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島由紀夫語錄 – 經典語錄大全

三島由紀夫語錄

1、我們存在的本身,就是潛在的死亡。

2、所謂潔癖,就是一種受欲望指使的任性。

3、在夢境迅速吞食掉現實這一點上,過去再一次酷似未來。

4、我大概天生就是流淌感情之血,決不會流淌肉體之血。

5、我不是去焚燒丈夫的屍體,而是去焚燒我的嫉妒。

6、若有半點誤解,誤解便產生幻想,幻想產生美。

7、她有孤高不屈的靈魂,瘋狂的詩一般的靈魂。

8、等待我的現實,已經不是新鮮的現實。

9、精致的沉默,凌駕於一切之上。

10、因為陷入夢境太深,夢溢出到現實的領域,終於造成夢的泛濫。

11、她具有一種視他人如糞土的能力。這是慶子永遠開朗的根本原因。

12、也許是天生懦弱的關系,我對所有的喜悅都摻雜著不祥的預感。

13、但隻要給人一點有教養的信仰,社會信用就會成倍增加。

14、隨著年齡的增長,現實變得多種多樣,而且過去扭曲成無數的變形。

15、夕照輝映下的翠綠的山腰,恍如在原野中央豎起的一扇金屏風。

16、我在客觀上是幸福的,誰也無可非議。那麼,我也應該有權蔑視幸福。

17、邪惡的事物不可能以原本猙獰的樣貌出現,除非我們戴上能夠看見善美的眼鏡。

18、我的意識,隻不過是錯亂的工具。我的操作,隻不過是不確定的胡猜的估量罷瞭。

19、愛隻能從絕望中產生。精神對自然,這種對於不可能理解事物的精神運動就是愛。

20、同班同學那種少年期特有的殘酷的笑聲,猶如灑滿陽光的葉叢那樣璀璨奪目。

21、因為好奇心是沒有道德的。這也許就是人類可能擁有的最不道德的欲望。

22、人隻要一過30歲,他的名字就會像剝落的油漆一般被很快遺忘。那些名字所代表著的現實,比夢幻更加虛無飄渺、毫無用處,並將被日常生活逐漸遺棄。

23、是因為懶惰?也許是因為懶惰?這是我的疑問。我對人生的勤奮都是來自此處。我的勤奮歸根到底是耗費於這個懶惰的辯護上,投入到為懶惰而懶惰的安全屏障中。

24、一個人要想在這其中保持自己的純粹,就必須借助罪的其他形式,甚至不得不從最本源的罪之中攝取養分。

25、他們的視線裡共存著媚態和審視兩種目光。就是說,女人對於異性的媚態和對於同性的審視的目光是分開使用,而男色傢是同時將兩種目光投向對方的。

26、值得安慰的是,邪惡的事物看起來美麗,是因為我們是隔瞭一段距離來看它的。倘若我們陷身於罪惡的泥淖之中,絕對不可能會認為它很美麗。

27、當時,我尚未具備評論傢的才能,凡事憑感覺說話,憑感性做判斷,因此,對所有的事情都是莫名其妙和含糊不清的。

28、我感到個人政治立場的形成,有時不光是出自確切的思想和深刻的人生經驗,偶然因素或其他意外狀況同樣發揮著重大的作用。

29、海,是打魚人的生活場所,它是不斷搖曳著的田地,在敏感的湛藍的軟土上,呈現的不是稻穗和麥子而是白色的不定形的浪花。

30、人的思想,必定重於前世現世或來世的某一方,無法從站在歷史時點的“自己的思想”的領域超脫出來。

31、短暫的時間表裡,四人圍繞著這種虛偽,變得和睦起來。這種場合最需要的,是如今已明白的這樣一種有形的虛偽。

32、讓人等待的人,雖是勝利者,也是成功者,卻未必是幸福的人。那些在車站前等待的人們,由於自身有所欠缺,反倒最能展現出幸福的樣貌吧。

33、少年就像一隻陀螺。剛開始轉動的時候,很不容易穩住重心,就這麼歪著陀身,不曉得要滾向何方去。總之先轉瞭再說。隨著轉動,陀螺就能逐漸站立起來。

34、是啊,自己不讀書,可是夢沒少做,每天晚上做的夢不計其數,甚至超過瞭萬卷書,自己的的確是讀累瞭。

35、兩人彼此都強烈地嗅到瞭各自猶如海潮般的體臭,彼此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幹裂的嘴唇相互接觸,多少帶點咸味,新智覺得像海藻一般。

