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安德烈龍應臺語錄 – 經典語錄大全

安德烈龍應臺語錄

1、生活是抑鬱的,人生是浪費的。——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有知識沒有美,猶如大海裡沒有熱帶魚。——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就像水上浮萍一樣各自蕩開。從此天涯淡泊。——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人生中所有的決定,其實都是過瞭河的“卒”。——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父母啊,隻是你完全視若無睹的住慣瞭的舊房子吧。——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7、把回憶擁在心裡,是得往前走,但是知道我從哪裡來。——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8、媽媽,你難道不知道嗎?愛的時候,不說也看得出來。——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9、所以你說的“勇氣”和“智慧”,永遠是稀有的品質。——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0、經驗過壓迫的人更認識自由的脆弱,更珍惜自由的難得。——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1、我很歡喜你心中有一個小鎮,在你駛向大海遠走高飛之前。——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2、所謂傢嘛,就是一個能讓你懶惰、暈眩、瘋狂放松的地方。——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3、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4、思想需要經驗的積累,靈感需要孤獨的沉淀,最細致的體驗需要最寧靜透徹的觀照。——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5、陌生人,很快可以變成朋友,問題是,朋友,更快地變成陌生人,因為你不斷地離開。——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6、從梧桐樹夾道的興國路一直走到淮海中路,月亮黃澄澄的,很濃,梧桐的闊葉,很美。——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7、大樹有大樹的長法;小草有小草的長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小草。你不是孤獨的。——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8、如果你年輕卻不激進,那麼你就是個沒心的人;如果你老瞭卻不保守,你就是個沒腦的人。——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19、雖然心中有愛,但是愛,凍結在經年累月的沉默裡,好像藏著一個疼痛的傷口,沒有紗佈可綁。——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0、生命敗壞的過程,其實就是走向失去。於是,所謂以智慧面對敗壞,就是你面對老和死的態度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1、至於人們的“期待”,那是一種你自己必須學會去“抵禦”的東西,因為那個東西是最容易把你綁死的圈套。——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2、你一定要“離開”才能開展你自己。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3、設想一個跑道上,有人正在跑五千米,有人在品百米沖刺,也有人在做清晨的散步。你要看你讓自己站在那一條跑道上。——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4、人生中一個決定牽動另一個決定,一個偶然註定另一個偶然,因此偶然從來不是偶然,一條路勢必走向下一條路,回不瞭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5、當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6、不要無條件地相信理想主義者,除非他們已經經過瞭權力的測試。一個有瞭權力而不腐化的理想主義者,才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7、日後的人生旅程,當然還是要漂萍離散──人生哪有恒長的廝守?但是三年的海上旗語,如星辰凝望,如月色滿懷,我還奢求什麼呢?——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8、我恐懼失去所能。能走路,能看花,能賞月,能飲酒,能作文,能會友,能思想。每一樣都是能力,每一種能力,都是可以瞬間失去的。——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29、“性、藥、搖滾樂”是少年清狂時的自由概念,一種反叛的手勢;走進人生的叢林之後,自由卻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時間在閃避道路上的荊棘。——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0、我也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1、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2、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3、如果我們不是在跟別人比名比利,而隻是在為自己找心靈安適之所在,那麼連“平庸”這個詞都不太有意義瞭。“平庸”是跟別人比,心靈的安適是跟自己比。——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4、這個社會不知為什麼充滿瞭對過去的懷念,對現在又充滿瞭幻滅,往前看去,似乎有沒什麼新鮮的想象。我們的時代仿佛是個沒有標記的時代,連叛逆的題目都找不到。