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匈奴

名將李陵的悲劇:無奈投降匈奴終生沒有回到漢朝

  涼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遠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群,邊聲四起。晨坐聽之,不覺淚下。   《李陵答蘇武書》   李陵何許人也?他乃是西漢將領李廣之孫。李陵擅長騎射,英勇善戰,愛護士兵,人緣皆好,是漢朝一位不可多得的武將。公元前99年秋天,李陵奉漢武帝之命,率兵出師匈奴,戰鬥打響之後,李陵又主動請求五千步卒,與匈奴八萬軍決死惡戰,他以一當十,連戰連捷。原本,由將軍路博德來接應他,結果,援兵未到,漢軍被匈奴切斷後路,彈盡糧絕,最後降服於匈奴軍。   拋開朝廷中一切恩怨不談,單就 ...... More

東漢大將竇憲簡介:擊敗匈奴,勒功燕然的名將

  有鑒於西漢末年王莽篡漢的教訓,東漢開國以來,光武帝及明帝都對外戚幹政嚴加防范。到瞭第三任皇帝章帝一朝,深明大義的馬太後以身作則,多次拒絕章帝對馬氏兄弟的封賞,並在詔令中重提西漢時“田蚡、竇嬰寵貴橫恣”、“王氏五侯同日俱封”帶來的惡果,從而也抑制瞭其他後宮族戚進入政壇。馬太後死後,隨著剛剛封後不久的竇皇後“寵幸殊特,專固後宮”,源於老牌外戚世傢的竇氏一族,又在東漢皇朝神奇復活。其中,竇皇後的哥哥竇憲在政壇迅速躥升,論能量和影響,均已大大超過其遠在武帝時代的先驅竇嬰。   據范曄《後漢書·竇融列 ...... More

大漢盛世抗擊匈奴的最傑出的將領:衛青和霍去病

  漢武帝時期的“文景之治”為反擊匈奴奠定的堅實的基礎,也是匈奴人真正認識到瞭漢人的可怕。武帝時期閃耀在大漠抗擊匈奴的兩位名臣事跡將千古流芳,衛青和霍去病正是在這場戰爭中湧現出來的傑出將領……  公元前三世紀的戰國時期,在我國北方的大草原上興起瞭一個遊牧民族——匈奴族。秦末漢初,即匈奴冒頓單於、老上單於、軍臣單於統治時期(公元前209年——前128年),匈奴勢力達到極盛,統治著東到大興安嶺,西到祁連山、天山,北到貝加爾湖,南到河套的廣大地區。匈奴貴族為瞭掠奪財物和奴隸,經常南下騷擾中原王朝的 ...... More

古代抗擊匈奴的第一名將是誰?李牧遠勝衛霍二人

  李牧是戰國時期趙國北部邊境的良將,長期駐守雁門,防備匈奴。  作為領兵在外的將領,李牧享有極大的自主權,譬如,他有權根據需要設置官吏,防地內城市的租稅都送入李牧的幕府,作為軍隊的經費。每天宰殺幾頭牛犒賞士兵,教士兵練習射箭騎馬,小心看守烽火臺,多派偵察敵情的人員,對戰士待遇優厚。訂出規章說:“匈奴如果入侵,要趕快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有膽敢去捕捉敵人的斬首。”匈奴每次入侵,烽火傳來警報,立即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不敢出戰。像這樣過瞭好幾年,人馬物資也沒有什麼損失。可是匈奴卻認為李牧是膽 ...... More

戰國時代北擊匈奴第一名將:戰略影響兩千年

  李牧,戰國末期趙國名將,戰功顯赫,生平未嘗一敗。李牧的軍事生涯主要可以分為2個階段,長平之戰前,李牧一直是趙國北方邊境的守護神。長平之戰後,趙國的軍事實力大幅度下降,南方強秦的威脅日益突出,而北方匈奴的威脅卻基本已被李牧消除,所以李牧被召回到瞭邯鄲政治中心,頂替瞭出走的廉頗,開始統帥趙軍主力對抗秦國的入侵。  李牧優秀的戰術修養和名將風采在平定匈奴的襲擾的戰役中就可以看的非常清楚。以匈奴為代表的古代遊牧民族與中原農耕文明的戰爭如何取勝,一直都是歷代漢族軍隊的超級難題。不過早在2200多年前 ...... More

