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滄月傷感語錄 – 經典語錄大全

滄月傷感語錄

1、最深的愛戀,卻終究抵不過時間。

2、殘酷江湖中,一個孩子憤怒和悲哀的力量。

3、冬之夜,夏之日。百歲之後,歸於其室。

4、一切終歸有盡頭,偉大的帝國也是同樣。

5、天地之間諸神寂滅,人治的時代已經到來。

6、我的生命不過一瞬,那麼,我隻愛你那一瞬。

7、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來兮,何所終……

8、終得瞭這一日麼?待浮花浪蕊俱盡,伴君幽獨。

9、涸轍之鮒相煦,以濕相濡以沫,曷不若相忘於江湖。

10、原來,人這一生中,唯獨“離別”,才是真正永遠的。

11、不能到達的地方都是遠方,而去過的地方卻已成過往。

12、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何處是歸途。

13、這個江湖寂寞如雪,所有少年從一出生時便已蒼老。

14、雪懷,你什麼時候才能醒,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老瞭。

15、你不曾活過,所以不知道其實活著不如想象中的美好。

16、黃泉、紫陌、碧落、紅塵,原來每一種,都是幻滅。

17、她將以身體作為牢籠、囚禁著魔物,直到死亡來臨。

18、這世上至少要有一個地方,要讓自己閉起眼睛也能知道一切。

19、天地如此遼遠,時空如此寂寞,我又怎會再留下你一個人?

20、原來這一場千裡的跋涉,隻是為瞭一場甚至無法相見的別離。

21、他終其一生想守護的東西,卻最終如指間流沙一般滑落無痕。

22、天地如此遼遠,時空如此寂寞,我們都不要再留下彼此一個人。

23、某些東西一旦枯萎,就是無法再次舒展開的。比如愛情還有生命。

24、“可是,一個人的一生不可能隻愛一個人的”“而我卻是。”

25、守不住的人就不要去在意,但已經在意的人,就一定要守住。

26、上天創造出人,就是要讓你看看,這個世界可以殘忍到什麼地步。

27、所有的付出都是要有回報為前提的,沒有人會無條件對另一個人好。

28、真正的織夢者,必須尊重每一個生命:尊重他的生,也尊重他的死。

29、或許上天創造出人,就是要讓你看看,這個世界可以殘忍到什麼地步。

30、一個人如果還知道流淚、還知道痛苦,那必然就還有他要守護的東西。

31、某些東西一旦枯萎,就是無法再次舒展開的——比如愛情……還有生命。

32、每個人都有想要守護的東西。原來就算盡瞭力,有些東西仍無法守護。

33、原來這一場千裡的跋涉,隻不過是來做最後一次甚至無法相見的告別。

34、碧落蒼茫水連天,此中血淚與誰言?千年未消海皇恨,一夜濤聲到枕邊。

35、血薇,不祥之劍也,好殺、妨主,凡持此劍者,皆無善終。可謂之為魔。

36、可笑的是,我竟從一個仁者身上學習殺戮,卻從一個殺戮者身上學習做人。

37、真的,如果有來世,又該是怎樣一場相遇……如果相遇,又該是怎樣一種結局……

38、他的懷抱冰冷而潮濕,然而,仿佛卻是一個讓人墜落其中就不願意醒來的噩夢。

39、一生?一生太長瞭……有很多的變數,會遇到很多事,很多人。誰能輕言一生?

