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森田療法格言錄 – 經典語錄大全

森田療法格言錄

1、平常心乃道意思是無私欲的坦誠的心即人所追求之道。

2、有大疑才有大悟越迷惑越好,越懷疑越好。這種矛盾心理越厲害,領悟就越大。

3、為值得煩惱的事而煩惱意思是不值得去煩惱的事,煩惱也沒有用,值得煩惱的,不妨為之煩惱。

4、純真的心意思是坦誠的心,富於人情味的心。按照森田療法的觀點,“越是坦誠的人,治愈得越快”。

5、事實為真隻有事實才是真實的。它是以情緒為準則相對應的詞。對無能為力的客觀事實,就要承認自己無能為力。

6、不安心即安心即使感到不安,如果能毫不驚慌失措地泰然處之,那麼這種不安就會逐漸消失,即使有不安也如同沒有一樣。

7、不僅用腦筋去理解,而重要的是通過實踐行動去理解。隻是思考什麼也不會產生,要行動,要不斷做出成績,要通過親身體驗去理解。

8、天天是好日如果工作、學習一天之後,感到過得很充實,那就是好日子;如果沒能過得充實,那就是壞日子。至於這一天的情緒如何並不重要。

9、讀書的方法讀書時,僅隻通讀一遍,不去思考尋找其他什麼意思。在這樣的過程中,將書中的大意自然地刻印在腦海中,趣味倒是非常地濃厚。

10、無善惡陷入錯誤思想後,由此得出的善惡觀,完全是虛偽的,人為捏造的東西。善必須是真的。如果從自己純真的原本狀態出發,其中則無善惡。

11、發揮天賦盲人沒必要去和視力健全的人對抗,小膽的人也沒有必要去和大膽的人們競賽。僅僅照著個人的天賦全力發揮下去,就可以成為保已一或達爾文。

12、不需要什麼勇氣患者說“已經決定我自一月份開始必須到學校去上班,可是真不知道我是否有瞭去學校的勇氣”。森田說“隻要能去就行,不需要什麼勇氣”。

13、事實與實踐人生的問題不能靠理論或理想來解決,而要靠事實和實踐。人需要吃飯、希望工作,而且不願墮落。人生的過程在於順從自然。這沒有定規的人生,要以事實為事實,要順其自然地服從它。

14、不安常在人要活著,總會伴有不安。期望越大,不安就越甚,不安是必然存在的。你要擺脫不安,它卻窮追不舍,你和不安抗爭,它就一味地加劇。對於不安應該是來者不懼順其自然,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

15、順其自然。對出現的情緒和癥狀不在乎,要著眼於自己的目的去做應該做的事情。“對待不安應即來之則安之”,“對情緒要順其自然”仍然去做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如果出現瞭不安就聽憑這種不安去支配行動。

16、地位、財產與名譽森田說“所謂地位,是心身修養方面最可貴的東西。所謂財產,是能夠滿足衣食住行及其他需要和欲望的有形或無形的材料和手段。所謂名譽,是未曾做過有愧良心的事。以上是人生中的三個條件”

17、欲擁一波消一波,千波萬波相繼起脫離自我的客觀事物誰也能看清。自我判斷的時候因為是面對自己本身,所以自己很難弄明白。因此依靠自我的瞭解是不能治病的。水面上的波浪再也不能用自己本身的水波來消除。

18、無最近這一階段,主要感到能夠帶走的體驗就是個“無”字。50天的休養─不想叫作什麼治療─所獲得的,也就是這個“無”字。今後,我還有可能出現迷惑的情況。但是,唯獨在這個“無”字上,再也沒有什麼迷惑瞭。

19、讀書的新境界如今讀書,卻全然處在一種毫無牽掛的境地。有時連早晨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時候讀過的內容,也能很清晰地重現在腦海之中,再如,即使讀書的當時未能立即記住的地方,事後考慮起來,卻覺得記憶很好,因此感到非常高興。

