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成語典故_南柯一夢的主人公是誰?南柯一夢的故事簡介

  導讀:南柯一夢出自《南柯太守傳》形容一場大夢,或比喻一場空歡喜。常用作浮生無常之典故。五代·劉兼《偶有下殤因而自遣》詩:“南柯太守知人意,休問陶陶塞上翁。”清·陳維崧《南鄉子·夏日午睡》詞:“行向槐安國內經,正拜南柯真太守,還醒。一片松濤沸枕楞。”

  成語南柯一夢的故事

  東平人淳於棼,在江南一帶是個仗義行俠的人。他喜歡喝酒,發脾氣,不拘小節。傢裡積攢瞭巨大的傢產,收養瞭許多豪俠的門客。他因為精通武藝,曾經在淮南節度使部下當副將,由於酒後撒瘋,冒犯瞭主帥,受瞭斥責革瞭官,很不得意。以後,他生活越發放蕩,天天飲酒解悶。他傢住在廣陵郡以東十裡的地方,住宅南面有一棵極大的古槐樹,枝幹又長又密,綠蔭沉沉,蓋住瞭好幾畝地面。淳於棼天天和他的豪俠朋友在這槐樹底下喝酒。

  唐德宗貞元七年九月,有一天,淳於棼因為喝醉瞭酒,病瞭。當時兩個朋友把他從座位上扶起來,送他回傢,躺在客堂東面的廊簷下。兩個朋友對他說:“你睡一覺吧,我們在這裡喂喂馬,洗洗腳,等你好一點瞭再走。”淳於棼脫下頭巾,睡下瞭,迷迷糊糊地,好像做夢瞭。他看見有兩個穿紫衣的使者,向他跪拜,說:“槐安國國王派小臣來傳達命令,邀請您前去。”淳於棼不知怎麼就下瞭床,整整衣服,跟隨兩個使者走到門口。看見有輛青色的小車,駕著四匹馬,車旁邊有—匕八個侍從的人。他們把淳於棼扶上馬車,車子出瞭大門,向古槐樹的洞口奔過去。

  使者就趕車跑進樹洞裡。淳於棼心裡覺得很奇怪,卻又不敢開口問。忽然發現這裡的山川、景物、草木、道路,和人世間不一樣。馬車向前走瞭幾十裡,就看見瞭外城,城墻上還有矮墻。路上,車輛和行人不斷來往。在他車子左右護送車子的人,連聲吆喝,聲音嚴厲,路上的行人,都爭先向兩旁退避。又進入大城墻,城樓有兩重,紅漆的大門,樓上掛著金字匾額,題的是:大槐安國。守門的衛士一見車來,馬上趕過來行禮。接著來瞭個騎馬的,傳達命令,叫道:“大王顧念駙馬遠來,路途辛勞,請大人先到東華館休息!”說完,他就在前面帶路,車子繼續前行。

  不一會,車到一處敞開著的門口,淳於棼下車進門去。隻見屋宇雕梁畫柱,非常壯麗,庭院裡秀美的樹木,珍異的果樹,排列著種植在那裡。屋子中間,桌椅上鋪著繡墊,還有窗簾、幃帳,又陳列瞭各種食品。他看瞭心裡很高興。又聽見外面高叫:“右丞相到!”他馬上下臺階去恭敬地迎接。看見有一個人身穿紫色官服,手執象牙朝板,走上前來。賓主相互致禮。右丞相說:“我王不自量敝國地處偏遠,特派使者恭迎君子來此,高攀婚姻。”淳於棼回答說:“棼低賤無能,怎敢有此奢望。”右丞相就邀請淳於棼一同去朝見國王。走瞭百餘步,進入一個朱漆大門。門裡手拿矛、戟、斧、鉞的武士,夾道列隊;文武官員幾百人,退在路邊。他看見有個平日和他一同喝酒的朋友周弁,也站在迎接的隊伍裡。他心裡暗自高興,但不敢上前去問話。右丞相引導淳於棼走上大殿,殿旁警衛森嚴,象是皇帝的宮廷。隻見有個人身材高大,相貌端莊,坐在王位上,穿著潔白的綢衣,戴著華麗的帽子。淳於棼戰戰兢兢,不敢抬頭去看。左右的侍從官命令他向國王行禮。國王說:“從前得到你令尊的同意,不嫌棄我這小國,允許讓我將二女兒瑤芳,終生侍奉你。”淳於棼隻是低頭拜謝,不敢回答一句。國王又說:“嚴現在先回賓館,以後再行大禮。”並下旨:右丞相伴同淳於棼回賓館。淳於棼心想,我父親是駐守邊疆的將軍,前一時落到敵人手裡,死活不知。是不是父親已和北方敵人講和瞭,才發生瞭這樣的事情呢?他越想越不明白,找不到根由。

