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垂簾

北宋仁宗趙禎的皇後曹氏:垂簾一年垂范百世

  曹後一生,經歷瞭北宋兩次變法。身為女子,她的角色的確受到瞭限制,但是,當一群士大夫為瞭確立自己的主張而大鬧朝廷時,深宮中的曹後卻能致力於保全雙方的精銳力量,為後世子孫留下一批聲名卓著的人才。這樣的遠見,讓後世無法忽視她對國傢長遠發展的貢獻。  宋仁宗有三個皇後:第一個郭皇後是“包辦婚姻”,垂簾聽政的太後一死,他就找個理由把皇後廢瞭,第三個是深受寵愛的張貴妃,不幸早亡,仁宗思念之下追封為後;而真正陪伴瞭他大半個帝王生涯的,是第二任皇後曹氏。  在北宋,許多皇後和妃子系出平民。有個顯赫的娘傢,對皇後來說,未必就是好事。外戚幹政,是所有帝王都小心提防的。曹皇後是北宋開國名將曹彬的孫女,曹皇後飽讀史書,不願重演歷代皇後傢族的悲劇。大多數時候,她溫柔簡樸,最喜歡的活動是帶著宮女妃嬪,在宮裡種點莊稼,采桑養蠶。終其一生,不單獨和娘傢人見面,連對親弟弟曹佾也不例外。冊封皇後的當天,她的叔叔曹琮上奏,辭謝皇帝的封賞:“我既然成瞭皇後的親屬,就不應該再受恩典瞭。”另一個親戚曹儀也自請辭去軍職。   在朝廷,曹傢沒有一個高官,在後宮,皇後沒有爭過一次寵。張貴妃仗著得寵,越禮提出要借皇後的儀仗出遊,而曹皇後並不介意。得意忘形的張貴妃回宮後向仁宗炫耀,仁宗十分生氣,狠狠地訓斥她擾亂禮儀。  1048年正月十八,宋仁宗正在皇後寢宮裡休息,突然有侍衛叛亂、闖進後宮殺人,這讓仁宗皇帝有些緊張,倒是曹皇後頭腦清醒,吩咐嚴守宮門,保護仁宗,又派心腹去調救兵、預備救火——這一點非常聰明,正是她的預見,叛賊們縱火燒宮的計劃流產瞭。“夜半平宮亂”,顯示出她將門之女的非凡膽識,令宋仁宗大為佩服。  “夜半平宮亂”過後不久,閏正月十五,仁宗興致勃勃,想在宮中再張一次燈,重溫“燈火闌珊處”的元宵氣氛。而曹皇後覺得這樣做一來鋪張浪費,二來百姓會有閑話,於是便據理力爭,再三勸阻,讓仁宗取消瞭計劃。多年以後,她對孫子宋神宗回憶這段皇室夫妻的生活時,說道:“我以前聽到瞭民間的疾苦,一定會告訴皇帝;仁宗皇帝聽瞭我的話,也常常會頒發赦令。”  轟轟烈烈的范仲淹“慶歷新政”,在宋仁宗的支持下開始瞭,曹皇後提出過一些反對意見。但總體上,她保持瞭一個旁觀者的清醒。大變法帶來的人心動蕩,新黨和舊黨的激烈論爭,丈夫作為皇帝如何駕馭朝局,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成為日後她極力糾正宋神宗變法的經驗之源。相關閱讀推薦:宋仁宗朝郭皇後為何被廢:誤扇皇帝巴掌而被廢“文字獄”高手乾隆竟然佩服優容文人的宋仁宗揭秘宋仁宗的權力約束:不能隨便給妃子加薪水?揭秘:宋仁宗為何能創造中國歷史上最繁榮時代?歷史上最囧的廢後:郭皇後錯搧宋仁宗嘴巴而被廢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1063年,仁宗去世,仁宗死時,曹皇後就在他身邊,眾人嚎啕大哭,她忍淚而起,下令封鎖死訊,宮廷上下都裝做仁宗在世的樣子。因為仁宗無子,繼承人空懸多年,皇族和大臣暗潮湧動,各有人選,英宗趙曙自幼被曹皇後領養在宮中,一直徘徊在太子位置的邊緣。即使仁宗晚年,決意立他為儲,可其位子也並不穩固。所以仁宗歸天這個秘密一直保守到第二天天亮,韓琦奉命進宮。兩人安排好一切,才公佈仁宗駕崩、英宗即位的消息。英宗趙曙在惴惴不安中登基,政局隨時可能動蕩起來。  