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丹青引贈曹將軍霸》_杜甫的詩_唐代詩人_唐詩三百首

《丹青引贈曹將軍霸》

年代: 唐 作者: 杜甫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清門。
英雄割據雖已矣,文彩風流猶尚存。
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
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
開元之中常引見,承恩數上南熏殿。
凌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
褒公鄂公毛發動,英姿颯爽來酣戰。
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
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
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
玉花卻在禦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仆皆惆悵。
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
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
將軍畫善蓋有神,必逢佳士亦寫真。
即今飄泊幹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
途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
但看古來盛名下,終日坎壈纏其身。 分類標簽:唐詩三百首

作品賞析

【註釋】:
丹青:繪畫。引:唐代樂曲的一種,亦為一種詩體。衛夫人:晉汝陰太守李矩妻,王羲之曾從她學過書法。王右軍:即王羲之,晉代大書法傢,曾任右軍將軍。指褒忠壯公段志玄和鄂國公尉遲敬德,皆系唐初功臣。
【註解】:
1、丹青引:即繪畫歌。
2、為庶為清門:玄宗末年,曹霸因罪被貶為庶民,也就成為寒門瞭。
3、英雄割據:指曹操與劉備、孫權鼎立。
4、文彩句:指曹氏的文章風度還能影響曹霸。
5、衛夫人:名鑠,字茂漪,晉汝陰太守李矩妻,工隸書,王羲之曾從地學習書法。
6、赤墀:宮內塗紅漆的臺階。
7、斯須:須臾,一會兒。
8、韓幹:玄宗時官太府寺丞,初以曹霸為師,後自成一派。

【簡析】:
這首詩也是寫畫馬的,並直接送給畫傢曹霸。它著重寫瞭畫傢的身世、經歷,類似一首小敘事詩。全詩以畫傢承皇帝的寵愛命再繪凌煙閣功臣像和玉花驄馬為中心,極狀瞭曹霸當時畫名的顯赫,因而更襯出晚景的淒涼。這時候詩人也飽經滄桑,生活貧困,在感情上更能和曹霸互相理解。全詩寫得錯綜多變,敘事抒情,跌宕有致,在藝術上很成功。

