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錢鐘書語錄 – 經典語錄大全

錢鐘書語錄

1、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來華訪問時想見他,他說:"跟她不是一路人,見瞭面沒話說。

2、據說,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學名,說起來莊嚴些,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學上叫薔薇科木本復葉植物,或者休妻的法律術語是——協議離婚?

3、自己人之間,什麼臭架子、壞脾氣都行;笑容愈親密,禮貌愈周到,彼此的猜忌或怨恨愈深。在吵架的時候,先開口的未必占上風,後閉口才算勝利。

4、我們在創作中,想象力常常貧薄可憐,而一到回憶時,不論是幾天還是幾十年前、是自己還是旁人的事,想象力忽然豐富得可驚可喜以致可怕。

5、我們常把火焰來比戀愛,這個比喻有我們意想不到的貼切。戀愛跟火同樣的貪濫,同樣的會蔓延,同樣的殘忍,消滅瞭堅牢結實的肥料,把灰燼去換光明和熱烈。

6、把飯給自己有飯吃的人吃,那是請飯;自己有飯可吃而去吃人傢的飯,那是賞面子。交際的微妙不外乎此。反過來說,把飯給予沒飯吃的人。

7、戀愛跟火同樣的貪濫,同樣的會蔓延,同樣的殘忍,消滅瞭監牢結實的原料,把灰燼去換光明和熱烈。時間對友誼的磨蝕,好比水流過石子,反而把它洗濯的光潔瞭。

8、“致身於國”、“還政於民”等等佳話,隻是語言幻成的空花泡影,名說交付出去,其實隻仿佛魔術傢玩的飛刀,放手而並沒有脫手。

9、這種精神上的顧影自憐使他寫自傳、寫日記,好比女人穿中西各色春夏秋冬的服裝,做出支頤扭頸、行立坐臥種種姿態,照成一張張送人留念的照相。

10、永遠快樂?這句話,不但渺茫得不能實現,並且荒謬得不能成立。快過的決不會永久;我們說永遠快樂,正好像說四方的圓形,靜止的動作同樣地自相矛盾。

11、所謂的研討會其實就是請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吃一些不幹不凈的飯,花一些不明不白的錢,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開一個不倫不類的會。

12、人生的刺,就在這裡,留戀著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戀的東西。矛盾是智慧的代價,這是人生對於人生觀開的玩笑。

13、有人失戀瞭,會把他們的傷心立刻像叫化子的爛腿,血淋淋地公開展覽,博人憐憫,或者事過境遷,像戰士的金瘡舊斑,脫衣指示,使人驚佩。

14、同行最不宜結婚,因為彼此事行傢,誰也哄不倒誰,丈夫不會莫測高深地崇拜太太,抬頭也不會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礎就不牢固。

15、牛慣做犧牲,可以顯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並且,世人好吹牛,而牛決不能自己吹自己,至少生理構造不允許它那樣做。

16、睡眠這東西脾氣很怪,不要它,它偏會來;請它,哄它,千方百計地勾引它,它便躲得連影子也不見。

17、有些所謂的研討會其實就是請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吃一些不幹不凈的飯,花一些不明不白的錢,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開一個不倫不類的會。

18、有用的東西隻能給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無用的東西會利用人,替它遮蓋和辯護,也能免於拋棄。

19、偏見可以說是思想的放假。它是沒有思想的人的傢常日用,而是有思想的人的星期日娛樂。假如我們不能懷挾偏見,隨時隨地必須得客觀。

20、一張文憑,仿佛有亞當、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可以遮羞包醜;小小一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蓋起來。

21、世界上大事情像可以隨便應付,偏是小事倒絲毫假借不瞭。譬如貪官污吏,納賄幾千萬,而決不肯偷人傢的錢袋。

22、一個人的缺點正像猴子的尾巴,在地面的時候,尾巴是看不見的,直到他向樹上爬,就把後部供大眾瞻仰,可是這紅臀長尾巴本來就有,並非地位爬高瞭的新標識。

23、反其道而行之。換個角度看世界,會收獲到不同的東西,世界也因此以另一個面貌展示在你面前。

24、這一張文憑仿佛有亞當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可以遮羞包醜;小小一張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疏愚笨寡陋都掩蓋起來。

25、所以我們每一種缺陷都有補償,吝嗇說是經濟,愚蠢說是誠實,卑鄙說是靈活,無才便說是德。

26、流言這東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蘊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惡意,比流產更能讓人心力憔悴。