——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5、你需要的伴侶,最好是那能夠和你並肩立在船頭,淺斟低唱兩岸風光,同時更能在驚濤駭浪中緊緊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換句話說,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須應付的驚濤駭浪。——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6、我們自己心裡的痛苦不會因為這個世界有更大或者更“值得”的痛苦而變得微不足道;它對別人也許微不足道,對我們自己,每一次痛苦都是絕對的,真實的,很重大,很痛。——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7、讀書用功,不是因為要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8、這個社會不知為什麼對過去充滿懷念,對現在又充滿幻滅,往未來看去似乎又無法找到什麼新鮮的想象。我們的時代仿佛是個沒有標記的時代,連叛逆的題目都找不到。因此我們退到小小的自我。——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39、愛不等於喜歡,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瞭。愛凍結在經年累月的沉默裡,好像藏著一個疼痛的傷口,沒有紗佈可綁。——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0、多少父母和兒女同處一室卻無話可談,他們深愛彼此卻互不相識,他們向往接觸卻找不到橋梁,渴望表達卻沒有語言。我們的通信,仿佛黑夜海上的旗語,被其他漂流不安、尋找港灣的船看見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1、母親想念成長的孩子,總是單向的;充滿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願景,眼睛熱切望著前方,母親隻能在後頭張望他越來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線有多遠,有多長,怎麼一下子,就看不見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2、逃民”被時代的一把劍切斷瞭她和土地、和傳統、和宗族友群的連結韌帶,她漂浮,她懸在半空中。因此,她也許對這個世界看得特別透徹,因為她不在友群裡,視線不被擋住,但是她處在一種靈魂的孤獨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3、無法表達自己的人──不論是由於貧窮,或是由於不自由,或者單單因為自己心靈的封閉,而無法表達自己的人,我最同情。因為我覺得,人生最核心的“目的”──如果我們敢用這種字眼的話,其實就是自我的表達。——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4、人生像條大河,可以風景清麗,更可能驚濤駭浪。你需要的伴侶,最好是那能夠和你並肩立在船頭,淺斟低唱兩岸風光,同時更能在驚濤駭浪中緊緊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換句話說,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須應付的驚濤駭浪。——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5、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6、生活是抑鬱的,人生是浪費的,可如果拉長來看,卻是在抑鬱中逐漸成熟,在浪費中逐漸累積能量。因為,經驗過壓迫的人更認識自由的脆弱,更珍惜自由的難得。你沒發現,經過納粹歷史的德國人就比一向和平的瑞士人深沉一點嗎?——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7、這麼多的信件,來自不同的年齡層,我才知道,多少父母和兒女同處一室卻無話可談,他們深愛彼此卻互不相識,他們向往接觸卻找不到橋梁,渴望表達卻沒有語言。我們的通信,仿佛黑夜上的旗語,被其他漂流不安,尋找港灣的船隻看見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8、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49、你知道嗎?象棋裡頭我覺得最“奧秘”的遊戲規則,就是“卒”。卒子一過河,就沒有回頭的路。人生中一個決定牽動另一個決定,一個偶然註定另一個偶然,因此偶然從來不是偶然,一條路勢必走向下一條路,回不瞭頭。我發現,人生中所有的決定,其實都是過瞭河的“卒”。——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0、你將來會碰到很多你不欣賞、不贊成的人,而且必須與他們共事。這人可能是你的上司、同事,或部署,這人可能是你的市長或國傢領導。你必須每一次都作出決定:是與他決裂、抗爭,還是妥協、接受。抗爭,值不值得?妥協,安不安心?在信仰和現實之間,很艱難的找出一條路來。你要自己找出來。——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1、什麼樣的工作比較可能給你快樂?第一,給你意義;第二,給你時間。你的工作是你覺得有意義的,你的工作不綁架你使你成為工作的俘虜,容許你去充分體驗生活,你就比較可能是快樂的。 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2、可是,我不能不意識到,我的任何話,一定都是廢話。因為,清純靜美,白衣白裙別上一朵粉紅的蝴蝶結——誰抵擋得住“美”的襲擊?對美的迷戀可以打敗任何智者自以為是的心得報告。我隻能讓你跌倒,看著你跌倒,隻能希望你會在跌倒的地方爬起來,希望陽光照過來,照亮你藏著憂傷的心,照亮你眼前看不見盡頭的路。——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3、農村中長大的孩子,會接觸更真實的社會,接觸更豐富的生活,會感受到人間的各種悲歡離合。所以更能形成那種原始的,正面的價值觀——”那“愚昧無知”的漁村,確實沒有給我知識,但是給瞭我一種能力,悲憫同情的能力,使得我在日後面對權力的傲慢、欲望的囂張和種種時代的虛假時,仍舊得以穿透,看見文明的核心關懷所在。——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4、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為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也不必瞭。 雖然心中有愛,但是愛,凍結在經年累月的沉默裡,好像藏著一個疼痛的傷口,沒有紗佈可綁。 