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小重山·春愁】原文、譯文、翻譯及賞析

朝代:宋代 作者:吳淑姬 同類型的詩文: 抒懷女子

原文

謝了荼縻春事休。無多花片子,綴枝頭。庭槐影碎被風揉。鶯雖老,聲尚帶嬌羞。
獨自倚妝樓。一川煙草浪,襯云浮。不如歸去下簾鉤。心兒小,難著許多愁。

賞析

荼蘼花欲謝,春意正闌珊。

有幸還瞥得見零星的花瓣,點綴在花枝上。空氣中,暗暗流動著少許清香的氣息。

云鎖朱樓,門扉深閉。庭院寂寂春不語,秋千架上空無人。

風乍起,把幾棵槐樹斑駁的樹影,無情地揉碎了一地。遠處隱約傳來幾聲黃鶯的啼叫,這聲音雖有幾分清脆,可一聲一聲的像是在,催促著春天的歸去。

眼看春天就要離開,花兒也要凋謝。

往事驚心。。。。。。

一個女子,凄然失落下一聲輕嘆:落花時節不逢君。

她輕移蓮步,來到了樓前。軟軟地倚靠著欄桿,把一泓秋波,溫情脈脈地流向了遠方。

自由飄忽的白云下面,是一望無際草凄煙迷的景象。細長而濃密的芳草,隨風一波一波地翻卷。那些芳草,就如一陣陣洶涌的浪濤,拍打著她。她的胸口,忽然有些隱隱作痛。

她嘆氣,起身回屋,輕輕地放下了簾鉤。

屏山半掩人惆悵,殘煙裊裊起寂寥。

她無奈地問自己:“為什么人的心,偏偏就生得這樣的小?這教我又如何能裝得下,那么多的愁啊!?”

吳淑姬的這首詞,是借闌珊的春意來傷景懷人。其筆調輕柔淺傷,隱約凄迷。《宋詞鑒賞大辭典》的一書中,收錄并精彩地賞析了這首詞。

從詞中,我們還可以捕捉得到李清照當年的那種無奈和悲戚。比如“不如歸去下簾鉤”,還有“心兒小,難著許多愁”這些句子,和李清照《永遇樂》里寫的是“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醉花陰》里的“載不動許多愁”,簡直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吳淑姬的愁太多,心太小,她無法裝下。李清照則是愁重如山,她無論如何也承載不起。

吳淑姬自創了“花片子”和“草浪”兩個新詞語。《古今詞統》眉批云:“竹浪、柳浪、麥浪與草浪而四”,即指吳淑姬自創新詞“草浪”,直可與前人所創“竹浪、柳浪、麥浪”相媲美。

煙草之意象,是作者用來寄托自身情感來進行抒懷的。芳草的無情,恰好似游子外出不歸的無情。如《楚辭》里寫的:“王孫游兮不歸,芳草生兮萋萋。”范仲淹的《蘇幕遮》:“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還有馮延巳《臨江仙》詞里的:“夕陽千里連芳草,萋萋愁煞王孫”。

清朝乾隆間文人陸昶,在其所著《歷朝名媛詩詞》卷十一處曾評吳淑姬言:“筆甚輕倩,能以致勝,人云不減易安,卻不及易安溫雅。”

誠然,她是不能與易安相比的,但她也有自己的過人之處。所謂“襲故而彌新,沿濁而更清,便是上乘”。我更喜歡這種,意境柔美婉約且翻新出奇的詞。

蘇軾言:“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許是因眾芳飄零,憐它是開在春天最寂寞的花。許是喜它經常出現在古典詩詞中,能帶給我一份千百年前的美麗與哀愁。荼蘼花對我來說,一直都存在著極大的誘惑。

一個人產生的愁緒,既是無形,也是凌亂的。但它絕非是,莫名而來。

無人獲知她心中隱藏堅守的那個秘密,也無人知道她當時曾執著而焦急地等著誰。她依然癡癡地等,等待著春天最后一瓣荼蘼花兒,從枝頭凄美地飄落,直至零落成泥。

天地間,一切早煙消云散。

只是從此,不知這世間還有沒有人再記得那一道煢煢孑立的清瘦身影?還記得一個女子曾經的心花怒放,以及一闋花開到荼蘼的傷悲呢?

參考資料:

1、 青若 《冰肌玉骨未肯枯——那些寫詞的的宋朝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