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龍應臺語錄精選 – 經典語錄大全

龍應臺語錄精選

1、所有的可能,像滿地繽紛繁茂的野花,全在門外。你是門。

2、我的安德烈,你認為美麗的熱帶魚遊泳也要在乎方向嗎?或者,你要挑釁地說,這是一個無謂的問題,因為熱帶魚隻為自己而活?

3、我總是在暮色深沉中奔向機場。

4、這份絕望的無力感是誰造成的?

5、“老”的意思,就是失去瞭人的註視,任何人的註視?

6、和許許多多改革者、革命傢一樣,我曾經天真地以為專制政權被摧毀之後,自由就有瞭保障。十年回首,才知道那不過是個謙卑的開始。當人民自己掌握瞭權利而他對權力的相對責任瞭解不夠時,他對自由的威脅和專制政權一樣大。但是如果十年民主後的臺灣顯得混亂,我們的結論不該是民主制度不好,而是我們的民主體制不夠成熟,不夠健全。

7、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8、很多人散瞭之後,就開始終身流浪。

9、我也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10、鈴聲一響,頓時人影錯雜,奔向不同方向,但是在那麼多穿梭紛亂的人群裡,我無比清楚地看著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個嬰兒同時哭聲大作時,你仍然能夠準確聽出自己那一個的位置。

11、淡水的街頭,陽光斜照著窄巷裡的這間零亂的花鋪。

12、你告訴我,什麼是傢,我就告訴你,什麼是永恒。

13、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

14、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歸來歸來,往恐危身些……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土伯九約,其角些……歸來歸來,恐自遺滅些……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15、所以你說的“勇氣”和“智慧”,永遠是稀有的品質。

16、我不否認我也喜歡有較好的物質生活,不過最重要的,美國那樣的社會比較可以讓我專心而孤獨地生活。我隻想看書、寫作、思考,其他什麼都不要,什麼都不想過問,隻作我自己。在蘇聯,這辦不到。

17、經過兩次大戰的現代人,其實一直在努力地維持清醒。他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操縱與蒙騙,一次又一次被帶到毀滅邊緣。所以,已經有人開始睜開眼睛檢視船行的方向。西方的反核戰運動就是一種自覺運動,一向被動的人反過來希望主動地決定自己的未來,不讓所謂"領導人"或狂熱的群眾牽著鼻子走。臺灣近年來開始蓬勃的民主運動與反污染熱潮,也代表一種覺醒與反抗,人試圖塑造自己的命運,如果缺少這種覺醒與反抗,人恐怕早就在自己的愚昧中滅頂瞭。

18、海枯石爛的永恒也許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裡有一個無窮的宇宙,一剎那裡想必也有一個不變不移的時間。

19、連海口的漁火都滅瞭。我已經走到一條路的盡頭,隻盼望你願意陪我轉到那條足跡較稀的岔路上去。回頭,是不可能的。

20、難的是,你如何辨識尋找和放手的時刻,你如何懂得,什麼是什麼呢?

21、兩個人一起走時,一半的心在那人身上,隻有一半的心,在看風景。

22、我知道兩件事:一個存折裡,數字一直在增加,另一個存折裡,數字一直在減少。數字一直在增加的存折,是我自己的;數字一直在減少的那一本,是別人給我的。

23、把回憶擁在心裡,是得往前走,但是知道我從哪裡來。

24、君主專制的時代,一個人可以決定歷史。那個人也許是英雄,也許是暴君。

25、熱鬧中獨處,仿佛行走深淵之上卻有瞭欄桿扶手。

26、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時時恐懼。幸福就是,尋常的人兒依舊。幸福就是,早上揮手說“再見”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來瞭,書包丟在同一個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張椅下。

27、如果我們不是在跟別人比名比利,而隻是在為自己找心靈安適之所在,那麼連“平庸”這個詞都不太有意義瞭。“平庸”是跟別人比,心靈的安適是跟自己比。

28、在一個文化缺席的政府結構裡,當然經濟效益可以超過任何別的考慮,開發意識型態可以勢如破竹地進行,都市建設可以由財團主導,城市品味由工程及經濟官僚決定。

29、前朝史永遠是後朝人在寫,後朝人永遠在否定前朝,他的後朝又來否定他,但是負負不一定得正,隻是累積漸進的扭曲變形移位,使真相永遠掩蓋,無法復原。說“不容青史盡成灰”,表達的正是,不錯,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為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勝利的。