27、有許多都市女孩子已經時裝模作樣的早熟女人,算不得孩子;有許多女孩子隻是渾沌癡頑的無性別孩子,還說不上女人。

28、中國人醜得像造物者偷工減料的結果,潦草塞責的醜;西洋人醜像造物者惡意的表現,存心跟臉上五官開玩笑,所以醜得有計劃、有作用。

29、有一種人的理財學不過是借債不還,所以有一種人的道學,隻是教訓旁人,並非自己有什麼道德。

30、最初,約著見一面就能使見面的前後幾天都沾著光,變成好日子。漸漸地恨不能天天見面瞭;到後來,恨不能刻刻見面瞭。

31、侯營長有個桔皮大鼻子,鼻子上附帶一張臉,臉上應有盡有,並未給鼻子擠去眉眼,鼻尖生幾個酒刺,像未熟的草莓,高聲說笑,一望而知是位豪傑。

32、“永遠快樂”這句話,不但渺茫得不能實現,並且荒謬得不能成立。快過的決不會永久;我們說永遠快樂,正好像說四方的圓形,靜止的動作同樣地自相矛盾。

33、據說每個人需要一面鏡子,可以常常自照,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不過,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鏡子;不自知的東西,照瞭鏡子也沒有用。

34、你嘴湊上來,我對你說,這話就一直鉆到你心裡,省得走遠路,拐瞭彎從耳朵裡進去。

35、人生據說是一部大書。假使人生真是這樣,那麼,我們一大半作者隻能算是書評傢,具有書評傢的本領,無須看得幾頁書,議論早已發瞭一大堆,書評一篇寫完交卷。

36、吃飯有時很像結婚,名義上最主要的東西,其實往往是附屬品。吃講究的飯事實上隻是吃菜,正如討闊佬的小姐,宗旨倒並不在女人。

37、快樂在人生裡,好比引誘小孩子吃藥的方糖,更像跑狗場裡引誘狗賽跑的電兔子。幾分鐘或者幾天的快樂賺我們活瞭一世,忍受著許多痛苦。我們希望它來,希望它留,希望它再來?這三句話概括瞭整個人類努力的歷史。

38、撒謊往往是高興快樂的流露,也算得一種創造,好比小孩子遊戲裡的自騙自。一個人身心暢適,精力充溢,會不把頑強的事實放在眼裡,覺得有本領跟現狀開玩笑。真到有還窮困的時候,人窮智短,謊話都將不好的。

39、先生借魔鬼之口把這個世界諷刺瞭一遍。最後魔鬼說如今世上大部分人都無靈魂,就算略有幾個有靈魂的人也被上帝挑去。雖然當代人也有壞人,但是他們卻壞的沒有靈性,沒有人格。如今有靈性有人格的人又有幾個呢?嗚呼哀哉。

40、把飯給自己有飯吃的人吃,那是請飯;自己有飯可吃而去吃人傢的飯,那是賞面子。交際的微妙不外乎此。反過來說,把飯給予沒飯吃的人吃,那是施食;自己無飯可吃而去吃人傢的飯,賞面子就一變而為丟臉。

41、許多女人會笑得這樣甜,但她們的笑容隻是面部肌肉柔軟操,仿佛有教練在喊口令:“一!”忽然滿臉堆笑,“二!”忽然笑個不知去向,隻餘個空臉,像電影開映前的佈幕。

42、為學總須根柢經史,否則道聽途說,東塗西抹,必有露馬腳狐尾之日。交好中遠如嚴幾道、林琴南,近如冒鶴亭,皆不免空疏之譏。幾道乃留洋海軍學生,用夏變夷,修文偃武,半路出傢,未宜苛論。

43、遠別雖非等於死,至少變得陌生。回傢隻像半生的東西回鍋,要煮一會兒才熟。睡眠這東西脾氣怪得很,不要它,它偏會來,請它,哄它,千方百計勾引它,它拿身分躲得影子都不見。

44、女人有女人的聰明,輕盈活潑得跟她的舉動一樣。比瞭這種聰明,才學不過是沉淀渣滓。說女人有才學,就仿佛贊美一朵花,說它在天平上稱起來有白菜番薯的斤兩。真聰明的女人決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隻巧妙的偷懶。

45、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動物。虛虛實實,以退為進,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來全有。女人不必學政治,而現在的政治傢要成功,都得學女人。政治舞臺上的戲劇全是反串。

46、洗一個澡,看一朵花,吃一頓飯,假使你覺得快活,並非全因澡洗得幹凈,花開得好,或者食物符合你的口味,主要是因為你心上沒有掛礙,輕松的靈魂可以專註肉體的感覺,以此來欣賞,來審定。