20、心隨萬境變,變化之處實幽玄意思是:人的心境隨著境遇不同而千變萬化,甚至可以說:這種現象實在是玄妙。在森田療法中它賦予的含義是“情緒就像天氣一樣容易變化;情緒惡劣時不要悲觀,情況順利時也不要高枕無憂,要著眼於行動努力去幹。

21、坦誠當因臉紅恐怖,在人面前被稱作“你是靦腆的人”時,最好是敞開心扉照實說。“實際上我膽小而發愁,無論對方說點什麼,我都立即臉紅。這樣無可奈何的事情真是少見。我真是的。”這種講法暫且作為公式來套用也可以。請多次地反復使用。

22、外表自然,內心健康意思是說象健康人一樣地生活就能健康起來。神經質者總是希望先消除癥狀、改善情緒,然後再恢復到健康的生活,這樣做永遠不能有健康人的生活。對情緒不予理睬,首先要象健康人一樣去行動,這樣,情緒自然就變成健康的情緒。

23、切莫拘泥於理論切莫把自己的情況機械地與理論對照,勉強用它來校正自己那裡好那裡不好。最好切莫如此。但願能順應自然,保持安心經時度日的情緒就很好。要逐漸領會某種體驗,在此基礎上才能形成正確的理論。如果把理論放在首位,就必然要陷入錯誤一味深入迷霧之中。

24、目的為準則指不受情緒影響,註重於實現自己目的的生活態度。譬如外出去買竹子回來,當時的心情如何無關緊要,隻要把竹子買回來,也就達到目的瞭,這就是成功。如果沒有買來竹子,心情好與不好都是失敗。從這個意義上,森田努力創造一種辦法,讓患者盡量拋棄以情緒為準則的生活態度。

25、不必刻意安排我們隻要能照樸素的欲望去活動,就可以瞭。不必害怕心身的消耗或斃命。因為在我們身體中,存在著象安全閥那樣起到自我調節作用的東西。因此,沒有必要死按那些機械的理論去休息或休養。在活動的過程中,就會不斷調劑急緩,自然進行工作上的變化,通過它是可以自動調節的。

26、思想矛盾(惡智)所謂思想矛盾是指“應該如此”的理論與“就是如此”的事實之間有矛盾。據森田說我們的主觀與客觀、情感與知識、理解與體驗經常互相矛盾。這是理性認識上的方法錯誤,它總是錯誤地認為憑著合理的、合乎邏輯的理性能夠解決不合情理的情感方面的問題,並試圖解決這類問題。

27、盡性有這樣一句話,叫作“要盡己性,盡人性,盡物性”。所謂“盡己性”,就是要真正明確自己的狀態懷著生的欲望去過積極的生活,為實現自我從現在做起,奮發努力。所謂“盡人性”,就是要肯定別人應有的價值,發揮他的長處。所謂“盡物性”,就是要看準每件事物的存在價值,提高它的價值。

28、去掉預先的考慮過去我在工作的空隙,總好不斷考慮關於“怎樣考慮引導自己才好”的問題,然而,即使規定瞭某種行動方針,雖然放心瞭,卻絲毫沒有成為實際行動的規范。如果有時候沒有提出什麼所謂既定的方針,便越發不斷地陷入瞭迷惑。今天,已經不再那樣考慮,隻是憑借樸素的欲望去幹點什麼而已。

29、要不斷幹點什麼正如先生所說的“要不斷幹點什麼”這句話,現在終於明白瞭。我們在一天的24小時中,必須不斷地進行某種什麼精神勞動,或註意些什麼,或為瞭什麼目的而必須讓手足不斷地活動。這是一種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這種精神,無論遇到怎樣突發的事變,都可以間不容發地立即轉換並指向新的事物。