這個在皇宮中戰戰兢兢十餘年的新皇帝,不堪長期心理壓力,精神失常瞭。仁宗大殮當天,他神智不清地呼號奔走,不能成禮。韓琦沒有辦法,隻得向曹後建議垂簾聽政,主持大局。  曹後深受丈夫的影響,“天下計不從一人出”。大臣有疑而不決的事請她定奪,她會召集眾人商議。垂簾,對曹後來說不是一種權力,而是一種責任。一年之後,朝政井然,兩朝交接平穩渡過。英宗康復後,她才得以還政,重新隱居深宮。   英宗在位四年,就一命嗚呼,但英宗皇位的確立,為年輕銳進的宋神宗鋪好瞭一條路。神宗是英宗的獨子,沒有競爭當繼承人的壓力,又得到瞭祖母的悉心栽培,他是一個有抱負的皇帝,渴望創造一個盛世強國,他蓄意改革,重新啟用當年被仁宗冷落的王安石。  此時,朝中還有不少“慶歷新政”的老臣,這一批人,已親身經歷瞭那一輪激進改革的痛苦和後來仁宗長期溫和路線的成效,所以,王安石更加激進的變法方案提出之後,反而得不到他們的支持,宋神宗和王安石陷於空前的孤獨。  為瞭緩和局面,他們不得不另選一批新人。但這些人,或為鉆空子,撈油水,或為走捷徑,爬仕途。改革變成瞭一個“怪胎”——群臣和百姓都反對。  王安石喊出瞭石破天驚的“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掀開瞭一場關於“國是”的爭論,朝廷成瞭“一言堂”,容不得不同的聲音。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深居後宮的曹後,最擔心的就是“一言堂”。政令的改變,對國傢的影響是一時的;政風的改變,卻有無窮後患。她開始幹預此次改革:“新法有其弊端,現在民間深怨青苗法和募役法,難道皇帝不該想想嗎?”甚至老淚眾橫。  政策上的勸說宣告無效,曹後轉而致力於人事問題,以此維系朝政的平衡,不至於出現向改革派一邊倒的情形。  1079年,在歐陽修、韓琦、富弼等名臣相繼因反對變法而被貶黜之後,轟動朝野的“烏臺詩案”爆發瞭,蘇軾因詩中有不滿改革的句子而獲罪。是年冬天,彌留之際的曹後,把宋神宗叫到病榻前:“當年仁宗在科舉考試中得到蘇軾、蘇轍兩兄弟,高興地對我說:‘皇後,我替子孫覓得瞭兩個宰相之才。’現在蘇軾入獄,你怎知不是仇人中傷呢?就算他的詩有所不妥,也隻是小過錯,不可傷瞭朝廷的中正平和之本。”蘇軾由此得以保全。   與此同時,對已成眾矢之的王安石,曹皇後也叮囑神宗:“王安石的確有才學,可惜仇人太多,你若真愛惜人才,不如讓他暫時離京外任。”言畢,曹後病逝於開封。  六年之後,宋神宗也抱憾而亡。哲宗即位,其祖母高後垂簾聽政。高後不是一個具有寬大胸襟和冷靜頭腦的人,她全面否定瞭王安石變法,變法大臣一律被貶。後來,哲宗親政,叛逆的小皇帝又全盤反對祖母,要全面恢復王安石新政,但北宋沒有第二個曹後,也沒有第二個王安石。一來二去,北宋朝廷上再也聽不到不同的政見,隻有不斷加深的黨爭和一遍一遍被修正的“國是”。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宋史上一代廢後兩次垂簾:奇跡般挽救瞭宋室江山

