,偶然見到陌生人,便懷疑是皇帝來瞭,一齊張口結舌,連話也不敢多講。  劉繼興性情雖然暴虐,但他的手很巧,常用珍珠結為鞍勒,做戲龍的形狀,精巧異常。他命人入海采珍珠,多至三千人。在宮裡無事時,便以魚腦骨做托子,鏤椰子為壺,雕刻精工,細入毫芒,雖有名的雕刻工匠見瞭劉繼興所制器物,都詫為世所罕有。劉繼興以珍珠裝飾宮殿,一代之尊,極盡奢侈,並在合浦置媚川都,置兵八千專以采珠為事。珠民采珠時,將石頭系在珠民的腳上,深入海裡七百尺,珠民溺死者無數。  南漢地狹力貧,劉繼興這樣奢侈無度,不久府藏已空虛。劉繼興便增加賦稅,凡邑民進城的,每人須輸納一錢。瓊州地方,鬥米稅至四五錢。每年的收入,都做瞭築造離宮別館及奇巧玩物的花費。宦官陳延壽制作諸般淫巧,日費數萬金。陳延壽勸劉繼興除去諸王以免後患,於是劉氏宗族被屠戮殆盡。舊臣宿將非誅即逃。以致朝堂上官員一空,隻剩下瞭李托、龔澄樞、陳延壽和一班太監。所以宋朝的軍隊前來討伐,劉繼興也毫不知情。  當宋兵距賀州隻有三十裡路時,劉繼興才得消息,但此時南漢掌兵的人都是些宦官,再加上城壕都設為宮觀池沼,樓艦皆毀,兵械腐敗,所以劉繼興束手無策,當時有個宮女梁鸞真保奏郭崇嶽可以退敵。郭崇嶽專事迷信,日夜祈禱鬼神,想請天兵天將來退宋軍。誰知郭崇嶽每天叩頭祈禱,隻是沒有應驗。宋兵勢如破竹,劉繼興急取船舶十餘艘,上載金寶妃嬪,意欲浮海逃生。還未來得及跑,宦官樂范盜瞭船先行一步遁去。劉繼興隻得詣宋營乞降。南漢自劉隱據廣南,至劉繼興亡,共六十五年。相關閱讀推薦:南漢王朝:古代一個滿朝大臣皆被閹割的荒唐王朝古代皇帝也瘋狂:南漢亡國之君竟然酷愛閹割能臣史上最冷血皇帝相繼殘害15手足!南漢暴君中宗劉晟南漢中宗劉晟 史上殺害兄弟最多的殘暴皇帝南漢皇帝的反腐奇招:要當大臣先要被閹割

盤點中國歷史上十位最會當官的人:哪些人最會做官

  李鴻章先生說,“天下最容易的事便是做官”,但即使是最容易的職業,隻要一比較,立刻便有水平高低之分。哪些人是最會做官的人呢?我們可以從三項指標來考察:1、做官技術:考察在位時間的長短、權力的大小,以及客觀環境的難度;2、長壽指數:會做官的人總是生活富貴,且活得長;3、美譽度:考察個人的結局及死後的名聲。  以下為中國歷史上最會做官的人TOP榜。  1、婁師德:(630年-699年)唐高宗、武則天時期的大臣,以謹慎、忍讓著稱,堪比忍者神龜。“唾面自幹”的成語就出自於他。正因為這分忍功,在武則天恐怖時期,婁師德安然做到宰相,70歲上善終。  2、李林甫:(683年-752年)唐玄宗時期最大的權臣,連居相位19年。其人也頗有能力,據說安祿山早有造反之心,但在李林甫活著之時始終不敢付諸行動。成語“口蜜腹劍”說的就是這位。  3、馮道:(882年-954年)五代亂世中的奇葩,一生歷仕4個政權、9個皇帝,拜相20多年,人稱官場不倒翁。馮道自稱“長樂老”,在亂世之中,日子過得安安穩穩,還實實在在為當時百姓做瞭一些實事,非常難得。  4、蔡京:(1047年-1126年)宋徽宗時期的權相,曾狀元及第,又是書法大傢,更擅長揣摩帝心,因而很得文藝皇帝宋徽宗的寵愛。先後四次任相,累計17年之久。小說《水滸》中著名的“蔡太師”指的就是他。   5、秦檜:(1090年-1155年)南宋初期的權臣,史上最著名的奸臣之一,曾兩次任宰相,前後執政19年。秦檜因為幫助皇帝殺害嶽飛,而留下千古惡名。  6、張居正:(1525年-1582年)明朝最傑出的內閣首輔,當政10年,操生殺予奪大權。輔佐萬歷小皇帝進行“萬歷新政”改革,使原已垂危的明王朝再獲生機。  