47、一個可愛的女人說你像她的未婚夫,等於表示假使她沒訂婚,你有資格得到她的愛。刻薄鬼也許要這樣解釋,她已經另有未婚夫瞭,你可以享受她未婚夫的權利而不必履行跟她結婚的義務。

48、似乎我們總是很容易忽略當下的生活,忽略許多美好的時光。而當所有的時光在被辜負被浪費後,才能從記憶裡將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積的灰塵,感嘆它是最好的。

49、教育愈普遍,而寫信的人愈少;並非商業上的要務,大傢還是怕寫信,寧可打電話。我想這因為寫信容易出醜,地位很高,講話很體面的人往往筆動不來。可是電話可以省掉面目可憎者的拜訪,文理不通者的寫信,也算是個功德無量的發明。

50、你要永久,該向痛苦裡找,不講別的,隻要一個失眠的夜晚,或者有約不來的下午,或者一課沉悶的聽講,比一切宗教信仰更有效力,能使你嘗到永生的滋味。人生的刺就在這裡,留戀著不肯快走的,偏偏是你所不留戀的。

51、很多人認為聰明的人才會成功,其實不是。很多聰明人做事情不能成功,原因有二:一是不能下笨功夫;二是他們沒有找到他們價值體系中最重要的事情去做,卻去做一些在他的價值觀體系中不怎麼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們內心缺乏全力以赴的動力。

52、古典學者看她說笑時露出的好牙齒,會詫異為什麼古今中外詩人,都甘心變成女人頭插的釵,腰束的帶,身體睡的席,甚至腳下踐踏的鞋襪,可是從沒想到化作她的牙刷。

53、你不會認識我,雖然你上過我的當。你受我引誘時,你隻知道我是可愛的女人、可親信的朋友,甚至是可追求的理想,你沒有看出是我。隻有拒絕我引誘的人,像耶穌基督,才知道我是誰。

54、純正的目的不妨有復雜的動機。義正詞嚴的叫喊,有時是文學創造力衰退的掩飾,有時是對人生絕望的惱怒,有時是改變職業的試探,有時是中年人看見旁人還是少年的忌妒。

55、真的,文明人類跟野蠻獸類的區別,就在人類有一個超自我的觀點。因此,他能夠把是非真偽跟一己的利害分開,把善惡好醜跟一己的愛憎分開。他並不和日常生命粘合得難分難解,而盡量企圖跳出自己的凡軀俗骨來批判自己。。

56、上海是個暴發都市,沒有山水花柳作為春的安頓處。公園和住宅花園裡的草木,好比動物園裡鐵籠子關住的野獸,拘束、孤獨,不夠春光盡情的發泄。春來瞭隻有向人的身心裡寄寓,添瞭疾病和傳染,添瞭奸情和酗酒打架的案件,添瞭孕婦。

57、人生不過是居傢,出門,又回傢。我們一切的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或企圖,不過是靈魂上的思鄉病。想找一個人,一件事,一處地位,容許我們的身心在這茫茫的世界有個安頓的歸宿。

58、發現瞭快樂由精神來決定,人類文化又進一步。發現這個道理,和發現是非善惡取決於公理而不取決於暴力,一樣重要。公理發現以後,從此世界上沒有可被武力完全屈服的人。

59、偏見可以說是思想的放假。它是沒有思想的人的傢常日用,而是有思想的人的星期日娛樂。假如我們不能懷挾偏見,隨時隨地必須得客觀公平、正經嚴肅,那就像造屋隻有客廳,沒有臥室,又好比在浴室裡照鏡子還得做出攝影機頭前的姿態。

60、經提倡而產生的幽默,一定是矯揉造作的幽默。這種機械化的笑容,隻像骷髏的露齒,算不得活人靈動的姿態。柏格森《笑論》說,一切可笑都起於靈活的事物變成呆板,生動的舉止化作機械式。

61、天下隻有兩種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壞的。不過事實卻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隻有回憶。

62、烏鴉的故事:上帝要揀最美麗的鳥做禽類的王,烏鴉把孔雀的長毛披在身上,插在尾巴上,到上帝前面去應選,果然為上帝挑中;其它鳥類大怒,把它插上的羽毛都扯下來,依然現出烏鴉的本相。這就是說,披著長頭發的,未必就真是藝術傢;反過來說,禿頂無發的人當然未必是學者思想傢。

63、人性並不能改良而還有人來負教導的責任,那倒是極耐尋味的。自己有瞭道德而來教訓他人,那有什麼稀奇;沒有道德而也能以道德教人,這才見得本領。世界上的大罪惡、大殘忍?沒有比殘忍更大的罪惡瞭?大多是真有道德理想的人幹的。沒有道德的人反正,自己明白是罪;真有道德的人害瞭人,他還覺得是道德應有的代價。