西漢的馬政:漢武帝借以大規模反擊匈奴的基礎

  漢朝同匈奴的百年大戰,是人類古代史上規模最大的騎兵會戰之一。戰敗的北匈奴西遷歐洲,羅馬帝國還無力抵擋,這從另一個側面證明漢軍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強的戰鬥力。漢朝被稱為中國古代史上第一個黃金時代,其興盛很大程度是由“馬政”為基礎的騎兵支撐,如李廣、衛青、霍去病等名將都是騎兵指揮官。   騎兵橫空出世後,即成為古代歐亞大陸上決定勝負的關鍵兵種。步兵除憑借城郭、山險、水網和雨林等地勢之利,野戰絕難與之爭鋒。漢初天下甫定,江山殘破凋零,據載“將相或乘牛車”,馬匹奇缺可想而知。   劉邦以四十萬步卒抵禦 ...... More

北匈奴西遷:直到歐洲都留下瞭黃種人的征服足跡

  中國古代朝代的疆域跟今天版圖的概念大不一樣,疆域按今天的話講就是勢力范圍。盛唐時期1600萬平方公裡,沒錯,也就三年。漢朝極盛的時候1400萬平方公裡,沒錯,也就漢武帝的時期是1400萬。新皇帝一繼位就少瞭,他覺得我爸我爺爺要那麼大地幹什麼,往回撤,不要瞭。他有他的理由,先皇好大喜功連年戰爭,軍隊一下深入新疆那麼老遠,建一城堡,表示這個地歸我,但歸我的地種不瞭糧食,糧食還得中原年年往那兒運,還沒運到就被路上的運糧人吃差不多瞭。這事不劃算,這地就不要瞭,撤回來。   當時基本是這種格局,疆域有大有 ...... More

匈奴西遷對歐洲的影響

  18世 紀後期,法國歷史學傢德·揆尼首先在其《匈奴、突厥、蒙古及其他西部韃靼各族通史》中提出,匈人就是中國歷史上被迫西遷的匈奴人。此論一出,英國歷史學傢吉本率先在《羅馬帝國衰亡史》中引用瞭揆尼“匈人來源於匈奴”的說法。由此,馬上在歐洲史學界引發瞭一場持續至今的激烈論戰。  就總體而言,大多數學者趨向於“匈人來源於匈奴”的觀點。在中國的史籍中,自竇憲將北匈奴擊敗,迫其西遷後,北匈奴就象斷線西飛的風箏,突然失去瞭蹤跡。因此,中國學者並不知道匈奴西遷的行蹤。由於中西交通和中西文化交流上的閉塞封閉狀 ...... More

李陵投降事件:西漢名將李陵投降匈奴算不算犯罪

  李陵投降的悲劇  李陵是西漢武帝時期的著名將軍,是號為“飛將軍”的李廣的孫子。因為“善騎射”,被漢武帝認為大有李廣遺風,特命他帶八百名騎兵深入大漠偵查地形。勝利歸來後被任命為騎都尉,指揮五千勇士,在酒泉、張掖一帶佈防。公元前89年,李陵主動請戰,率領這5000步兵出征,與匈奴單於帶領的主力遭遇。李陵下令以大車結為軍營,出戰時“前行持戟盾,後行持弓弩”,當匈奴軍逼近時,“千弩俱發,應弦而倒”。獲得首戰勝利。匈奴調集援軍,連續進攻,李陵以“連弩”(應該是遠射程的強弩)射單於,使單於差點中箭。最後匈奴將漢軍 ...... More

古代抗擊匈奴的第一名將是誰?一陣斬殺匈奴十萬

  李牧是戰國時期趙國北部邊境的良將,長期駐守雁門,防備匈奴。  作為領兵在外的將領,李牧享有極大的自主權,譬如,他有權根據需要設置官吏,防地內城市的租稅都送入李牧的幕府,作為軍隊的經費。每天宰殺幾頭牛犒賞士兵,教士兵練習射箭騎馬,小心看守烽火臺,多派偵察敵情的人員,對戰士待遇優厚。訂出規章說:“匈奴如果入侵,要趕快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有膽敢去捕捉敵人的斬首。”匈奴每次入侵,烽火傳來警報,立即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不敢出戰。像這樣過瞭好幾年,人馬物資也沒有什麼損失。可是匈奴卻認為李牧是膽 ...... More

