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繡鸞鳳花犯·賦水仙】原文、譯文、翻譯及賞析

朝代:宋代 作者:周密 同類型的詩文: 宋詞精選婉約元宵節詠物寫花抒懷

原文

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凌波路冷秋無際。香云隨步起。謾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
冰弦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春思遠,誰嘆賞、國香風味。相將共、歲寒伴侶。小窗凈、沈煙熏翠袂。幽夢覺,涓涓清露,一枝燈影里。

賞析

這首詞是周密詠物之作中的名篇。正如周濟《宋四家詞選》所云:“草窗長于賦物,然惟此詞及‘瓊花’二闋,一意盤旋,毫無渣滓。”此篇之最妙處,還在工于寄托這一方面。

“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起筆便是佇立江畔,默默垂淚,似含無限憂怨的妙齡女子形象。湘娥,指傳說中舜妃,死后成為湘水之神。曹植有“感漢廣兮羨游女,揚激楚兮詠湘娥”(《九詠》)之句。周詞是把水仙擬作湘妃來寫的,貼切水仙的習性物態。“楚江”句則由“湘娥”引出下一句“淡然春意”,點出時令,映出女子凄楚動人的身影。這春意雖淡,也足以牽動人的縷縷哀思了。前面幾句寫形、寫神,接下來“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二句寫心、寫情。“芳思”是恨之所由,“獨倚東風”是無人憐愛。加一“空”字,則失意、悵惘、無望種種情緒一并帶出來了。

往下又進一層,由春而入于秋,是按心理感受的線索自然過渡的,秋亦虛寫。凌波,形容女子輕盈的步履,借指其人。語出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周詞活用典實。“凌波”句追寫來時所由之路,無邊的簫瑟秋景以冷寂的氣氛烘襯出女子的心境之凄黯。

“香云隨步起”,寫水仙之香裊,巧具儀態。歇拍三句“謾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是有所眷念,有所悵惘之懷。仙掌,即金銅仙人承露盤,漢武帝所建。亭亭,仙掌矗立貌。“謾”與上文“空”字照應,都是徒然、枉然之意。黃庭堅《水仙花》曰:“凌波仙子生塵襪,波上盈盈步微月。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總上片之意,與此詩略近,然宛轉輕靈則過之。

上片寫花,下片寫人惜花,進一步寫情思。“冰絲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冰絲,謂琵琶,絲乃綠冰蠶絲(見《太真外傳》)。“怨”字道出一篇主題。屈原《離騷》嘗賦芳蘭幽芷,唯未及水仙之花。詞人亦知水仙本非楚產,其意乃在推賞此花,遂以群芳作陪襯了。“春思遠,誰嘆賞、國香風味。”國香,詩詞中常用來代稱蘭花等,此指水仙。縱然是這般“含香體素欲傾城”(黃山谷詩,同上)之品,竟亦不為世人見賞憐惜,然則春思空懷,騷恨枉賦,自不待言了。

接下來,詞筆一轉,折到自身。“相將共、歲寒伴侶”,謂花與人相親相伴,雖說知音相得,更見出相依者之孤苦。水仙冬生,“歲寒”二字正切其性。“小窗凈、沈煙薰翠袂”二句寫惜花者所居,燃沉香以薰衣是貴族的習尚。這里實際是下句“幽夢覺”的地方,顯得十分淡雅。篇末寫人與花相對相賞,“涓涓清露,一枝燈影里”,意境清幽,語氣極淡,確是妙結。

玩味詞意,“湘娥”、“仙掌”皆事關宮掖。詞中的水仙應是流落民間的宮嬪一類人物的影子。“清淚”、“騷恨”都隱指宋室之亡。與所謂“感時花濺淚”者正同一苦懷。以淡語寫深情,令人回味不盡。(周篤文、王玉麟)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網友周篤文、王玉麟上傳),版權歸原作者周篤文、王玉麟所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站務郵箱:service@gushiw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