  北宋靖康之難,至今想來,猶讓後人感覺屈辱。當時汴京所有值錢的人和物,幾乎被金人一網打盡。在這場被後人稱作“靖康恥”的文化浩劫和資源掠奪中,僅有兩位皇室成員得以幸免,一個是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趙構,一個是宋哲宗第一任皇後孟氏。趙構的故事,人們多耳熟能詳,然則孟氏的傳奇人生,就鮮為人知瞭。孟氏(1073—1131),洺州(今河北永年)人,出身世傢,眉州防禦使馬軍都虞侯孟元的孫女,被選入宮後,高太後和向太後“皆愛之,教以女儀”(宋史)。元祐七年(1092),孟氏因“能執婦禮”,被冊立為皇後。宋哲宗從小就是個色鬼,看到孟氏姿色平平,且比自己大三歲,心裡非常不滿。高太後看出其中端倪,便對宋哲宗說:“得賢內助,非細事也”,能娶到這麼好的賢內助,不容易啊,要好好珍惜,教導宋哲宗以國傢社稷為重。  想到宋哲宗一貫的脾氣秉性,高太後還是對孟氏放心不下,忍不住哀嘆“斯人賢淑,惜福薄耳!異日國有事變,必此人當之”,意思是說,皇後雖然賢淑,可惜沒有福氣啊,將來國傢一旦發生大的變故,她恐怕要擔當其禍瞭。正如高太後所預料,孟氏的命運接下來一波三折,相當坎坷。因為不喜歡孟氏,宋哲宗除瞭偶爾應付一下皇後,把主要精力用在瞭禦侍劉氏身上。劉氏比宋哲宗小三歲,年輕貌美,能詩善文,“艷冠後庭,且多才藝”,比孟氏更具女人魅力。同時,劉氏還是一個恃寵成嬌,潑性十足的女人,整天想著將孟氏整倒,自己好取而代之。  孟氏生有一女,即福慶公主。紹聖三年(1096)九月,福慶公主染病,百醫無效,孟氏的姐姐便“持道傢治病符水入治”。由於“符水”之事一向為宮中禁忌,孟氏大驚失色,連忙命人將“符水”藏瞭起來。宋哲宗來看望女兒時,孟氏主動坦白,說明原委,並當著宋哲宗的面將符子燒掉。宋哲宗認為此乃“人之常情”,並沒有怪罪孟氏。不久,福慶公主夭折,喪女之痛讓孟氏哀傷不已。然而,孟氏還沒有從悲痛中掙脫出來,一場橫禍便從天而降。女人的妒忌之心最可怕,一旦發作,什麼事情都可能幹得出來,何況是對皇後寶座覬覦已久的劉氏瞭。果然,劉氏卻抓住這個把柄,先是四處造謠,指責孟氏偷偷搞“厭魅之端”;接著又將孟氏的“養母聽宣夫人燕氏、尼法端與供奉官王堅為後禱祠”一事,添油加醋地報告瞭宋哲宗,誣陷孟氏居心險惡,用道符做佛事,意在詛咒皇帝。   宋哲宗本來就不喜歡孟氏,一聽孟氏居心叵測,不禁大怒,立即派專人調查此事。劉氏趁機指使專案組“捕逮宦者、宮妾幾三十人,搒掠備至,肢體毀折,至有斷舌者”,在嚴刑逼供和惡言威脅下,造成瞭冤案。當時,北宋正處於新舊黨爭之際,孟氏是支持舊黨的高太後和向太後所立,高太後去世後,宋哲宗親政,極力排斥舊黨,打擊高太後黨羽。趙炎認為,這也是孟氏輕松遭餡的一個重要原因。旋即,宋哲宗下令將孟氏廢黜,“出居瑤華宮,號華陽教主、玉清妙靜仙師,法名沖真”,一代皇後因為宋哲宗的政治私心和劉氏的苦苦相逼,成為一名帶發修行的尼姑。瑤華宮的名字帶著幾分華麗,不過是坐落在汴京街坊內隻有幾間破屋子的小院落。地位和待遇一落千丈,且日常生活受到嚴密監視,孟氏的處境可想而知。  元符三年(1100),宋哲宗病逝,宋徽宗即位,舊黨在向太後的支持下重新抬頭,孟氏被接回皇宮,恢復皇後名號。因劉氏已被封為元符皇後,為瞭加以區別,孟氏被稱作元祐皇後。不料,次年向太後病逝,繼而又發生瞭元祐黨人事件,宋徽宗任用新黨,貶謫舊黨,失去瞭向太後這座靠山的孟氏再受牽連。崇寧元年(1102)十月,孟氏二度被廢,重回瑤華宮,名號改為“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之後的二十五年,孟氏一直在瑤華宮過著清苦的日子,雖然慘淡,倒也平靜。然而,靖康元年(1126)的一場大火,卻將瑤華宮化為灰燼,孟氏隻好遷居延寧宮。不久,延寧宮又發生火災,孟氏不得不搬到位於大相國寺附近的弟弟傢中居住。  靖康二年(1127),宋欽宗聞悉孟氏的遭遇,便和近臣商量,想再次把孟氏接回皇宮,重新尊為元祐皇後。然而,詔令還沒有發出去,金兵就攻陷瞭汴京。