7、嚴嵩:(1480年-1567年)明朝權臣,僅靠撰寫些虛頭巴腦的“青詞”就能深得嘉靖皇帝的歡心,得以擅權20年。為官一意媚上,打擊異己,招權納賄,為欲所為。後被抄傢。  8、和珅:(1750年-1799年)滿族權貴,乾隆時期最受寵信的大臣,兼職之多、權勢之大,清朝罕見,有“二皇帝”之稱。其人極貪,聚斂無數,乾隆死後,嘉慶皇帝登基,和珅被抄傢,抄出巨額傢產,有“和珅跌倒,嘉慶吃飽”之說。  9、曾國藩:(1811年-1872年)晚清名臣,湘軍領袖,當今最具票房號召力的歷史名人之一。既能做大官、成大事,又能名聲好,這是曾國藩最特出的地方,也是其為官做人上最瞭不起的地方。  10、王文韶:(1830年-1908年)清朝咸豐、同治、光緒三朝元老,官至直隸總督、北洋大臣、大學士。王文韶深得為官三昧,以圓滑著稱,人送綽號“琉璃球”。相關閱讀推薦:明朝為何是中國史上最大的太監帝國:古代宦官問題揭秘古代女官的職責:女官都為皇帝做些什麼?古代第一貪官竟染指9名中外美女:很多二手美女!古代中國哪朝官場最腐敗?北宋末官場幾乎都貪官中國歷史上的十大貪官:和珅傢產超朝廷十年收入

狄仁傑也搞裙帶關系: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

  雖然武則天一生欣賞、尊重狄仁傑,狄仁傑也全心全意輔佐她,但是狄仁傑說到底是一個正統的儒傢,他的心其實還在大唐那一面。武則天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也無可奈何。正統的儒傢講究忠孝,狄仁傑在這方面自然是無可挑剔的,與此同時,儒傢是無法接受女性當權的。《尚書》說:“牝雞之晨,惟傢之索。”母雞打鳴瞭,是一傢的災禍,所以自古中國就沒有女性君主,本就很稀少的幾段女人當政時期也被看做是亂政時期,比如著名的西漢呂後。就連唐高宗的父親太宗皇帝也覺得女人當政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曾經有一次,新羅國善德女王派使者來求援,說高麗在打自己,請唐軍援助。太宗坐在寶座上說瞭一大通,總之一句話:“爾國以婦人為主,為鄰國輕侮,失主延寇,靡歲休寧。”誰讓你們是女王當政呢,國傢咋能有女主呢,要不鄰國咋欺負你們呢?想想有意思,您可知道自己的後宮裡就有個更厲害的角色嗎?  狄仁傑承認武則天是個偉大的政治傢,是合法的君主,但是輔佐女皇還是為他帶來瞭困擾,他對此是十分苦惱的。據說他後來擔任宰相的時候,在一個雪天裡去洛陽城外看望自己的堂姨,這位堂姨對待他總是不冷不熱的。剛到門口,碰到表弟打獵回來,這位表弟見到貴為宰相的表哥,隨便作個揖就走瞭,態度很傲慢。狄仁傑倒也沒在意,跟姨媽說:“我現在是宰相瞭,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結果這位姨媽回答:“你姨媽我就這一個兒子,不想讓他伺候女主。”這是在諷刺狄仁傑啊,據說當時狄仁傑十分尷尬,這反映出他自己也有些不夠理直氣壯。後面我們會看到,這種矛盾的心情貫穿瞭狄仁傑的一生。  這裡順便說一下,有的讀者看到這段故事可能會想:狄仁傑是在搞裙帶關系,任人唯親。的確,他給姨媽打包票的那番話按今天標準來說就是搞裙帶關系。不過在唐代,五品以上官員有權力保舉至親子弟,經過一定的程序可以為官,稱為“門蔭”制度。原本舉薦的都是至親,可是久而久之,官場上舉薦其他親屬的風氣蔓延開來,大傢習以為常。這就是人治的弊端。