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_黔驢技窮的寓言故事 黔驢技窮是什麼意思?

  導讀:黔驢技窮出自唐·柳宗元的《三戒·黔之驢》。是一個用來比喻有限的一點技能也已經用完瞭的貶義詞,現在多用於諷刺一些虛有其表,外強中幹,無德無才的人。本詞現用途廣泛,多在各大新聞報紙中出現,以來諷刺批判用。  黔驢技窮,實際成語省略瞭兩個字,本應為“入黔之驢技窮”。  入黔之驢技窮:字意是說驢生的威猛,其實沒有什麼本事,外強中幹,當遇見黔之虎,便被硬生咬死,反映瞭黔之虎的勇敢,也揭露瞭一個真理,貌似強大的東西,不足畏懼,隻要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就一定能戰勝它。解釋比喻有限的一點本領也已經用完瞭。  黔驢技窮的故事  據說古時候貴州沒有驢子。有個商人從外地運進來一匹驢子,但是貴州多山,驢子派不上用場,商人隻好把驢子放到山下,聽任它在那兒吃草蹓躂。  有一天,從山上下來一隻老虎。貴州的老虎也從來沒有見過驢子,突然看見這麼個龐然大物,不禁大吃一驚,以為是什麼神靈下凡。老虎慌忙躲進樹從,偷偷察看驢子的動靜。  一天過去瞭,老虎沒有看出驢子有什麼特別不凡的地方。第二天,老虎躡手躡腳地(躡,niè)走出樹林,想到驢子跟前摸摸底細。還沒有走上幾步,猛聽見驢子一聲大吼,嚇得老虎轉身就逃。奔瞭一陣,老虎發現後面沒有動靜,又小心翼翼地踱瞭回來。慢慢地,老虎習慣瞭驢子的叫聲,又壯看膽子向驢子靠近。它先用腳爪去挑逗,又用身子去碰撞。驢子惱羞成怒,尥(liào)起後蹄向老虎踢去。老虎偏偏身子就躲過去瞭,心裡不禁一陣高興:“原來這個傢夥就這麼點兒本事啊!”餓瞭一天一夜的老虎,大吼一聲,猛撲過去,一口咬住瞭驢子的喉營,美餐瞭一頓,上山去瞭。  黔驢技窮的意思  這頭大驢子所以會送命,是因為它虛有其表,沒有真本事。貴州小老虎所以能得勝,是因為它在貌似強大的對手面前,既不膽怯,又不莽撞,敢於鬥爭,善於鬥爭。  成語出處  柳宗元(“唐宋八大傢”之一)唐·柳宗元《三戒·黔之驢》:“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

黔驢技窮的寓言故事 黔驢技窮是什麼意思?

  導讀:黔驢技窮出自唐·柳宗元的《三戒·黔之驢》。是一個用來比喻有限的一點技能也已經用完瞭的貶義詞,現在多用於諷刺一些虛有其表,外強中幹,無德無才的人。本詞現用途廣泛,多在各大新聞報紙中出現,以來諷刺批判用。  黔驢技窮,實際成語省略瞭兩個字,本應為“入黔之驢技窮”。  入黔之驢技窮:字意是說驢生的威猛,其實沒有什麼本事,外強中幹,當遇見黔之虎,便被硬生咬死,反映瞭黔之虎的勇敢,也揭露瞭一個真理,貌似強大的東西,不足畏懼,隻要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就一定能戰勝它。解釋比喻有限的一點本領也已經用完瞭。  黔驢技窮的故事  據說古時候貴州沒有驢子。有個商人從外地運進來一匹驢子,但是貴州多山,驢子派不上用場,商人隻好把驢子放到山下,聽任它在那兒吃草蹓躂。  有一天,從山上下來一隻老虎。貴州的老虎也從來沒有見過驢子,突然看見這麼個龐然大物,不禁大吃一驚,以為是什麼神靈下凡。老虎慌忙躲進樹從,偷偷察看驢子的動靜。   一天過去瞭,老虎沒有看出驢子有什麼特別不凡的地方。第二天,老虎躡手躡腳地(躡,niè)走出樹林,想到驢子跟前摸摸底細。還沒有走上幾步,猛聽見驢子一聲大吼,嚇得老虎轉身就逃。奔瞭一陣,老虎發現後面沒有動靜,又小心翼翼地踱瞭回來。慢慢地,老虎習慣瞭驢子的叫聲,又壯看膽子向驢子靠近。它先用腳爪去挑逗,又用身子去碰撞。驢子惱羞成怒,尥(liào)起後蹄向老虎踢去。老虎偏偏身子就躲過去瞭,心裡不禁一陣高興:“原來這個傢夥就這麼點兒本事啊!”餓瞭一天一夜的老虎,大吼一聲,猛撲過去,一口咬住瞭驢子的喉營,美餐瞭一頓,上山去瞭。  黔驢技窮的意思  這頭大驢子所以會送命,是因為它虛有其表,沒有真本事。貴州小老虎所以能得勝,是因為它在貌似強大的對手面前,既不膽怯,又不莽撞,敢於鬥爭,善於鬥爭。  成語出處  柳宗元(“唐宋八大傢”之一)唐·柳宗元《三戒·黔之驢》:“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

