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燕歸梁·鳳蓮】原文、譯文、翻譯及賞析

朝代:宋代 作者:蔣捷 同類型的詩文: 詠物荷花悵惘

原文

我夢唐宮春晝遲。正舞到、曳裾時。翠云隊仗絳霞衣。慢騰騰、手雙垂。
忽然急鼓催將起,似彩鳳、亂驚飛。夢回不見萬瓊妃。見荷花、被風吹。

譯文

⑴雖題曰“風蓮”,非泛泛詠物,只借以起興,卻不放在開首,放在結尾。兼詳下注。
⑵本篇主句。“唐宮”,詠古傷今,下所寫舞容,殆即“霓裳羽衣舞”。
⑶衣之前后皆可稱裾。“曳裾時”,指霓裳舞拍序以后始有舞態,詳下注。
⑷翠云、絳霞:指舞衣,又點綴荷葉荷花。
⑸大垂手、小垂手皆舞中的名目。白居易《霓裳羽衣舞歌》:“中序擘騞初入拍,…. 小垂手后柳無力,斜曳裾時云欲生。”自注:“霓裳舞之初態。”
⑹急鼓催將起:似用“羯鼓催花”事,而意卻無關。此指“霓裳”至入破以后,節拍轉急。白詩所謂“繁音急節十二遍”,自注:“霓裳破十二遍而終”是也。詞云“似彩鳳,雙驚飛”,已大有《長恨歌》中所云“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的氣象。
⑺瓊:訓赤玉,可喻紅蓮。江妃,水仙也,可喻水上蓮。如周邦彥《側犯》“看步襪江妃照明鏡”,即以江妃詠蓮花。韓愈《辛卯年雪》:“縱以萬玉妃。”此句字面當本之,卻易雪為荷花,意指嬪嬙之屬,應上“唐宮”。
⑻題曰“風蓮“,借舞態作形容,比喻雖切當,卻不點破,直到結句方將”謎底“揭出。這樣似乎纖巧。然全篇托之于夢,夢見美人,醒見荷花,便繞了一個大彎。若見荷花而聯想美人原平常。今云”春晝夢唐宮“,初未說見有”風蓮“也,若夢境之構成,非緣聯想;如何夢中美女的姿態和實境荷花的光景,處處相合呢?然則”見荷花被風吹“者,原為起興閑筆,這里倒裝在后,改為以景結情,并非真的題目。詞以風蓮喻舞態,非以舞態喻風蓮也。文雖明快,意頗深隱,結構亦新。

賞析

試設想這樣一個境界:當殘暑季節的清曉,一陣陣的涼風,在水面清圓的萬柄荷傘上送來,擺弄得十里銀塘紅翠飛舞。這曉風,透露給人們一個消息,蓮花世界已面臨秋意凋零的前夕了。這是空靈的畫境,是迷惘的詞境。怎樣以妙筆去傳神,化工給詞人出下了這一個不易著手的難題。

在這首詞里,詞人通過他靈犀一點的慧思,在筆底開出了異采絢爛的花朵,幻出了一個美絕人天的夢境。出現在夢里的蓮花,完全人格化了。她是唐代大畫家周昉腕下的唐宮美人,她是在作霓裳羽衣之舞。沐浴在昭陽春晝的旖旎幻境中的她,絳裙曳煙,珠衱飄霧,玉光四射,奇麗裊娜的身影,回旋在人們心上,是非常難以恝置的美艷的傳奇。而它的背后已帶來了燃眉的邦國大禍。果然,撼動掀天雨點般的急鼓,驚破了舞曲,驚散了鳳侶,一晌貪歡的夢境霎時幻滅。“夢回不見萬瓊妃”,詞人聲淚俱下地唱出了宗國淪亡的哀歌。“見荷花,被風吹”,這么臨去秋波的一轉,點明本題,讓上面的夢境完全化為煙云。說她是瓊妃也好,是荷花也好,幻想與現實,和諧地交織成為完美的藝術圖案。

這詞的藝術構思,迥出于尋常蹊徑之外。蓮華不易傳神,風蓮更不易傳神,詠風蓮而有寄托,更難,有寄托而不見寄托痕跡,難之尤難。作者巧妙地通過了夢,通過了擬人化的形象,通過了結層畫龍點睛的手法,好像絕不費勁地達到了如上的要求。這是蓮,但不是泛泛的蓮,而是風中的蓮。如果說翠仗絳衣是一幅著色畫,那么彩鳳驚飛的神態,更是畫所不能到。讀者讀這首詞,須得理解作者是宋末的遺民,是南宋亡國歷史悲劇的見證人,透過這奇幻濃郁的浪漫主義風貌,去探索它的現實性,它將會使讀者更加感到悵惘不甘,當時南宋淪亡的挽歌,還會在讀者的靈魂深處蕩漾著。

這是一首有寄托的詠物詞,但寄托不同于影射,更不是要使讀者去猜謎,它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美。這首詞,即使撇開它的寄托意義不談,仍然是一首詠風蓮的絕唱,給人以美的享受。清代常州派詞論家周濟在《宋四家詞選目錄序論》中說:“夫詞,非寄托不入,專寄托不出。一物一事,引而伸之,觸類多通,驅心若游絲之繯飛英,含毫如郢斤之斫蠅翼。以無厚入有間,既習已,意感偶生,假類畢達,閱載千百,馨欬弗違,斯入矣。賦情獨深,逐境必寤,醞釀日久,冥發妄中;雖鋪敘平淡,摹繪淺近,而萬感橫集,五中無主;讀其篇者,臨淵窺魚,意為魴鯉,中宵驚電,罔識東西,赤子隨母笑啼,鄉人緣劇喜怒,抑可謂能出矣。”這首《燕歸梁》好就好在入而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