堂姨的兒子按理說不在權力范圍內,狄仁傑有濫權的嫌疑,這一點我們不必替他諱言。  對於狄仁傑來說,忠君思想和反對女性當權的思想糾結在一起,這兩種思想都來自他從小受到的教育,非常矛盾。周朝取代唐朝,不像其他的朝代更迭伴隨著戰爭和動亂,一朝天子一朝臣,武則天是采取漸進的方式逐步建立大周的。溫水煮青蛙,臣子們和她的關系是長久發展出來的,很多人對新王朝既無法做到完全地接受,又無法完全地背離,去做出激烈的反抗殉國之舉。可以說,狄仁傑一生對唐朝很忠,這是對國傢的忠,對武則天也忠,這是對她個人的忠。這是狄仁傑一生的主線。他在幫著武則天治理國傢的時候,認為自己是盡忠,是為瞭武則天好。他臨終佈下棋子,甚至對政變預先有所安排的時候,仍然認為自己是盡忠,而且也是為瞭保全武則天的名節。

狄仁傑也搞裙帶關系: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

  雖然武則天一生欣賞、尊重狄仁傑,狄仁傑也全心全意輔佐她,但是狄仁傑說到底是一個正統的儒傢,他的心其實還在大唐那一面。武則天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也無可奈何。正統的儒傢講究忠孝,狄仁傑在這方面自然是無可挑剔的,與此同時,儒傢是無法接受女性當權的。《尚書》說:“牝雞之晨,惟傢之索。”母雞打鳴瞭,是一傢的災禍,所以自古中國就沒有女性君主,本就很稀少的幾段女人當政時期也被看做是亂政時期,比如著名的西漢呂後。就連唐高宗的父親太宗皇帝也覺得女人當政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曾經有一次,新羅國善德女王派使者來求援,說高麗在打自己,請唐軍援助。太宗坐在寶座上說瞭一大通,總之一句話:“爾國以婦人為主,為鄰國輕侮,失主延寇,靡歲休寧。”誰讓你們是女王當政呢,國傢咋能有女主呢,要不鄰國咋欺負你們呢?想想有意思,您可知道自己的後宮裡就有個更厲害的角色嗎?  狄仁傑承認武則天是個偉大的政治傢,是合法的君主,但是輔佐女皇還是為他帶來瞭困擾,他對此是十分苦惱的。據說他後來擔任宰相的時候,在一個雪天裡去洛陽城外看望自己的堂姨,這位堂姨對待他總是不冷不熱的。剛到門口,碰到表弟打獵回來,這位表弟見到貴為宰相的表哥,隨便作個揖就走瞭,態度很傲慢。狄仁傑倒也沒在意,跟姨媽說:“我現在是宰相瞭,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結果這位姨媽回答:“你姨媽我就這一個兒子,不想讓他伺候女主。”這是在諷刺狄仁傑啊,據說當時狄仁傑十分尷尬,這反映出他自己也有些不夠理直氣壯。後面我們會看到,這種矛盾的心情貫穿瞭狄仁傑的一生。  這裡順便說一下,有的讀者看到這段故事可能會想:狄仁傑是在搞裙帶關系,任人唯親。的確,他給姨媽打包票的那番話按今天標準來說就是搞裙帶關系。不過在唐代,五品以上官員有權力保舉至親子弟,經過一定的程序可以為官,稱為“門蔭”制度。原本舉薦的都是至親,可是久而久之,官場上舉薦其他親屬的風氣蔓延開來,大傢習以為常。這就是人治的弊端。堂姨的兒子按理說不在權力范圍內,狄仁傑有濫權的嫌疑,這一點我們不必替他諱言。  對於狄仁傑來說,忠君思想和反對女性當權的思想糾結在一起,這兩種思想都來自他從小受到的教育,非常矛盾。周朝取代唐朝,不像其他的朝代更迭伴隨著戰爭和動亂,一朝天子一朝臣,武則天是采取漸進的方式逐步建立大周的。溫水煮青蛙,臣子們和她的關系是長久發展出來的,很多人對新王朝既無法做到完全地接受,又無法完全地背離,去做出激烈的反抗殉國之舉。可以說,狄仁傑一生對唐朝很忠,這是對國傢的忠,對武則天也忠,這是對她個人的忠。這是狄仁傑一生的主線。他在幫著武則天治理國傢的時候,認為自己是盡忠,是為瞭武則天好。他臨終佈下棋子,甚至對政變預先有所安排的時候,仍然認為自己是盡忠,而且也是為瞭保全武則天的名節。