  曹霸是盛唐著名畫馬大師,安史之亂後,潦倒漂泊。唐代宗廣德二年(764),杜甫和他在成都相識,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寫下這首《丹青引》。
  詩起筆洗煉,蒼涼。先說曹霸是魏武帝曹操之後,如今削籍,淪為尋常百姓。然後宕開一筆,頌揚曹霸祖先,曹操稱雄中原的業績雖成往史;但其詩歌的藝術造詣高超,辭采美妙,流風餘韻,至今猶存。開頭四句,抑揚起伏,跌宕多姿,大氣包舉,統攝全篇。清詩人王士禛十分贊賞,稱為“工於發端”(《漁洋詩話》卷中)。
  接著寫曹霸在書畫上的師承淵源,進取精神,刻苦態度和高尚情操。曹霸最初學東晉衛夫人的書法,寫得一手好字,隻恨不能超過王羲之。他一生沉浸在繪畫藝術之中而不知老之將至,情操高尚,不慕榮利,把功名富貴看得如天上浮雲一般淡薄。詩人筆姿靈活,“學書”二句隻是陪筆,故意一放;“丹青”二句點題,才是正意所在,寫得主次分明,抑揚頓挫,錯落有致。
  “開元”以下八句,轉入主題,高度贊揚曹霸在人物畫上的輝煌成就。開元年間,曹霸應詔去見唐玄宗,有幸屢次登上南薰殿。凌煙閣上的功臣像,因年久褪色,曹霸奉命重繪。他以生花妙筆畫得栩栩如生。文臣頭戴朝冠,武將腰插大竿長箭。褒國公段志玄、鄂國公尉遲敬德,毛發飛動,神采奕奕,仿佛呼之欲出,要奔赴沙場鏖戰一番似的。曹霸的肖像畫,形神兼備,氣韻生動,表現瞭高超的技藝。
  詩人一層層寫來,在這裡,畫人仍是襯筆,畫馬才是重點所在。“先帝”以下八句,詩人細膩地描寫瞭畫玉花驄的過程。
  唐玄宗的禦馬玉花驄,眾多畫師都描摹過,各各不同,無一肖似逼真。有一天,玉花驄牽至閶闔宮的赤色臺階前,揚首卓立,神氣軒昂。玄宗即命曹霸展開白絹當場寫生。作畫前曹霸先巧妙運思,然後淋漓盡致地落筆揮灑,須臾之間,一氣呵成。那畫馬神奇雄峻,好象從宮門騰躍而出的飛龍,一切凡馬在此馬前都不免相形失色。詩人先用“生長風”形容真馬的雄駿神氣,作為畫馬的有力陪襯,再用眾畫工的凡馬來烘托畫師的“真龍”,著意描摹曹霸畫馬的神妙,這一段文字傾註瞭熱烈贊美之情,筆墨酣暢,精彩之極。“玉花”以下八句,詩人進而形容畫馬的藝術魅力。
  榻上放著畫馬玉花驄,乍一看,似和殿前真馬兩兩相對,昂首屹立。詩人把畫馬與真馬合寫,實在高妙,不著一“肖”字,卻極為生動地寫出瞭畫馬的逼真傳神,令人真假莫辨。玄宗看到畫馬神態軒昂,十分高興,含笑催促侍從,趕快賜金獎賞。掌管朝廷車馬的官員和養馬人都不勝感慨,悵然若失。杜甫以玄宗、太仆和圉人的不同反應渲染出曹霸畫技的高妙超群。隨後又用他的弟子、也以畫馬有名的韓幹來作反襯。
  詩人用前後對比的手法,以濃墨彩筆鋪敘曹霸過去在宮廷作畫的盛況;最後八句,又以蒼涼的筆調描寫曹霸如今流入民間的落泊境況。“將軍善畫蓋有神”句,總收上文,點明曹霸畫藝的精湛絕倫。他不輕易為人畫像。可是,在戰亂的動蕩歲月裡,一代畫馬宗師,流落飄泊,竟不得不靠賣畫為生,甚至屢屢為尋常過路行人畫像瞭。曹霸走投無路,遭到流俗的輕視,生活如此窮苦,世上沒有比他更貧困的瞭。畫傢的辛酸境遇和杜甫的坎坷蹭蹬又何其相似!詩人內心不禁引起共鳴,感慨萬分:自古負有盛名、成就傑出的藝術傢,往往時運不濟,困頓纏身,鬱鬱不得志!詩的結句,推開一層講,以此寬解曹霸,同時也聊以自慰,飽含對封建社會世態炎涼的憤慨。
  這首詩在章法上錯綜絕妙,詩中賓主分明,對比強烈。如學書與學畫,畫人與畫馬,真馬與畫馬,凡馬與“真龍”,畫工與曹霸,韓幹與曹霸,昔日之盛與今日之衰等等。前者為賓,是綠葉,後者為主,是紅花。綠葉扶紅花,烘托映襯,紅花見得更為突出而鮮明。在詩情發展上,抑揚起伏,波瀾層出。前四句寫曹霸的身世,包含兩層抑揚,搖曳多姿。“至尊含笑催賜金”句,將全詩推向高潮,一起後緊跟著一跌,與末段“途窮反遭俗眼白”,又形成尖銳的對比。詩的結構,一抑一揚地波浪式展開,最後以抑的沉鬱調子結束,顯得錯綜變化而又多樣統一。在結構上,前後呼應,首尾相連。詩的開頭“於今為庶為清門”與結尾“世上未有如公貧”,一脈貫通,構成一種悲慨的主調與蒼涼的氣氛。中間三段,寫曹霸畫人畫馬的盛況,與首段“文采風流今尚存”句相照應。
  杜甫以《丹青引》為題,熱情地為畫傢立傳,以詩摹寫畫意,評畫論畫,詩畫結合,富有濃鬱的詩情畫意,把深邃的現實主義畫論和詩傳體的特寫融為一爐,具有獨特的美學意義,在中國唐代美術史和繪畫批評史上也有一定的認識價值。這在唐詩的發展上未嘗不是一種新貢獻。
(何國治)
————————————————-
  黃鶴編在廣德二年成都詩內。《吳都賦》:“丹青圖其像。”

  將軍魏武之子孫①,於今為庶為清門②。英雄割據雖已矣③,文采風流今尚存④。學書初學衛夫人⑤,但恨無過王右軍⑥。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⑦。

  (首敘曹霸傢世及書畫能事。英雄割據,謂魏武霸業。文采風流,似孟德父子。《杜臆》:其舍書而工畫,同能不如獨勝也。丹青二句,言其用力精而志不分。)