金兵在金太宗的授意下,決定對大宋采取最惡毒的手段,即將整個大宋皇室全部擄往金國,企圖徹底滅亡大宋。為此,金兵在漢奸的指認下,將京城內外所有皇室成員統統抓捕。孟氏被廢為庶人,甚至被人們遺忘多年,因此幸運地逃過此劫,不僅避免瞭被金人俘虜北去、客死他鄉的災難,而且在以後的歲月裡享受瞭至高無上的榮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孟氏在“靖康之難”中得以幸免,就是很好的詮釋。金人撤回北方後,張邦昌建立偽楚政權。由於人心思宋,且孟氏在內,趙構擁兵在外,宋王朝的大旗並未完全倒下。為瞭給自己留條後路,張邦昌一面將孟氏接入皇宮,尊為宋太後,“政事當取後旨”,一面派人將傳國玉璽送到趙構手中。不久,張邦昌又尊孟氏為元祐皇後,讓她垂簾聽政。  五月一日,趙構在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稱帝,建立南宋,孟氏於當天撤簾還政,趙構尊她為元祐太後,後又改為隆祐太後。建炎三年(1129)三月,在杭州剛站穩腳跟的趙構遭遇瞭一次兵變,被迫退位。亂軍頭目要求趙構“禪位元子(按:趙構之子趙旉),太後垂簾聽政”。孟氏不諳政治,不知所措,但迫於形勢,隻能硬著頭皮對叛軍曲意撫慰。不久,在韓世忠等人的支援下,叛軍潰敗,孟氏久懸的心這才放瞭下來。江山穩固,簡樸人生。趙構重登皇位後,孟氏再次撤簾,趙構尊孟氏為皇太後。不久,金兵大舉南侵,趙構逃往東南濱海,孟氏逃往西南洪州(今南昌)。孟氏好不容易熬過驚心動魄的兵變,又踏上瞭顛簸流離的路程。金人退兵後,趙構想念孟氏,派人四處探訪,最後將她接到越州(今紹興)。從此,孟氏算是安定下來。  從靖康之難到趙構即位,孟皇後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減少瞭從北宋到南宋過渡時期的政治動蕩。沒有孟氏,趙構不可能當上皇帝;沒有孟氏,趙構也不容易再度掌權。鑒於孟氏在國傢兩度危難之時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趙構對孟氏非常孝順,“雖帷帳皆親視;或得時果,必先獻太後,然後敢嘗”。長期淪為庶人的遭遇,使孟氏養成瞭生活節儉的習慣,以她當時的地位,完全可以隨意支取錢帛,但她每月隻肯領一千生活費,能夠度日即可。孟氏喜歡喝越酒,趙構認為越酒酸苦不好喝,可以讓外地進貢好酒,而孟氏卻自己派人拿錢去買,孟氏的品行大抵如此。  紹興元年(1131)春,孟氏患風疾,趙構悉心伺候不離左右,接連數日衣不解帶,“帝旦暮不離左右,衣弗解帶者連夕”。四月,孟氏病死,享年五十九歲,她的靈牌不僅放在宋哲宗祀室,還位列劉皇後之上,“附神主於哲宗室,位在昭懷皇後上”。後來,趙構將孟氏改謚昭慈聖獻皇後。二度被廢,又二度復位,並二次於國勢危急之下被迫垂簾聽政,孟氏經歷之離奇,之曲折,之大起大落,之悲喜交織,在中國後妃史上實屬罕見。往事越千年,每當讀到這段沉重歷史,趙炎都要對這位曾歷經離奇曲折沉浮、遭遇人生大起大落,並在南宋建國之初扮演舉足輕重角色的傳奇女子感慨一番。禍,福之所倚;失,得之所在。道學哲學中的這個辯證法真諦,如果用來形容孟氏命運多舛而又因禍得福的傳奇一生,那是再恰當不過瞭。相關閱讀推薦:宋太祖杯酒釋兵權:宋朝以文制武制度的根源所在鐘相、楊么起義:南宋初年宋朝內部的第一次挑戰史上國破傢亡的北宋朝:寧可跪著活不願站著死宋朝太宗年間第一賢相是誰?呂蒙正當之無愧宋朝已有“新聞發佈會”稱為“出榜”解密:誰才是宋朝歷史上最配稱明君仁君的皇帝?