強大的匈奴帝國消失之謎與民族人口差距原因

  有人說衛青,霍去病的北征匈奴之戰被誇大瞭,對此有一句這樣的話“僅就漢軍方面幾十萬兵力讓匈奴損失11萬人來講,中規中矩,離勝之不武也差不太多”,個人認為有黑的味道。  第一,單說霍去病,在兵力上沒有優勢可言,在補給困難的草原大漠上能打出這成績實在難能可貴。  第二,匈奴人損失瞭11萬人不等於他們就11萬人馬,可能他們也是幾十萬人馬的。  第三,不要忘記,匈奴人是天天過著近乎軍事化騎射生活的遊牧群體,他們可以說全民皆兵,而且還是全民皆騎兵,而漢軍卻是由天天種地的農民組成,本質上就不一樣。幾十萬騎 ...... More

歷史緣由:漢武帝為何耗費巨大人力物力攻打匈奴

  跟日耳曼民族不斷侵略羅馬帝國一樣,中國中原王朝的富庶對於居住在寒冷荒涼地帶的匈奴來說,一直是難以抗拒的誘惑。  秦漢時期,北方的匈奴始終對中原王朝是個巨大的威脅。在秦代,匈奴曾一度為大將蒙恬所擊敗,逃往漠北,十多年不敢南下。秦朝覆亡後,匈奴趁楚漢相爭、無暇北顧之機再度崛起。在驍勇善戰的冒頓單於統率下,四面出擊,重新控制瞭中國西北部、北部和東北部的廣大地區。西漢王朝建立後,匈奴依然是漢民族和平生活的重大威脅:數次入侵邊境,攻城屠邑,掠奪財物和人口,給西漢北方地區民眾帶來沉重的災難。   ...... More

解密:秦始皇為何要放棄北伐匈奴而修建長城?

  公元前215年,在今天內蒙古的河套地區,秦朝大將蒙恬率領以步兵為主的秦軍,與兇狠的匈奴騎兵展開瞭一場殊死之戰,剛剛統一天下的秦軍士氣正旺,一舉拿下瞭河套地區。匈奴殘部望風而逃,遠遁大漠。  然而,凱旋的秦軍得到的命令卻不是再接再厲,攻占漠北,而是轉攻為守,30萬大軍以戰國時期燕、趙、秦三國的北方長城為基礎,就地修築長城,從西北的臨洮一帶一直延伸到遼東,橫貫東西的萬裡長城第一次出現在人們的眼前。  究竟是什麼導致瞭秦始皇停止北伐,反而耗盡全國的財力、人力去修築長城呢?因為秦始皇不僅是我國一 ...... More

匈奴最恨的商人:最讓匈奴恨之入骨的晉商是誰?

  晉商是山西的一塊金字招牌。但在很多外地人眼裡,晉商有一個讓他們始終都不肯原諒的“短處”,那就是明末清初,山西所謂“八大皇商”為努爾哈赤後金集團提供服務的那檔子事。當然,現在五十六個民族是一盆大燴菜,滿族也是咱自傢人。所以,晉商的這條小辮子,我們也用不著死揪不放瞭。  但是,晉商總歸是因為這檔子事落下氣節不足的陰影。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就在遙遠的西漢時期,曾經有一位山西商人,用他的行動糾正瞭西漢軟弱的形象,並由此揭開漢武帝征服匈奴的歷史帷幕。  血性聶壹的復仇計劃  這位山西商人的名字叫聶 ...... More

揭秘:匈奴人上演的人類歷史上最早的“細菌戰”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漢武帝派遣三路漢軍出擊匈奴,其中,李廣利率領的中路軍擔當主攻任務。進軍初期,西路漢軍抓獲瞭匈奴的一些前哨騎兵。據這些俘虜交代,在得到漢軍大舉遠征的情報之後,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諸道及水上以詛軍”,即匈奴人將下有咒語的牛羊掩埋在漢軍途經、駐紮的道路、河流旁邊。這種行為除瞭帶有極為強烈的精神打擊意味外,還使用瞭一種新的戰術——“細菌戰”。因為這些被掩埋的牛羊或是專供祭祀用的牲畜或是患有某種疾病的疫畜。這些牛羊一旦被殺死掩埋一段時間後,其體內便會滋生出大量的細菌。當死畜的 ...... More

西漢為何要和匈奴和親:無奈之舉還是懷柔政策?