30、你可以選擇做官,你也可以選擇掙錢,但你不能選擇通過做官來掙錢;你可以選擇做聖人,也可以選擇做俗人,但你不能選擇讓大傢像聖人一樣崇拜你,還要像俗人一樣原諒你。

31、把小圈子弄好是不夠的,你必須發揮力量促進大環境的改變。

32、而我,突然覺得人性是極容易判斷的:世上隻有兩種人,好人和壞人;喜歡孩子的都是好人,不喜歡孩子的都是壞人。

33、幸福就是,早上揮手說再見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的回來瞭。

34、這些傳教士早在義和團的騷動中預見自己的死亡,但是他們的信仰給予他們視死如歸的精神力量。然後他們原本崇高的精神力量,在時代的大景中看來,卻顯得荒謬。傳教士在追求個人信仰的實現時,一點兒也不知道自己其實同時是帝國侵略主義的一隻爪牙。無私的、奉獻的、崇高的個人,在歷史的大漩渦裡,卻變成一個欺凌的、不公不義的集體。

35、曾經相信過理想主義者,後來知道,理想主義者往往經不起權力的測試:一掌有權力,他或者變成當初自己誓死反對的“邪惡”,或者,他在現實的場域裡不堪一擊,一下就被弄權者拉下馬來,完全沒有機會去實現他的理想。理想主義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權力腐化;理想主義者要有能力,才能將理想轉化為實踐。

36、我們拼命地學習如何成功沖刺一百米,但是沒有人教過我們:你跌倒時,怎麼跌得有尊嚴。

37、我們這一代人,錯錯落落的走在歷史的山路上,前後拉得很長。同齡人推推擠擠走在一塊,或相濡以沫,或怒目相視。年長一點的默默走在前頭,或遲疑徘徊,或漠然而果決。

38、當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

39、父母親,對於一個20歲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棟舊房子:你住在它裡面,它為你遮風擋雨,給你溫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會和房子去說話,去溝通,去體貼它、討好它。搬傢具時碰破瞭一個墻角,你也不會去說“對不起”。父母啊,隻是你完全視若無睹的住慣瞭的舊房子吧。我猜想要等足足20年以後,你才會回過頭來,開始註視這座沒有聲音的老屋,發現它已殘敗衰弱,逐漸逐漸地走向人生的“無”、宇宙的“滅”;那時候,你才會回過頭來深深地註視。

40、但我們不是。我們不會跟好朋友一樣殷勤探問,不會跟情人一樣常相廝磨,不會跟夫妻一樣同船共渡。所謂兄弟,就是傢常日子平淡過,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各自做各自的抉擇和承受。我們聚首,通常不是為瞭彼此,而是為瞭母親。聚首時即使是促膝而坐,也不必會談心。即使談心,也不必會有所企求——自己的抉擇,隻有自己承受,我們這個年齡,已經瞭然在心。我們問:母親也走瞭以後,你我還會這樣相聚嗎?我們會不會,像風中的轉蓬一樣,各自滾向渺茫,相忘於人生的荒漠?

41、這個世界再怎麼現實再怎麼野蠻,最終贏得國際尊敬的,不是市場或武力,而仍是一個國傢文明和道德的力量。

42、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這些,更不知十九歲的你會怎麼看待我說的話,但是我想念你,孩子,在這個臺北的清晨三點,我的窗外一片含情脈脈的燈火,在寒夜裡細微地閃爍。然而母親想念成長的孩子,總是單向的;充滿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願景,眼睛熱切望著前方,母親隻能在後頭張望他越來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線有多遠,有多長,怎麼一下子,就看不見瞭。

43、那麼跟誰有關系呢,老師?不是他的精子嗎?為什麼跟他無關呢?人都是孤島,你說,帶著黑色的微笑,可是,為什麼女人必須比男人更是孤島呢?我的腹中有另一個人,這是何等重大的事件,不應該驚動玉皇大帝、不應該震撼國傢元首、不應該感動所有的人類學者嗎?可是你說我要對自己負責,意思就是,沒有人要對我負責。我得獨自面對肚子裡那一個人;世界如此遼闊,我必須獨自為這個人、這個除瞭我誰都看不見的人,負責,還有我自己。

44、為什麼和心愛的人談話,這麼不可能?