36、每個孩子在少年期為自己的生理感到自卑,在心理上厭惡自己,這並不是疾病,而是自覺到自己是自己的醫師。

37、生活——是無邊無際的、浮滿各種漂流物的、變幻無常的、暴力的,但總是一片澄澈而湛藍的海。

38、讓自己深陷進去的感動全都是危險的。更危險的是,在你那奪人魂魄的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種對這類故事生來具有的“適宜”。

39、他認為,隻有這種幸福,這種把那些不明緣由的淡淡悲哀當作薄荷一樣含放在口裡的幸福,才是真正的、永恒的幸福。

40、人的思想,必定重於前世、現世或來世的某一方,無法從站在歷史時點的“自己的思想”的領域超脫出來。

41、這第一個字音仿佛是打開我的內心世界和外界之間的門扉的鑰匙,然而這把鑰匙卻從不曾順利的將門扉打開過。

42、結巴的人為瞭發出第一聲而焦灼萬分時,他也像一隻企圖掙脫內心世界濃稠的粘液而拼死掙紮的小鳥。

43、與加藤道夫相比,我是個滑頭世故、有失純真的人。然而,不純真的人自有其罩門,為此我必須為自己的心靈披上鎧甲。

44、他已經明白無誤地屬於邏輯世界。比夢境與現實都更為可靠的,也就是這個邏輯世界瞭。

45、白蝴蝶在幽暗的杉樹間忽上忽下地飛著。飛過因點滴瀉下的陽光而閃爍其輝的鳳尾草,朝深處黑門那邊低回飛去……不知蝴蝶何以飛得如此之低。

46、日本把雪的精靈稱為雪女,我記得在西方的童話裡,指的是年輕的美男子。您身著學生制服的颯爽英姿,正如勾引我的雪的精靈。融化在您的俊美之中,如同融化在雪裡凍死一樣的幸福。

47、但略顯好強的眉毛、仿佛受驚而睜大的眼睛、炎熱的旱季裡枯幹的花朵一樣微微翹起的嘴唇,一切都顯示著她對自己的美尚未意識的幼稚。當然這也是一種美,但過多地充滿著一隻連飛上天空的夢想都沒有的雛鳥的溫情的自我滿足。

48、不被人理解已經成為我唯一的自豪。所以,我也不會產生要讓自己被理解的、表現的沖動。我覺得命運沒有賦予我任何能醒人耳目的東西。於是我的孤獨愈發膨脹,簡直就像一頭豬。

49、自然與藝術品之間,有著媚俗的隱秘的叛逆之心。藝術作品對自然的謀叛,猶如賣笑女子精神的不忠,陰柔而深沉的虛偽,多以媚態的形式,裝出一幅力圖依偎自然而原封不動摹寫自然的樣子。

50、但是,從長遠的眼光來看,所有的人的意志都將遭受挫折。人往往不能如願以償。這個時候,西方人是怎麼想的呢?他們認為‘意志矢志不移,失敗是偶然的’。所謂偶然,就是排除一切因果關系的、自由意志惟一可以承認的非統合目的性。

51、所謂惡魔性的東西,都是天生在所有人的內部,走向自己的外部,驅使人超越自己,走向無限境界的不安定的東西……恰似自然從其過去的混沌中,把某種不應除去的不安定的部分,留在我們的靈魂裡。