  ①《魏志》:太祖武皇帝,沛國譙人,姓曹名操,漢曹參之後。②《左傳》:“三後之姓,於今為庶。”明皇未年,霸得罪,削籍為庶人。③《人物志》:獸之特者為雄,草之秀者為英。《漢書序傳》:割據山河,保此懷民。申涵光曰:公於照烈、武侯,皆極推尊,此於魏武,隻以割據已矣一語輕述,便見正閏低昂。④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文采不彰於後世。”《後漢·樊英傳》:“世之所謂名士者,其風流可知矣。”⑤【錢箋】張懷瓘《書斷》:衛夫人,名鑠,字茂猗,廷尉展之女弟,恒之從女,汝陰太守李矩之妻也。隸書尤善,規矩鐘公,右軍少嘗師之。永和五年卒。子充為中書郎,亦工書。⑥《書史會要》:王曠,導從弟,與衛世為中表,故得蔡邕書法於衛夫人,授子羲之。《晉書》:王羲之,字逸少,起傢秘書郎,後為右軍將軍。《書斷》:篆、籀、八分、隸書、章草、飛白、行書、草書,通謂之八體,惟王右軍兼工。⑦江淹詩:“富貴如浮雲。”公詩用“當暑”、“去食”、“老將至”、“如浮雲”,此善用經語者。

  開元之中常引見①,承恩數上南薰殿②。凌煙切臣少顏色③,將軍下筆開生面④。良相頭上進賢冠⑤,猛將腰間大羽箭⑥。褒公鄂公毛發動⑦,英姿颯爽猶酣戰⑧。

  (此記其善於寫真。少顏色,舊跡將滅。開生面,新像重摹也。【黃註】於功臣但言褒鄂,舉二公以見其餘,想畫此尤生動耳。)

  ①《漢書》·王商傳》:“引見白虎殿。”②徐陵詩:“承恩預下席。”南薰殿,取古歌“南風之薰兮。”《長安志》:南內興慶宮內正殿曰興慶殿,前有瀛洲門,內有南薰殿,北有龍池。③《唐書》:貞觀十七年二月,圖功臣於凌煙閣。《兩京記》:太極宮中有凌煙閣,在凝陰殿南,功臣閣在凌煙閣南。《五代會要》:凌煙閣,在西內三清殿側,畫像皆北向,閣有隔,隔內北面寫功高宰輔,南面寫功高侯王,隔外次第圖畫功臣題贊。④《漢書·賈捐之傳》:“君房下筆,語言妙天下。”《左傳》:狄人歸先軫之元而面如生。《南史·王琳傳》:“回腸疾首,切猶生之面。”《通鑒》:魏文侯謂李克曰:“傢貧思賢妻,國亂思良相。”⑤《後漢·輿服志》:進賢冠,古緇佈冠也,文儒者之服。《唐書》:百官朝服,皆進賢冠。《舊書》:武德中制有爵弁、遠遊、進賢、武弁、獬豸諸冠。⑥李陵書:“猛將如雲,謀臣如雨。”《西陽雜俎》:太宗好用四羽大笴長箭,嘗一抉射洞門闔。⑦《舊書》:凌煙功臣李靖等二十四人,開府儀同三司、鄂國公尉遲敬德第七,故輔國大將軍、揚州都督、褒國忠壯公段志元第十。《淮南子》:“疾風拔木,而不能拔毛發。”⑧《後漢·馬援傳論》:“英姿茂績,委而不用。”《韓非子》:“楚師酣戰之時。”

  先帝禦馬玉花騁,畫工如山貌不同①。是日牽來赤墀下②,迥立閶闔生長風③。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④。須臾九重真龍出⑤,一洗萬古凡馬空⑥。

  (此記其畫馬神駿。生長風,禦馬飛動。真龍出,畫馬工肖也。《杜臆》:迥立生風,已奪天馬之神,而慘澹經營,又撰出良工心苦。)

  ①《詩》:“如山如河。”楊慎曰:《莊子》:“人貌而天。”《史記.郭解贊》:“人貌榮名。”沈約詩:“如嬌如怨貌不同。”②《劉孝標·運命篇》:“時在赤墀之下。”③《淮南子》:“排閶闔。”《文選註》:“紫微宮門,名曰閶闔。”陸機詩:“長風萬裡舉。”④《文賦》:“意司契而為匠。”《歷代畫品》:畫有六法,五曰經營位置。古樂府:“不知理何事,淺立經營中。”⑤《淮南子》:“須臾之間,俯人之頸。”《楚辭》:“君之門以九重。”註:“天子有九門,謂關門、遠郊門、近郊門、城門、皋門、雉門、應門、庫門、路門也。”王充《論衡》:楚葉公好龍,墻壁盂樽皆畫龍,真龍聞而下之。⑤《抱樸子》:凡馬野鷹,本實一類。

  玉花卻在禦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①,圉人太仆皆惆悵②。弟子韓幹早入室③,亦能畫馬窮殊相④。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⑤。

  (此申言畫馬貴重,名手無能及者。榻上畫馬,庭前禦馬,彼此交映,故雲“屹相向。”《杜臆》:於立曰迥,於相向曰屹,便見馬骨之奇。又得韓幹一轉,然後意足而氣完。幹能入室窮殊相,亦非凡手,特借賓形主,故語帶抑揚耳。)