曾國藩遺囑四句話:告誡子孫不要當兵或做官

  導讀:同治十一年(1872)3月12日,62歲的曾國藩在兒子曾紀澤的攙扶下散步,他說:“我這輩子打瞭不少仗,打仗是件最害人的事,造孽,我曾傢後世再也不要出帶兵打仗的人瞭。”忽然,他連呼“腳麻”,倒在兒子身上,瞬時已不能說話瞭。臨危之際,他抬手指瞭指桌子上早已寫好的遺囑……  晚清重臣曾國藩封一等毅勇侯,被譽為“晚清第一名臣”、“官場楷模”。他力挽狂瀾扶晚清王朝垂而不死,在“同光中興”時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他學問、文章兼收並蓄,實現瞭儒傢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理想境界,被譽為“中華千古第一完人”。曾氏傢族更是歷史上數得著的侯門望族,一百多年來沒有出現過“敗傢子”,曾國藩繼承發揚儒傢教育思想取得瞭巨大成功。  《清史稿·曾國藩傳》說:“國藩事功大於學問,善以禮運。”他一生勤奮讀書,推崇儒傢學說,講求經世致用的實用主義,成為孔子、孟子、朱熹之後再度復興儒學的“大師”,事業上也取得瞭巨大成功。  梁啟超在《曾文正公嘉言鈔》序內說曾國藩:“豈惟近代,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豈惟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然而文正固非有超群絕倫之天才,在並時諸賢傑中,稱最鈍拙;其所遭值事會,亦終生在指逆之中;然乃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所成就震古爍今而莫與京者,其一生得力在立志自拔於流俗,而困而知,而勉而行,歷百千艱阻而不挫屈,不求近效,銖積寸累,受之以虛,將之以勤,植之以剛,貞之以恒,帥之以誠,勇猛精進,堅苦卓絕……”   暢遊史海,可以看到“盛不過三代”是大多數官宦之傢很難逾越的魔咒。而曾氏傢族卻代有英才層出不窮,出現瞭像曾紀澤、曾廣均、曾廣銓、曾昭掄、曾憲植等一代代傑出人物。探尋曾氏傢族長盛不衰的奧秘,曾國藩留給後代的“四條遺囑”起到瞭決定性的作用。  同治十一年(1872)三月十二日,六十二歲的曾國藩在兒子曾紀澤的攙扶下散步,他說:“我這輩子打瞭不少仗,打仗是件最害人的事,造孽,我曾傢後世再也不要出帶兵打仗的人瞭。”忽然,他連呼“腳麻”,倒在兒子身上,瞬時已不能說話瞭。臨危之際,他抬手指瞭指桌子上早已寫好的遺囑,曾國藩遺囑大意如下:  我做官三十餘年,官至極品,而學業一無所成,德行一無可許,老人徒傷,十分惶恐慚愧。今將永別,特立四條以教汝兄弟。  一是慎獨則心裡平靜。自我修養的道理,沒有比養心更難的瞭。心裡既然知道有善惡,卻不能盡自己的力量以行善除惡,這是自己的表現。內心是不是自欺,別人無從知道。孟子所說的上無愧於天,下無疚於心,所謂養心一定要清心寡欲。所以能夠慎獨的人自我反省時不感到愧疚,可以面對天地,和鬼神對質,絕對不會有行為無悔恨而心卻退縮的時候。