52、那個瞬間,的確閃爍著寶石般的快樂。也隻是那個瞬間,無疑鑲嵌在記憶的深處。在四周含糊不清的茫茫灰雪的正中間,無法確定始於何處終於何處的情念中,的的確確有過一顆明亮的紅寶石。

53、犯罪是社會問題的自然延伸,社會問題則結晶於犯罪,很多案件都是如此。盡管那幫案犯幾乎都不是知識分子,但卻正是他們,完全不自覺地把那些問題給體現出來瞭。。

54、想象力貧乏的人,是可以很自然地從現實的事象中發揮自己的判斷力的。可是想象力豐富的人,則反而要在那裡築起想象之城,緊緊關閉那稱得上是窗的窗,讓想象插翅翱翔,清顯就是具有這種傾向的人。

55、但在冬天光線過於充足的日子裡,我透明的心甚至也有光線爬進。也就是在這種時候,我一邊幻想自己身上生出無遮無攔的雙翼一邊強烈地預感到我這一生恐將一事無成。

56、這是一個寧靜的、安寧的、富貴的星期天。盡管如此,清顯依然覺得,自己仿佛是在一個灌滿水的皮袋般的世界底層的小巖洞裡,聽著“時間”的水滴一滴一滴落下去的聲音。

57、人類為瞭生存下去,還是應當恐怕那些無足輕重的事物比較好,由於每個人感到恐懼的總量大致相同,要是把恐懼多數用在無聊的事物上,就得以免去對死亡?氫彈和戰爭的恐懼,繼而從這鋪天蓋地的恐懼中,確保住個人的自由。

58、他倒不是要反抗暴風雨,而是恰恰相反,就像他的這股靜靜的幸福感,是在與靜靜的大自然的關聯中得到確認一樣。此刻,他感到自己內心對大自然的這種躁動,有著一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

59、所謂青春就是尚未得到某種東西的狀態,就是渴望的狀態,憧憬的狀態,也是具有可能性的狀態。他們眼前展現著人生廣袤的原野和恐懼,盡管他們還一無所有,但他們偶爾也能在幻想中具有一種擁有一切的感覺。

60、一瞬間的躊躇,往往能使一個人完全改變後來的生活方式。這一瞬間,大概就像一張白紙明顯的折縫那樣,躊躇就一定會把人生包裹起來,原來的紙面變成瞭紙裡,並且不會再次露於紙面上瞭。

61、她的側面輝映著夕陽淡淡的餘暉,如遠方的水晶、遠方的琴聲、遠山的襞皺,洋溢著距離釀就的幽玄美。在暮色漸濃之中,透過樹木間的天空下,如同黃昏時分的富士山一樣呈現出清晰的輪廓。

62、把所有的背陰譯成向陽,把所有的黑夜譯成白晝,把所有的月光譯成日光,把所有夜間苔蘚的陰濕譯成白晝晶亮的嫩葉在搖曳,那麼,我或許會結結巴巴的懺悔所有這一切。

63、必須復活偉大的感情,和熱情。若是缺失瞭它們,諷刺除瞭帶來冷卻的作用,別無其他。若是缺失瞭悲哀的樣式化對於近代性的無言的批判,近代將會愈發陷入卑小的自我迷戀。利爾?亞當的諷刺並不曾寫成喜劇。

64、人們的贊美使侯爵第一次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兒子的確一表人才,然而美得令人產生一種無常的感覺。侯爵心裡掠過一絲不安,但是他的性格極其樂觀,不安的影子立即煙消雲散。

65、人生就是靠著不斷的遺忘,才比較容易活得下去。……據我自身的經驗,人生的道路該如何走下去,這問題應該由自己去面對。這個問題必須透過閱讀、自我思考,才能想出答案。而這方面,老師幾乎沒傳授過我什麼。