30、不要進行不必要的交際所謂“廣泛交際”實際上是一種虛張聲勢外強中幹的虛偽精神而不是什麼在交際方面的學習。人們的行動必須是根據生活需要或者是受個人欲望驅使的結果。不要去進行那些不必要的交際。自己要經常註意,切莫丟失自己原來那謹慎的態度。一切活動必須經常出自本意才行,這就是去掉虛偽,回歸真人的自然狀態。

31、行動為準則惟有行動和這種行動的成果才能體現一個人的價值。一個人即使想法有多麼高尚,若是偷竊他人的東西,那就是盜竊;反之,即使多少想過壞事,若肯幫助別人,就會被看成好人。輿論的評價就是如此。這就是“與其想,不如做”。從這個意義省,森田對情緒要求即來之則安之,要為實現既定目標去行動的生活態度,稱作行動為準則。

32、情緒為準則是指註意情緒的生活態度。情緒本來不受自己的意志所支配。這種看重情緒的生活態度是神經質患者所共有的。森田療法要求對於不受意志支配的情緒不必予以理睬,讓我們重視符合自己心願的行動。當患者認為自己有病,並對癥狀感到精神負擔時,醫生就告訴患者:“這不是癥狀,隻是一種情緒”,能體現你的價值的是—行動和達到的效果。

33、勝與敗圍棋多占一格就勝,缺一格就敗。勝敗是根據一定的條件決定的。如果沉湎於勝敗之詞,則必然形成各種精神上的苦惱。“圍棋的對手,恨之入骨,卻又愛不釋手”。我們很想一格不漏地獲勝這就是人生的努力。努力乃是我們人生的本來面目。如果放棄瞭勝敗和努力,這時的人生則一無所有。安心並我們的目的,安心而努力才是目的。不肯枉自沉湎於勝敗之詞,就是安心。

34、自然人們的思想認識中常常存在許多似是而非的奇怪的觀點。大自然確實永遠是純真的美麗的。動物界的現象也是自然,人類社會的現象也是自然,物價昂貴也是一種自然,為什麼隻把幹枯的貝殼、遠遠眺望到的山與大海等和我們關系疏遠的東西看作自然呢。不但不斷沖刷巖壁,反復流動著的波濤屬於大自然,不論宏觀的或微觀的,在觀察我們周圍的自然現象時,看到的那不斷努力、不斷奮鬥的人們,也是自然。

35、語言的束縛人們在體驗瞭某種經歷後,總習慣於用好與壞、正與誤、善與惡等詞語來評價它。其實事實就是事實,它並沒有好壞、正誤、善惡之分,這些評價都是人硬賦予它的。而這種評價恰恰阻礙瞭人們認識事物的真相。正如森田先生所說的那樣,“睡夢中的有和無,有無相加等於無;迷惘中的是與非,是非相加等於非,”因此在做事的時候,不要進行這種毫無著落的評價,隻有這樣才是脫離執著的方法之一。

36、睡夢中的有和無,有無相加等於無;迷惘的是與非,是非相加仍是非所謂迷惘,就是執著於自己,不能正確地進行觀察思維。無論是註意或是其他活動,都必須是順應著當時的客觀情況,自自然然地流動前進。人們常常是從自己主觀願望出發,想要如此這般地硬加安排一番。由於未能照想象的情況進行,所以,往往又形成思想上的沖突,反倒陷入瞭思想矛盾,倘能順從個人精神上的自然流動狀態狀態就會既無沖突,也沒有痛苦瞭。

37、不要努力貴函有所謂“努力把痛苦當作痛苦來接受”的說法,倘真這樣努力,就又使痛苦成為雙重瞭。實際上即使不努力,痛苦終究還是痛苦。所以,想特意設法取消痛苦這是多餘的。降臨在身的災難,湧現心頭的痛苦,除瞭承認事實、聽之任之,別無它法。就像禪傢所說“心頭無雜念,烈火也覺涼”那樣,已經到瞭這種時候,若再專心致志的祈求聽其自然,或用上力氣去滅卻心頭雜念的話,那就已經既不能順應自然,也不能滅卻心頭雜念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