能力與命運_寓言故事

能力對命運說:“你的功績哪裡比得上我啊?”命運說:“你有什麼功績要和我比試?”能力說:“壽與夭、窮與達、貴與賤、貧與富,都是我能做到的。”命運說:“可是,彭祖的智慧不在堯舜之上,卻享有800歲高壽。顏淵的才能不在眾人之下,卻早夭。孔子的道德不在諸侯之下,卻倍受困窘。殷紂王的德行不在箕子、微子、比幹等賢臣之上,卻位居王位。季札在吳國得不到爵位,田恒卻占有瞭齊國。有氣節的伯夷和叔齊餓死在首陽山,而無恥的季孫氏比坐懷不亂的柳下惠要富足得多。還有許多例子就不舉瞭。假如這些都是你所能操縱的,那麼為什麼讓此人長壽而讓彼人短命,使聖人窮卻讓逆子發達,讓賢人賤卻讓愚人顯貴,使善人貧卻讓惡人暴富呢?”能力回答說:“假如像你剛才所說,我本來對眾人是無功的,所以眾人才會這樣;那麼難道這些都是你所控制得瞭的嗎?”命運接著說:“既然說是命運,那麼還需要誰來控制呢?我不過是順其自然,直的就往前推,率的就聽任它。實際上,人們都是自壽自夭、自窮自達、自貴自賤、自富自貧,我哪裡能夠知道那麼多呢?我怎麼能管得瞭那麼多呢?”  能力和命運的這段對話說明:力是進取之力,命是自然之命;力與命緊密相聯,命與力因果相關;有什麼樣的能力,就會有什麼樣的命運;而“命”的最終取向,除瞭自身努力外,還必須借助自然的力量。

烏鴉兄弟_寓言故事

烏鴉兄弟倆同住在一個窠裡。  有一天,窠破瞭一個洞。  大烏鴉想:“老二會去修的。”  小烏鴉想:“老大會去修的。”  結果誰也沒有去修。後來洞越來越大瞭。  大烏鴉想:“這一下老二一定會去修瞭,難道窠這樣破瞭,它還能住嗎?”  小烏鴉想:“這一下老大一定會去修瞭,難道窠這樣破瞭,它還能住嗎?”  結果又是誰也沒有去修。  一直到瞭嚴寒的冬天,西北風呼呼地刮著,大雪紛紛地飄落。烏鴉兄弟倆都蜷縮在破窠裡,哆嗦地叫著:“冷啊!冷啊!”  大烏鴉想:“這樣冷的天氣,老二一定耐不住,它會去修瞭。”  小烏鴉想:“這樣冷的天氣,老大還耐得住嗎?它一定會去修瞭。”  可是誰也沒有動手,隻是把身子蜷縮得更緊些。  風越刮越兇,雪越下越大。  結果,窠被風吹到地上,兩隻烏鴉都凍僵瞭。              (金江)

三個人爬山_寓言故事

有那麼三個人,共同去爬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他們可也正像你說的呢:各人有各人的作風。  那第一個人,喜歡爬一步回頭看一步。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相當看重自己的成績,所以他隨時都想知道自己究竟已經爬到什麼地方啦。這樣,他爬瞭一段,覺得的確已經很高瞭,心裡想道:“大概離山頂也差不多瞭罷。”就仰起頭來向上看看,可是山頂簡直看都還看不見呢。這個人忽然覺得很無聊,好像自己是在做些毫無意思的事情。他說:“我爬瞭這半天,還是在山腳,那麼我什麼時候才能爬到山頂呀?既然如此,我又爬它幹麼!不如及早回頭罷。”所以他就回頭下山瞭。  那第二個人,可是一口氣就爬到瞭半山;這真是不容易的,不但別人羨慕他,就是他自己也有點驚訝自己會爬得這樣快。所以他就坐瞭下來,向下半山看看,也向上半山看看,心裡著實有些滿意。他說:“乖乖,老子一下子就爬到瞭半山!總還算得不錯罷。然而老子已經爬得這樣多瞭,也夠辛苦的;說到功績,老子自估瞭一下,也不能算少。那麼,這以後的一半山,老子就是要你們用小轎子來抬,也不算過份罷。這點資格,老子是應該有的。”這話並非開玩笑,他是真的這樣想,並且這樣做瞭,所以他老坐著休息,等人傢用小轎子去抬瞭他上山頂。可惜的,似乎並未有人去抬他;假如他自己沒有上山去或下山來,也許他今天都還坐在那兒等呢。  隻有那第三個人,似乎是一個平平常常的人;大概因為他是平常人罷,他覺得爬山可並不是那麼容易,然而也並不太艱難,而以為別人能夠爬,他也就能夠爬,所以不必把自己看得一無用處,也不必忽然又把自己看得如何如何地瞭不起。這樣,我們看見,他隻是一步一步地爬上去,也就一步一步地接近那山頂;而最後,他可真的爬上瞭山頂瞭。              (馮雪峰)

