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一個作傢的“色情夢日記”

  19世紀的英國作傢魯斯金,曾在他的日記裡(1868年3月9日),記錄瞭他的一個夢:

  “昨晚我喝瞭很多酒,夢見和瓊安和康尼一道散步,我抄捷徑穿過田野,讓她們沿著馬路繞行。後來我又折回來,在土埂上跳躍,土埂最後被一道水流沖走。然後我給瓊安看一條漂亮的蛇,我對她說它是馴良無毒的。蛇的頸子細長,上面有一圈綠色的環紋,我讓瓊安觸摸它身上的鱗片,她也要我摸它,蛇在觸摸下,忽地變得肥胖起來,像一隻水蛭,緊緊地吸附在我的手上,我幾乎無法將它找開——就在這個時候,我醒瞭過來。”

  不少作傢在他們的日記裡記錄他們所做的夢,但就像愛倫坡所說:“沒有一個小說傢敢於寫出他全部的思想和情感”,也沒有一個作傢敢於記下他所有的夢,特別是色情夢。擅長寫意識流小說的美國當代作傢凱洛克(J.Kerouac)可能是“接近例外”的少數者之一。凱洛克說他有一次夢見自己和一個叫皮去絲(Peaches,意為“尤物”)的女孩做愛,但對方卻拒絕以正常的方式和她做愛,而是拿著一塊牛排肉放在她的兩腿之間,當做人工陰道,他隻能和這塊牛排肉性交。然後,他遇到一個美麗的中年婦人,她帶他回傢,在她的臥室裡和他顛鸞倒鳳。她把他“喂得很飽”,以致他在學校裡吃不下午餐,教室裡的所有人——除瞭皮去絲外,都知道這是因為他剛剛性交的關系。他想他必須勸皮去絲放棄那塊牛排,就在這麼想時,他醒瞭過來。

  這是一個讓色欲與食欲獲得雙重滿足的夢,夢中的“尤物”和中年婦人是“不確定的對象”,也許我們可以將她們視為是凱洛克欲念的單純顯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