45、可是,我不能不意識到,我的任何話,一定都是廢話。因為,清純靜美,白衣白裙別上一朵粉紅的蝴蝶結——誰抵擋得住“美”的襲擊?對美的迷戀可以打敗任何智者自以為是的心得報告。我隻能讓你跌倒,看著你跌倒,隻能希望你會在跌倒的地方爬起來,希望陽光照過來,照亮你藏著憂傷的心,照亮你眼前看不見盡頭的路。

46、是不是因為,對於臺灣和海外的人,“相信”或“不相信”已經不是切膚的問題,反倒個人生命中最私密、最深埋、最不可言喻的“傷逝”和“舍”,才是刻骨銘心的痛?是不是因為,在大陸的集體心靈旅程裡,一路走來,人們現在面對的最大關卡,是“相信”與“不相信”之間的困惑、猶豫,和艱難的重新尋找?

47、有些是不需要辯解的。說上海男人女人如何如何當然是一種誇張的以偏概全,就好像人們說中國人勤奮、意大利人熱情、德國人缺乏幽默感一樣。以偏概全有如卡通人物造型,加粗赫魯曉夫的眉毛,突出愛因斯坦的鼻子,求的不是科學的吻合而是藝術的神似。

48、我沒有時間與精力去揣測別人對我的看法和評價,該做的事兒太多瞭。

49、所謂兄弟,就是傢常日子平淡過,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各自做各自的抉擇和承受。

50、在華燈初上的外灘,我看見情侶在江岸上相依而坐,臉上有恬然遺世的神情。擁擠的公共汽車在南京路上停停走走,我看見被生活折舊瞭的臉孔貼在玻璃窗上,疲倦而木然。和平飯店前有西裝革履的男人,福佑路市場裡有捧著大碗吃飯的女人。城隍廟前有人依著畫廊雕柱對鏡頭做出粲然笑臉。

51、但是,我已經認識到,誰說交談是唯一的相處方式呢?

52、幸福就是,從政的人不必害怕暗殺,抗議的人不必害怕鎮壓,富人不必害怕綁票,窮人不必害怕最後一隻碗被沒收,中產階級不必害怕流血革命,普羅大眾不必害怕領袖說瞭一句話,明天可能有戰爭。

53、醉生夢死的意思,是說,生是一場醉,死是一場不醒的夢,我說。

54、幸福就是,春天的木棉開出第一朵迫不及待的紅花。

55、作為被人呵護的兒女時,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傢。早上趕車時,有人催你喝熱騰騰的豆漿。天若下雨,他堅持你要帶傘。燙的便當塞在書包裡,書包拎在肩上,貼身還熱。周末上街時,一傢四五口人可以擠在一輛機車上招搖過市。放學回來時,距離門外幾尺就聽見鍋鏟輕快的聲音,飯菜香一陣一陣。晚瞭,一頂大蚊帳,四張榻榻米,燈一黑,就是黑甜時間。兄弟姊妹的笑鬧踢打和被褥的松軟裹在帳內,帳外不時有大人的咳嗽聲,走動聲,竊竊私語聲。朦朧的時候,窗外絲緞般的梔子花香,就幽幽飄進半睡半醒的眼睫裡。帳裡帳外都是一個溫暖而安心的世界,那是傢。

56、幸福就是,尋常的日子依舊。幸福就是,尋常的人兒依舊。

57、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頭一瞥。但是他沒有,一次也沒有。

58、一個人固然寂寞,兩個人孤燈下無言相對卻可以更寂寞。

59、每個城市有它的履歷。這個城市,處在古老的泥土上卻面對著大江大海,永遠有豁出去的氣魄;這個城市,挾著西洋的骨架卻又緊緊系著中國的胸懷;這個城市,時時趕著現代的步伐但怎麼邁出也總帶著傳統的負重。

60、傳統的氣質氛圍並不是一種膚淺的懷舊情緒,當人的成就像氫氣球一樣向不可知的天空飛展,傳統就是綁著氫氣球的那根繩子,緊連著土地,使你仍舊樸實地面對生老病死,使你與春夏秋冬共同呼吸,使你的腳仍舊踩得到泥土,你的手可以觸摸到水感,你的心靈可以和兩千年前的作者對話。所以傳統不是懷舊的情緒,傳統是生存的必要。

61、一陣輕輕的風拂來,我仿佛在鬧市裡聽見樹葉簌簌的聲音,抬頭一看,是一株巨大的玉蘭,開遍瞭潤白色的花朵,滿樹搖曳。

62、有些路啊,隻能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子母一場,隻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她的背影漸行漸遠。