施傢和孟傢_寓言故事

魯國有一戶姓施的人傢,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愛學儒傢的仁義之術,小兒子愛學軍事。大兒子用他所學的儒傢仁義思想去遊說齊王,得到齊王的賞識,聘請他為太子的老師。二兒子到楚國去,用他所學的法傢軍事思想遊說楚王,在向楚王講述自己的思想、觀點時講道理、舉例子,有條有理,楚王聽瞭很高興,覺得他是個軍事人才,就封他為楚國的軍事長官。這樣,兄弟兩人一個在齊國任職,一個在楚國作官,他們賺的錢多,使傢裡很快富裕瞭起來。兄弟兩人都有顯赫的爵位,讓他們傢的親戚朋友也感覺到非常榮耀。  施傢鄰居中有一戶姓孟的人傢,傢庭情況與施傢以前相仿:傢境並不富裕,也是有兩個兒子。大兒子與施傢大兒子一樣,好學儒傢仁義之術;二兒子也是愛學兵法之術;兩傢的兒子還曾經在一道討論學問,研究兵法。孟傢為貧窮所困擾,生活很艱難。孟傢看到施傢這兩年很快富裕起來,門口的馬呀、車呀經常有來的,來的人員中有當兵的,也有當官的,真夠榮耀,很有點羨慕施傢。由於這兩傢一直都很友好,孟傢就向施傢請教如何讓兒子取得官職的方法。施傢的兩個兒子就把自己怎樣去齊國,怎樣向齊王遊說及如何到楚國,又如何對楚王遊說和當官的經過如實地告訴瞭他們。  孟傢兩個兒子聽到後,覺得這是個門路,於是大兒子準備到秦國去,二兒子準備到衛國去。  孟傢大兒子到秦國去後用儒傢學說遊說秦王。他向秦王講得頭頭是道,真是口若懸河,口才不錯。秦王說:“當前啦,各國諸侯都要靠實力進行鬥爭,要使國傢富強的,無非是兵力、糧食。如果光靠仁義治理國傢,就隻有死路一條。”秦王心想:這個人固然有才能,他要我用仁義之術治國就是想要我國不練兵打仗,不積糧食不富裕,這能行嗎?於是,命令軍士對他施行瞭最殘酷的宮刑,然後又將他趕出瞭秦國。孟傢的二兒子到瞭衛國以後,用主張發展軍事的學說遊說衛王。他為瞭能讓衛王采納他的意見,能在衛國授爵當官,向衛王進言時有條不紊他講述自己用兵的道理。衛王聽後說:“我們衛國是弱小國傢,又夾在大國之問。對於比我們強的大國,我們的政策是要恭敬地侍奉他;對於同我們一樣或比我們還要弱的小國,我們的方針是要好好地安撫他們,隻有這樣才是我們求得安全的好方法。你提的軍事治國固然不錯,但如果我依靠兵力和權謀,周圍的大國就會聯手攻打我國,我們的國傢很快就要滅亡。假若我好生生地放你回去,你必定會到別國去宣傳你的主張,別的國傢發展瞭軍事力量再對外擴張起來,會對我國造成很大的威脅。”衛王感到這個人既放不得,又留不得,於是派人砍斷瞭他的雙腳,然後把他押送問魯國。  孟傢的兩個兒子回到傢裡,已是殘廢人瞭,全傢人感到又悲又恨,他傢父子三人找到姓施的人傢裡,悲痛地拍著胸脯責備施傢。施傢的人回答說:“不論辦什麼事,凡是適應時勢的就會成功、昌盛,違背時勢的就會失敗、滅亡。你們學的東西與我們相同,但是取得的效果卻完全不同,為什麼呢?這是由於你們選擇的對象不同,同時又違背瞭時勢啊。我們的做法和行為又有什麼錯誤呢?”  這篇故事告訴人們:不論辦任何事情,都必須考慮條件是否適合,對象選擇得是否正確,要適應形勢。對別人的經驗不能死搬硬套,不然的話,必定會把事情辦糟。

豬們的評議_寓言故事

一群年輕人到處尋找快樂,但是,卻遇到許多煩惱、憂愁和痛苦。  他們向老師蘇格拉底詢問,快樂到底在哪裡?  蘇格拉底說:“你們還是先幫我造一條船吧!”  年輕人們暫時把尋找快樂的事兒放到一邊,找來造船的工具,用瞭七七四十九天,鋸倒瞭一棵又高又大的樹;挖空樹心,造成瞭一條獨木船。  獨木般下水瞭,年輕人們把老師請上船,一邊合力蕩槳,一邊齊聲唱起歌來。蘇格拉底問:“孩子們,你們快樂嗎?”  學生齊聲回答:“快樂極瞭!”  蘇格拉底道:“快樂就是這樣,它往往在你忙於做別的事情時突然來訪。”              (凡夫)