66、你們看見玫瑰,就說美麗,看見蛇,就說惡心。你們不知道,這個世界,玫瑰和蛇本是親密的朋友,到瞭夜晚,它們互相轉化,蛇面頰鮮紅,玫瑰鱗片閃閃。你們看見兔子說可愛,看見獅子說可怕。你們不知道,暴風雨之夜,它們是如何流血,如何相愛。

67、年輕人用胳膊緊緊抱住少女的身體,兩人都聽見彼此裸露的心跳。長吻給無法滿足的年輕人帶來瞭痛苦。然而從某一瞬間開始,這種痛苦轉化為不可思議的幸福感。稍微減弱的篝火,不時蹦跳出幾顆火星。兩人聽見這種聲音和掠過高窗的暴風雨的呼嘯,夾雜進彼此的心跳聲中。

68、我雖然拼命地寫著短篇小說,其實,我活得很空虛。我時常陷入一種深沉的無力感。一下子重度憂鬱,一下子莫名昂奮,反覆掃擾而至;一日之中,有時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有時又覺得自己為何如此不幸。我甚至為「我的青春到底有何意義?不,我真的年輕力壯嗎?」的問題,而惶惑不已。

69、近來有愈來愈多年輕爸爸喜歡炫耀自己的小孩,真是讓人反胃。或許是在美國人的影響下,他們也學起美式作風,動不動就把小孩的照片拿給人看。每當我看到這種情景時,總被惹出一肚子火,難道這些男人寧願拋開男性的尊嚴,一頭栽進柴米油鹽的俗事中嗎?

70、秋季的一天,我看到父親這樣的身影。父親帶領幾名園丁,站在灰黃和淺藍色田地裡,仰望凝視著天空。父親的姿影雖然那般孱弱和單薄。但在豐醇美酒似的秋陽照耀下,望上去宛如久遠的飛鳥時代的佛像。那時候,一派紫色帷幕般美麗的秋空我一眼瞥見我們傢氣象恢弘的傢輝。

71、金閣猶如夜空中的明月,也是作為黑暗時代的象征而建造的。因此我夢幻的金閣以湧現在其四周的暗黑為背景。在黑暗中,美麗而細長的柱子結構,從裡面發出瞭微光,穩固而寂靜地坐落在那裡。不管人們對這幢建築物做什麼評語,美麗的金閣都是默默無言地裸露出它的纖細的結構,必須忍受著四周的黑暗。

72、每次警報聲響起,膽大的戰友仍照睡不誤,我卻抱著剛落筆的文稿,躲進瞭潮濕的防空洞裡。我從防空洞口探望出去,遠方遭受到空襲的城市景象美極瞭。火焰在高座郡夜間的平原上映現出各種色彩,我宛如在觀賞遠方那如壯烈的死與毀滅的盛宴般的篝火。

73、A和C應該不像初看的那般清純。觀察到這點以後,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失望。我並不覺得她們有什麼壞心眼,隻是十七,八歲的花樣年華,那雙勾畫眼線的眼睛,卻透露出一抹倦怠。她們有時活力充沛挺胸闊步,有時卻又露出困乏的疲態,一切是如此不協調。

74、本多希望自己的理性就像那樣的光芒永遠閃亮,然而自己常常又不能拋棄容易被熱烈的黑暗所吸引的天性。但是那種熱烈的黑暗隻是一種魅惑。不是別的什麼東西,就是一種魅惑。清顯也是一種魅惑。而且這從底部搖撼著生的魅惑,其實未必就是生,而是同命運聯系在一起的。

75、雖既不是欲望也不是其他什麼東西,卻正如前面也提到的,我胡亂地要相信它是欲望。也就是,我把無論如何也要相信它是欲望這一不合道理的欲望,錯認為是本來的欲望;我把我這一強烈的不可能的欲望,錯認為是世人的性欲,它發自他人還是它自己時的欲望。