40、第一次,連她都有壓抑不住的想大笑的悲涼和憤慨……原來,長歌,是可以當哭的。

41、和平是兩次戰爭中的間隙,是一個失衡到另一個失衡之間,短暫維持的脆弱平衡。

42、十年,足以讓青絲暗生華發,韶華付與流光。足以眼睜睜地看到她死在瞭自己的懷裡。

43、一切開始於結束之後,生與死重疊,終點與起點重疊。一切終歸湮滅,如鏡像倒影。

44、死亡在瞬間排除瞭所有的屏障。然而,一切都不可挽回瞭,一切,也都開始於結束之後。

45、繁花似錦,繁花如夢。生死相隨,同去同歸,在那些弟子眼裡又將是一段人中龍鳳的佳話。

46、萬人仰望時刻的滿天絢爛,而轉瞬掬捧時卻是空無一物。這一切,留下的,終究隻是幻影而已。

47、這個世界,從不存在絕對的沒有制衡的力量。隻有破壞而不懂建構,再強的王朝也會漸漸腐朽。

48、如果有一天,我喜歡的女孩不見瞭,我就是把整個江湖翻過來,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把她找出來。

49、當月自那一處升起,眾神——說出他們的名字,但願,但願此時……我也能記起自己的本命!

50、站在地上看天上的兩片雲,似乎馬上就會相遇,但他們永遠不會相遇,因為不在同一高度上。

51、不忠之人,殺!不孝之人,殺!不仁之人,殺!不義之人,殺!不禮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殺殺殺!

52、可是我的一生,可能也隻有這一天可以去扭轉命運——就算是星辰墜落大地毀滅,也無法阻攔我!

53、如果有一天,我喜歡的女孩兒不見瞭,我就是把整個江湖翻過來,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把她找出來。

54、能馭萬物而不能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護一人永失所愛。然而死別比之生離,又不知哪個更為殘酷。

55、他必須回去,他必須痛苦,他也必須毀滅…。在毀滅中他將放出一生最盛大的光華。此乃破軍之宿命。

56、因為我一個人看著這天地間的日出日落,已經很多很多年瞭…我很想找一個好孩子、陪我一起看…風涯。

57、六合之間,什麼能比伽藍白塔更高?唯有蒼天。六合之間,何處可以俯視白塔頂上的神殿?唯有雲浮。

58、為萬人仰望的時刻,也隻有它們被爆炸拋向天空,燃燒殆盡的那一瞬間。一切,留下的卻隻是幻影而已。。

59、問天何壽?問地何極?人生幾何?生何歡?老何懼?死何苦?輪回安在?宿命安有?蒼生何辜?情為何物?

60、神可以寬恕,因為她擁有人所沒有的東西:時間和永恒;而他,即使想要贖罪,卻已沒有多餘的力量和生命。

61、縱然是七海連天,也會幹涸枯竭;縱然是雲荒萬裡,也會分崩離析;這世間種種生離死別,來瞭又去,有如潮汐。

62、孩子是可怕的,因為年幼,因為對善惡的不在乎與不明確,在他們恨一個人的時候,甚至比任何成年人都要惡毒。

63、人生是一場負重的狂奔,需要不停地在每一個岔路口做出選擇。而每一個選擇,都將通往另一條截然不同的命運之路。

64、在這荒蕪的彼岸,她如一朵花般在黑暗裡默默成長、默默開放,又默默老去。她將以身體作為牢籠,囚禁著魔物,直到死亡來臨。

65、她已經記不得這是他第幾次突襲偷吻她瞭,但無論多少次,每一次他忽地靠近卻都如同第一次一樣,令她腦海一片空白,有轟然的回響。

66、你知道世上最孤獨的孤獨是什麼嗎?不是一個人的孤獨,而是嘗試過不孤獨後發現,自己又回到最初的孤獨裡。努力過,卻還是回到原點。

67、成就有些人的夢,卻同時破滅另一些人的夢。然而,卻讓所有人的心變成瞭荒原。那茫茫的冰雪厚重地落下、掩蓋住瞭曾經生機勃勃的原野。

68、相思淚。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相思淚,靜靜淌在他秀氣的手指間——仿佛是滄海枯瞭以後、從情人眼裡墜落的那一滴。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69、男人想要背叛朋友,可能會有一千個原因。而女人想要背叛一個她依舊深愛的男人,卻沒有別的原因:她要狠狠的刺痛他,令他永遠也無法忘記。

70、迦若,你的心底是否也會感到一絲絲的歉疚和絕望?原來,就算盡瞭全力,還是有些東西終究無法守護和救贖。那是我最後能做的唯一的‘護’瞭。

71、記得要忘記,好悖逆的話,千年前海國滅亡時你們保持沉默,百年前空桑滅亡時你們也選擇瞭沉默,現在,九天上的神啊!你們要開始展示你們的力量瞭嗎?