向日葵和石頭_寓言故事

  種子成熟瞭,落到土裡,以後又發芽,生長,這件事本來很自然,很合理,沒想到有一粒種子卻因此觸犯瞭一塊石頭。  那是一塊古老的石頭,據說它最愛安靜,它的行動十分穩健。多少年來,不論世界上發生瞭多大的變化,它都能沉住氣,保持一個一動也不動的姿態。不用說,它認為自己很有見解,也很有涵養。因此它打算著書立說。它的計劃當中有一部哲學,據說裡面包括這樣一些偉大而深刻的專題,比方:論不變動是宇宙的規律;論黑暗的永恒性和美;論石頭對於存在的決定性;論安靜與平靜之為幸福,等等。有一天,當它正在思考哲學計劃的時候,忽然有一粒種子,未經它的許可,大模大樣地闖進它的世界來瞭,而且從此留下不走。這使得它大為惱火。不僅它的安寧受到瞭擾亂,而且,最糟糕的是,它的哲學體系被破壞瞭。  石頭決心改變這種局面。可是這很不容易。它既不能完全否認種子的存在,又沒有力量把種子驅逐出去。它想來想去,最後想到瞭一個辦法。它決心在自己的哲學裡添上這麼一章,題目叫做:論種子的醜陋及其對宇宙安寧的破壞,很快必將自行毀滅,等等。  “等著瞧吧!”有涵養的石頭自言自語說,“就算你也是一種存在,可是你生出來沒幾天,個兒小,又不結實,看你還能活幾天!”  種子當然沒有理會這些。它不但繼續留下來,而且越來越不安分。它居然還呼吸,居然還唱歌。它喜歡唱一些關於生長和發展的歌。歌裡面老是什麼溫暖啦,春天啦,這一類的話,樂觀得很,自信得很。  有涵養的石頭變得非常激動:  “等著瞧吧!馬上就會刮風的。”  於是素來歡喜安靜的石頭居然一心盼望起刮風來瞭,它認為刮風會凍壞柔弱的種子,而它認為自己是既不怕冷也不怕熱的。  風倒是刮起來瞭,而且是一陣風接一陣風。先是冷風,後是熱風。或者說,是冷風帶來瞭熱風,寒冷帶來瞭溫暖,冬天帶來瞭春天。終於,春天在風聲裡出現瞭。  不安分的種子不但沒有凍死,反而發瞭芽,生瞭根。它的根從石頭下面穿過去,它的芽從石頭旁邊擠出來,露出瞭地面。  “先別忙得意,等著瞧吧!”石頭還是不服輸。  於是石頭又盼望下雨。雖然,嚴格說來,它不怎麼喜歡這一類事情。可是它認為雨水會淹死種子,而它自己好像是既不怕潮濕又不怕幹燥的。  不久,真的下雨瞭。電閃雷鳴,地動山搖。這種景象使得那盼望下雨的石頭也不禁戰栗起來。可是,嫩芽不但不畏懼,反而快樂地迎接雨水,旺盛地生長起來。接連幾場大雨以後,嫩芽變成瞭一棵完美的向日葵。  “等著瞧吧!”不服輸的石頭還是這樣一句話。  它想:也許小向日葵不能長大。也許,它再長高,就支持不住自己的重量,會突然倒下來的。  小向日葵並不因這些詛咒而停止生長。它的根一天天往深處紮,它的莖一天天變得更粗壯更結實,它的葉子一天天長得更茂盛。終於有一天小向日葵變成瞭大向日葵,開瞭一朵很大很大的金黃色的花。花向著太陽,不知疲倦地隨著太陽轉,以後結瞭許多種子。接著,新的種子又開始瞭新的成熟,準備落到新的土壤裡去,長出新的向日葵來。  至於那塊傷心的石頭呢,他的哲學著作當然永遠不會完成瞭,但他的結局倒不完全是悲劇的。他在冷和熱不斷交戰,在潮濕和幹燥不斷更替,在植物根不斷穿透以後,終於破裂瞭,變成瞭植物的養料。              (嚴文井)

苛政猛於虎_寓言故事

春秋時期,朝廷政令殘酷,苛捐雜稅名目繁多,老百姓生活極其貧困,有些人沒有辦法,隻好舉傢逃離,到深山、老林、荒野、沼澤去住,那裡雖同樣缺吃少穿,可是“天高皇帝遠”,官府管不著,興許還能活下來。  有一傢人逃到泰山腳下,一傢三代從早到晚,四處勞碌奔波,總算能勉強生活下來。  這泰山周圍,經常有野獸出沒,這傢人總是提心吊膽。一天,這傢裡的爺爺上山打柴遇上老虎,就再也沒有回來瞭。這傢人十分悲傷,可是又無可奈何。過瞭一年,這傢裡的父親上山采藥,又一次命喪虎口。這傢人的命運真是悲慘,剩下兒子和母親相依為命。母子倆商量著是不是搬個地方呢?可是思來想去,實在是走投無路,天下烏鴉一般黑,沒有老虎的地方有苛政,同樣沒有活路,這裡雖有老虎,但未必天天碰上,隻要小心,還能僥幸活下來。於是母子倆依舊隻有在這裡艱難度日。  又過瞭一年,兒子進山打獵,又被老虎吃掉,剩下這個母親一天到晚坐在墳墓邊痛哭。  這一天,孔子和他的弟子們經過泰山腳下,看到正在墳墓邊痛哭的這個母親,哭聲是那樣的淒慘。孔子在車上坐不住瞭,他關切地站起來,讓學生子路上前去打聽,他在一旁仔細傾聽。  子路問:“聽您哭得這樣的悲傷,您一定有十分傷心的事,能說給我們聽聽嗎?”  這個母親邊哭邊回答說:“我們是從別處逃到這裡來的,住在這裡好多年瞭。先前,我的公公被老虎吃瞭,去年,我丈夫也死在老虎口裡,如今,我兒子又被老虎吃瞭,還有什麼比這更痛心的事呢?”說完又大哭起來。  孔子在一旁忍不住問道:“那你為什麼不離開這個地方呢?”  這個母親忍住哭聲說:“我們無路可走啊。這裡雖有老虎,可是沒有殘暴的政令呀,這裡有很多人傢都和我們一樣是躲避暴政才來的。”  孔子聽後,十分感慨。他對弟子們說:“學生們,你們可要記住:殘暴的政令比吃人的老虎還要兇猛啊!”  封建統治者的殘酷剝削與壓迫,使窮苦人走投無路,他們寧可生活在猛虎威脅的環境中,也不願生活在暴政的統治下。

快樂_寓言故事

  一群年輕人到處尋找快樂,但是,卻遇到許多煩惱、憂愁和痛苦。  他們向老師蘇格拉底詢問,快樂到底在哪裡?  蘇格拉底說:“你們還是先幫我造一條船吧!”  年輕人們暫時把尋找快樂的事兒放到一邊,找來造船的工具,用瞭七七四十九天,鋸倒瞭一棵又高又大的樹;挖空樹心,造成瞭一條獨木船。  獨木般下水瞭,年輕人們把老師請上船,一邊合力蕩槳,一邊齊聲唱起歌來。蘇格拉底問:“孩子們,你們快樂嗎?”  學生齊聲回答:“快樂極瞭!”  蘇格拉底道:“快樂就是這樣,它往往在你忙於做別的事情時突然來訪。”              (凡夫)

