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皮囊經典語錄 – 經典語錄大全

皮囊經典語錄

1、理解是對他人最大的善舉。

2、別讓這肉體再折騰它的靈魂。

3、一切輕薄得,好像從來沒發生過。

4、肉體是拿來用的,不是拿來伺候的。

5、人最怕的是發現瞭自己想要的東西。

6、肉體不就是拿來用的,又不是拿來伺候的。

7、任何事情隻要時間一長,都顯得格外殘忍。

8、這是母親從沒表達過,也不可能說出口的愛情。

9、不清楚真實標準時,越用力就越讓人覺得可笑。

10、文明人才怕東怕西,必要的時候我可以不文明。

11、人活著就是為瞭一口氣,這口氣比什麼都重要。

12、從本質意義上,我們都是既失去傢鄉而又無法抵達遠方的人。

13、用盡各種辦法讓自己快樂吧,你們這群無傢可歸的孤魂野鬼。

14、最離奇的理想所需要的建築素材就是一個個庸常而枯燥的努力。

15、但男人終究是膽小的,天不怕地不怕隻是還不開竅還不知道怕。

16、我一定要找到和每片海相處的距離,找到欣賞它們的最好方式。

17、我們的生命本來多輕盈,都是被這肉體和各種欲望的污濁給拖住。

18、路過我們生命的每個人,都參與瞭我們,並最終構成瞭我們本身。

19、在我看來,生是更激烈的索取,或許太激烈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種任性。

20、我不相信成熟能讓我們所謂接受任何東西,成熟隻是讓我們更能自欺欺人。

21、如果你整天伺候你這個皮囊,不會有出息的,隻有會用肉體的人才能成材。

22、茶很香,太陽很好。爬進寺廟,鋪在石頭砌成的地板上,白花花的,像浪。

23、生存現實和自我期待的差距太大,容易讓人會開發出不同的想象來安放自己。

24、但我們已經十幾年沒見瞭。十幾年,一個人身上的全部細胞都代謝完多少輪。

25、我也在隱隱約約期待著,有人真可以用務虛的方式活出我想象之外更好的人生。

26、我真想和你好好聊聊,關於我們要怎麼享受生活,而不是如何讓虛妄的夢想膨脹自己。

27、要是誠心想念我,我自願會去看你。因為從此之後,我已經沒有皮囊這個包袱。來去多方便。

28、我知道過不瞭幾天,風一吹,沙子一埋,這痕跡也會不見的。一切輕薄得,好像從來沒發生過。

29、有沒有把世界掌握在手中的感覺?這樣提問的人,顯然沒有試過在現實生活中去真正奔赴夢想。

30、我們的生命本來多輕盈,都是被這肉體和各種欲望的渾濁給拖住。肉體是拿來用的,不是拿來伺候的。

31、時間久瞭,就會覺得臉上仿佛長出一個面具。每天晚上回傢,深深吸口氣,仿佛職業表演者的卸妝儀式。

32、他常常說,以前當海員扛一兩百斤貨物沒力氣的時候,吃瞭肉和蛋,就馬上扛得起來瞭。現在他想扛起自己。

33、我,或許許多多人,都在不知道如何生活的情況下,往往采用最容易掩飾或者最常用的借口——理想或者責任。

34、即使在政治動蕩的年代,閩南依舊是個世俗生活很強大的地方。而世俗就是依靠著流傳在生活裡的大量陳規存活。

35、肉體不就是拿來用的,又不是拿來伺候的。如果你整天伺候你這個皮囊,不會有出息的,隻有會用肉體的人才能成材。

36、他小心地支起右腿,然後摸索著該有的平衡,用力一站,整個人是立起來瞭,卻像倒塌的房屋一樣,直直往右邊傾倒。

37、就像生態魚缸裡的珊瑚礁,安放在箱底,為那句斑斕的魚做安靜陪襯,誰也不會在意渺小但同樣驚心動魄的死亡和傳承。

38、仿佛我的胸口淤積著一個發酵出濃鬱沼氣的沼澤,淤積著一個被人拼命咀嚼,但終究沒能被消化,黏糊成一團的整個世界。

39、我沒說出口的話還有:其實我理解母親瞭,在她的認定裡,一傢之主從來就是父親,無論他是殘疾還是健全,他發起瞭這個傢庭。

40、這樣的地方很容易和荷爾蒙相互催化,給人帶來“世界確實無限展開”的那種眩暈感。這樣的地方,確實需要大量想戰天鬥地的人。

41、不合時宜的東西,如果自己虛弱,終究會成為人們嘲笑的對象,但有力量瞭,或堅持久瞭,或許反而能成為眾人追捧的魄力和個性。

42、有時候人會做一些看起來奇怪的反應,比如,越厭惡、越排斥的人和地方,我們卻越容易糾葛於此,越容易耗盡自己所有就為瞭抵達。