72、這些年裡,想抓住的那隻手一直是我伸出的,卻被她一次又一次的推開,現在,我不得不放下,你叫我怎麼跟青嵐還是迦若比,況且一直伸著手,我也累瞭。

73、命運如果真的有人類所謂命運的話,那麼命運的轉輪從開始轉動此後,所有人就都在命運的流程裡生、離、死、別,隨著命運之輪的轉動永不能再停歇。

74、如果百年前的一躍還不能說明,如果百年後的星魂血誓還不能說明——那麼言語又有何意義?他側過頭,冷冷地微笑:“我們不是一路人,但畢竟相逢過。”

75、孩子,你知道人生是什麼嗎?所有的過程,隻是一個靈魂來到這個世上,受苦,然後死去。但是,由於他的努力,他這一生受過的苦,以後的人都將不必再受。

76、外面夜風沉醉,幽暗的林間有不知名的鳥兒婉轉輕啼。他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走在月光裡,她心中一片柔軟,順從地被他拉著往前走,一直穿過瞭竹林和天光墟。

77、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隔瞭百年的光陰,萬裡的迢遞,浮世骯臟,人心險詐,割裂瞭生與死,到哪裡再去尋找那一襲純白如羽的華衣和那張如蓮花般的素顏?

78、天宮凡世,百年流轉一念所系便是輾轉幾生: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到頭來,一切去依舊如晨曦般消失無痕。天地不過是飄搖的逆旅,晝夜不過是光陰的門戶。

79、這是一場飛鳥和魚的邂逅,一個是浮出水面無意的張望,一個是掠過天空不經意地回眸,即便是偶爾有過那麼一瞬的交錯,卻又立刻各分東西,天高海闊,永不相逢。

80、六月的雪,那是上天為瞭安撫那個靈魂而降下的飛雪。然而六月裡的雪,沒有落地便已經枯萎,化為潔白晶瑩的花朵,無聲的告訴每一個過往的人:在上天眼裡,她無罪。

81、涸轍之鮒,相濡以沫,相煦以濕,曷不若相忘於江湖。也許,上天註定瞭她一生最值得懷念的時間隻有短短三個月,那三個月的押解之途!也許,真的,不如相忘於江湖。

82、雪地上尤自有血點點潑灑,結瞭冰、宛如一朵朵火紅的曼珠沙華開在雪峰之上,淒厲而詭異,暗示著不祥的結局——沙曼華……沙曼華!我又一次在近在咫尺的距離內、錯過瞭你。

83、因為我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壞,我和他都不是,弱者必須死亡,強者才能生存。這是我和他都認同的。所以我才追隨他征服天下武林。弱者必須死亡,但是善良和正義卻不能用死亡來回報。

84、她定定看著神遊物外的丈夫,眼神變幻。皇太子臉上帶著一種仿佛睡去一樣的寧靜,唇角依然噙著平日常見的笑謔表情,那樣隨意而灑脫,溫暖得令人安心——然而第一次,她覺得他的笑容裡隱含著太多東西,無法看到底。

85、憑什麼決定我需要忘記什麼?忘記我的眼睛是怎麼盲的、忘記這幾千年來足以流滿這個鏡湖的血和淚?忘記那些侮辱著、損害著我們的人?忘記這個世間還有‘反抗’這兩個字?讓孱弱的一族在沉默中走向永恒的消亡、然後說那就是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