人假如沒有可以愧疚的事,面對天地便神色泰然,這樣的心情是愉快平和的,這是人生第一自強之道,是最好的藥方,修身養性的第一件大事。相關閱讀推薦:曾預言清朝滅亡的人是誰?曾國藩幕僚趙烈文簡介李秀成究竟有沒有投降曾國藩?解讀李秀成之死曾國藩怎麼教育子女的?晚清重臣曾國藩的傢風曾國藩的後代 揭秘曾國藩的子孫後代現今在何處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二是主敬則身體強健。在內專一純凈,在外整齊嚴肅,這是敬的工夫;出門如同看見貴賓,對待百姓像行大祭祀一樣崇敬,這是敬的氣象;自我修養以讓百姓平安,忠實恭順而使天下太平,這是敬的效驗。聰明智慧,都是從這些敬中產生的。莊重寧靜則一天比一天強,安閑敬縱則越來越懶惰,都是自然的征兆驗效。如果不論人多人少,事大事小,都以恭敬之心相待,不敢懈怠,那麼身體的強健,還有什麼令人懷疑的呢?  三是追求仁愛則人高興。一般的人生下來,都得到天地之理以成心性,得天地之氣以成形體,我和民間萬物根本是同出一源的。如果隻知道謀求私利,而對百姓不知道寬仁,對萬物不知道愛護,這是和同出一源道理相違背的。至於高官厚祿,高居在百姓之上,就有拯救百姓於水火、饑餓之中的責任。讀書學習,粗淺地知道瞭大義所在,就有使後知後覺的人覺悟起來的責任。孔子教育人,莫大於求仁,而其中最要緊的,莫過於“欲立立人,欲達達人”這幾句話。人有誰不願意自立自達,如果能夠使人自立自達,就可以和萬物爭輝瞭。人有不高高興興地歸附的嗎?   四是參加勞動則鬼神也敬重。如果一個人每天穿的衣服吃的飲食,與他每天所做的事所出的力相當,則看到的人會贊同他,鬼神也會加以稱許,認為他是自食其力的人。倘若農夫織婦終年勤勞,才能收獲數擔糧食數尺佈,而富貴人傢終日安逸享樂,不做一事,卻每餐必是美味佳肴,穿必錦衣繡袍,高枕而眠,一呼百應,這是天下最不幸的事,鬼神也是不贊同的。這樣怎麼能長久呢?古代的聖君賢相,無時無刻不以勤勞自勉,為自己打算,則必須操習技藝,磨煉筋骨,在困境中奮力前行,殫心竭慮,而後可以增加智慧增長見識。為天下人考慮,一定要使自己饑餓,自己陷於水火之中,把民賊強盜不被擒獲視為自己的過失。大禹治水十三年三過傢門而不入,墨子摩頂放踵以有利於天下,都是極儉樸以修身、極勤勞以救百姓的實例。所以勤勞能使人長壽,安逸能使人夭亡;勤勉則人盡其才,安逸則無能而被人拋棄;勤能夠廣濟百姓,而神靈敬仰,安逸對人無好處,鬼神也不羨慕。  此四條為餘數十年人世之得,汝兄弟記之行之,並傳之於子子孫孫。則餘曾傢可長盛不衰,代有人才。  曾國藩遺囑對其子孫後世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其子曾紀澤在曾國藩死後才承蔭出仕,從事外交;曾紀鴻一生鉆研數學;孫子曾廣鈞中進士後,終老翰林;曾孫、玄孫輩中大都出國留學,曾氏後代子孫沒有一個加入到行伍之列,甚至也極少有人出仕。曾傢後裔恪遵先祖遺言,遠離爾虞我詐鉤心鬥角的政界、軍界,潔身自好,大隱於世,實現瞭曾氏“長盛不衰,代有人才”的遺願,倘若曾國藩九泉有知,也定會捻須頷首微笑的。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曹操違規做官:曹操23歲當上縣長鮮為人知的隱情