小學生和機器人_寓言故事

  雕住在沙漠裡。沙漠裡沒有泉水和森林,雕於是飛得很高,在高空盤旋,為要望見它所要望見的東西。它望見東方有渺渺茫茫的無邊無際的大海,北方有鬱鬱沉沉的連綿幾千裡的森林,西方有柔媚多姿的忽飛忽舞的彩霞,南方有平鋪著像天鵝絨一般的綠地。  雕於是往東海去汲水,去時五千裡,而晚上必回沙漠住宿,回時也是五千裡。往北方森林去采伐樹枝,來回也各有五千裡,晚上也回沙漠住宿。它往西方和南方去旅行,每天都飛一萬裡,晚上必回沙漠住宿。  雕這樣實在太忙碌、太辛苦瞭,所以東海說:“這麼急忙忙,又何必呢。多在我頭上飛翔一會兒罷,看看我的領土,測覽瀏覽這兒的風物。我的領域可不小,還有很別致的島嶼和各種希奇古怪的龍魚海獸。你愛暴風雨麼?等一忽兒,他們就來瞭,也夠你瞧的。晚上,在海邊的無論哪一個巖穴裡,你都可以找到休息的地方……”  但是雕回答說:“再見!我明天再來罷。”汲瞭水,在海上飛瞭一會兒就回去瞭。  北方的森林也說:“朋友,多留一會兒罷;天晚瞭,就住一夜去罷。你中意我這裡麼?這裡沒有什麼別的好處,就是從古以來還不曾有一個人走遍過我的境界,還能算是個大國哩。這裡的人民也都還樸實,很可以同住的,他們隻有一種脾氣,就是男子喜歡跳舞,女人愛好音樂。你願意見見他們麼?我可以介紹你和夜鶯相識。我真希望你在這裡多留幾天;在我這裡過夜一閉上眼睛就是所謂無窮的森林的夢,無論看見夏天的深綠,冬天的白雪,都不會有一個盡頭的……”  但是雕同樣回答說:“再見!我明天還要來。”就銜起瞭一根枝條,在森林上面兜瞭一個圈子,便徑直飛回去瞭。  西方花一般的雲霞,對雕使盡瞭誘惑的婀婀娜娜的媚態,說道:“多陪我舞一會兒罷,我們就這樣舞著舞著,一直舞上西天去,不再下來罷。噯,和你在一塊兒,我是多麼快樂啊。”  但是雕,和一切匆忙的旅客一樣,同西方的彩霞齊飛瞭一會,就說:“再見!你是多麼美麗呵。”  南方的綠地,把自己打扮得像春天本人一樣,對雕說:“你怎麼總是匆匆地在空中飛翔一會兒就走呢?下來吧,和我討論一個問題:陽光加勞動加愛情,是不是等於生活?……”  雕說:“是的,我懂得春天瞭。但是,再見,我要再來的!”  雕在晚上睡在沙漠上自己的窩裡,常常因為白天的興奮,長久不能入睡。那時雕就對自己說:“的確,我成瞭一個事務人瞭,好像無所謂地忙個不休。但是,我難道不愛東方、北方、南方和西方麼?它們都是多麼優美呵。可是,我也實在舍不得晚上在沙漠懷裡休息的那科滋味和早上在它上面飛起與盤旋的那種快樂哩。所以,這是真的:我已經有心要帶大海的水、森林的枝葉、西方的彩霞和南方的春天到我的沙漠裡,於是我將要更加忙碌不休哩。然而無論怎樣我總要這樣做,而且我總能完成我的計劃的,我所愛的沙漠總有一天會產生泉水和森林的。雖然這個實際的目的,看起來好像是荒唐的幻想,但是,這是實在的,我自己想想都高興。”  雕於是繼續地往返奔波,並不以此為辛苦。              (馮雪峰)

金蘋果_寓言故事

  天神宙斯與天後赫拉結婚時,古老的地神該亞送給他們一株金蘋果樹。宙斯把金蘋果作為最高獎賞。  有一天,他想到下界的人類,便召集眾神開會,討論應該把金蘋果獎給哪個行業的人。  海神說:“應該獎給那些勤勞的船夫,他們出沒波濤,溝通水陸。”  戰神說:“應該獎給那些勇敢的軍人,他們出生入死,不惜犧牲。”  火神說:“應該獎給那些靈巧的工匠,他們制造器械,造福人類。”  繆斯說:“應該獎給那些天才的藝術傢,他們溝通心靈,美化生活。”  宙斯說:“是誰哺育瞭這些勤勞、勇敢、靈巧、天才的人們呢?”  他把金蘋果獎給瞭教師。              (林植峰)