76、本多深感驚訝,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至今都如此缺乏寬容精神。隨著同未知之人接觸的厭倦情緒的增加,他才知道微笑竟是那般耗費精力。最先萌動的感情是輕蔑,但輕蔑本身亦令人倦慵。他覺得自己無非在將空洞無物的交際辭令派往嘴邊。相比之下,說不定代之以流口水更為暢快。總之言辭是唯一可供選擇的行為。

77、我們認為,人生這東西是不可思議的輕。好象正以20多歲為界區分的生的咸水湖,大量的鹽分變濃,很容易浮身其上。隻要落幕的時刻不太早,能更賣勁兒地表演給我自己看的我的假面劇就好。但是,我的人生之旅,雖然總想這明天一定啟程,明天一定啟程,可卻一推再推,數年間都沒有啟程的征兆。

78、他側耳靜聽。臺風在他勇敢的頭上呼嘯而過。無論是在安靜地午睡的大自然身旁,還是在如此這般瘋狂的宴席上,他都同樣具有被邀請的資格。汗水濡濕瞭雨衣內裡,濡濕瞭脊背和胸膛,於是他把雨衣脫下來扔到一旁。於是,身穿一件白色圓領襯衫的光腳年輕人英姿颯爽地浮現在暴風雨的黑暗中。

79、盡管如此,那天作業將結束的時候,年輕人竟帶著一種奇妙的感動,遙望著一艘從水平線上的晚霞前通過的白色貨輪的影子。世界竟以迄今他連想也沒想過的巨大的寬廣,從遙遠的天際逼將過來。這個未知的世界的印象,宛如遠雷,從遠處轟隆過來,爾後又消失瞭。

80、他想到海潮的後浪推前浪,想到時間長河的流逝,還想到自己終究也會變老……忽然他難過得幾乎窒息。他從未渴望過得到老年的智慧。他總是想著如何才能在年輕時代就結束自己的生命而不至於痛苦。這樣一種優雅的死,猶如把脫下的華麗的絲綢衣裳亂扔在桌上,不覺間滑落在黑暗的地板上一樣。

81、假如隻有初夜我的愛才能得到完美的展現,那麼其後重復拙劣的模仿,隻能是對自己和對方兩個人的背叛。不能用對方的誠實衡量我的誠實,應該相反。抑或我的誠實會使我和不斷變換的對手連續度過無限個初夜,然而我的愛隻能是一次性的,它是貫穿無數初夜歡喜中的一條經線,不管對誰都是不變的強烈侮辱般的一次性的愛。

82、這一夜使小生沖破所有的障礙前行,跑到渺無人影的曠野去瞭。那裡沒有藝妓和貴婦人的區別,沒有外行和內行的區別,也沒有未受教育的女人和那夥婦女組織的女人的區別。總之一切區別都沒有瞭。所謂女人,隻不過是一切愛撒謊的,具有一身淫肉的小動物而已,剩下的都是化妝,剩下的都是衣裳。

83、於是,本多被漸漸引入到幽暗的心境之中。他開始明白自己一直在思索的是什麼瞭。他曾費盡心機,久久地思辨著清顯的存在,清顯的生平,還有清顯遺留下的一切。他可以把清顯的一生,輕易地視為上一個時代裊裊升起、便又隨即消失瞭的一縷輕煙。可這樣的結論既不能消解清顯的罪過和懊惱,也無法使自己得到永久的滿足。

84、原野黑魆魆一片。夜空昏暗,山嶺的輪廊也模糊不清。火車明明在運行,人們卻感到仿佛漆黑的景色沒有移動。沿途不時出現一些小小的火焰或小小的燈光,恍如黑暗中綻開瞭鮮艷的花朵。然而,它並不能成為什麼方向的標志。轟鳴聲仿佛不是火車運行發出的聲音,而是籠罩著這滑行在虛幻鐵軌上的小小列車的無邊黑暗的轟鳴。