64、假使窗外的人聲物態太嘈雜瞭,關瞭窗好讓靈魂自由地去探勝,安靜地默想。有時,關窗和閉眼也有連帶關系,你覺得窗外的世界不過爾爾,並不能給與你什麼滿足,你想回到故鄉,你要看見跟你分離的親友,你隻有睡覺,閉瞭眼向夢裡尋去,於是你起來先關瞭窗。因為隻是春天,還留著殘冷,窗子也不能鎮天鎮夜不關的。

65、不過屋子外的春天太賤瞭!到處是陽光,不像射破屋裡陰深的那樣明亮;到處是給太陽曬得懶洋洋的風,不像攪動屋裡沉悶的那樣有生氣。就是鳥語,也似乎瑣碎而單薄,需要屋裡的寂靜來做襯托。我們因此明白,春天是該鑲嵌在窗子裡看的,好比畫配瞭框子。

66、永遠快樂?這句話,不但渺茫得不能實現,並且荒謬得不能成立。快過的決不會永久;我們說永遠快樂,正好像說四方的圓形,靜止的動作同樣地自相矛盾。在高興的時候,我們空對瞬息即逝的時間喊著說:“逗留一會兒罷!你太美瞭!”那有什麼用?你要永久,你該向痛苦裡去找。

67、心裡仿佛黑牢裡的禁錮者摸索著一根火柴,剛劃亮,火柴就熄瞭,眼前沒看清的一切又滑回黑暗裡。比如黑夜裡的兩條船相迎擦過,一個在這條船上,瞥見對面船艙的燈光裡正是自己夢寐不忘的臉,沒來得及叫喚,彼此早距離遠瞭。這一剎那的接近,反見得逵隔的渺茫。

68、張先生跟外國人來往慣瞭,說話有個特征--也許在洋行、青年會、扶輪社等圈子裡,這並沒有什麼奇特--喜歡中國話裡夾無謂的英文字。他並無中文難達的新意,需要借英文來講;所以他說話裡嵌的英文字,還比不得嘴裡嵌的金牙,因為金牙不僅妝點,尚可使用,隻好比牙縫裡嵌的肉屑,表示飯菜吃得好,此外全無麼Α?

69、在大學裡,理科學生瞧不起文科學生,外國語文系學生瞧不起中國文學系學生,中國文學系學生瞧不起哲學系學生,哲學系學生瞧不起社會學系學生,社會學系學生瞧不起教育系學生,教育系學生沒有誰可以給他們瞧不起瞭,隻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70、據有幾個文學史傢的意見,詩的發展是先有史詩,次有戲劇詩,最後有抒情詩。中國詩可不然。中國沒有史詩,中國人缺乏伏爾泰所謂的史詩頭腦?中國最好的戲劇詩,產生遠在最完美的抒情詩以後。純粹的抒情,詩的精髓和峰極,在中國詩裡出現得異常之早。所以,中國詩是早熟的。早熟的代價是早衰。

71、醫學要人活,救人的肉體;宗教救人的靈魂,要人不怕死。所以病人怕死,就得請大夫,吃藥;醫藥無效,逃不瞭一死,就找牧師和神父來送終。學醫而信教,那等於說:假如我不能教病人好好的活,至少我還能教他好好的死,反正他請我不會錯,這仿佛藥房掌櫃帶開棺材的鋪子,太便宜瞭。

72、生來是個人,終免不得做幾樁傻事錯事,吃不該吃的果子,愛不值得愛的人;但是(文明人)心上自有權衡,不肯顛倒是非,抹殺好壞來為自己辯護。他瞭解該做的事未必就是愛做的事。這種自我的分裂、知行的歧出,緊張時產出瞭悲劇,松散時變成瞭諷刺。

73、想到你還是想你?我們一天要想到不知多少人,親戚、朋友、仇人,以及不相幹的見過面的人。真正想一個人,記掛著他,希望跟他接近,這少得很。人事太忙瞭,不許我們全神貫註,無間斷地懷念一個人。我們一生對於最親愛的人的想念,加起來恐怕不到一點鐘,此外不過是念頭在他身上瞥到,想到而已。

74、方鴻漸還想到昨晚那中國館子吃午飯,鮑小姐定要吃西菜,說不願意碰見同船的熟人,便找到一傢門面還像樣的西館。誰知道從冷盤到咖啡,沒有一樣東西可口:上來的湯是涼的,冰淇淋倒是熱的;魚像海軍陸戰隊,已登陸瞭好幾天;肉像潛水艇士兵,會長時期伏在水裡;除醋外,面包、牛肉、紅酒無一不酸。

75、說來也奇,偏是把文學當作職業的人,文盲的程度似乎愈加厲害。好多文學研究者,對於詩文的美醜高低,竟毫無欣賞和鑒別。但是,我們隻要放大眼界,就知道不值得少見多怪。看文學書而不懂鑒賞,恰等於帝皇時代,看守後宮,成日價在女人堆裡廝混的偏偏是個太監,雖有機會,卻無能力!無錯不成話,非冤傢不聚頭,不如此怎會有人生的笑劇?