43、房子將可能在半年或者一年後被拆遷掉。在陳列室裡,她看到那條用鉛筆繪制的、潦草而又別扭的線,像切豆腐一樣從這房子中間劈開。

44、我始終接受不瞭,活得這麼輕盈,輕盈到似乎沒活過。其實我並不願意旅行,其實我更願意待在一個地方,守著我愛著的人,生根發芽。

45、我們的生命本來多輕盈,都是被這肉體和各種欲望的污濁給拖住。阿太,我記住瞭。肉體是拿來用的,不是拿來伺候的。請一定來看望我。

46、或許能真實地抵達這個世界的,能確切地抵達夢想的,不是不顧一切投入想象的狂熱,而是務實的、謙卑的,甚至你自己都看不起的可憐的隱忍。

47、我想象著,那一座座房子裡住著的不同故事,多少人過去的影子在這裡影影綽綽,昨日的悲與喜還在那停留,想象著它們終究變成的一片塵土飛揚的廢墟。

48、我喜歡這樣的厚樸,我也願意相信這樣的厚樸,但我總覺得他是在為所有人的幻想燃燒生命。假如這個幻想破滅,別人隻是會失望,但厚樸自己的內心會發生什麼呢?

49、它果然是記憶中的那個樣子,但又不僅僅是那個樣子,就如同一張沒對焦好的照片,一旦清晰起來,大概的模樣還是如此,隻是每部分的景致,完全顛覆瞭此前的感覺。

50、那結局是註定的,生活中很多事情,該來的會來,不以這個形式,就會以那樣的形式。但把事情簡單歸咎於我們無能為力的某個點,會讓我們的內心可以稍微自我安慰一下。

51、這樣的感覺,不激烈,不明顯,隻是淡淡的,像某種味道。隻是任它悄悄的堆積著,滋長著,會覺得心裡沉沉的,悶悶的,像是消化不良一般,我知道,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悲傷。

52、我基本不太想太長遠的事情,很多事情想大瞭會壓得自己難受。我隻想著做好一點點的事情,然後期待,這麼一點點事,或許哪天能累積成一個不錯的景觀。起碼是自己喜歡的景觀。

53、我常對朋友說,理解是對他人最大的善舉。當你坐在一個人面前,聽他開口說話,看得到各種復雜、精密的境況和命運,如何最終雕刻出這樣的性格、思想、做法、長相,這才是理解。

54、事實上,直到母親堅持要建好這房子的那一刻,我才明白過來,前兩次建房子,為的不是她或者我的臉面,而是父親的臉面——她想讓父親發起的這個傢庭看上去是那麼的健全和完整。

55、我知道那種舒服,我認識這裡的每塊石頭,這裡的每塊石頭也認識我;我知道這裡的每個角落,怎麼被歲月堆積成現在的光影,這裡的每個角落也知道我,如何被時間滋長出這樣的模樣。

56、這是對路過生命的所有人最好的尊重,這也是和時間抗衡、試圖挽留住每個人唯一可行的努力。還是理解自己最好的方式——路過我們生命的每個人,都參與瞭我們,並最終構成瞭我們本身。

57、我總結是:厚樸確實在用生命追求一種想象,可能是追索得太用力瞭,那種來自他生命的最簡單的情感確實很容易感染人,然後有人也跟著相信瞭,所以厚樸成瞭他想象的那個世界的代言人。

58、既然人生真是個旅途,就要學會看風景的心情和能力,但我始終接受不瞭,活的這麼輕盈,輕盈到似乎沒活過。其實我並不願意旅行,其實我更願意待在一個地方,守著我愛著的人,生根發芽。

59、每個人都已經過上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讓許多人在這個時空裡沒法相處在共同的狀態中,除非等彼此都老瞭,年邁再次抹去其他,構成我們每個人最重要的標志,或許那時候的聚會才能成真。

60、我沒有預料到,他竟然沉默瞭。而且這一沉默,不像我想象的,隻是一個小小的、可以逾越、可以熬過的間歇。他冷漠地坐在那,任由沉默如同洪水汩汩淌來,一層層鋪來,慢慢要把人給吞沒瞭。

61、他不是假裝,他隻不過不知道怎麼處理自己身上的各種渴求,隻是找不到和他熱愛的這個世界相處的辦法。每個人身上都有太多相互沖突卻又渾然一體的想法,他隻是幼稚,還沒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62、每片海,沉浮著不同的景致,也翻滾著各自的危險。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為節制或者自我用邏輯框住,甚至掩耳盜鈴地掩藏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無論如何,它終究永遠在那躁動起伏。