63、你可以選擇做聖人也可以選擇做俗人,但你不能選擇讓大傢像聖人一樣崇拜你,還要像俗人一樣原諒你。

64、在海外見到的大陸女人,說得誇張些,個個抬頭挺胸、驍勇善辯,沒有人認為應該犧牲自己去成全丈夫的事業。資本主義社會裡的諺語,“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有個溫柔的女人”,不能用在大陸女人身上;她們昂首闊步地走在前頭,不在男人的陰影中。相形之下,臺灣女人處處流露出傳統“美德”的痕跡:溫良恭儉讓,樣樣具備。儀態舉止上仍講究“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羞怯。自己的事業一不小心太順利時,還覺得對男人不起,太“僭越”瞭。

65、時間是一隻藏在黑暗中的溫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間,物走星移。有些事,隻能一個人做。有些關,隻能一個人過。有些路啊,隻能一個人走。太疼的傷口,你不敢去觸碰;太深的憂傷,你不敢去安慰;太殘酷的殘酷,有時候,你不敢去註視。不是漸行漸遠,而是有一天終要重逢。一件事情的畢業,永遠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啟。寂寞的感覺,像沙塵暴的漫天黑塵,以鬼魅的速度,細微地滲透地包圍過來。

66、大武山上最後一道微光,越過渺茫從窗簾的縫裡射進來,剛好映出瞭她灰白的頭發。

67、天空飄起微微雨絲,濕潤的空氣混瞭泥土的氣息。花鼓隊開始上路,兄長捧著骨灰壇,你扶著母親,兩公裡的路她堅持用走的。從很遠就可以看見田埂上有人在奔跑,從紅磚砌成的農舍跑出,往大路奔來,手裡環抱著一大卷沉重的鞭炮。隊伍經過田埂與大路的接口時,她也已跑到瞭路口,點起鞭炮,劈裡啪啦的炮聲激起一陣濃煙。長孫在路口對那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婦女跪下深深一拜。你遠遠看見,下一個田埂上又有人在奔跑。每一個路口都響起一陣明亮的炮聲,一陣煙霧彌漫。兩公裡的路,此起彼落的鞭炮夾雜著“咚咚”鼓聲,竟像是一種喜慶。

68、任何走上歧途的人開始都不會知道那是歧途吧?而且,誰知道所謂歧途不正好是終南捷徑呢?

69、鄉下孩子的世界單純而美好。學校外面有野溪,被濃密的熱帶植物沿岸覆蓋,莓果的香甜氣息混在空氣裡,令人充滿莫名的幸福感。溪水清澈如許,赤足其中,低頭便可見透明的的細蝦和黑黝黝的蝌蚪在石頭間遊走。羽毛艷麗的大鳥在蓊鬱的樹叢裡忽隱忽現,發出古老而神秘的叫聲。頭發裡粘著野草,帶著一身泥土氣,提著鞋,褲腳半卷,走進學校,遠遠就看見教室外一排鳳凰木,在七月的暑氣裡,滿樹紅花,一片斑斕。蟬,開始鳴起。

70、哦!那麼上海男人和瑞典男人差不多吧?在國外的報上曾經讀到一份聯合國發出的文件,說是瑞典男人被妻子毆打的情況普遍,呼籲瑞典人成立保護男人組織,拯救被虐男人。在歐洲,瑞典的男女平權被認為是最進步的,可是為什麼當女權得到伸張的時候,男人就取代女人成為受虐者?難道兩性之間無可避免地必須是一種權力的鬥爭?我來不及深究,因為眼前這個上海男人正興高采烈地告訴我他怎麼怕老婆。

71、上帝造女人,使她成為生殖孕育的媒體,我變成造化的一部分,心裡充滿瞭幸福。

72、路的地面上,有一條很長很長的白線,細看之下,發現是鳥屎。一抬頭,看見電線上黑溜溜的一長條,全停滿瞭燕子,成千上萬隻,悄悄地,凝結在茫茫的夜空裡。

73、有些經驗,是不可言傳的。

74、人總要慢慢成熟,將這個浮華的世界看得更清楚,看穿偽裝的真實,看清隱匿的虛假,很多原本相信的事便不再相信。但是,要相信,這個世界裡美好總要多過陰暗,歡樂總要多過苦難,還有很多事,值得你一如既往的相信。

75、母親以一種安靜的,潛移默化的方式,把我教育成瞭一個“像一株小樹一樣正直”的人!