  曹操23歲當縣長原因何在?曹操做官很早,剛成年就被地方官員舉薦為“孝廉”,做瞭“洛陽北部尉”。在洛陽幹瞭三年,任期一滿,升官挪窩,調到河南清豐縣當縣長(頓丘令)。時年二十三歲。  我們知道,漢代的公務員選拔程序分兩大類:一類是“策試”,和今天的考試相類似。一類叫“察舉”,由地方官員向上級政府舉薦,再由地方官員安排去做官。  曹操做公務員,沒有經過考試,是被安徽老傢的官員作為孝廉推薦做官的。所謂孝廉,就是道德品質特別好的人。地方官員還可以舉薦另一種人才叫“秀才”,為避劉秀的諱,通常叫做“茂才”。舉薦茂才避舉薦孝廉難度大,擔負的責任也大。因為道德品質不好衡量,無法量化,工作能力卻不是那麼容易冒充的,舉薦不當要受到嚴厲處分。所以,地方官員熱衷於舉薦孝廉。  在那個年代,察舉是有指標限制的。一個60萬人以上的郡國每年隻能推薦三名孝廉,不到60萬人但超過40萬人的郡國每年隻能推薦兩名孝廉,不到40萬人但超過20萬人的郡國每年隻能推薦一名孝廉,低於20萬人但超過10萬人的郡國每兩年才能推薦一名孝廉,低於10萬人的郡國每三年才能推薦1名孝廉。   當時,60人的郡國並沒有幾個,曹操的籍貫所在地沛郡,總共人口25萬人,地方官一年隻能推薦一個孝廉。25萬比1,一個普通百姓想做孝廉,堪比登天。  曹操20歲就被舉薦瞭,做的是“洛陽北部尉”。這個官職負責河南孟津一帶的社會治安工作,兼管地方防衛和征兵工作,相當於現在的公安局長兼武裝部長。三年後,擔任清豐縣長。  問題是:東漢後期屢有嚴令,從年齡上說,孝廉不能低於40歲,曹操被推薦時年齡僅20歲,顯然這其中存在著極大的貓膩。曹操曾說“年紀尚小,顧視同列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意思自己做官非常早,上班之後發現跟自己同一品級的官員很多已經五十多歲瞭,就那還算年輕幹部呢。相關閱讀推薦:揭秘:輔佐曹操二十年的荀彧究竟為何要自殺?揭秘袁紹的謀士:讓曹操最佩服最惋惜的人是誰?曹操為何一生未稱帝?揭秘曹操不稱帝的真實原因曹操手下五大謀士:曹操身邊的五大謀士都是誰?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那麼,曹操違規做官原因何在呢?原來,曹操的爺爺是個太監,名叫曹騰,他侍候過四任皇帝,其中的漢恒帝還是他擁立的。漢恒帝讓他做“大長秋”,負責掌管宮中大小事物,外戚謁見皇帝,大臣遞送奏章,都得經過大長秋。論級別,皇帝是老大,三公是老二,大長秋是老三,但實際職權卻在三公之上。曹騰的權力,很像唐朝的高力士,明朝的魏忠賢,清朝的李蓮英。  朝中有人好做官。曹騰的養子曺嵩從政(22歲被舉孝廉,做“滎陽令”,即現在的河南滎陽市長)後,做過司隸校尉、大司農、大鴻臚,最後官至太尉。曹操20歲出頭、22歲當縣長,自然是順風順水,春風得意。  話雖這麼說,曹操還是極其有本事的,從政後功勛卓著。26歲那年,曹操做瞭“議郎”。公元184年黃巾軍起義,曹操被封為高級軍官“都校尉”,跟隨部隊去打黃巾軍,立功升做“濟南相”,相當於現在濟南市市長。後來董卓作亂,曹操拿出傢產招兵買馬,聯軍討伐董卓,先後滅袁術、袁紹,挾天子以令諸侯。38歲成為省長(兗州牧),42歲成為大將軍兼司隸校尉兼錄尚書事(事實上的丞相),54歲做瞭名正言順的丞相。   毛澤東曾這樣評價曹操:曹操統一北方,創立魏國,使黃河流域成為中國的中心地區。改革東漢惡政,抑制豪強,發展生產,實行屯田制度。督促開荒,推行法制,提倡節儉,社會相對出現穩定,經濟得以恢復發展。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揭秘:歷史上真實的李衛究竟是怎樣做官的?

