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尋西山隱者不遇》_邱為的詩_唐代詩人_唐詩三百首

《尋西山隱者不遇》

年代: 唐 作者: 邱為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十裡。
扣關無僮仆,窺室唯案幾。
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
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裡。
及茲契幽絕,自足蕩心耳。
雖無賓主意,頗得清凈理。
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分類標簽:友情詩 唐詩三百首

作品賞析

作者一作“丘為”
【註釋】:
黽勉:勉力;盡力。

【簡析】:
這首詩的重點不是寫不遇的失望,而是抒發對隱居環境的迷戀,表現瞭有心去尋、無心相見的飄逸。

【註解】:
1、差池:原為參差不齊,這裡指此來彼往而錯過。
2、黽勉:殷勤。
3、契:愜合。
4、之子:這個人,這裡指隱者。

【韻譯】:
西山頂上有一座小茅屋,
尋訪隱者直上三十裡路。
輕扣宅門竟無開門童仆,
窺看室內隻有幾案擺住。
主人不是駕著柴車外出,
一定是垂釣在秋水之渚。
來得不巧不能與其見面,
殷勤而來空留對他仰慕。
綠草剛剛受到新雨沐浴,
松濤聲聲隨風送進窗戶。
來到這愜意幽靜的絕景,
我心耳蕩滌無比的滿足。
盡管沒有賓主酬答之意,
卻能把清靜的道理領悟。
興盡才下山來樂在其中、
何必要見到你這個隱者?

【評析】:
??這是一首描寫隱逸高趣的詩。詩以“尋西山隱者不遇”為題,寫專程到山中去訪
隱者,竟然不遇。如此,本應叫人失望,惆悵。然而,詩借寫“不遇”,卻把隱者性
格和生活表現得清清楚楚,淋漓盡致地抒發瞭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曠達的胸懷,比相遇
更有收獲,更為滿足。
??詩的前八句,寫隱者獨居高處,遠離塵囂,尋訪者不辭山高,等到叩關無人,才
略生悵惘。於是猜想隱者乘車出遊,臨水垂釣,表現隱者的生活恬適雅趣。後八句宕
開一層,寫周圍的草色松聲使尋訪者陶然,因而尋訪不遇亦無所謂,使其悟出隱者生
活的情趣。因此,乘興而來,盡興而返,自得其樂,大有君子風度。–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勛   

after missing the recluse
on the western mountain

to your hermitage here on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i have climbed, without stopping, these ten miles.
i have knocked at your door, and no one answered;
i have peeped into your room, at your seat beside the table.
perhaps you are out riding in your canopied chair,
or fishing, more likely, in some autumn pool.
sorry though i am to be missing you,
you have become my meditation —
the beauty of your grasses, fresh with rain,
and close beside your window the music of your pines.
i take into my being all that i see and hear,
soothing my senses, quieting my heart;
and though there be neither host nor guest,
have i not reasoned a visit complete?
…after enough, i have gone down the mountain.
why should i wait for you any longer?

  這是一首描寫隱逸高趣的詩,從思想上說,這類詩在中國古典詩歌中所在多有,並沒有什麼分外高奇的地方,但細讀起來,又令人感到有些新穎別致。這新穎別致來自什麼地方呢?主要來自構思。我們看,這首詩以“尋西山隱者不遇”為題,到山中專程去尋訪隱者,當然是出於對這位隱者的友情或景仰瞭,而竟然“不遇”,按照常理,這一定會使訪者產生無限失望、惆悵之情。但卻出人意料之外,這首詩雖寫“不遇”,卻偏偏把隱者的生活和性格表現得歷歷在目;卻又借題“不遇”,而淋漓盡致地抒發瞭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曠達的胸懷,似乎比相遇瞭更有收獲,更為心滿意足。正是由於這一立意的新穎,而使這首詩變得有很強的新鮮感。
  詩是從所要尋訪的這位隱者的棲身之所寫起的。開首兩句寫隱者獨居於深山絕頂之上的“一茅茨”之中,離山下有“三十裡”之遙。這兩句似在敘事,但實際上意在寫這位隱者的遠離塵囂之心,兼寫尋訪者的不憚艱勞、殷勤遠訪之意。“直上”二字,與首句“絕頂”相照應,點出瞭山勢的陡峭高峻,也暗示出尋訪者攀登之勞。三、四兩句,寫到門不遇,叩關無僮仆應承,窺室隻見幾案,杳無人蹤。緊接著下兩句是寫尋訪者停在戶前的踟躕想象之詞:主人既然不在,到哪兒去瞭呢?若不是乘著柴車出遊,必是臨淵垂釣去瞭吧?乘柴車出遊,到水邊垂釣,正是一般隱逸之士閑適雅趣的生活。這裡不是正面去寫,而是借尋訪者的推斷寫出,比直接對隱者的生活做鋪排描寫反覺靈活有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遠路相尋,差池不見,空負瞭一片景仰之情,失望之心不能沒有。但詩寫至此,卻突然宕瞭開去,“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裡。及茲契幽絕,自足蕩心耳。雖無賓主意,頗得清凈理”,由訪人而變成問景,由失望而變得滿足,由景仰隱者,而變得自己來領略隱者的情趣和生活,誰能說作者這次跋涉是入寶山而空返呢?“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結句暗用瞭著名的晉王子猷雪夜訪戴的故事。故事出於《世說新語·任誕篇》,記王子猷居山陰,逢雪夜,忽憶起隱居在剡溪的好友戴安道,便立時登舟往訪,經夜始至,及至門口又即便返回,人問其故,王子猷回答說:“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詩人采用瞭這一典故,來自抒曠懷。訪友而意不在友,在於滿足自己的佳趣雅興。讀詩至此,似乎使我們遇到瞭一位絕不亞於隱者的高士。詩人訪隱居友人,期遇而未遇;讀者由詩人的未遇中,卻不期遇而遇──遇到瞭一位胸懷曠達,習靜喜幽,任性所之的高雅之士。而詩人在這首詩中所要表達的,也正是這一點。  
(褚斌傑)