雕和沙漠_寓言故事

雕住在沙漠裡。沙漠裡沒有泉水和森林,雕於是飛得很高,在高空盤旋,為要望見它所要望見的東西。它望見東方有渺渺茫茫的無邊無際的大海,北方有鬱鬱沉沉的連綿幾千裡的森林,西方有柔媚多姿的忽飛忽舞的彩霞,南方有平鋪著像天鵝絨一般的綠地。  雕於是往東海去汲水,去時五千裡,而晚上必回沙漠住宿,回時也是五千裡。往北方森林去采伐樹枝,來回也各有五千裡,晚上也回沙漠住宿。它往西方和南方去旅行,每天都飛一萬裡,晚上必回沙漠住宿。  雕這樣實在太忙碌、太辛苦瞭,所以東海說:“這麼急忙忙,又何必呢。多在我頭上飛翔一會兒罷,看看我的領土,測覽瀏覽這兒的風物。我的領域可不小,還有很別致的島嶼和各種希奇古怪的龍魚海獸。你愛暴風雨麼?等一忽兒,他們就來瞭,也夠你瞧的。晚上,在海邊的無論哪一個巖穴裡,你都可以找到休息的地方……”  但是雕回答說:“再見!我明天再來罷。”汲瞭水,在海上飛瞭一會兒就回去瞭。  北方的森林也說:“朋友,多留一會兒罷;天晚瞭,就住一夜去罷。你中意我這裡麼?這裡沒有什麼別的好處,就是從古以來還不曾有一個人走遍過我的境界,還能算是個大國哩。這裡的人民也都還樸實,很可以同住的,他們隻有一種脾氣,就是男子喜歡跳舞,女人愛好音樂。你願意見見他們麼?我可以介紹你和夜鶯相識。我真希望你在這裡多留幾天;在我這裡過夜一閉上眼睛就是所謂無窮的森林的夢,無論看見夏天的深綠,冬天的白雪,都不會有一個盡頭的……”  但是雕同樣回答說:“再見!我明天還要來。”就銜起瞭一根枝條,在森林上面兜瞭一個圈子,便徑直飛回去瞭。  西方花一般的雲霞,對雕使盡瞭誘惑的婀婀娜娜的媚態,說道:“多陪我舞一會兒罷,我們就這樣舞著舞著,一直舞上西天去,不再下來罷。噯,和你在一塊兒,我是多麼快樂啊。”  但是雕,和一切匆忙的旅客一樣,同西方的彩霞齊飛瞭一會,就說:“再見!你是多麼美麗呵。”  南方的綠地,把自己打扮得像春天本人一樣,對雕說:“你怎麼總是匆匆地在空中飛翔一會兒就走呢?下來吧,和我討論一個問題:陽光加勞動加愛情,是不是等於生活?……”  雕說:“是的,我懂得春天瞭。但是,再見,我要再來的!”  雕在晚上睡在沙漠上自己的窩裡,常常因為白天的興奮,長久不能入睡。那時雕就對自己說:“的確,我成瞭一個事務人瞭,好像無所謂地忙個不休。但是,我難道不愛東方、北方、南方和西方麼?它們都是多麼優美呵。可是,我也實在舍不得晚上在沙漠懷裡休息的那科滋味和早上在它上面飛起與盤旋的那種快樂哩。所以,這是真的:我已經有心要帶大海的水、森林的枝葉、西方的彩霞和南方的春天到我的沙漠裡,於是我將要更加忙碌不休哩。然而無論怎樣我總要這樣做,而且我總能完成我的計劃的,我所愛的沙漠總有一天會產生泉水和森林的。雖然這個實際的目的,看起來好像是荒唐的幻想,但是,這是實在的,我自己想想都高興。”  雕於是繼續地往返奔波,並不以此為辛苦。              (馮雪峰)

齊人學彈瑟_寓言故事

  古時候,有一種樂器叫作瑟,發出的聲音非常悅耳動聽。趙國有很多人都精通彈瑟,使得別的國傢的人羨慕不已。  有一個齊國人也非常欣賞趙國人彈瑟的技藝,特別希望自己也能有這樣的好本領,於是就決心到趙國去拜師學彈瑟。  這個齊國人拜瞭一位趙國的彈瑟能手做師傅,開始跟他學習。可是這個齊國人沒學幾天就厭煩瞭,上課的時候經常開小差,不是找借口遲到早退,就是偷偷琢磨自己的事情,不專心聽講,平時也總不願意好好練習。  學瞭一年多,這個齊國人仍彈不瞭成調的曲子,老師責備他,他自己也有點慌瞭,心裡想:我到趙國來學瞭這麼久的彈瑟,如果什麼都沒學到,就這樣回去哪裡有什麼臉面見人呢?想雖這樣想,可他還是不抓緊時間認真研習彈瑟的基本要領和技巧,一天到晚都隻想著投機取巧。  他註意到師傅每次彈瑟之前都要先調音,然後才能演奏出好聽的曲子。於是他琢磨開瞭:看來隻要調好瞭音就能彈好瑟瞭。如果我把調音用的瑟弦上的那些小柱子在調好音後都用膠粘牢,固定起來,可不就能一勞永逸瞭嗎?想到這裡,他不禁為自己的“聰明”而暗自得意。  於是,他請師傅為他調好瞭音,然後真的用膠把那些調好的小柱子都粘瞭起來,帶著瑟高高興興地回傢瞭。  回傢以後,他逢人就誇耀說:“我學成回來瞭,現在已經是彈瑟的高手瞭!”大傢信以為真,紛紛請求他彈一首曲子來聽聽,這個齊國人欣然答應,可是他哪裡知道,他的瑟再也無法調音,是彈不出完整的曲子來的。於是他在傢鄉父老面前出瞭個大洋相。  這個齊國人奇怪極瞭:明明固定好瞭的音,怎麼就是彈不好呢?他不知道,音即使能調好,也隻是彈好瑟的條件之一。  學習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沒有捷徑可走。我們隻有堅持不懈地認真學習、努力鉆研,才不會重蹈這個齊國人的覆轍。