  前兩年的電視連續劇《李衛當官》可謂是紅極一時,徐崢所扮演的那個詼諧幽默的李衛也頗受好評。但是,從各種材料看來,歷史上的李衛似乎並非如此。(徐崢自己也承認自己並不知道歷史上的李衛是怎麼樣一個人,他說導演是這樣交代他的,李衛“不識字,四爺的傢奴,愛騎馬,愛收藏小玩意兒”)  李衛是江蘇徐州人,生於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卒於乾隆三年(1738年)。李衛當官,並非是科舉正途,而傢裡花錢給他買瞭監生資格,靠捐錢捐來的。由於小時候沒太讀書,即使後來官做得挺大,李衛還是會鬧些錯別字的笑話。  李衛雖然沒什麼文化,但人卻十分聰明,他手下的師爺起草完公文奏章讀給他聽後,他總能一針見血的把問題要害找出來,然後口述讓師爺們修改,大傢對此都十分服氣。李衛升堂審案的時候,更是才思敏捷,判決如流,絲毫沒有文盲的嫌疑。  《小倉山房文集》裡的《李敏達公衛傳》中說,李衛生來身材魁梧,膀大腰圓,臂力過人,貌似於一赳赳武夫(大異於徐崢扮演的形象),走在街上也很容易辨認,因為李衛臉大如盆,鼻孔中通,不同凡人。不過,李衛雖然武人身材,卻長得臉色白皙,隻可惜是個麻子臉,煞是可惜。   李衛長得體魄雄健,自幼喜好習武,他做官後,曾自建瞭一勇健營,在當地募集一些壯漢,專門練習搏殺之技。李衛每次帶領勇建營外出捕盜時,自己也身披金甲,執鐵如意,親自指揮,過上一把癮。不過,雍正對他的武人形象頗不以為然,有一次李衛向雍正主動請纓,要上西北戰場沖殺一番的時候,雍正不屑的說,我知道你不是這塊料,別多事瞭。  《名人軼事》裡說,雍正上臺不久,發現各省錢糧虧欠甚多,便下詔清查,各省官員聞訊十分恐慌。李衛當時做浙江總督,立刻召集瞭幕僚們來商議對策,手下那些人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李衛便說:“不請欽差大臣來吧,皇上一定不相信我們;但要是欽差大臣來瞭,而我們這些做督撫的無權幹涉清查的話,恐怕虧欠的事情就要敗露。不如我主動上奏朝廷,說”浙省錢糧廢弛日久,正好趁著欽差大臣清查的機會好好整治一下。不過,欽差大臣初到地方,一時恐怕不得要領,臣身任地方官,理應協同辦理,請皇上裁處。“  隨後,李衛詐稱自己要過生日,讓浙中七十二州縣的有關官員都速來賀拜。生日筵席吃到一半的時候,李衛把這些人召到密室,說:“朝廷負責清查錢糧的欽差大臣馬上就要來瞭,你們要是有虧欠的話千萬別欺瞞我,我能救你們,你們要不聽話,等查出問題被抓被殺的話,到時別怪我沒給你們機會。”眾人害怕,都說:“願聽大人吩咐。”隨後李衛讓這些人回去後,不管有無虧欠,都老老實實的造冊登記後上交給他,讓他心裡有數。相關閱讀推薦:歷史上有李衛嗎?雍正時期大臣李衛的生平簡介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再說雍正接到李衛的奏折後,同意瞭他的提議,隨後便派瞭戶部尚書彭維新前去浙江清查,並批準李衛協助清查工作。彭維新當時已在江南其他各省清查,這個人做事認真細致,加上江南各督撫都不敢幹擾他的工作,結果查下來是問題多多,很多人都被他抓瞭辮子,彭維新還準備上報朝廷以“流、斬、監、追”的罪名懲處這些人,弄得這些地方人心惶惶,怨聲載道。  查完其他省後,彭維新意猶未盡,隨後便奉命雄赳赳氣昂昂的來到浙江,不料李衛一見面便拿出雍正的批示給他看,說:“朝廷讓我協助你的清查工作,請大人一起商量怎麼辦好。” 彭維新見李衛手裡有雍正的批示,氣焰猛的收回瞭不少。  隨後李衛便為彭維新設宴接風,酒至中巡,李衛嘆道:“凡是共事,從來就沒有不爭執的。我性子急,喜歡和人爭辯,屢次被皇上批評。這次和大人共事,我倒是希望不要有爭執,但就不知道怎樣才能沒有爭執呢?”彭維新說:“這樣吧,我們分縣清查,如何?”李衛說:“好。”  李衛當下便讓隨從把浙江各州縣的名字寫在紙上,然後把紙捏成團,放在盤子裡,李衛和彭維新各拿一半。