63、人各有異,這是一種幸運:一個個風格迥異的人,構成瞭我們所能體會到的豐富的世界。但人本質上又那麼一致,這也是一種幸運:如果有心,便能通過這共通的部分,最終看見彼此,映照出彼此,溫暖彼此。

64、我知道,其實自己的內心也如同這小鎮一樣:以發展、以未來、以更好的名義,內心的各種秩序被太倉促太輕易地重新規劃,摧毀,重新建起,然後我再也回不去,無論是現實的小鎮,還是內心裡以前曾認定的種種美好。

65、我一直覺得有生命力的地方在於渾濁。一潭池水裡的水和放在觀景臺上的水,永遠是池子豐富也美麗。就一個池子,它裡面的各種生物以及各種生活在這世界的故事都可以讓一個孩子開心一個下午,而城市裡的孩子隻能盯著被安排好的景色開心這麼一瞬間。

66、我期許自己要活得更真實也更誠實,要更接受甚至喜歡自己身上起伏的每部分,才能更喜歡這世界。我希望自己懂得處理、欣賞各種欲求,各種人性的醜陋與美妙,找到和它們相處的最好方式。我也希望自己能把這一路看到的風景,最終能全部用審美的筆觸表達出來。

67、海藏不住,也圈不住。對待海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每個人自己去尋找到和它相處的方式。每片海,沉浮著不同的景致,也翻滾著各自的危險。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為節制裹著自我用邏輯框住,甚至掩耳盜鈴地掩藏住,是最好的辦法,然而,無論如何,它終究在那躁動起伏。

68、海是藏不住的。父母因為自己曾經的傷痛和自以為對我的愛護,硬是要掩飾。我因而聽到海浪聲,以為是風聲;聞到海腥味,以為是遠處化工廠的味道。然而,那龐大的東西還一直在漲跌著,而且永遠以光亮、聲響在召喚。我總會發現的,而且反而因為曾經的掩飾,更加在意,更加狂熱。

69、我才明白,那封信裡,我向文展說的“小時候的玩伴真該一起聚聚瞭”,真是個天真的提議。每個人都已經過上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讓許多人在這個時空裡沒法相處在共同的狀態中,除非等彼此都老瞭,年邁再次抹去其他,構成我們每個人最重要的標志,或許那時候的聚會才能成真。

70、海藏不住,也圈不住。對待海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每個人自己去尋找到和它相處的方式。每片海,沉浮著不同的景致,也翻滾著各自的危險。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為節制或者自我用邏輯框住,甚至掩耳盜鈴地掩藏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無論如何,它終究永遠在那躁動起伏。

71、有種東西,隔閡著彼此,註定無法做非常好的朋友—目光,太透徹的目光。和擁有這種眼睛的人說話,會有疼痛感,會覺得庸俗的玩笑是不能說的,這麼薄的問題,在這麼厚的目光前,多麼羞愧。於是會想掏心掏肺,但掏心掏肺在任何時候都是最累的,通常隻要說過一次話,你就不想再和他說第二次瞭。

72、我常對朋友說,理解是對他人最大的善舉。當你坐在一個人面前,聽他開口說話,看得到各種復雜、精密的境況和命運,如何最終雕刻出這樣的性格、思想、做法、長相,這才是理解。而有瞭這樣的眼鏡,你才算真正“看見”那個人,也才會發覺,這世界最美的風景,是一個個活出各自模樣和體系的人。

73、偌大的城市,充滿焦灼感的生活,每次走在地鐵擁擠的人群裡,我總會覺得自己要被吞噬,覺得人怎麼都這麼渺小。而在小鎮,每個人都那麼復雜而有生趣,覺得人才像人。在一段時間裡,我覺得這個城市裡的很多人都長得像螞蟻:巨大的腦袋裝著一個個龐大的夢想,用和這個夢想不匹配的瘦小身軀扛著,到處奔走在一個個嘗試裡。而我也在不自覺中成瞭其中一員。

74、那天下午我才第一次發現,整個小鎮佈遍佈著工地,它們像是一個個正在發膿的傷口,而挖出的紅土血一般的紅。東邊一條正在修建的公路,像兩隻巨獸一路吞噬過來,而它挪過的地方到處是拆掉一半的房子。這些房子外面這些房子外面佈著木架和防塵網,就像包紮的紗佈我知道,還有更多條線已經劃定在一座座房子上空,隻是還沒有落下,等到明後年,這片土地將皮開肉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