  ①相如《難蜀父老文》:“奉至尊之休德。”劉琨詩:“含笑酒罏前。”②申涵光曰:“圉人太仆皆惆悵”,訝其畫之似真耳,非妒其賜金也。《周禮》:圉人,掌養馬芻牧之事,以役目師。《漢書·百官表》:太仆,秦官,掌輿馬。【朱註】太仆,馬官。圉人,廝養也。秦嘉詩:“臨路懷惆悵。”③【錢箋】《名畫記》:韓幹,大梁人,王右丞見其畫,推獎之。官至太府寺丞,善寫貌人物,尤工鞍馬。初師曹霸,後獨自擅,杜甫贈霸畫馬歌雲雲,徒以幹馬肥大,遂有畫肉之悄。古人畫八駿圖,皆螭頸龍體,矢激電馳,非馬之狀也。玄宗好大馬,西域大宛歲有獻者,命幹悉圖其駿,則有玉花驄、照夜白等。時岐、薛、申、寧王廄中皆有善馬,幹並圖之,遂為古今獨步。《揚子法言》:如孔子之門用賦也,則賈誼升堂,相如入室矣。④【張遠註】《赭白馬賦》:“殊相逸發。”⑤《漢書·地理志》:造父善馭習馬,得驊騮綠耳之乘,幸於穆王。陸機詩:“舊齒皆凋喪。”

  將軍畫善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①。即今漂泊幹戈際②,屢貌尋常行路人③。途窮反遭俗眼白④,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⑤,終日坎纏其身⑥。

  (此又言隨地寫真,慨將軍之不遇。不寫佳士而寫常人,已落魄矣,況遭俗眼之白,窮益甚矣。故結語含無限感傷。《杜臆》:盛名之下,坎纏身,此亦借曹以自鳴其不平,讀公《莫相疑行》可見。此章五段,分五韻,各八句。)

  ①薛蒼舒曰:顧愷之善丹青,每畫人成,或數年不點目睛,人問其故,答曰:“四體妍媸,本無關於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梁簡文《詠美人看畫》詩:“可憐俱是畫,誰能辨寫真。”《顏氏傢訓》:“武烈太子偏能寫真。”②《史記·五帝紀》:軒轅乃習用於戈,以征不享。③蘇武詩:“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④顏延之《詠阮步兵》詩:“物故不可論,窮途能無慟。”阮籍能作青白眼。⑤《黃瓊傳》:“盛名之下,其實難副。”⑥《楚辭》:“志坎而不違。”中涵光曰:“將軍魏武之子孫”,起得蒼莽大傢。“玉花卻在禦塌上”,此與“堂上不合生楓樹”同一落想。“榻上庭前屹相向”,出語更奇,與上“牽來赤墀”句相應。此章首尾振蕩,句句作意,是古今題畫第一手。

  洪容齋《五筆》雲:韓公人物畫記,其敘馬處,凡馬之事二十有七,為馬大小八十有三,而莫有同者焉。秦少遊謂其敘事該而不煩,故仿之而作羅漢記。坡公賦韓幹十四馬,誦之蓋不待見畫也。詩之與記,其體雖異,其佈置鋪寫則同。老杜《觀曹將軍畫馬圖引》視東坡似不及,至於《丹青引》“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不妨獨步也。杜又有《畫馬贊》雲“韓幹畫馬,毫端有神,驊騮老大,騕褭清新”,及“四蹄雷電,一百天地”,“瞻彼駿骨,實惟龍媒”之句。坡公《九馬贊》言薛紹彭傢藏曹將軍《九馬圖》,子美所為作詩者也。其辭雲:“牧者萬歲,繪者惟霸,甫為作頌,偉哉九馬。”讀此詩文數篇,直能使人方寸超然,意氣橫出,可謂妙絕動宮墻矣。

  楊慎曰:馬之為物最神駿,故古之詩人畫工,皆借之以寄其情。若杜少陵、蘇東坡諸詩,極其形容,殆無餘巧。餘又愛坡公作《九馬贊》雲“姚宋廟堂,李郭治兵,帝下毛龍,以馭群英”,何其雄偉也。

  葛常之曰:杜詩“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清門”,元微之《去杭州》詩亦雲“房杜王魏之子孫,雖及百代為清門”,知子美詩為當時誦法如此。

  許彥周曰:“讀老杜《丹青引》“一洗萬古凡馬空”、東坡《觀吳道子畫壁》詩“筆所未到勢已吞”,二公之詩,足以當之。
———–仇兆鰲 《杜詩詳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