揭秘:一代廢後孟氏如何兩度垂簾挽救宋室江山

  一代廢後孟氏:北宋靖康之難,至今想來,猶讓後人感覺屈辱。當時汴京所有值錢的人和物,幾乎被金人一網打盡。在這場被後人稱作“靖康恥”的文化浩劫和資源掠奪中,僅有兩位皇室成員得以幸免,一個是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趙構,一個是宋哲宗第一任皇後孟氏。趙構的故事,人們多耳熟能詳,然則孟氏的傳奇人生,就鮮為人知瞭。  孟氏(1073—1131),洺州(今河北永年)人,出身世傢,眉州防禦使馬軍都虞侯孟元的孫女,被選入宮後,高太後和向太後“皆愛之,教以女儀”(宋史)。元佑七年(1092),孟氏因“能執婦禮”,被冊立為皇後。宋哲宗從小就是個色鬼,看到孟氏姿色平平,且比自己大三歲,心裡非常不滿。高太後看出其中端倪,便對宋哲宗說:“得賢內助,非細事也”,能娶到這麼好的賢內助,不容易啊,要好好珍惜,教導宋哲宗以國傢社稷為重。  想到宋哲宗一貫的脾氣秉性,高太後還是對孟氏放心不下,忍不住哀嘆“斯人賢淑,惜福薄耳!異日國有事變,必此人當之”,意思是說,皇後雖然賢淑,可惜沒有福氣啊,將來國傢一旦發生大的變故,她恐怕要擔當其禍瞭。正如高太後所預料,孟氏的命運接下來一波三折,相當坎坷。  因為不喜歡孟氏,宋哲宗除瞭偶爾應付一下皇後,把主要精力用在瞭禦侍劉氏身上。劉氏比宋哲宗小三歲,年輕貌美,能詩善文,“艷冠後庭,且多才藝”,比孟氏更具女人魅力。同時,劉氏還是一個恃寵成嬌,潑性十足的女人,整天想著將孟氏整倒,自己好取而代之。   孟氏生有一女,即福慶公主。紹聖三年(1096)九月,福慶公主染病,百醫無效,孟氏的姐姐便“持道傢治病符水入治”。由於“符水”之事一向為宮中禁忌,孟氏大驚失色,連忙命人將“符水”藏瞭起來。宋哲宗來看望女兒時,孟氏主動坦白,說明原委,並當著宋哲宗的面將符子燒掉。宋哲宗認為此乃“人之常情”,並沒有怪罪孟氏。相關閱讀推薦:古代城管都是臨時工 宋朝街頭閑漢惡少當城管宋朝的滅亡 歷史上導致大宋朝滅亡的那點事宋朝是中國歷史上最腐敗的朝代嗎?宋朝歷史第一個被金人蹂躪的宋朝公主是誰?北宋滅亡史宋朝沙門島虐囚:宋朝如何用酷刑虐待囚犯的?李彌遜簡介 宋朝時期詞人戶部侍郎李彌遜生平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不久,福慶公主夭折,喪女之痛讓孟氏哀傷不已。然而,孟氏還沒有從悲痛中掙脫出來,一場橫禍便從天而降。  女人的妒忌之心最可怕,一旦發作,什麼事情都可能幹得出來,何況是對皇後寶座覬覦已久的劉氏瞭。果然,劉氏卻抓住這個把柄,先是四處造謠,指責孟氏偷偷搞“厭魅之端”;接著又將孟氏的“養母聽宣夫人燕氏、尼法端與供奉官王堅為後禱祠”一事,添油加醋地報告瞭宋哲宗,誣陷孟氏居心險惡,用道符做佛事,意在詛咒皇帝。  宋哲宗本來就不喜歡孟氏,一聽孟氏居心叵測,不禁大怒,立即派專人調查此事。劉氏趁機指使專案組“捕逮宦者、宮妾幾三十人,搒掠備至,肢體毀折,至有斷舌者”,在嚴刑逼供和惡言威脅下,造成瞭冤案。當時,北宋正處於新舊黨爭之際,孟氏是支持舊黨的高太後和向太後所立,高太後去世後,宋哲宗親政,極力排斥舊黨,打擊高太後黨羽。趙炎認為,這也是孟氏輕松遭餡的一個重要原因。  旋即,宋哲宗下令將孟氏廢黜,“出居瑤華宮,號華陽教主、玉清妙靜仙師,法名沖真”,一代皇後因為宋哲宗的政治私心和劉氏的苦苦相逼,成為一名帶發修行的尼姑。瑤華宮的名字帶著幾分華麗,不過是坐落在汴京街坊內隻有幾間破屋子的小院落。地位和待遇一落千丈,且日常生活受到嚴密監視,孟氏的處境可想而知。  