松鼠和松雞_寓言故事

見松鼠忙忙碌碌地采集核桃、松籽、蘑菇,松雞忍不住說道:“朋友,你爸爸、媽媽留給你那麼多好吃的,你還費這麼大的勁,瞎忙乎啥?”  “父母留下的,總有一天會吃完。”松鼠說,“我還得靠自己貯備食糧,不敢有半點兒偷懶。”  松雞“格格”發笑,笑松鼠有福不會享,說自己的生活過得瀟灑又自在。松雞在吃食方面從來都是挑挑揀揀的,非常講究,再好的果子,它也是這兒叮幾口,那裡啄幾下,就丟在一邊不再理會;許多果實被它糟蹋瞭。松雞不但不心疼,還得意地宣稱:“這是我的福分;松鼠那窮命,甭想沾邊兒。”  不久,下瞭幾場暴雨,樹林裡的野果被沖洗一空,很難尋到充饑的食物。  這天黃昏,松鼠冒雨采蘑菇歸來,見自己樹洞貯藏室外,吊著一隻鳥兒。趕近一瞧,竟是松雞!  原來,松雞肚餓難挨,趁松鼠不在傢,便把腦袋伸進洞裡偷吃,一時啄得太猛,嘴裡叼的食物太多,吞不下喉嚨,頭又抽不出來,便活活卡死在小洞口瞭。              (林植峰)

瓦甕與美夢_寓言故事

在一個偏僻閉塞的地方,有一個讀書人。這個人有些文化,但學問並不高,而且他什麼也不會幹,靠著祖上留下的一點微薄的傢產,整天好吃懶做,異想天開。最後,這個讀書人坐吃山空,他身邊僅剩下一隻瓦甕瞭。盡管這樣,他依然每天幻想,把瓦甕當作寶貝,白天把甕藏起來,晚上拿出來,抱在手上不肯放手,唯恐有人來搶去瞭似的。  一個晚上,窗外北風呼嘯,搖得門窗“吱吱”直響,天氣非常寒冷。讀書人凍得縮成一團,怎麼也睡不著。於是,他又開始做起他的美夢來,他腦海中出現瞭他平時想得到的一切。他向老天祈求:老天爺,讓我得到富貴吧!那時候,我將有很多的錢財,我用錢財買到瞭一大片田莊,然後又建造起大片富麗堂皇的住宅。於是,我就成瞭遠近聞名的貴族。在我的府上,養著許許多多美麗的女子,她們能歌善舞,每天為我輕歌曼舞。我又娶瞭漂亮多情的妻子,我們有高大的馬車,馬車上有巨形的華麗的車蓋,我同美麗動人的妻子坐在高貴巨大的馬車上到處遊覽名勝古跡……反正,隻要富貴人傢所具有的,我全都要有。  他越想越高興,簡直就像身在其中,不知不覺中,竟手舞足蹈起來。得意忘形之中,一腳將他那唯一的寶貝——瓦甕給蹬破瞭……  這個讀書人好吃懶做,一心幻想著榮華富貴,又不願付出艱苦的勞動,到頭來,隻能是一無所有,實在是可悲。

扁鵲說病_寓言故事

春秋時期有一位名醫,人們都叫他扁鵲。他醫術高明,經常出入宮廷為君王治病。有一天,扁鵲巡診去見蔡桓公。禮畢,他侍立於桓公身旁細心觀察其面容,然後說道:“我發現君王的皮膚有病。您應及時治療,以防病情加重。”桓公不以為然地說:“我一點病也沒有,用不著什麼治療。”扁鵲走後,桓公不高興地說:“醫生總愛在沒有病的人身上顯能,以便把別人健康的身體說成是被醫治好的。我不信這一套。”  10天以後,扁鵲第二次去見桓公。他察看瞭桓公的臉色之後說:“您的病到肌肉裡面去瞭。如果不治療,病情還會加重。”桓公不信這話。扁鵲走瞭以後,他對“病情正在加重”的說法深感不快。  又過瞭10天,扁鵲第三次去見桓公。他看瞭看桓公,說道:“您的病已經發展到腸胃裡面去瞭。如果不趕緊醫治,病情將會惡化。”桓公仍不相信。他對“病情變壞”的說法更加反感。  照舊又隔瞭10天,扁鵲第四次去見桓公。兩人剛一見面,扁鵲扭頭就走。這一下倒把桓公搞糊塗瞭。他心想:“怎麼這次扁鵲不說我有病呢?”桓公派人去找扁鵲問原因。扁鵲說:“一開始桓公皮膚患病,用湯藥清洗、火熱灸敷容易治愈;稍後他的病到瞭肌肉裡面,用針刺術可以攻克;後來桓公的病患至腸胃,服草藥湯劑還有療效。可是目前他的病已入骨髓,人間醫術就無能為力瞭。得這種病的人能否保住性命,生殺大權在閻王爺手中。我若再說自己精通醫道,手到病除,必將遭來禍害。”  5天過後,桓公渾身疼痛難忍。他看到情況不妙,主動要求找扁鵲來治病。派去找扁鵲的人回來後說:“扁鵲已逃往秦國去瞭。”桓公這時後悔莫及。他掙紮著在痛苦中死去。  這個故事告訴人們,對於自身的疾病以及社會上的一切壞事,都不能諱疾忌醫,而應防微杜漸,正視問題,及早采取措施,予以妥善的解決。否則,等到病入膏肓,釀成大禍之後,將會無藥可救。

