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水龍吟·落葉】原文、譯文、翻譯及賞析

朝代:宋代 作者:王沂孫 同類型的詩文: 寫景抒情

原文

曉霜初著青林,望中故國凄涼早。蕭蕭漸積,紛紛猶墜,門荒徑悄。渭水風生,洞庭波起,幾番秋杪。想重涯半沒,千峰盡出,山中路、無人到。
前度題紅杳杳。溯宮溝、暗流空繞。啼螀未歇,飛鴻欲過,此時懷抱。亂影翻窗,碎聲敲砌,愁人多少。望吾廬甚處,只應今夜,滿庭誰掃。

譯文

早上的霜露剛剛附著在青綠的樹林上,視野中故國也早是一片凄涼之景。地上的落葉漸漸積累,樹上的葉子也紛紛欲墜落,門前荒蕪,路徑悄悄。渭水秋風起,洞庭湖波涌,幾次暮秋了。想來重重疊疊的山上已經落滿樹葉,千峰盡是萬木凋零之景,山上的路,沒有人可以到。
從前題紅之事已不再見,順著官溝而上,暗流空繞。蟬啼叫還沒有停歇,鴻雁欲過,此時的懷抱是悲傷的。樹葉雜亂地落于窗前,落葉掉落在臺階上發出聲音,多少愁苦之人。望我家在何處。只是今夜,滿庭的落葉誰來掃。

注釋
水龍吟:詞牌名,姜夔詞注“無射商”,俗名越調。雙調一百二字,上片十一句四仄韻,下片十一句五仄韻。
曉霜:早上的霜露。著:附著。
望中:視野之中。故國:指南宋故地。
蕭蕭漸積:化用杜甫《登高》“無邊落木蕭蕭下”之句。蕭蕭:草木搖落之聲。
紛紛猶墜:意謂落葉片片飄墜。化用范仲淹《御街行·秋日懷舊》“紛紛墜葉飄香砌”之句。
門荒徑悄:意謂落葉掩埋了門庭路徑,一片荒涼寂靜。
渭水風生:化用賈島、周邦彥詩詞寫落葉。賈島《憶江上吳處士》:“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周邦彥《齊天樂·綠蕪凋盡臺城路》:“渭水西風,長安亂葉,空憶詩情婉轉。”
洞庭波起:化用屈原《湘夫人》:“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句描寫落葉。
秋杪(miǎo):暮秋,秋末。杪,樹梢。引申為時月的末尾。
重(chóng)崖半沒(mò):寫山中落葉堆積,萬木凋零的情狀。
盡出:全是。
題紅:指紅葉題詩事。范攄《云溪友議》:“中書舍人盧渥,應舉之歲,偶臨御溝,見一紅葉,命仆搴來。葉上有一絕句,置于巾箱,或呈于同志。及宣宗既省宮人,初下詔從百官司吏,獨不許貢舉人。渥后亦一任范陽,獨獲所退宮人。宮人睹紅葉而呈嘆久之,曰:‘當時偶隨流,不謂郎君收藏巾篋。’驗其書跡無不訝焉。詩曰:‘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閑,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杳杳(yǎo):幽遠貌。
宮溝:皇宮之逆溝。
螀(jiāng):蟬的一種。
飛鴻:指鴻雁。
亂影翻窗:樹葉亂落于窗前。
碎聲:此指落葉之聲。砌:臺階。
吾廬:我的家。甚:何。
只應:只是。
滿庭誰掃:意謂無人掃落葉。白居易《長恨歌》有“落葉滿階紅不掃”之句。

參考資料:

1、 高獻紅 .王沂孫詞新釋輯評 .北京市 :中華書店 ,2006 :85-92 .