多少父母和兒女同處一室卻無話可談,他們深愛著彼此卻互不認識,他們向往接觸卻找不到橋梁,渴望表達卻沒有語言。——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5、一半的人在贊美我的同時,總有另外一半的人在批判我。我有充分機會學習如何“寵辱不驚”。至於人們的“期待”,那是一種你自己必須學會去“抵禦”的東西,因為那個東西是最容易把你綁死的圈套。不知道就不要說話,傻就不裝聰明。你現在明白為何我推掉幾乎所有的演講、座談、上電視的邀請吧?我本來就沒那麼多知識和智能可以天天去講。——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6、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這些,更不知十九歲的你會怎麼看待我說的話,但是我想念你,孩子,在這個臺北的清晨三點,我的窗外一片含情脈脈的燈火,在寒夜裡細微地閃爍。然而母親想念成長的孩子,總是單向的;充滿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願景,眼睛熱切望著前方,母親隻能在後頭張望他越來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線有多遠,有多長,怎麼一下子,就看不見瞭。——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7、我也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如果我們不是在跟別人比名比利,而是在為自己找心靈安逸之所在,那麼連“平庸”這個詞都不太有意義瞭,“平庸”是跟別人比,心靈的安逸是跟自己比,我們最終極的負責對象,安德烈,千山萬水走到最後,還是“自己”二字。——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8、安德烈,我們自己心裡的痛苦不會因為這個世界有更大或者更“值得”的痛苦而變得微不足道;它對別人也許微不足道,對我們自己,每一次痛苦都是絕對的,真實的,很重大,很痛。 你應該跟這個你喜歡的女孩子坦白或者遮掩自己的感情?我大概不必告訴你,想必你亦不期待我告訴你。我願意和你分享的是我自己的“心得報告”,那就是,人生像條大河,可能風景清麗,更可能驚濤駭浪。——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59、我擔心的不是你職業的貴賤、金錢的多寡、地位的高低,而是,你的工作能給你多少自由?“性、愛、搖滾樂”是少年清狂時的自由概念,一種反叛的手勢;走進人生的叢林之後,自由卻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時間在閃避道上荊棘。 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大樹,有大樹的長達;小草,有小草的長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小草。你不是孤獨的。——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0、最平凡、最普通的恐懼吧?我恐懼失去所愛。你們小的時候,放學時若不準時到傢,我就幻想你們是否被人綁走或者被車子撞倒。你們長大瞭,我害怕你們得憂鬱癥或吸毒或者飛機掉下來。 我恐懼失去所能。能走路、能看花、能賞月、能飲酒、能作文、能會友、能思想、能感受、能記憶、能堅持、能分辨是非、能有所不為、能愛。每一樣都是能力,每一種能力,都是可以瞬間失去的。 顯然我恐懼失去。——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1、"你不用道歉,我明白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一部分。那個階段,早就過去瞭。父母親,對於一個二十歲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棟舊房子:你住在它裡面,它為你遮風擋雨,給你溫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會和房子去說話,去溝通,去體貼它,討好它。搬傢時碰破瞭一個墻角,你也不會去說“對不起”。父母啊,隻是你完全視若無睹的住慣瞭的舊房子吧。 我猜想要等足足二十年以後,你才會回過頭來,開始註視這沒有聲音的老屋,發現它..——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2、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擠擠的各人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儕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隻有少年才有。離開這段純潔而明亮的階段,路其實可能越走越壓抑。你將被傢庭羈絆,被責任捆綁,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復雜和孤獨壓抑,你往叢林深處走去,越走越深,不復再有陽光似的…——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3、父母親,對於一個20歲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棟舊房子:你住在它裡面,它為你遮風擋雨,給你溫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會和房子去說話,去溝通,去體貼它、討好它。搬傢具時碰破瞭一個墻角,你也不會去說“對不起”。父母啊,隻是你完全視若無睹的住慣瞭的舊房子吧。 我猜想要等足足20年以後,你才會回過頭來,開始註視這座沒有聲音的老屋,發現它已殘敗衰弱,逐漸逐漸地走向人生的“無”、宇宙的“滅”;那時候,你才會回過頭來深深地註視。——龍應臺《親愛的安德烈》

64、你不用道歉,我明白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一部分。那個階段,早就過去瞭。父母,於一個20歲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棟舊房子:你住在它裡面,它為你遮風擋雨,給你溫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會和房子去說話,去溝通,去體貼它、討好它。我猜想要等足足20年以後,你才會回過頭來,開始註視這座沒有聲音的老屋,發現它已殘敗衰弱,逐漸地走向人生的”無’、宇宙的”滅’。那時候,你才會回過頭來深深地註視。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