  這一天晚上,行大禮的聘物羔羊、大雁、錢幣、綢絹,以及各種儀仗,歌妓樂隊,酒宴燈燭,車馬禮品等需用的一切,全都備齊。來瞭一群姑娘,有的叫華陽姑,有的叫青溪姑,有叫上仙子的,有叫下仙子的,來瞭好幾位,每個都帶著幾十個侍女。她們頭戴翠鳳冠,身穿金霞衣,滿身彩色衣妝,鑲嵌黃金的首飾,金光閃閃,叫人睜不開眼。她們東遊西逛,笑語喧嘩,在屋裡進進出出,都爭著跟淳於棼開玩笑。她們個個年輕貌美,巧言利舌,淳於棼沒法答對。其中有個姑娘對他說:“去年三月初三,我隨著靈芝夫人到禪智寺,在天竺院看石延跳《婆羅門舞》。我和姐妹們坐在北窗下的石床上。那天你這個少年郎,也下馬來看,你一定要和我們親近,說瞭許多玩笑話。我和窮英妹妹還把一塊紅紗巾打瞭結掛在竹枝上,你就想不起這件事瞭?七月十六,我在孝感寺跟著上真子,聽契玄法師講《觀音經》。我在講席下施舍瞭兩隻金鳳釵,上真子施舍瞭一隻水犀角做的盒子,那時你也在講席裡,到法師那裡要來金鳳釵和水犀盒,又是賞玩又是贊嘆,認為真是珍品,看瞭很久。又看著我們說:‘施舍的寶物和施舍寶物的人,都不是人世間能有的啊!’你還問我姓什麼,哪裡人,我都沒有回答。那時候,你對我一片深情,戀戀不舍,盯住我看著,現在你難道不想到這件事?”淳於棼說:“我把它藏在心底裡,哪一天也不忘記!”好多姑娘都說:“想不到今天和你攀瞭親戚!”接著,有三個男人,穿戴端莊,上來拜見,說:“奉大王命,來作駙馬儐相。”其中有一個人是淳於棼老相識,他指著說:“你不是馮翊郡的田子華?”田子華說:“正是。”淳於棼走上前,拉著他的手,和他說過去交往的情景,說瞭好久。又問他:“你怎麼在這裡?”田子華說:“我到處漫遊,到這裡,得到瞭右丞相武成侯段公的賞識,因此就住瞭下來。”淳於棼又問:“周弁也在這裡,你可知道?”田子華說:“周弁,他地位高貴著呢,官敘司隸,權勢很盛,我幾次承他庇護過。”兩個又說又笑,很高興。一會兒,傳來瞭喊聲:“請駙馬進!”三個人馬上取來佩劍、禮服、禮帽,給淳於棼換上瞭。田子華謂:“想不到今天能目睹你的盛禮,以後你不要忘瞭我。”這時,幾個個美女,吹奏起美妙的樂曲來,樂聲清亮婉轉,調子淒涼悲愴,不是人世間所能聽到。車子前面,有幾十個儀仗隊員舉著巨燭引路,車子左右的儀仗,有裝飾著黃金和翡翠的行幕,色彩鮮麗,制作精巧,前後儀仗有幾裡路長。淳於棼端正地坐在車裡,心裡恍恍惚惚的,感到局促不安。田子華幾次和他說笑,讓他不要緊張。剛才見到的那些姑娘們,各自乘坐瞭鳳凰車,都排在車隊中間。車子拉進一座大門,門楣上大書:“修儀宮”。姑娘們已經下瞭車,三三兩兩站在旁邊。司儀官叫淳於棼下馬車,跪拜,還前前後後打拱作揖,婚禮儀式,和人世間完全相同。禮成,淳於棼揭開新娘障面的紗巾,看見名叫“金枝公主”的新娘,年約十四五歲,容貌艷美,象天仙一般。接下來喝交杯酒,儀式也很隆重。從此,淳於棼和妻子越過越恩愛,他的地位也一天比一天高貴。他以駙馬的身份,出進用的車馬,交遊的宴席,手下的仆役,各種排場,僅次於國王。

  國王命令淳於棼和許多文武官員帶瞭警衛,到京師西部的靈龜山去打獵。那裡峰巒峻秀,河流寬廣,林樹茂密,各種飛禽走獸,都生活在其中。這一天大傢都獵獲瞭許多禽獸,到傍晚滿載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