76、把整個歷史來看,古代相當於人類的小孩子時期。先前是幼稚的,經過幾千百年的長進,慢慢地到瞭現代。時代愈古,愈在前,它的歷史愈短;時代愈在後,他積的閱歷愈深,年齡愈多。所以我們反是我們祖父的老輩,上古三代反不如現代的悠久古老。這樣,我們的信而好古的態度,便發生瞭新意義。我們思慕古代不一定是尊敬祖先,也許隻是喜歡小孩子,並非為敬老,也許是賣老。

77、吃飯還有許多社交的功用,譬如聯絡感情、談生意經等等,那就是“請吃飯”瞭。社交的吃飯種類雖然復雜,性質極為簡單。把飯給自己有飯吃的人吃,那是請飯;自己有飯可吃而去吃人傢的飯,那是賞面子。交際的微妙不外乎此。反過來說,把飯給與沒飯吃的人吃,那是施食;自己無飯可吃而去吃人傢的飯,賞面子就一變而為丟臉。這便是慈善救濟,算不上交際瞭。

78、學國文的人出洋“深造”聽來有些滑稽。事實上,惟有學中國文學的人非到外國留學不可。因為一切其他科目像數學、物理、哲學。心理。經濟,法律等等都是從外國港灌輸進來的,早已洋氣撲鼻;隻有國文是國貨土產,還需要處國招牌,方可維持地位,正好像中國官吏,商人在本國剝削來的錢要換外匯,才能保持國幣的原來價值。

79、滿天的星又密又忙,它們聲息全無,而看來隻覺得天上熱鬧。一梳月亮像形容未長成的女孩子,但見人己不羞縮,光明和輪廓都清新露,漸漸可烘襯夜景。小園草地裡的小蟲瑣瑣屑屑地在夜談。不知那裡的蛙群齊心協力地幹號,像聲浪給火煮得發沸。幾星螢火優遊來去,不像飛行,像在厚密的空氣裡漂浮;月光不到的陰黑處,一點螢火忽明,像夏夜的一隻微綠的小眼睛。

80、色盲決不學繪畫,文盲卻有時談文學,而且談得還特別起勁。於是產生瞭印象主義的又喚作自我表現或創造的文學批評。文藝鑒賞當然離不開印象,但是印象何以就是自我表現,我們想不明白。若照常識講,印象隻能說是被鑒賞的作品的表現,不能說是鑒賞者自我的表現,隻能算是作品的給予,不能算是鑒賞者的創造。印象創造派談起文來,那才是真正熱鬧。

81、考古學提倡發掘墳墓以後,好多古代死人的朽骨和遺物都暴露瞭;現代文學成為專科研究以後,好多未死的作傢的將朽或已朽的作品都被發掘而暴露瞭。被發掘的喜悅使我們這些人忽視瞭被暴露的危險,不想到作品的埋沒往往保全瞭作者的虛名。假如作者本人帶頭參加瞭發掘工作,那很可能得不償失,“自掘墳墓”會變為矛盾統一的雙關語:掘開自己作品的墳墓恰恰也是掘下瞭作者自己的墳墓。

82、上海不愧是文明先進之區,中學女孩子已經把門面油漆粉刷,招徠男人瞭,這是外國也少有的。可是這女孩子的臉假的老實,因為決沒人相信貼在她臉上的那張脂粉薄餅會是她的本來面目。刻意打扮的女孩子,或者是已有男朋友,對自己的身體發生瞭新的興趣,發現瞭新的價值,或者是需要男朋友,掛個鮮明的幌子,好刺眼射目,不致遭男人忽略。

83、世界上的大罪惡,大殘忍--沒有比殘忍更大的罪惡瞭--大多是真有道德理想的人幹的。沒有道德的人犯罪,自己明白是罪;真有道德的人害瞭人,他還覺得是道德應有的代價。上帝要懲罰人類,有時來一個荒年,有時來一次瘟疫或戰爭,有時產生一個道德傢,抱有高尚得一般人實現不瞭的理想,伴隨著和他的理想成正比例的自信心和煽動力,融合成不自覺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