76、保姆代勞,和我分擔瞭對孩子的責任,而那精疲力竭的男人也得到一點休息;用這個方式暫時解決瞭我的難題,但是並沒有為這個時代的新女性回答任何問題:有瞭孩子的男人和女人如何在養育兒女和追求事業之間尋求平衡?國傢必須介入到哪一個程度?(不要告訴我像中國大路那種“全托”制度有任何優點,我堅持我的偏見)。“男主外,女主內”,如果不是自由選擇,就不公平,但是男女都主“外”的時候,“內”由誰來主?如何平等地主“內”?

77、“金錢”和“時間”的兩種“幣值”是不流通、不兌換、不對等的貨幣。

78、媽媽的眼睛,還兀自盯著那扇看不出有多麼深邃、說不出有多麼遙遠的門,看著看著,看得眼睛都模糊瞭。

79、她一進門就看左邊靠窗的桌子,隻有在那個位子,可以安靜地看街上流過的彩色眾生。

80、他還不知道一件事情的畢業,永遠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81、時間隻有這麼多嗎?當他牽著她手在垃圾堆裡穿來穿去,她有一時的錯覺,恍惚他是自己大學時代的情人,兩人正談著人生中最純潔而且絕對不會再有一次的戀愛,那種撫摸一下頭發、不小心碰一下肩膀就令人魂魄搖動的戀愛。這個人明天要去佈拉格,從此走出我的人生。她心裡湧上一陣自己不能理解的悲戚。總是這樣,美好的東西像泡沫,彩色繽紛的泡沫。

82、追求個人的歡樂很好,最壯烈的革命、最偉大的理想,不就是為瞭讓最普通的人得到最尋常的歡樂嗎?但是任何一個歡樂派對結束後,總得有幾個不醉的人把朋友一個一個送回傢。開車的人,決定方向,總得清醒。社會永遠需要清醒的人。每個社會都有它不同的發展階段,不同的發展階段衍生不同的痛苦。有些階段,需要火的熾熱和燒痛,才能覺醒;有些階段,需要的卻是水的清澈和溫柔,才能療愈一個隱忍不言的傷口。

83、陪母親臥床,她卻終夜不眠。窗簾拉上,滅瞭大燈,她的兩眼晶亮,瞪著空濛濛的黑夜,好像瞪著一個黑色的可以觸摸的實體。她伸出手,在空中捏取我看不見的東西。

84、一個政府發言人的責任,在對準瞭輿論界,將早已作好決定的政府立場轉達給民眾。而作成決定的政府是否在撒謊、欺騙,不是發言人的責任。甚至於即使他分明知道由自己嘴裡講出來的話是謊言,有悖他自己的良知判斷,也不會有人指責發言人為欺騙者。他隻是執行任務罷瞭。應該負責的,是那個存心欺騙的政府;或者說,是那個無法防禦欺騙的、不完美的政府制度。

85、我們在地球這一端吃的食物、穿的衣服、呼吸的空氣、製造的垃圾、發展或收斂、激進或保守、掠奪或放棄,每一個動作都和萬裡以外另一端的人們有最緊密的關連,彼此的作為互相影響,而且最終要共同承擔後果。有瞭這種超越國界的公民意識,人們對於自己國內的事務就有不同於以往的評斷標準。所謂國際化國際觀,所謂與國際接軌,指的應該是這種「全球公民意識」的建立:對於其他國傢的歷史和現狀有一定的認識,對於全球化的運作和後果有能力判斷,對於人類社區的未來有所承擔。有足夠的知識、能力、承擔,去和全球社區對話、合作、做出貢獻,叫做國際化。

86、傢,一不小心就變成一個沒有溫暖、隻有壓迫的地方。外面的世界固然荒涼,但是傢卻更寒冷。一個人固然寂寞,兩個人孤燈下無言相對卻更寂寞。

87、“性、藥、搖滾樂”是少年清狂時的自由概念,一種反叛的手勢;走進人生的叢林之後,自由卻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時間在閃避道路上的荊棘。

88、奔忙,使作傢無法寫作,使音樂傢無法譜曲,使畫傢無法作畫,使學者無法著述;奔忙,使思想傢變成名嘴,使名嘴變成娛樂傢,使娛樂傢變成聒噪小醜。閑暇、逗留,確實是創造力的有機土壤,不可或缺。

89、我很歡喜你心中有一個小鎮,在你駛向大海遠走高飛之前。

90、不可思議的是,那義和團拳民本身,又何嘗不是許許多多自覺無私的、奉獻的、崇高的個人,背上“扶清滅洋”的重任,視死如歸。可是在歷史的大漩渦裡,他們給自己的民族帶來意想不到彌補不瞭的劫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