麻雀的評論_寓言故事

麻雀嘰嘰喳喳,遇事愛發表評論,有什麼法兒?它歷來如此。  這天,麻雀看見地面冒出瞭一個嫩綠的小點兒,把附近的泥土都拱瞭起來,便好奇地飛近問道:“你是什麼?”  “竹筍。”一個細弱的聲音應道:“我想冒出來……”  “冒出來?嘰喳喳。”麻雀笑得前仰後合,“你有多大能耐?我屙一兜屎就可以蓋上你。識趣點,乖乖兒地躺著吧!”  麻雀飛到一株桃樹枝丫上,見一隻蜜蜂“嗡嗡”地在花間飛動,還從花蕊裡鉆進鉆出。  “咦,這是幹什麼?”  “我想采集花蜜,和大夥釀成一缸子蜜糖……”  “喳喳,嘰!小鴨子想生大鵝蛋哩!”麻雀邊叫邊笑,“這肯定是燈草搭橋白費勁兒,有眼前爛漫的春光,你何不趁機逛一逛,樂一樂,而去幹這等蠢事兒?”  它評論一番以後,又快快活活地飛走瞭。飛著飛著,快靠近屋簷邊的時候,猛地見一個灰團兒從鴿子籠邊掉瞭下去。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麻雀撲下去急問。  “我想飛上藍天,”一隻羽毛沒長滿的小鴿子回答,“哎,沒想到……”  “嘰,喳喳,嘰嘰嘰!”麻雀的喉嚨裡頓時滾出瞭一陣大笑:“傻小子,慢慢地走著玩好瞭,喳喳,想飛上藍天,幸虧沒有把屁股摔成兩半兒,快死瞭這條心吧!”……  日子一天天過去瞭。有一天,麻雀又經過這一帶。它見到瞭什麼?——一根新竹挺立著指向天空;一隻灰鴿在白雲間翻飛;還有,在蜂巢邊擺著一缸才取出的蜂蜜,那隻小蜜蜂飛在缸邊甜甜地笑呢!  “嘰喳喳,這難道是事實?”麻雀睜著圓溜溜的小眼睛嚷道:“你們莫不是在玩什麼魔術,用來戲弄我這老實巴交的麻雀吧?”              (林植峰)

萬字難寫_寓言故事

汝州農村有個老翁,傢道殷實,十分富有。可是他祖祖輩輩都是文盲,連“之乎者也”等最簡單的字都不認識。不識字幹很多事都極不方便,老翁嘗夠瞭苦頭,決心讓兒子念書識字。  有一年,老翁聘請瞭一位楚國的讀書人教他的兒子認字。第一天上學,老師用毛筆在白紙上寫瞭一筆,告訴他兒子說:“這是個‘一’字。”他兒子學得很認真,牢牢地記住瞭,回去後就寫給老翁看:“我學瞭一個字——‘一’。”老翁見兒子學得用功,看在眼裡,喜在心裡。  第二天上學,老師又用毛筆在紙上寫瞭兩筆,說:“這是個‘二’字。”這回,兒子不覺得有什麼新鮮瞭,記住瞭就回傢瞭。到瞭第三天,老師用毛筆在紙上寫瞭三筆,說:“這是個‘三’字。”兒子眼珠一轉,仿佛悟到瞭什麼,學也不上瞭,扔下筆就興高采烈地奔回去找到父親說:“認字實在簡單,孩兒已經學成瞭。現在不用麻煩先生瞭,免得花費這麼多的聘金請先生,請父親把先生辭退瞭吧。”見到兒子這麼聰明,老翁高興地準備瞭酬金辭退瞭老師。  過瞭幾天,老翁想請一位姓萬的朋友來喝酒,就吩咐兒子一大早起來寫個請帖。兒子滿口答應瞭:“行,這還不容易嗎?看我的吧。”  老翁看兒子滿有把握,就放心地去做其他的事情瞭。時間慢慢地過去,眼看太陽都快偏西瞭,還不見兒子寫好,老翁不禁有些急瞭:“兒子這是怎麼瞭?”等瞭又等,老翁終於不耐煩瞭,親自到兒子房裡去催促。  進得門來,老翁見兒子愁眉苦臉地坐在桌邊,紙在地上拖得老長,上面盡是黑道道。兒子正拿著一把沾滿墨的木梳在紙上畫著,一見父親進來便埋怨道:“天下的姓氏那麼多,他為什麼偏偏姓萬呢?我借來瞭母親的木梳,一次可以寫20多劃,從一大早寫到現在,手都酸瞭,也才寫瞭不到3000劃!萬字真難寫呀!”  知識是無窮無盡的,如果我們學習隻滿足於一知半解,那和這個笨兒子又有什麼兩樣呢?

秀才的“大志”_寓言故事

  兩個窮酸秀才,四體不勤,五谷不分,不事稼穡(se),不學無術,一天到晚裝模作樣,搖頭晃腦,自作清高。衣服又舊又破,常常連肚子都填不飽,可他們依舊鄙視勞動。  一個炎炎的夏日,這兩個秀才聚到一起瞭。他們走到村邊,坐在一個大樹墩上,一人拿著一把破舊的大蒲扇,不停地搖著扇,驅趕著蚊蟲。他們看著農人正在地頭辛苦地幹活,顆顆汗珠滴在土地上,兩秀才大發感嘆。  一個秀才說:“他們真苦啊!這麼勤巴苦做的,落得個什麼呢?我這一輩子雖說也窮酸,可是我隻要吃飽瞭飯、睡足瞭覺也就行瞭。我最討厭的就是像他們這樣下地去幹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他們太胸無大志瞭。將來有朝一日我得志瞭,我就一定先把肚子填得飽飽的,吃飽瞭再睡;睡足以後再起來吃,那該是多有福氣呀!有瞭這樣的福氣,就算是實現瞭我的大志瞭。老兄,你說不是這樣嗎?”  另一個秀才不同意前一個秀才說的話。這個秀才說:“哎呀老兄,我和你可不一樣啊。我的原則是吃飽瞭還要再吃,哪來的工夫去睡大覺呢?我要不停地吃,這才是享受人世間最大的樂趣。依我看,這才是我的大志!”  兩個人喋喋不休地談著他們的“大志”,原來隻不過是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所以到頭來也隻不過是畫餅充饑。  兩秀才的“大志”,實在是可悲又可鄙,這種寄生蟲的狹隘自私,隻能遺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