  和親使漢匈關系得以緩和,百姓可以休養生息發展生產,同時也加強瞭漢匈文化藝術的交流,尤其是有利於匈奴接受漢族先進的思想文化和先進生產力,和親政策使雙方人們免去戰爭之苦,西漢前期的和親政策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深遠。  公元前192年,劉邦死瞭,匈奴又開始撕下偽裝的面紗對漢朝蠢蠢欲動。劉邦死後呂後掌權,冒頓覺得呂後軟弱可欺,寫信給呂後說:“我這個孤獨的君主生於草莽水澤之中,一直是伴著牛馬長大。經常到你們的邊境走走順手搶掠一下,這些我都覺得不過癮,很想在整個中國遊山玩水。你們上次送來的那個不知真假的 ...... More

兩漢是如何對匈奴作戰的?揭秘兩漢對戰匈奴始末

  匈奴是兩漢時期對中原王朝威脅最大的勢力,雖然他們總的人口沒辦法和漢朝人口相比,但是其“控弦之士三十餘萬”,而且他們生活的很多必需品都有賴於中國所供給,平時與漢族互市,但在有機可乘時就入侵漢朝的邊疆,滿足他們在物質上的要求。  漢高祖統一中國,匈奴的實力仍然是有增無減,而後來匈奴又把居住在敦煌、祁連間的大月氏給吞並瞭,這就形成瞭包圍中國的右臂,因而到漢武帝時不得不傾全國之力,以解決匈奴問題。  在漢初時期,由於漢高祖曾經遭遇白登之圍,因此暫時不敢與匈奴正面交鋒,因而采納臣下建議,進行和親 ...... More

征和三年漢匈大戰:漢軍失利是因匈奴用細菌戰?

  漢武帝是一位出色的帝王,“千古一帝”,他好黃老之學,卜卦、巫蠱等在他那個時期非常盛行。司馬遷在《史記》中用瞭大量的篇幅來描寫漢武帝進行祭祀之事。武帝晚年意識到瞭這些,因此做瞭一個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下瞭一道:輪臺罪己詔。此詔書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內容豐富、保存完整的“罪己詔”。  在“罪己詔”中有這樣一句:“聞漢軍當來,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諸道及水上以詛軍。單於遺天子馬裘,常使巫祝之。縛馬者,詛軍事也。”意思是:匈奴人聽說漢軍要來,就派巫師將羊牛埋在漢軍行走的通道以及需要使用的水井中,詛咒漢 ...... More

打匈奴?如果沒有文景二帝漢武帝就剩下做夢瞭

中國的匈奴是古代蒙古大漠,草原的遊牧民族,大部分生活在戈壁大沙漠,最初在蒙古建立國傢,前215年秦始皇在位年間,被逐出黃河河套地區。匈奴自漢武帝元光六年起開始受到漢朝軍隊的攻擊,漢武帝元朔六年匈奴將主力撤回漠北地區,至漢武帝元狩四年匈奴國已經完全退出漠南地區。匈奴人的最近後裔是蒙古族。  公元前200年(漢高祖六年),漢高祖劉邦被匈奴圍困於白登山(今山西省大同市東北馬鋪山)。“白登之圍”後,冒頓單於屢次違背漢朝與匈奴所訂立盟約,對邊界進行侵擾劫掠活動。劉邦為瞭休養生息,采納劉敬的建議,欲嫁長公主 ...... More

匈奴隨著冒頓單於崛起:漢王朝面對的第一次危機

  兩漢時期邊疆各族狀況是,北方有匈奴、烏桓和鮮卑;東北有夫餘。今天的朝鮮半島也有夫餘的後代,就是高麗民族,高麗國傢就是夫餘人建立的。南方則是越族和西南夷;另外就是西域各族。除瞭中原王朝之外,還有這麼多民族在跟中原王朝有交往。在中國古代,對中原王朝構成威脅最大的民族來自於北方蒙古高原。北方的民族是兩大系統,匈奴是一個系統,東胡是一個系統。匈奴包括後邊的突厥都屬於匈奴系統;契丹、女真,包括後來的蒙古應該是東胡系統的。   匈奴經濟生活以畜牧業為主。中原的史書非常得意地評價說,我們中原王朝先進,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