彭維新沒有料到的是,這些紙團其實都讓李衛作瞭手腳,那些虧與不虧的,都暗中做瞭不同的標記,李衛把那些虧欠的州縣,大部分都自己拿瞭,那些問題不大的,全分給瞭彭維新。   後來彭維新雖然認真清查,但因為李衛早就做瞭手腳,最後是一無所獲。李衛清查的時候,則讓那些虧欠的州縣盡快設法彌補,把事情盡快擺平。清查完後,李衛和彭維新碰頭,問:“怎麼樣,各地可有虧欠的嗎?” 彭維新說:“沒有。”李衛裝作意外,但又開心的說:“恭喜恭喜,我這裡也沒有呢。”  於是兩人皆大歡喜,一起奏明朝廷說浙江沒有虧欠。雍正接報後大喜,說:“別人都說清查麻煩事多,唯獨李衛那裡什麼事情也沒有,看來這小子的確有一手。”隨後,雍正便給李衛加封為太子太保,大加賞賜,浙江的其他各級官員也各升一級。由此,手下的那些人對李衛也徹底服瞭。  李衛這個人脾氣倔,但有一次他碰到個比他還倔的手下。某日,李衛讓一個叫田芳的幕僚給皇上寫奏折,請皇上封他傢五代。田芳不肯寫,說:“人傢請求封典的最多三代,從來就沒有聽說封五代的,這個折子我不能寫。”李衛說:“你別管,照寫就是”。田芳還是不肯寫,惹得李衛大怒,罵道:“你這狗娘養的,我要你寫你就寫,沒有先例,我來創先例,幹你何事?”  田芳被罵,霎的站瞭起來,怒道:“我看是大人你自己昏瞭頭,你仗著皇上對你一時的寵愛,把朝廷都不放在眼裡瞭。我好心好意的勸導你,你不感謝我,居然還辱罵我?大人為人子孫,封三代還嫌不夠,我也為人子孫,一代也未嘗封過,你卻罵我狗娘養的,這還有天理嗎?我就是不服!不服!”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李衛從來就沒有碰到手下這麼給他說話的,一時間面子下不來,隻好再做怒色,說:“就算是我錯瞭,你不服,又能怎麼樣?”田芳說:“你是大人,我是小吏,不要說大人罵我,我不能怎麼樣,就算是你把我打死,我也不能怎樣!隻可惜的是,大人之威,能強加到小人的身上,但小吏之理,還是直於大人!”  田芳說完,扭頭便走瞭。李衛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半晌都沒有聲音。當天晚上,李衛又派人把田芳召來。田芳下午回去想想後,覺得自己當時太沖動瞭,聽到李衛召他,以為要殺他,進去的時候雙腳發抖,臉色如土,不想李衛走上前握著他的手,笑道:“你小子有點膽識,做個小吏有點可惜瞭,不如我借你一千二百兩銀子,你去買個縣丞當當,以後做上瞭官,也要像今天那樣,正直當官,好好做事。”田芳沒想到李衛如此對他,不免千恩萬謝,後來田芳做瞭富平縣丞和鳳翔縣令,為官期間名聲也很不錯。  李衛與田文鏡、鄂爾泰是雍正朝最受寵的三個官,雍正常說他們是“模范督撫”。但是,田文鏡這個人比較小人一點,他看到李衛受寵,很是妒忌,便暗地裡在雍正面前說李衛的壞話,但雍正不為所動。田文鏡一計不成,便轉而去巴解李衛。有一次恰逢李衛的母親去世,田文鏡故作高姿態,特意派人前去吊唁,並向李衛贈以厚禮。李衛得知後,大罵道:“我老母雖死,但我也不飲小人一勺水也。”隨後,李衛命手下將田文鏡的使者擋於大門之外,並將田文鏡送來的東西丟進瞭豬圈,以示不齒與此人結交。   話說回來,李衛這樣非科舉出身的人為什麼會得到重用,主要還是取決於雍正的選材標準。康熙晚年選官,最重官員的操守,才幹倒是其次,結果弄得各地官員隻顧清廉的虛名,遍地“清官”,卻不做實事。殊不知,世上這清官貪官本就難以分辨,一味的追求清官,反弄出很多弊政。雍正上臺後,常跟李衛說,這清官如同“木偶”,中看不中用,對社稷民生毫無裨益。因此,雍正用人,首先在才幹,至於什麼資格或者科舉出身之類,倒是其次。恰如李衛的謚號“敏達”,既反映瞭李衛的為官之道,也反映瞭雍正的選官標準,正因為如此,李衛才脫穎而出,成為雍正朝的能臣。  生逢其世,恰逢貴人,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