賞析

暮秋天氣,嚴霜始降,草木黃落。在諸多文人筆下,落葉與時移物換、榮枯搖落同存長在,故而睹落葉而悲秋,因悲秋而傷情。通過描寫這種境界,表現了詞人在南宋末期對現實難排的抑郁之情和凄涼境地。

上片寫深秋“望中故國”落葉飄零的凄涼景象。“曉霜初著青林”以景帶情,用筆簡練,而輪廓頓明。作者在不經意如實地描摹出來自然景色:晨曉寒霜,把昔日青蔥繁茂的林木籠罩。詞人因景生情,心中升起一股莫明的凄涼之情。“望中故國凄涼早”,無限心事,隱藏其中。“故國凄涼早”五字借秋初大自然的蕭索景象,寫朝代之替換,這景象不但指自然景象,也包括社會景象在內,這是第一層。而凄涼的景象正應照詞人的萬端愁緒,這是第二層。此詞似詠落葉,實則借以抒發心中對故國的思念,同時寄寓自己的身世之感。

為將“凄涼”落到實處,上片連用幾個與落葉有關的典故,使言辭雖簡,但寓意深刻而豐富。“蕭蕭漸積”這里借指落葉,實暗用杜甫“無邊落木蕭蕭下”(《登高》)詩意。“紛紛猶墜”與范仲淹《御街行·秋日懷舊》中“紛紛墜葉飄香砌”句意相似。“渭水風生”用賈島“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憶江上吳處士》)詩意。“洞庭波起”則借用屈原“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湘夫人》)詩意。這幾個典故是獨立的,因緊扣落葉,便有了內在聯系,毫無游離之感,而且補足了上句“故國凄涼早”。接下來,筆鋒一轉,用“想”作領字,領“重崖”以下四句。“半沒”是因落葉堆積。“無人到”則是落葉阻擋了行程。這四句從詞意上又進一層,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上片著力于寫景,下片轉而抒情。“前度題紅杳杳”,借用紅葉題詩的故事,暗示故宮的冷落。《云溪友議》載:唐宣宗時,中書舍人盧渥于應試之歲,偶而在御溝中拾到一片紅葉,上題一絕句:“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閑。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后盧渥得一遣放的宮女,正是題詩之人。這一典故運用得十分巧妙。“前度”說明象從前那樣宮女題紅之事已不再見,借故宮的冷落暗寓朝代更迭。前兩句為虛寫,“啼螀未歇”以下六句則是實寫。寒蟬凄切哀鳴,飛鴻欲過身影,正襯出詞人難耐之痛楚。詞人此時心緒煩亂哀感涌流,但詞人卻以“此時懷抱”四字一筆帶過,言有盡而意無窮。“亂影”返回寫眼前之秋景秋情。回步屋內,獨坐客舍,秋夜寂靜,又見無數黃葉亂落窗前,聽見落葉之聲敲打臺階。無盡無休,詞人已無計可以避開秋聲。和上片“紛紛”二字相呼應,以“碎”字形容落葉之聲,意新句秀。“愁人”不單指詞人自己,也包括了與他一樣經歷苦難的人們。《四溟詩話》說:“結句如撞鐘,清音有余。”結句到位,確能產生余音裊裊的藝術效果。此詞結尾“望吾廬甚處?只應今夜,滿庭誰掃?”提出問題,而不作回答,留下“空白”,詞人是讓讀者自己通過想象加以補充。“滿庭誰掃”字淺意深,悲愁中摻雜著惆悵,哀怨中挾帶著孤獨,復雜的情感,也難以卒言。

此篇詠落葉之詞,以落葉為契機,“以故國凄涼早”為意脈,馳騁神思,虛境實寫,融景入情,故而句句寫落葉,卻句句是故國之情,收到了情景交融、相得益彰的效果。詞人運用嫻熟的筆法,使主觀和客觀融洽,構成一個完整的整體,其故國之思表達得自然而深刻。

參考資料:

1、 高獻紅 .王沂孫詞新釋輯評 .北京市 :中華書店 ,2006 :85-92 . 2、 唐圭璋等著 .《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卷)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 1988年版(2010年5月重印) : 第2223-222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