元符三年(1100),宋哲宗病逝,宋徽宗即位,舊黨在向太後的支持下重新抬頭,孟氏被接回皇宮,恢復皇後名號。因劉氏已被封為元符皇後,為瞭加以區別,孟氏被稱作元佑皇後。不料,次年向太後病逝,繼而又發生瞭元佑黨人事件,宋徽宗任用新黨,貶謫舊黨,失去瞭向太後這座靠山的孟氏再受牽連。崇寧元年(1102)十月,孟氏二度被廢,重回瑤華宮,名號改為“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  之後的二十五年,孟氏一直在瑤華宮過著清苦的日子,雖然慘淡,倒也平靜。然而,靖康元年(1126)的一場大火,卻將瑤華宮化為灰燼,孟氏隻好遷居延寧宮。不久,延寧宮又發生火災,孟氏不得不搬到位於大相國寺附近的弟弟傢中居住。   靖康二年(1127),宋欽宗聞悉孟氏的遭遇,便和近臣商量,想再次把孟氏接回皇宮,重新尊為元佑皇後。然而,詔令還沒有發出去,金兵就攻陷瞭汴京。金兵在金太宗的授意下,決定對大宋采取最惡毒的手段,即將整個大宋皇室全部擄往金國,企圖徹底滅亡大宋。為此,金兵在漢奸的指認下,將京城內外所有皇室成員統統抓捕。孟氏被廢為庶人,甚至被人們遺忘多年,因此幸運地逃過此劫,不僅避免瞭被金人俘虜北去、客死他鄉的災難,而且在以後的歲月裡享受瞭至高無上的榮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孟氏在“靖康之難”中得以幸免,就是很好的詮釋。  金人撤回北方後,張邦昌建立偽楚政權。由於人心思宋,且孟氏在內,趙構擁兵在外,宋王朝的大旗並未完全倒下。為瞭給自己留條後路,張邦昌一面將孟氏接入皇宮,尊為宋太後,“政事當取後旨”,一面派人將傳國玉璽送到趙構手中。不久,張邦昌又尊孟氏為元佑皇後,讓她垂簾聽政。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五月一日,趙構在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稱帝,建立南宋,孟氏於當天撤簾還政,趙構尊她為元佑太後,後又改為隆佑太後。建炎三年(1129)三月,在杭州剛站穩腳跟的趙構遭遇瞭一次兵變,被迫退位。亂軍頭目要求趙構“禪位元子(按:趙構之子趙旉),太後垂簾聽政”。孟氏不諳政治,不知所措,但迫於形勢,隻能硬著頭皮對叛軍曲意撫慰。不久,在韓世忠等人的支援下,叛軍潰敗,孟氏久懸的心這才放瞭下來。  趙構重登皇位後,孟氏再次撤簾,趙構尊孟氏為皇太後。不久,金兵大舉南侵,趙構逃往東南濱海,孟氏逃往西南洪州(今南昌)。孟氏好不容易熬過驚心動魄的兵變,又踏上瞭顛簸流離的路程。金人退兵後,趙構想念孟氏,派人四處探訪,最後將她接到越州(今紹興)。從此,孟氏算是安定下來。從靖康之難到趙構即位,孟皇後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減少瞭從北宋到南宋過渡時期的政治動蕩。沒有孟氏,趙構不可能當上皇帝;沒有孟氏,趙構也不容易再度掌權。鑒於孟氏在國傢兩度危難之時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趙構對孟氏非常孝順,“雖帷帳皆親視;或得時果,必先獻太後,然後敢嘗”。  長期淪為庶人的遭遇,使孟氏養成瞭生活節儉的習慣,以她當時的地位,完全可以隨意支取錢帛,但她每月隻肯領一千生活費,能夠度日即可。孟氏喜歡喝越酒,趙構認為越酒酸苦不好喝,可以讓外地進貢好酒,而孟氏卻自己派人拿錢去買,孟氏的品行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