85、對於共同的記憶,人們能夠亢奮地談上一個小時。可那並不是談話,而是原本孤立著的懷舊之情,找到瞭得以宣泄的對象,然後開始那久已鬱悶在心中的獨白而已。在各自的獨白過程中,人們會突然發現,彼此之間並沒有任何共同的話題,像是被阻隔在瞭沒有橋梁的斷崖兩岸。於是,當他們忍受不瞭長時間的沉默時,就再次讓話題回到往昔。

86、在年輕人去燈塔的上坡道上,雨水形成瞭一股急流,沖刷著他的腳。松樹梢在低吟。蹬長統膠靴走路很艱難,他沒有打雨傘,雨水順著他的分頭流進瞭他的領窩。但他依然迎著暴風雨繼續攀登。他倒不是要反抗暴風雨,而是恰恰相反,就像他的這股靜靜的幸福感,是在與靜靜的大自然的關聯中得到確認一樣。此刻,他感到自己內心對大自然的這種躁動,有著一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

87、你現在正處於向往感動的狀態之中。你的純潔無垢的心時時渴望感動,這是一種單純的疾病。你就像一個長大瞭的少年為愛而愛一樣,隻不過是為感動而感動罷瞭。固定觀念治好瞭,你的感動自然也就煙消雲散瞭。你也很清楚,這世界除瞭肉感沒有其他的感動。任何思想和觀念,沒有肉感就無法感動人。人明明為思想的恥部所感動,卻偏要像一個裝腔作勢的紳士,硬是說為思想的帽子所感動。

88、所謂純粹,就是把花一般的觀念、帶有薄荷味的含漱藥味一般的觀念,以及在慈母懷抱裡撒嬌一般的觀念,直接轉化為血的觀念、砍倒邪惡的大刀的觀念、從肩部斜劈下去時血花飛濺的觀念,以及切腹的觀念。在“櫻花落英繽紛”之時,血淋淋的屍身隨即化作瞭飄逸著清香的櫻花。所謂純粹,就是把兩種全然相反的觀念隨心所欲地進行轉換。因此,純粹就是詩。

89、年輕人感覺到瞭包圍著他的這豐饒的大自然與他自身之間的一種無上的和諧。他覺得他深深吸入的氣息,是產生大自然的肉眼看不見的東西的一部分滲透到年輕人的體內深處瞭;他所聽見的潮聲,是海的巨大的潮流,與他體內朝氣蓬勃的熱血的潮流配合起來瞭。新治平日的生活裡並不特別需要音樂,這無疑是因為大自然本身滿足瞭他對於音樂的需要。

90、也許清顯和本多本是同根生的植物,隻是在地面上長成完全不同的花與頁。清顯是把自己的性格暴露無遺,毫無防備,容易受到傷害,心裡有什麼沖動的情緒,哪怕還沒有成為行動的動機,就已經像被春雨淋得濕漉漉的小狗那樣,眼睛鼻子都掛滿瞭水珠。而本多往往從一開始就察覺出事情的危險性,也許會避開引人註目的雨水,悄悄卷縮在屋簷下。

91、他自己的光榮和他自己的死亡。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好也罷,歹也罷,全都是他自己的。要舍棄掉這些嗎?為瞭經常與鬱暗的波濤和長空雲際那崇高的光亮直接交往,卻變得無法辨認那些雖然被抑制住,卻依然在心中扭曲並蠻橫無禮地亢奮著的最高雅和最卑劣的感情,於是就把這個功過是非全都轉嫁給瞭大海,你要舍棄那顯赫的自由嗎?

92、我看到那幀畫的一剎那,我整個存在被一種異教式的欣喜所震撼。我的血液在奔騰,我的器官在浮現出怒色。巨大的、行將脹裂的我的這一部分,前所未有地激烈地等待著我的使用,責怪我的無知,在憤怒地喘息。我的手不知不覺地開始瞭不能告訴任何人的動作。我感到有一種既陰暗又輝煌的東西,從我的內部迅猛地攻瞭上來。就在這一瞬間,這種東西伴隨著一陣令人暈眩的酩酊醉意迸發瞭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